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猎鹰> 第11章 请帖

第11章 请帖

莫北终于见识到了秦卫堂的办事效率。

在秦善说换住处的第二天,他们就离开了县衙,离开了丰泽县,甚至还远离了何王属地。

骑着马一路奔波,莫北不由感叹,这搬得还真够远啊。

至于他为何至今还赖在秦卫堂的人马里,这种事,既然秦善都没有提出异议,莫北也很有自觉地继续厚着脸皮留下了。

不管是为了叫花鸡,还是别的原因也好,总之莫北是成功达成了他继续赖在秦善身边的目的。

“我们这是去哪?”

眼见越走越远,越走越偏北,莫北终于忍不住问道。

和他并排而骑的十四道。“一切听从统领的安排。”

得,问了等于没问。

莫北再去询问其他黑衣侍卫,得到的皆是同样的答案。不知为何,他有一种错觉,好像自从那天修理屋檐被秦善撞见以后,秦卫堂的人是更加不待见他了。

莫北摸摸鼻子,觉得自己真是无辜。

算,不是让他问秦善吗,去问就是了,别以为他不敢!

牵着马赶上前面一辆马车,莫北将马缰随手塞到车边一名侍卫的手里,便翻身飞上马车,一个矮身钻了进去。

其行动之快,动作之矫捷,胆量之大,让目瞪口呆的秦卫堂侍卫们回不过神来。

这人还真钻进统领的车厢里去了!一会别被踢飞出来吧!

秦大统领正好整以暇地端坐在车厢里,翻着不知哪里的野史外传。见莫北进来,眼皮掀都没掀一下。

莫北笑了笑,凑上去。“待在车厢里不闷吗?”

秦善头也不抬。“我不能骑马。”

言下之意,不论闷还是不闷,他都必须待在马车内。

秦善不会骑马!刚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莫北简直是不可思议。就他所知,哪一个江湖人不会骑马来着?

哪怕是他那只学习医术,武艺一塌糊涂的大师兄,骑术也是可以的。

但是,秦善,堂堂秦卫堂统领,叫整个江湖风云色变的人物,竟然不会骑马!

当然,准确的说,也不是不能骑马。而是只能骑一匹马,那是唯一一匹不会害怕秦善,愿意被他骑的马儿。

基本上不只是马,所有动物都不愿意接近秦善三尺之内。秦统领简直就是飞禽走兽的克星。

不过很可惜,唯一一匹例外的马前几天不小心吃坏肚子,不能长途跋涉,秦卫堂只能把它留在丰泽县,改日再运回秦善身边。难得找到不怕秦统领的马,那可真是珍惜品种,必须得小心照顾才是!

得知真相的莫北,憋了好久才没有笑出声来。

他想着平日里一派威风的秦善,竟然一点都不讨动物的喜欢,甚至因此不得不憋屈坐马车,就觉得很是好笑。

这算不算是一物克一物?

“要不我带你去兜风吧?”莫北灵机一动道。

秦善不会骑马,但是不代表他不能与别人共乘,这岂不是一个好机会?

秦善总算抬头,望了他一眼。

“你进来究竟有什么事?”

莫北一顿,这才想起自己的本来目的,他是来问秦善接下来要去哪的。谁知道见到了这人之后,却把这疑问抛到九霄云外了。

年纪轻轻,就犯了这样健忘的毛病?

莫北懊恼,道。“其实我只是想问你一问,这几日接连赶路,究竟要去哪?”

秦善放下了手中的书。“你不知道?”

“啊?我怎么知道?”莫北愣道。

“我们正向北方走。”

莫北连连点头。

“这一路行来,你是否看到很多骑马负剑的江湖人,也在向北面赶路?”

莫北又是点头。他还很奇怪,为什么有这么多的人和他们同路,原来不是巧合吗,那又是因为什么?

秦善见他真不明白,把书放到一边案头,继续解释道。

“每五年一次,各大门派的都会举办一场劳民伤财、妨碍治安,聚集一大批斗狠争勇之人的集会。这群人聚在一块,进行连续数日的群殴活动,并且时不时还会引发命案。而这一次,他们就将举办地定在北都——洛安。”

“而我们秦卫堂的任务,就是去看着这些江湖人,不要让他们闹得太大。”秦善说的好像是去惩戒一批混混喽啰似的,把莫北唬的一愣一愣的。

许久,莫北才回过神来。

“你说的是武林大会!”

秦善瞥他一眼,现在才明白?

莫北郁闷,武林大会就武林大会好了,直接简单地说这四个字,难道不比那么冗长的一段的解释好懂?

不过,显然秦善并不以为然,他只是挥手赶了赶人。

“既然知道了,就下去,别挤在这。”

莫北不依不挠道。“真的不要一起兜风?”

“……”

“别!当我什么都没说,我这就下!” 被那狠戾的眼神一盯,莫北僵了僵,立马从车厢里钻了出来。

他探出车厢的时候,正好看到十四望过来的眼神。那里面,似乎有一丝惋惜。再一看,一旁有几位黑衣侍卫也是同样的目光。

是他看错了吧?一定是!

洛安,前朝旧都,现在被称为北都,是齐朝北方人口最多,最兴旺的一个城市。

由于北方常年有马贼流寇,这里的城镇大多有驻军,以方便随时出兵剿匪。

洛安当然也有着朝廷驻军,一整个虎啸营驻扎在此地。

武林大会会在朝廷军队眼皮底下举行?当然不会,他们胆子再大,再不把朝廷放在眼中,也只敢在洛安百里外的一座山峰上进行。

此峰无名,当然若是有江湖人士在此战中一战成名,也许若干年后,便会有诸如某某大侠初出道之处这类名称。

秦善等人赶到洛安的时候,离武林大会开始,也只有一天时间。

进入城门后,明显看到街上行走的佩戴刀剑的人比以往多了许多。

秦善在马车内看着,不由皱眉。思索着是不是该向当今圣上建议,以后在城内统一实施禁武令,严禁携带刀剑等武器。

作为朝廷外派人马,堂堂三品武官,领校尉衔,秦善在洛安自然会有人安排住处。

驻守此地的虎啸营将军,很是好客地安排好了秦善一行人的住宿,便要将秦统领拉过去参加酒宴。

秦善没有拒绝,他知道和这些武官混熟的最好的方法,就是和他们混做一道,一同吃喝、一同嬉笑打骂,这帮人才会将你看做是兄弟。秦卫堂虽然同属兵部,但是更像是一个江湖门派,平日里与军营里的人走的也不近。他正想借此机会,和这帮混沙场的人好好打打交道。

直到午夜,秦善才被喝醉了的一群人给放了回来。

他回来的时候,身上有很浓的酒味,但是人看上去面色如常,一点都不像醉了。

“再晚归一会,就可以看到日出了。”

正走向自己的房间,秦善突然听到一人的声音。他侧目望去,只见树影下,莫北遮着半个身子站在那,不知已经站了多久。

也许真是有点醉了吧。秦善自嘲,自己竟然没有发现这人。

“军营里的人,都喜欢这么招呼人的?”看着满身酒气,一点也不像平时生人勿近般冷漠的秦善,莫北皱眉道。

“他们也许不是喜欢,而是只有这样才最能放松自己。”秦善道。“一天到晚生活在生死边缘的人,不学会麻痹自己,早晚都会疯掉吧。”

莫北看着他,这人真醉了吗?怎么说话都比平时多起来。

不过看他衣衫整齐,发冠也未见凌乱,应该也没有去太过花红酒绿的地方。莫北从树影下走出来。

“好好休息,明日不还是要去武林大会吗?”

“哈!武林大会!”

秦善突然大笑一声,将莫北吓了一跳。

他转身望去,看着表情恣意张狂的秦善,想着自己是不是真的不了解他,这人竟然还有如此狂傲肆意的表情。

秦善,不应该总是沉着冷静的吗

“武林大会……”秦善喃喃自语,半晌,笑道。“你可知道,我今晚还有一样意外的收获。”

说着,便随手扔了一样红色的物件过来。

莫北连忙接住,细看,竟然是一张请帖。再打开一看,他眼珠都要瞪出来了。

“这是真的还是假的?”他不可置信道。

秦善冷笑。“真,当然是真。没有人敢这样拿秦卫堂开玩笑。请秦卫堂做客前往武林大会,这可真是有史以来最出乎我意料的邀约。”

没错,这正是一张很多江湖人都会收到的武林大会的请帖。

而现在,它却

铅笔小说 23qb.com

<=28目录+书签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