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猎鹰> 第37章 过刚必折

第37章 过刚必折

万刃山庄,武林人人畏之敬之。

近年新近崛起,足以同武当少林比肩之地,也是多少学剑少年心中仰望的圣地。

万刃山庄剑法,独步江湖,是为魁首。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江湖上的庞然大物,竟然也有被欺上灭门的那天?

消息传出来的时候,所有人惊诧万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秦卫堂突闯万刃山庄,以勾结朝廷命官,扰乱盐政,滋扰国体为由,缉拿万刃山庄庄主,并封庄于山!

听闻,当夜从各地调来的五百秦卫堂属下,夜袭万刃山庄,并和朝廷兵马,将这个剑道魁首之地给剿灭了个干净。

那晚流出的鲜血浸透了整座山,黏稠的红色顺石阶而下,从万刃山庄门口直到山下,触目惊心。

万刃山庄庄主万成轩连夜杀逃出去,带着手下仅剩下的人马,闯过秦卫堂的封锁线。而现在,朝廷悬赏二十万两通缉万成轩,死活不论。

经此一役,秦卫堂名声更显,连万刃山庄都落得个如此下场,世上除了武当少林还有谁能与之抗衡一二?

当晚,得知消息的众人反应不一。

传闻当晚,武当映河真人,对月长叹一夜无眠。

少林了心住持,燃灯读经一宿。

而江湖,也再次因为秦卫堂的这次行动而开始掀起一阵阵风雨。

风雨凄,枯叶落,究竟谁是饵,谁是猎物,可待分晓?

不过,现在席辰水敢肯定,自己落在万成轩手里,他必定是连猎物都不如。得知秦善带人攻上万刃山庄的那一刻,席辰水心里几乎都要骂娘了!

大爷我还在这没人性的万成轩手里,秦善你怎么这么没义气地功过来了,你就不怕这万成轩拿我来威胁你做这种那种事?

好吧,其实席辰水也就是在心底骂骂。他知道就算万成轩用他来做威胁,秦善肯定是眉头都不会皱一下,该砍的还是一样照砍不误。

不过,真是亏啊,太亏了!他答应帮秦善打这么久的小工,探听情报消息,不就是为了借秦卫堂的势躲得万成轩远远的吗?哪知道这次还是落在这人手里了。

席辰水默默看着前面那白衣背影,心中泪流不止。

自作孽,不可活啊!

仿佛是听到他的心声,万成轩转过身来。

“跟着。”万大庄主一扬马鞭,加快速度,像是不担心身后的席辰水不跟上来。

前后被数个万刃山庄弟子包围着,席辰水想逃也不敢逃啊。

只是,这狼狈骑行了几天,他终于是忍不住问:“这是要去哪?”

他原本没期盼着有答案,可没想到万成轩竟然回答了。

“雁荡山。”

“去魔、魔教?”席辰水惊悚了,世人皆知魔教与秦卫堂的合作,万成轩竟然自己送上门去?

然而,前面马背上那白色身影却没有在回答他,一路疾行。

江旭城,秦卫堂分部。

秦善坐在桌前,数位属下恭立在他身后,谋先生也站在他左侧,唯独不见颜漠北的人影。

“可有万成轩行迹?”

“回禀统领,属下已在去往武当、少林的必经之路上做了埋伏,若万成轩出现,定会第一时间察觉。”十三汇报道。

秦善微微点头。

“不过,他们也未必会去武当少林。”谋先生开口。

“为何?”

“如今江湖,敢收留万成轩的只有这两处,所有人都会这么想。而正是因为所有人都这么想,万成轩才更可能不会去。”

秦善皱眉,“就算他们不去,我们也必须盯紧这两处。”

武当、少林不仅是普通的武林门派,其地位在齐朝百姓心中更有分量,不是轻易可以动手的对象。也正因此,就算万成轩不向他们那边逃去,对于这两地,秦善也不得不防。

谋先生看着他的脸色,微微叹了口气。

“你如今,是将整个江湖都看成你的敌人了?”

被他这么一说,秦善倒是微微一愣。他想起前些日子离开的先师故人白眉客,那位老人在离开时也留下啦一句相似的话给他。

“你若视整个江湖为敌,终有一天,江湖上不会再有你的容身之处。”

当时秦善只是不以为然,现在又听谋先生这么提起,倒是不得不去想这个问题了。

不过,就算与偌大江湖为敌那又如何,他秦善,本来就不算是江湖人!而且,早在十余年前,他就再也没有容身之地了。而这一切,也是这个整个江湖所逼出来的!

看着秦善决然的神色,谋先生轻叹一口气。

“现如今,我们已经将所有江湖人招惹了。日后找你来寻仇的人肯定不少,你还是小心些为好。”

“那些都不是现在应该考虑的事。”秦善道:“在抓回万成轩以前,其他事都不重要。”

“抓到他后,你又待如何?”

“那自有其他人去管。”

秦卫堂只是朝廷的一把杀人利剑,只管杀,不管埋。

“你有没有想过,江湖本就混乱不堪,诸多实力掺杂不齐。即使除掉了这个万成轩,还会有许多李成轩、张成轩。”谋先生看向秦善,“即使没了万刃山庄,还有有另一个山庄接替他们的势力,继续为乱江湖,为乱百姓。”

“你想说什么?”秦善抬眸看他,眼中有着一份光,告诫的光。

“我只是想说一个道理,水至清则无鱼。就算你将整个江湖都清剿干净,未必就是一件好事。”

“不然该如何做,任由他们胡作非为,以武乱禁?”秦善道:“你以前可不是这么想的,阿谋。”

“以前我也不知道你会做到这个地步,竟是一点都不想放过他们。你——”谋先生幽幽一叹。“未免太过偏执。”

“你反对我?”秦善抬眉。

“如果是指这次万刃山庄的事,我反对。你不应该不通知我一声,就带人清剿。”谋先生迎着那双寒眸,“你已过于偏激,矫枉过正。”

“过刚必折,你好好想一想吧。”

秦善捏紧了手中的竹筒,未发一言。

秦卫堂两个当权人物对峙,站在一旁的卫七、十三、十四几人根本不敢开口,只是看着那两人,眼露焦急。

许久,在空气都快要冷凝住的时候,谋先生先转开目光。

“希望下一次若要再做什么,你可以提前通知我一声。”

说完,便推开门,走了出去。

而秦善只是看着他离开的背影,眼中情绪错杂。

“统领?”

之后见秦善一直没有动静,卫七不由开口询问。

秦善转过身来,看着几名贴心的属下。

“你们也认为,这次是我做错了吗?”

“这一次袭剿万刃山庄,难道是一个错误的选择?”

“卫七不知道这件事是对是错,很多谋先生说的事情我们也想不明白。”卫七低头道:“但是属下知道,统领这么做是为了朝廷,为了百姓。无论对错,属下都愿一直跟随统领身后,无怨无悔。”

“……下去吧。”秦善有些疲惫地遮了遮眼,挥手退散他们。

直到整个屋子再无旁人,他才放下手来。

望着手中常年练剑而磨出的细茧,想着这双手曾经沾了多少鲜血,断送了多少人的性命。秦善的眸光一如既往的坚毅,未曾见困惑。

即使这次阿谋也质疑他,他也不悔。

过刚必折?自从担起秦卫堂的那天,他就没有想过能够完好地离开这。

秦善清楚,自己早晚也会死在某人剑下,或者是凄惨地倒在无人知晓的野地,或者是被人粉身碎骨。这世上,想要他的命的人,实在太多了。

既然如此,他过刚又如何?

便在折毁之前,做尽他想要做的事情。

然而一想起卫七刚刚说的话,和他信服忠诚的目光。秦善冰冷的心里,也不由泛起一丝愧疚。

他担任秦卫堂统领以来,手段残酷,雷厉风行。所有人都以为他是本性如此,或认为他是真心在为国为民尽责。

却没有几人知道,这其中也有秦善的一份私心在。

他想要报仇,对这个当年杀害了他师父的偌大江湖报血海深仇!

明月下,秦善轻轻抚着剑,这是他唯一可以倾诉一切的伙伴。这些年来,太多的仇恨,太多的恩怨,只有这把剑一直陪在他身边。

兀地,抚摸着剑柄的修长手指微微一顿。

秦善想起一个人,一个最近几个月,经常缠着他不放的人。除了这柄剑,那个人恐怕是最近待在他身边最久的一个了。

说起来,那个黏人的家伙这几天倒是

铅笔小说 23qb.com

<=28目录+书签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