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无限之剧本杀> 第六十一章:断头桥

第六十一章:断头桥

迷雾越来越大。

当人们冲出超市的时候,发现眼前水雾蒙蒙,只能勉强看到车子的轮廓。

“快跑!”

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这些人争先恐后地想要爬上车,甚至几个人已经开始扭打在一起,眼瞅着越来越乱。

“砰砰砰!!”

突然,一阵震耳欲聋的枪击声,令场面立刻安静了下来。

贾队长站在车顶,虽然看不见他的轮廓,但众人能听到他的声音“你们疯了,不过是起了雾霾,就把你们吓成这样??狗日的谁再敢乱喊乱叫,老子先崩了他。”

贾队长的咒骂声虽然不好听,但反而像是一颗定心丸,令众人反而安静了下来。

“一群垃圾,就这场面看把你们吓得。”贾队长一边骂一边在车顶上来回走动着“不是我吹,年轻时在首都打工,哪年冬天要是不吸上两口雾霾,都不好意思说自己在首都混的。”

虽然是陈年老梗,但大家脸上的神情终于还是缓了下来。

所以说贾队长能坐上这个位置,可见专业素养还是过硬的,换作一般人,想要这么快把人们安抚下来可并不容易。

“都别慌,咱们扬督查也在这附近,待会我们就去汇合,到时候什么妖魔鬼怪也是渣渣。”

都知道杨督查是特战队的队长,许多人曾经亲眼目睹,他一个人轻松击毙一只犹如是史前巨蜥般的进化者。

这颗定心丸吃下去,众人慌乱的心思也纷纷烟消云散。

于是乎大家纷纷安静下来,自发地爬上车找到位置安静地坐下来。

这次贾队长特别做主,把一箱烟拆开,给大伙发下去,一人一包烟,就连几个方才还扭打在一起的,此时也变得满脸笑盈盈的神情,相互给对方递上一根,表示抱歉。

药师也坐上了车,只是坐在车上,他敢肯定这雾霾必然有问题,但他不敢跑。

有句话说得好,灾难别抱团,遇鬼别走单。

眼下这情况,他觉得自己还是暂且跟着众人一起走比较好,可让他难受的是,那个余逆肯定就在这些人里面躲着,或许就躲在某处暗中打量着自己,甚至可能就在自己身边坐着。

这让药师心里越发不安起来,坐在那里两眼珠子溜溜打转,不时观看着身边人的举动。

“哎呀,这不是药先生嘛!!”

突然有人认出了药师,口中发出惊叫声。

大雾太浓加上天色又太黑,众人又一直埋头搬东西,直到此刻才有人看清楚药师的面容,不禁惊喜地高呼起来。

这一嗓子下去,周围一车人顿时就涌了过来。

药师和黎刺两人在营地的声望太高了,甚至在众人心里一度认为,他们才是阻止上次病毒爆发的英雄。

此时此刻,正是危难之际,英雄居然就出现在自己身边,他们怎么能欢喜。

哗啦啦地涌过来,药师当时脸都黑了,一只手紧紧攥成拳头,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生怕徐童趁乱暴起给他一记老拳。

自己又投鼠忌器不敢大开杀戒,否则但凡留下一个活口,自己都会非常被动。

好在徐童并没有在这个时候出手,总算是让药师暗暗地松了口气。

“药先生,您怎么受伤了!!”

这时坐在药师身旁的青年脸色突然大变,两眼瞪圆直勾勾地盯着药师小腹上的伤口,双手颤抖地攥成拳头。

随后青年两眼通红地扫视在众人脸上大声质问道“是谁,是谁下的毒手!!”

青年悲愤至极,恨不得把凶手拉出来扒皮抽筋,胸口剧烈起伏着。

以至于众人顿时纷纷沉默地低下头,毕竟方才太乱了,谁下的手,谁也说不清楚。

“不至于、不至于……”

药师心虚地拉着青年,示意他不要这么大声,自己的伤看上去很严重,实际上并未伤筋动骨。

青年闻言,张张嘴,但最后还是低下头,默不作声地钻进车厢里翻找起来,过了一会又爬了回来,手上多了一个医药箱。

“药先生,让我来吧。”

药师警觉地扫视了一眼这个医药箱,生怕里面有炸弹之类的东西,正要严词拒绝时,青年已经蹲在他面前。

“上次病毒爆发,我爸……他……总之是您解脱了他,也是您把我救了下来,要不是您我和我妹妹全都要死,我不知道该怎么报答您,但您只要有需要,哪怕您叫我去死我也乐意。”

面对如此真挚地告白,药师第一次觉得有点不太好意思了。

也就没有拒绝青年,让他帮自己包扎伤口。

不过整个过程药师没敢大意,脸上若无其事,心里却是不时扫上一眼,确定这小子没耍花招。

青年包扎的手法非常娴熟,手法简单,但每一个细节都处理得干净利索。

这不禁令药师有些意外“学医地?”

青年腼腆地点点头,药师一副了然地模样继续道“外科地?”

青年愣了一眼,脸红地看着周围众人一眼,用苍蝇一般嗡嗡声说道“妇科……”

这下众人神色顿时尴尬起来。

“呵呵,一样的一样的。”

药师尴笑了两声,心里总是有种说不出来的变扭。

好在这份尴尬并未持续太久,很快前面的车子就缓缓停了下来。

众人纷纷探出脑袋,想要看清楚前面发生了什么。

只见前方水雾越来越浓,甚至连路也看不清楚,即便是有雾灯照过去完全是白茫茫一片就像是眼前被顶上了一堵墙一样,超过一米的距离外根本起不到作用。

这种情况下,就算是有着十几年驾龄的老司机也不敢往前开了,这完全就是瞎子摸路,指不定一个不小心,连人带车都要出事。

贾队长见状,拿起对讲机,呼叫了几次扬监察等人,结果并没有任何回信,可能是水雾遮盖了信号,也可能是他们走偏了方向,超出了通讯的范围。

“怎么办,要不要干脆就在这里等着,等到雾气散去后再说??”

有人提议在这里休整,直至明天雾霾散去再出发。

这是个稳妥的主意,其他人目光也纷纷看向贾队长,显然此时此刻他的每一句话都代表着所有人的期望。

贾队长犹豫了一会后,摇摇头“不行,要想办法尽快离开。”

他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在出发前,他们临时收到了上面的任务,寻找前面那支搜寻队的下落,自己当时看过报告,报告中显示,第一支队伍进入后开始也能够联系。

但随着时间推移似乎每次联系的声音越来越小,直至最后彻底中断了联系,而最后的那句话只有五个字……我们迷路了。

可能是出于职业的敏感吧,贾队长总觉得这句话有问题,而且此时此刻他们现在的情况,似乎已经和前面搜寻队遇到的情况极其相似。

种种不安围绕在他的心里,让他想要尽快从这里离开。

“可是……”

贾队长的话,难免让许多人生出抵触的心理,觉得贾队长这简直不可理喻,眼前路面情况都已经这个样子,为什么还要继续走??

万一一个不小心,他们可能没有死在那些感染者嘴里,反而死在了交通事故上,那可真是莫大的讽刺。

“队长,可这天我实在看不清楚路啊,这和闭着眼睛开车有什么区别,不是找死么??”

司机也在劝,其他人也纷纷给出提议,但贾队长反而铁了心了要离开,他也没法和众人解释,毕竟刚刚安抚下来地情绪,自己要是再无端地说上一通神神叨叨地鬼话,指不定还要闹出更大地麻烦。

下面的吵闹声越来越多,这也让贾队长越发心烦气燥,直到此刻他反而突然有些理解扬阎王这些顶头上司们,为什么他们有时候常常会做出让下属们很难理解的选择,却又从来不为自己的行动来解释。

说到底,坐的位置不一样,看到的东西也不一样,但偏偏这些信息还不能全部共享化。

贾队长有了这一层理解后,索性一咬牙,举起手上的枪对着天空就是一梭子。

震耳欲聋的枪鸣声,顿时让众人瞬间安静下来,只见贾队长冷着脸,眼神不悦地扫视过司机几人“就算是一米一米地往前推,咱们也要离开这个鬼地方。”

说完他指了几个人“你们绑上绳子,五人一组,拿着手电走前面开路,咱们摸索着往前走,我就不信走不出去。”

贾队长的办法,就是五个人各系一根绳子,线头一段绑在车头上,每个人朝着不同的方向走,等走在前面的人摸清路线后,再让车子跟着绳子方向走。

办法虽然笨了点,但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很快五个人就麻利地把绳子系好,开始缓缓朝着前方

铅笔小说 23qb.com

<= 25目录+书签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