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无限之剧本杀> 第四章 重症区

第四章 重症区

“一个孩子呆在这里了十二年?难道他小时候就是重度精神病??”

孙连升转过头看向王院长。

“不!他是个普通的孩子,至少那个时候是这样,他能自由进入重症区,是因为一些不光彩的历史问题。”

“不光彩的历史?”孙连升瞪大眼睛,原本对脸上松垮垮的不耐之色顿时就为之一振,期待着王院长继续说下去。

王院长眉头微挑,似乎是意识到自己好像说错了什么,但他还没蠢到把这件事从自己嘴里讲出来的地步。

转身打开办公室的房门,目光扫了一眼走廊,正好看到主治医师庚主任正抱着文件袋从档案室走出来。

虽然疑惑康主任怎么会去档案室这种地方,但既然来了,那就正好帮自己摆脱掉这两个麻烦。

“康主任,这边!!”

王院长打了个招呼,转身向孙连升道:“我下午还有一场很重要的会议,这个案子接下来就让康主任来配合你们调查吧。”

说着王院长一招手,将一位四十几岁的中年人介绍给孙连升。

同时不忘低声给康主任耳边说道:“赶紧打发走,不该说的别说。”

说完他的手拍了拍康主任的肩膀,向这位老部下投去意味深长的目光。

看着王院长投来的小眼神,一向迟钝的康主任今天领会得格外神速,眉头一挑,连连点了下头:“哦!放心,放心,我晓得的了,我一定会配合两位警官完成任务。”

说完那张消瘦的脸颊上扬起一抹微笑,大步流星地迎上前,向着孙连升举起手:“您好,您好,王院长很忙,但是有什么需要我可以全力配合你们。”

王院长站在后面,余光看了一眼办公室里满脸热情的康主任,一撇嘴心道:“今儿老康总算是开窍了,我还以为他不会理解我的意思呢。”

但转念一想,王院长觉得这样也好,等老康把以前的丑事曝出去,老院长恐怕也该早早退休了。

想到这王院长咧嘴一笑,就快步离开办公室门口。

“这边请!!”

康主任今天的表现格外热情,亲自带着孙连升穿过病区的走廊,一边走一边介绍起来。

“我院这些年在精神领域也是有着很大的进展,这边的患者都是基本上已经实现了药物控制,只要不去主动刺激他们,按时吃药,是完全可以自行出院,回到正常人当中生活。”

说着他拿出钥匙,打开走廊尽头的大门,门的另一边是一处犹如四个篮球场大小的院子,院子当中正立着一棵梧桐树。

这是一棵从国外引进的法桐,高大笔直,树冠犹如一把张开的大伞,将整个院子都遮盖在了凉荫中。

孙连升拿出档案里的照片对比了一下,十多年的时间,眼前这颗梧桐只是比照片上的稍大了一些而已。

再看看照片上的身影,不禁感叹道:“真是物是人非啊。”

“可不是嘛,照片上这个老家伙,几年前就死了。”

康主任余光看了一眼照片,像是认出照片中那个举着孩子的中年人道:“这个人叫做曲殄,曾经是一位大学老师,后来也不知道受了谁的刺激,开始不断作画,死的那一天他用自己的血做染料,在房间里留下了一幅好大的诡异的山水画。”

“山水画??”

跟随在孙连升身旁的青年警员闻言不禁觉得有些诧异:“你们不能提供墨汁染料给他么?为什么要用血来画?”

“因为他画的是地狱图!”康主任眉头微挑,步伐不禁加快了速度:“那是不该出现在现实中的画,他的血只是引子,用生命的献祭,才能让这幅画圆满。”

“地狱图?”

青年警员和孙连升面面相视之中,只见康主任已经打开了面前房间的铁门,将门推开后,一股淡淡的霉味从里面弥漫出来。

两人探出头往里面一瞧,只见房间里灰蒙蒙的,显然很久已经没有人居住过了。

左边的墙上被刷得雪白,但右边一侧的三面墙上却是满是鲜红的涂鸦和手印。

“就这??”

青年警员一撇嘴,指了指房间里那些毫无规则的线条,以及凌乱不堪的手印,虽然出于尊重他没有放声大笑,但嘴角不屑的神情已经无法再做遮掩。

突然站在他身后的康主任猛地一抬手,就将他站在门口的青年警员给推了进去。

“咣!”

另一手将铁门关上,重新锁了起来。

“康主任!你做什么?”

这下别说那名小警员了,一旁孙连升也不禁神色一变,赶忙要去推门,但门已经自动上了锁,只能怒视向身后这位康主任,然而他一转身,却见康主任的那张脸半边隐藏在阴影里。

黑白分明的眼球正漠然的凝视着他:“别担心,这也是一种体验,对他这样的小青年最有帮助。”

他话音刚落,房间里就传来了那位小警员的尖叫声。

那阵尖叫声来的撕心裂肺,像是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疯狂敲打的房门。

“小罗,小罗,康主任马上把门打开,不然你就是在袭警和妨碍公务。”

孙连升这些年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察觉情况不对,转身伸手抓向康主任的胳膊示意他把门给打开。

可这一抓,却发现自己抓了个空,只见眼前这位康主任身子往后一退,随手将开门的钥匙丢给他。

这时候孙连升也顾不得那么多,赶忙拿起钥匙把门打开。

门刚一开,一道黑影就从里面滚了出来,一头撞进他的怀里。

“队长别走,别走,凶手已经抓到了,求求你们了别走啊!”

小罗双手紧紧拉着他的胳膊,低声抽泣着,整个人就像是要精神崩溃了一样。

原来自房间的门关上之后,他就没由来的感到一阵极其压抑的感觉,整个人都像是要喘不上气了一样,一抬头在一阵天旋地转中,才恍惚的看清楚那些凌乱的线条下,勾画出的诡异山峰,骷髅浮岛。

更可怕的是,他一抬头就看到故去的战友和队长。

一年前刚刚毕业的他,在一次追捕任务中,他们车子不慎撞出了桥,结果车内两名队员,包括他上一任队长,全部遇难。

而他坐在车子后排,抢先推开了车门,被甩飞出去,好巧不巧的挂在一棵歪脖子树上,而已存活下来。

这件事一只成为他心里的伤疤,却在方才无情的揭开。

远远的看着队长他们整整齐齐的站在自己不远处看着他,他多想冲上去抱一下这位老队长,告诉他们当年他们追捕的凶手,已经得到了法律的制裁。

当他把这个结果告诉给队长时,他们只是相视一笑,随后脸上的笑容逐渐收敛,身体站的笔直,竖起右手朝着他敬礼,直至消失在自己面前。

他拼命的追,结果什么都没追上。

看着在自己怀里已经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小罗,孙连升赶忙拍着他的肩膀安慰起来。

但孙连升显然不大会安慰人,一通话说完,反而让小罗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这时候一旁康主任却道:“你看到的都是假的,只有心里有执念的人,才会看到一些幻象,我在里面睡了两天,屁都没看到。”

孙连升闻言皱起眉头,冷眼看向面前这位康主任;“你过分了!”

“这就过分了??”

康主任歪着脑袋,两眼的逐渐眯成一条线,拿手指着眼前这条幽静的走廊:“这还没开始走呢,你要是害怕,就可以回去了。”

说完他拿起钥匙把眼前铁门打开,站在铁门旁静静等待着。

“小罗,你先在这里等着我,我一会就回来。”

孙连升一咬牙将小罗放在一旁,站起身正了正身上的这身衣服,仰头挺胸的走进了铁门。

“这边请!”

康主任脸上的笑意越发浓郁,带着孙连升直奔向二楼的走廊,结果刚走到二楼台阶处,一个身材臃肿的胖护士正斜靠着墙磕着瓜子。

见到康主任后,护士憨厚的小脸顿时一变,赶忙站好,把手上那把瓜子藏在身子后面。

“又在偷吃,几次了,这是上班时间,不是让你在这里吃零食,知道么,能干就干不能干趁早滚蛋。”

严苛的责问声,一点没给护士留下情面,搞得胖护士那张憨厚的脸上开始流下的晶莹的泪珠,低着头肩膀的抖动像是在掩饰着抽泣的哭声。

“康主任,算了吧,咱们办案要紧。”

眼见护士已经哭的是梨花带雨,孙连升不免有些于心不忍,上前开口说道。

康主任一副免为其难的表情,指了指眼前这名胖护士:“这次是孙队长求情,别让我看到下次听到没!”

“嗯嗯…”

铅笔小说 23qb.com

<= 25目录+书签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