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无限之剧本杀> 第二十七章 凶案再现

第二十七章 凶案再现

不过一码归一码,他敬佩老和尚的智慧和眼光,但这并不是阻扰他完成任务的理由。

于是沉默片刻后,还是向老和尚开口道:“大师佛法高深,只是不知道大师心中的魔是否也除掉了?”

老和尚一愣神,斜眼看向徐童,浑浊的眸光里闪烁过一抹精芒,顿时间徐童不由一息,一种强烈的危机感袭来。

杀气!

虽然仅仅只是一刹那,可依旧令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压迫感,令他下意识就想要忍不住出手。

但好在这种压迫感仅仅只是片刻,就随着老和尚的眼神回归平静,一并烟消云散。

“好一个伶牙俐齿,你走吧,恕贫僧招待不周。”

人家下了逐客令,徐童也不好再赖在这里,只能拱手一拜,面朝老僧倒退上三步之后,才转过身,迈步离开。

就在他要离开的时候,房间里则传来老和尚的警告声。

“小伙子,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最近你还是小心点比较好,过一段时间恐怕是要乱了。”

徐童心头一动,身子不动脑袋斜眼转过身看向佛堂的方向一眼,不知道老和尚这句话是威胁,还是提醒,亦或者是自己师爷即将到来的动荡。

心里思索片刻后,才点了下头,旋即头也不回地快步离开。

哦,顺带地就把陈剑这个工具人一并带上。

等出了寺门,徐童按压了几下陈剑的人中,就见陈剑恍恍惚惚地醒了过来,努力晃了晃自己的脑袋:“嘶~~我这是怎么了??“

陈剑只觉得脑子蒙蒙的,自己两眼一闭一睁,怎么就从寺庙里出来了??

一脸古怪地回头看向徐童,却听徐童冷声嘲讽道:“你自己摔了一跤就成这样了,还好意思说我。”

“我??摔了一跤??”

陈剑满脸不相信的样子,自己可是队伍里散打冠军,怎么可能只是摔了一跤就摔断片了。

“不然呢,亏是我没带相机,不然肯定给你拍下来。”

看徐童一副煞有其事的模样,陈剑还真的有些怀疑了:“真的??”

“真的!我摸着我的良心发誓。”

他重重地点点头,手放在自己心口上,向陈剑保证道。

“那……那你调查出什么了么??”陈剑心里已经开始自我怀疑起来,干脆岔开话题询问道。

“没有,破寺庙连个鬼影都见不到,走吧,去杨庄看看李楠他们调查得怎么样了。”

老和尚肯定是知道内情,但这件事他不想汇报上去,打算用其他方式再调查一下。

杨庄距离这边也不远,两人走路就过去了。

到了杨庄,只见李楠还在一家村民家里询问郭金华的事情。

几个和郭金华有点过节的村民都被喊了过来,只是与其说是询问不如说是在盘问。

一个问题接着一个问题地问,问得村民额头上满是汗,明明天下着小雨,凉风阵阵很是清凉,可村民还是被问得有点上不来气的感觉。

即便如此,也是什么都问不出来。

毕竟郭金华这个人太渣了,平日里又浑又横不知道办了多少缺德事,村民对他恨之入骨,但真要说是杀人,他们这些老实巴交的村民哪有这个胆子。

李楠问了一圈只能郁闷地结束询问,就在这时,徐童却突然坐下来接替了李楠的位置。

不过他倒是显得很随意,反正下着雨,不如在这里躲躲雨也好嘛。

随口就和村民聊起来,李楠一听无外乎都是一些与案件无关的琐事,什么今年的收成怎么样,家里几口人之类的闲话。

顿时李楠一撇嘴,面露不屑之色,就没管他。

村民面对徐童这个白白净净的后生,说话又好听,不时还能说句笑话,哄得村民一阵乐呵,对比李楠凶神恶煞的模样,一下就对徐童生出了不少好感。

聊着聊着也就放松大胆起来,相互间都开始自顾自地闲聊起来。

一会说起来村头有个王屠夫,杀猪了一辈子,好不容易娶了个老婆,结果生孩子的时候难产,老婆死了,孩子还是个痴傻,现在孩子年龄大了,连个媳妇都说不上。

说起这个,村民无不一阵嘲讽,无外乎是说王屠夫杀猪,造下杀孽太重,损了阴德,老天爷特地惩罚他的。

徐童坐在一旁听着,不禁一撇眉头,心里突然觉得,老和尚说的话没错,砸了现实佛,除掉心中魔,现在看这些村民,觉得还是砸得轻了。

说完了王屠夫,又开始说起杨家的小姑娘,说是杨家也是祖上缺德,三十出头的姑娘跑到城里做……那个。

一提起来几个村民一阵偷笑,话音一转又一脸解气的模样道:“亏是她还有点脸皮,这件事一曝光,这个女人就投河自尽了。

一旁李楠闻言黑着脸,皱眉道:“我看你们也是嘴碎,不是你们胡说八道,她能自尽么?天天不思劳作,闲了就开始说三道四,她死了能给你们什么好处,饭后谈资有面子么?”

李楠虽然是个女人,但办案多年身上养起了一股正气,说起话来也是锐气十足,几个村民顿时就被说得脸红耳赤,又不敢说话。

一名村民还有点不服气的样子,低着头嘴里小声嘀咕道:“这也不是我们说的啊,是郭金华他们说的,他们还举报了来着,而且杨家的女娃还真被你们给抓了嘛。”

李楠眉头一皱,正要发火的时候,徐童突然抬起头,冷眼看向说话的那名村民:“你刚才说是郭金华他们举报的,你说的他们是谁?”

“厄……”

村民本对徐童印象不错,但其实心里也只是觉得这个后生好说话,哪知道猛不丁地被徐童冷眼一瞪,顿时心尖一紧,魂都要吓出来的感觉。

连犹豫的功夫都没有,就一连串地曝出了三个人的名字,分别是村里的谭阳明、付一凡、宋宝生三人。

他们都是村里的闲散街溜子,平日和郭金华在一起混来着。

听到这,李楠等人面面相视,徐童更是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拍了拍一旁还没明白发生什么的陈剑,拿手一指那个嘴碎的村民道:“带上这个家伙,咱们去付一凡家!”

陈剑虽然不爽徐童这样对自己挥来喝去的态度,但不知道为什么,还是转身走向了那位村民。

他长得五大三粗,犹如护法韦陀的模样,两眼和铜铃一般的眼睛一瞪,顿时吓得村民脸都白了,都不需要等陈剑开口,赶忙跳着跑在前面开路去。

其实徐童也没想到什么关键,但直觉告诉他,郭金华的死只是一个开始,既然这些人和郭金华走的这么近,说不定一定有什么牵连。

李楠见徐童雷厉风行的样子,不禁面面相视,但还是跟了上去。

付一凡家就在村子里,有人带路,根本不需要花费功夫,不到几分钟就找到他们家门口。

“咣咣咣……”

陈剑上前砸门,砂锅大的拳头砸得大门咣咣直晃,徐童等人无不往后退上一步,生怕这门倒了砸在自己身上。

一连敲了好几下,里面始终没有人,徐童见状直接让陈剑把门给踹开。

陈剑没好气的回头瞪徐童一眼,那个小眼神,似乎就是在说:“要你教我做事??”

随后转身一脚踹上去。

“咣!”

顿时间大门直接飞了出去,看的后面带路的那位村民一阵哆嗦,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两眼直勾勾的看着陈剑那双粗壮有力的大腿。

心里不禁琢磨道:“好家伙,这力气这大腿比我家牛都壮,不去种田真可惜。”

大门被陈剑一脚踹开后,徐童等人直接闯进去,结果没走到房门前,一股浓烈的味道扑鼻而来。

跟过来的那个村民,光是嗅了一下味道,瞬间就止不住的呕吐起来。

那是一种很奇怪的臭味。

不比茅坑里的恶臭,你开始恶心两下就适应了。

这股臭味是混合着一股难以形容的香气,就好比你用香油在煮屎一样,完全是混合性攻击,简直让你的脑神经不断被轰炸,对于一般人来说简直就是噩梦。

徐童等人脸色一变,目光相视一眼,他们太熟悉这股味道了,这是人死后产生的腐臭,也叫腐香。

当即李楠一把将房门给推开,眼前一幕,无不让众人为之眉头一紧。

躲在后面那位村民更是被吓得面无人色,裤裆一热,忍不住从胸腔里发出一声尖叫:“死……死了!!付一凡死了!!”

铅笔小说 23qb.com

<= 25目录+书签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