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无限之剧本杀> 第三十一章 别选那个,选斧头!

第三十一章 别选那个,选斧头!

“王叔!”

一声甜甜的呼唤声,让正在剁肉的王大猛精神一怔,抬起头看过去,只见阳光那个女孩笑得很甜。

他的出现仿佛就像是一道光,照耀在王大猛的心坎上。

不会说什么漂亮话的他,只能憨厚地点点头,把猪身上最好的肉切下来。

打过招呼的杨慈敏,笑盈盈地走进猪肉铺,但并不是朝着王大猛去的,而是拉着坐在角落里正在闷闷不乐发脾气的王小鹏

大概半个小时的工夫后,才见杨慈敏一边整理着衣服,一边从房间里走出来。

跟在她身后的王小鹏憨厚的脸蛋上还带着一股红晕。

“在家里乖乖听话哦,下月我再来看你好不好。”

杨慈敏拍了拍王小鹏的肩膀,轻声安抚着周小鹏的情绪,在她的安抚下原本脾气暴躁的周小鹏变得无比乖巧,朝着杨慈敏点点头,这才不舍地放开拉着她的手。

这时候王大猛也走过来,把切好的猪肉送上来,希望杨慈敏能收下来,杨慈敏也没拒绝,笑盈盈地提着猪肉,一挽长发就走了出去。

看着远去的背影,王大猛的心里总算是踏实了不少,然而一转身,脸色却突然变得难看起来,原来是小鹏居然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钱来。

显然这是慈敏早早就塞进小鹏口袋的钱,这一下王大猛胸口一息,脾气暴躁的他差点就要抡起胳膊给他一巴掌。

只是看到小鹏恐惧的神情,最终心一软,还是把手放了下来,心想等下次她再来的时候,一定要把钱还给她。

可他万万想不到的是,当下次他再见到慈敏的时候,是眼睁睁地看着她的尸体从水里打捞上来。

王大猛说到这里时,眼圈里已经被泪水包裹着,指了指桌上那张被压在玻璃下的钱:

“我知道她在发廊工作,哪有怎么样,我曾经试过去找过发廊的姑娘,可他们看到我儿子傻根本不肯帮我,只有她愿意而且还是心甘情愿地帮我,我不管她是不是可怜我儿子,在我眼里她就是活菩萨,是我儿子的恩人,是我的恩人。”

王大猛越说越激动,两眼布满了血丝:“郭金华那个畜生知道了这件事,就拿这个要挟她,这个畜生该死,我趁着他不注意,就用这把杀猪刀,一刀捅进他肚子里,像是剁猪一样把他胸腔给剁开。”

他双手在空气里比划着,就好像郭金华就在他面前被开肠破肚一样。

李楠和杨归国看着越发激动的王大猛面面相视,两人打了个眼神,就让陈剑在房间里看着王大猛,随后走到门外去。

等走出大门后,李楠看着杨归国:“人不是他杀的。”

杨归国点点头,虽然王大猛说得煞有其事,而且动机上也足够充分,但有一点王大猛没说对。

郭金华是死于钝器击打在头部,颅骨粉碎而亡,并不是用刀给捅死的。

当然仅从这一点来判断,王大猛没有杀人嫌疑还是不够的。

“先带回去吧,看看他能不能提供其他线索再说。”

杨归国苦笑着揉了揉额头,其实他也看得出来王大猛绝不是凶手,但程序还是要走的,而且类似这样的顶罪,其实是最不划算的做法。

他这样顶罪,很大的可能是知晓真凶是谁,如果真的是这样那情况就严重了,不是从犯就是包庇罪。

“那我就呼叫霓队了!”

李楠说着就要去通知警队,但这时候杨归国突然想起那张照片,父子两憨笑的模样,令他心头像是扎了一根刺一样。

“不行!”想到这杨归国一把按住李楠的手:“再等等,我去和他聊聊,如果走了程序,他即便不是主犯,搞不好也会成为从犯,他进去了,他那个傻儿子怎么办?”

李楠想了想,也没说话,但默认地点了下头。

两人把陈剑唤出来,杨归国重新走进房间,顺手把门一起关上。

重新坐在王大猛面前,杨归国深吸口气:“你儿子呢?”

“送回老家了,给我父母看着。”

“但你儿子一定会很舍不得你,我不觉得人是你杀的,因为你爱你儿子,你不会铤而走险,因为你死了你儿子就没了依靠,你让他怎么在世上活下去??”

王大猛愣了一下,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墙头的照片。

“我知道,你肯定想要把郭金华他们千刀万剐,但你有没有想过,人不是你杀的,你这样做既对不起你儿子,也对不起你家的父母,难道你打算让你儿子再背上一个杀人犯儿子的称呼么?那他往后的日子要多艰难??”

王大猛想到儿子喊爸爸的模样,心里顿时咯噔一下。

但随后他的目光再次坚定下来,斜眼看着杨归国,反问道:“你们为什么要查这个案子,那些畜生死了不应该么,难道这就是法律的正义,去保护那些恶人?”

面对这样锐利的质问,扬归国的眼神却异常清澈坚定:“正义不是这个样子,私刑更不是所谓的正义,虽然我们往往在现实中看不到正义,但是我们依然相信正义是存在的,这就是法律的目的,要朝着正义的方向前进,而不是朝着邪恶去前进,只要我活在这个世界上一天,我永远相信正义,并且我会用我的方式去维护正义。”

“给我一个机会,也给自己一个机会,相信我,相信法律,相信国家。”

黑白分明的眸光里闪烁着坚定和信念,这双眼睛就像是一把利剑,笔直地扎进王大猛的心口上。

沉默……一时房间里死寂得可怕,但扬归国的眼神始终没有变化过,他在等。

王大猛点燃一根烟,烟云遮掩了他脸上的神情,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门外李楠和陈剑还在焦急地等待着,就在李楠心里快要放弃的时候,突然房门被打开,只见杨归国从里面走了出来。

“通知霓队,凶手就在杨庄外的果林后面。”

说着杨归国就往外走,这时陈剑伸手拉住杨归国,抬头看了一眼房间:“他呢,也要带回去么??”

杨归国一撇嘴,故作疑惑地看着陈剑:“带回去??为什么要带回去??举报人提供线索要等落实后才能颁发奖金!”

说着杨归国就走出了门,李楠走过来见陈剑还是一脸迷茫,一脚踢上去:“你个木头脑袋。”

说完李楠也迈步走了出去,只留下陈剑站在原地挠着头还没明白的样子,等回过神,才发现人都走了,赶忙喊道:“哎,等等我!!”

另一端,在李楠他们还在询问王大猛作案经过的时候,徐童早早就已经来到了杨庄往东三里外,这边正是一片果园。

徐童赶过来左右一瞧,除了这片果园周围一片荒凉,目光望去黑灯瞎火,换作个普通人走过来,恐怕路都看不清楚。

好在自己有黑暗视野,加上黑暗体质的原因,自己在这片黑暗里反而有种如鱼得水的感觉。

这里虽然荒凉,但既然有人在这里种植果树,必然是有人家。

想到这,徐童干脆唤出大胖来,让大胖用触手把自己举起来,目光放眼望去,还真在不远处的斜坡后面看到了一道缭绕而上的青烟。

“还真有人家啊!”

见此徐童把大胖收起来,身影在黑夜里快速移动,悄然来到斜坡上往下一瞧。

那是很小的土坯房,房子外立着一个特别大的炉子,自己看到的青烟正是从炉子里冒出来的。

相比这个炉子,徐童更在意的却是院子里摆放的那些花盆和茶盏。

这些茶盏与花盆和街上贩卖的截然不同,反倒是有点像是现实中的工艺品,造型千奇百怪,有牛头龙面的,有蛇身人面,还有一些熊啊狗啊之类的造型也是活灵活现,憨态可掬。

见状徐童干脆走到院子前,仔细审视着这些瓷器。

“谁!”

这时房屋里传来的一声质问,一个穿着短裤背心的青年从房中走出来,皱着眉头审视在徐童身上。

“大哥,我路过这里,实在走不动了,能给一碗水,让我坐下休息下么?”

徐童说得满脸诚恳,青年左右观望了一下四周,确定没有其他人之后,点了点头放徐童进门。

“稍等下!”只见青年走进房间,从屋子里端出一碗清水递给他。

徐童接过水,余光瞥了一眼青年,只见青年下意识地把目光看向别处后,心头一动,打量着四周这些瓷器:“这些瓷器都是你做的么?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瓷器。”

“随便烧着玩的,你要是看着喜欢,不妨拿去,就当作你我之间的缘法吧。”

青年随意坐在徐童面前,指着周围瓷器笑言道。

徐童端着水正要喝,听到这句话不禁又把碗给放下来:“咦!你还信佛啊?”

青年目光看着他放下的碗,不自觉地皱了下眉

铅笔小说 23qb.com

<= 25目录+书签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