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无限之剧本杀> 第三十九章:打狗

第三十九章:打狗

“滴滴……”

警车从街道上呼啸而过,显然那一声枪鸣还是惊动了官方。

但徐童早早就已经抹去了自己的痕迹,连同道人的尸体一并扔进道具册迅速离开了现场。

不是他在小瞧警方,而是时代限制下此时警方的侦查手段此时还比较落后。

换作现实里,自己这边刚开完枪,不出三分钟附近的巡警就会赶过来,同时天眼也会迅速锁定周围每一个路口。

就连小卖铺门前的摄像头,都会成为警方的眼睛。

警犬、巡警、交警、刑警在自己还没走出这片区域时,路口就给你封锁掉。

更不要说还有无人机在你头顶上实施侦查。

除非是有针对性的预谋,前期做好了后路的每一步计算,否则自己不使用【杰克面具】的情况下,想要摆脱掉警方的追查,几乎不大可能。

其实他也没走太远,毕竟天已经很晚了,一个人走在大街上,指不定就要被拦下来盘问,即便问题不大,但终究是会留下一些嫌疑。

正好不远处就有一家大军宾馆,徐童迈步走进去一瞧,三个光着膀子的汉子正喝着酒打着牌,没有前台,也不需要做什么登记。

知道徐童要住宿后,一个红脸的汉子就眯着眼,拿着钥匙给徐童开了一间两人间,价格么……倒是便宜,两分钱一晚上。

就是环境不大好,厕所是公共的,房间里还弥漫着一股潮湿的气味甚至还有一股臭脚丫子味,这里临近火车站,相信在火车站周围住宿过的人,都会理解这种环境。

好在住宿的人不多,房间此刻也是只有他一个人,环境差点他也不在乎,和上个剧本里到处都是腐臭的环境比起来,这里已经好太多了。

把门一关,徐童坐在床边,只见他在口袋里一抹,一只可爱的小纸猪被他放在桌子上,纸猪艰难地扭动着身体,每一步走起来都像是个螃蟹,看上去格外喜人。

只是除了徐童,恐怕没人会想到这只看上去憨厚笨拙的纸猪,竟然是杀人不眨眼的道人。

说起来也是他倒霉,遇到了徐童的拜山扣。

此时这门绝学尚且处于被师爷雪藏的状态,还没经过北邙大会一战成名。

道人自然是不知道拜山扣的厉害,冷不丁的就吃了个大亏,否则徐童哪里能这么轻松干掉他。

当然话说回来,还是徐童学艺不精,拜山扣的威力远远没有真正发挥出来,只是重创了道人,若是换做自己师爷来,估计秒杀掉道人也不在话下。

想到这,他不免又想起了那次火车相遇时,师爷黑着脸悄然变换了手势的姿态,亏是自己及早拿出了【魑魅铃】不然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每次想起这件事他心里都不禁一阵嘀咕。

这时桌上的道人似乎适应了纸猪的身体,虽不会说话,但举起可爱的小猪蹄指着徐童比划着。

徐童拿指头戳着纸猪的肚皮,将他戳翻在桌上,不等他爬起来,手指轻轻按在他的猪头上令他趴在桌上动弹不得。

“你要是想超生,就老老实实地配合我,不然我就把你丢进粪坑里去。”

听到这话,道士果然不敢再乱动了。

他无法改变自己肉身已经死亡的现实,即便心里恨不得和徐童同归于尽,但一听要被丢入粪坑,他马上就怂了,真要是丢入粪坑,那结果可比永不超生还叫鬼难受。

污浊之物,无论是神仙还是小鬼,无不避退三舍,自己被困在里面不仅仅要忍受污浊之气,就连鬼神都不待见,时间一久,自己可真的是永不超生。

见这家伙不在乱比划了,需用找来一根铅笔切下一段笔芯塞给他,让他爬在纸上,把自己想知道的事情写下来。

无外乎还是之前的几个问题,这次道人写得可认真了,一笔一画地写得工工整整,足足写了半个多钟头,这才把徐童的问题写清楚。

原来他们一共七个人,当中有偶然间认识的,也有后来被当中的熟人给拉进去的,张勇就是其中之一。

七人之首,是一个叫做千手的家伙,这家伙最为神秘,每次召集他们都带着一张面具。

千手的年纪不可查,但道人和他聊过几次,觉得这个家伙深不可测,知晓许多他们都不知道的秘密,甚至在一次偶然间,曾听千手说他参加过袁大头的登基大典。

要知道袁大头是1915年宣布登基,现在是1968年,千手能参加登基大典这样重大的事情,并且事后可以全身而退,绝对不可能是个毛头小子。

哪怕是算他年轻点20岁来算,保守估计他现在也少说七十往上,妥妥是从民国时代苟活下来的伏地魔。

道人口中所提及的坐仙桩,正是从这位千手口中得知,也是从他口中亲口证实了这家伙会坐仙桩的事情。

至于郭金华的事情,道人确实不清楚,因为他不负责这件事,但推测应该是和张勇身边的那个光头汉子冥和尚有关。

他们在谋划什么,这件事道人也说不清楚,因为每个人负责的事情都不一样,真正知晓核心机密的人,只有千手和七人之中的混江龙知晓。

看着道人写下的信息,徐童点点头,随后又问起风来楼的事情。

正当道人要写准备往下写的时候。

门外一阵脚步声传来,徐童心神一动,一把将桌上道人抓在手心。

不一会就听到一阵敲门声,他开门一瞧,只见之前给徐童开房的那个光膀大汉带着三个人走进来。

“不好意思啊兄弟,我们这床铺满了,这边又来了三位实在没地方,就只能让你们将就一晚了。”

大汉指了指身后三人向徐童说道。

一个黑皮肤的老汉探出头,朝着徐童笑道:“兄弟,不好意思,这样你睡在上铺,我们三兄弟打地铺,睡一晚上就走,绝不打扰您。”

老汉说着拍了拍自己背着的被褥,生怕徐童不答应一样。

突然多出三个人和自己挤在一间房里,徐童本打算干脆把房间让出来给他们,自己出去再找一家就是了。

但这时候后面一个男人走上前,朝着徐童双手抱歉道:“哎呀呀,这不是余兄么??哎呀,没想到能在这里碰到你,巧了巧了,大哥,二哥赶紧进来吧,这是自家兄弟,不用这么客气。”

男人一开口,徐童先是一怔,但很快就反应过来了,余光瞥了一眼男人袖口,果然看到了熟悉的墨汁,脸上不由露出惊喜之色。

赶忙配合着站起来,拉着男人的手道:“哎呀,巧了巧了,没想到在这遇到你啊。”

确实是巧了,徐童也没想到,自己找了大半天的高卓,居然会在这里碰上。

心中惊讶之余,脑海中更是想到了风来楼老板给自己的那首诗,莫愁前路无知己。

这让他心里对风来楼老板更添了几分神秘之余,心里不免更加忌惮起风来楼未卜先知的能力。

门口两人见状不禁面面相视,至于宾馆的老板一瞧,既然都认识,他也不用多费口舌,转身就走了。

高卓趁着握手的功夫,不动声色的在徐童手心写了个冯字,并且朝着他眨了眨眼皮,徐童马上就意会了高卓的意思。

拍着高卓的胳膊,目光看向门外两人:“冯大哥,这两位是……”

“哈哈,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大哥朱翔,这位是我二哥何欢喜。”说完高卓转过身,面朝两人介绍道:“大哥,二哥,这位是我曾经在外游历时结识的好兄弟余逆。”

朱翔点了点头朝着徐童拱了拱手:“补丁万的兄弟,是线上的朋友否?”

冯的兄弟,是否是本地人。

“不是线上,鹰爪窝里爬出来的。”

徐童双手抱拳,回应道,不是本地人,刚从警局里出来的。

朱翔与何欢喜闻言不禁面面相视一眼,神色顿时放松起来。

“大哥二哥放心,这真是自家兄弟,你们聊,我们出去买点酒菜,咱们今天晚上好好喝一杯。”

说着高卓就拉着徐童往外走,两人走出宾馆门口,才见高卓低声道:“你怎么在这里啊??”

“这问题我还没问你呢,怎么就混成了老三了??”

徐童看了一眼身后的宾馆,向高卓反问道。

一提起这件事高卓也是郁闷,他进入后,身份正是一个小混混,还不是L市的,一进入就遇到了街头混战,按照支线任务的提示,救了这俩家伙,结果混着混着就和他们混在了一起。

说着低声道:“这俩人也不一般,是下九流里打狗(乞丐)说是L市有大事,就要带着我长长见识就带我来了。”

高卓提起来也是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本打算乘车来L市的,结果跟着这俩乞丐,只能一路风餐雨宿,好在他们离L市不远,不然不

铅笔小说 23qb.com

<= 25目录+书签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