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无限之剧本杀> 第七十章 兵解之福

第七十章 兵解之福

“不得好死!!”

咆哮声回荡在偌大的茶楼里,里面那股怨念声听得众人浑身发毛。

就连大掌柜都没听过老板开口,却不想一开口竟然只是这样恶毒的一句诅咒。

徐童站在薛贵身旁,在男人开口的瞬间,明显感觉到自己师爷身上似乎有了什么不一样的东西笼罩向他。

但那种感觉转瞬即逝,等他再想感受得更清晰一些时,那股诡异的气场就消失了。

而楼上那个男人说完脸皮涨得通红,像是刚刚在沸水里烫上的猪皮一样,眼瞅着人都快躺下了,掌柜的等人急匆匆冲上楼去,赶忙从男人怀里拿出一个小盒子。

八角形的盒子大概就婴儿拳头一般大小,打开后里面是一颗白色的蜡丸,掌柜把蜡丸捏开,一颗被金箔包裹着小药丸出现在手上,连带着金箔一起给男人吃下去。

男人吃了这颗药丸,整个人气息才恢复过来,睁开眼皮一瞧,只见薛贵正站在下面笑眯眯地看着他,见他醒了,薛贵才拱手笑起来:“哈哈哈哈,多谢!”

“谢??”男人楞然了一下,旋即冷冷一笑,结结巴巴地说道:“我修闭口禅……四十年……你……你……”

见他说话不利索,薛贵干脆摆摆手示意他不用说话:“既是兵解之福,我岂有不谢之理,道友四十年功力助我,我高兴还来不及呢,不得好死,既是大善啊,哈哈哈。”

“嗯???”

男人眯起眼睛仔细看薛贵一眼,当看到他脸上笑容真切,神情坦然的模样,男人的头发瞬间就白了大片。

拿手指了指薛贵,张张嘴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见他气急败坏的模样,薛贵可没给他们废话:“我等你们半个小时,不离开就留在这吧。”

说着薛贵就带着徐童走出去。

“师爷,那家伙……”

走出茶楼,徐童心怀担忧地开口询问师爷,方才那家伙的闭口禅又是怎么回事,是不是真的会咒到你。

毕竟在现实中,师爷最后确实没有得以善终。

即便之前他借着告状的机会,把坐仙桩的破解之法说给了师爷听,可心里总觉得不踏实。

薛贵闻言笑了笑:“四十年的闭口禅吓唬谁呢,至于能不好死,既然都是死,无外乎都是死,元神不灭既是堕入九幽,也没什么可怕的,咱们这一行本来也没见谁善终过,真要是有人能得以善终,那就是天大的福气。”

“福气??”

徐童心头一动,脑海中第一时间想到了宋老,心道:“师父应该是属于善终吧??”

见他神情迷茫的模样,薛贵不禁询问道:“药师经看过么??”

“呃……”徐童心里一咯噔,知道师爷好为人师的性子又来了,两眼溜溜打转道:“我能说我比较喜欢道家么?”

薛贵一撇嘴,笑骂道:“强词夺理,回去就去看,药师经里有九种横死法和善终论,看明白了,你就懂了。”

“那什么是兵解啊??”徐童赶忙追问道。

“《云笈七籤》卷八十五《太极真人飞仙宝剑上经叙》里有记载,以一丸和水而饮之,抱草而卧,则他人见已伤死于空室中,谓之兵解。”

薛贵眯着眼回答道,只是他的回答,徐童完全是一个字都没听明白,再问师爷也不肯多说一个字,他只能把师爷提及的《云笈七籤》这本书名记下来,等回去找个时间仔细看看。

两人说话的工夫,只见大掌柜他们抬着一口棺材走出来。

茶楼里的伙计一众人脸色不善的看着薛贵,大掌柜的走上前,朝着薛贵拱拱手:“您是过海的大菩萨,但行雷霆手段,不忘菩萨心肠,风来楼关了,可您关掉的只是一栋楼,您关不上的是那扇门。”

大掌柜的手戳了戳自己的心口,嘴角挂着意味深长的笑容,朝着薛贵和徐童弯身一拜,转身跟着棺材一众人消失在街头。

徐童看了一眼棺材,可以肯定那个老家伙一定没有死,只是躲在了棺材里面,不禁低声道:“师爷,就这样放那个老家伙走了??”

“走吧,走吧,现在还不到和他们清算的时候。”

薛贵说着,目光一瞧眼前风来楼的匾额,眼底泛起冷光,双手朝着眼前这栋楼拱手一拜,顿时门匾顿时崩裂成碎片。

大门刷的一下紧紧关上,一种诡异的氛围顿时笼罩在这座楼宇间,气息消失得很快,但他能感受到,这扇紧闭的大门后,似乎像是有一股可怕的力量被封印在当中。

拜山扣!!!

即便知晓师爷的拜山扣已经到了惊天地泣鬼神的地步,可没想到拜山扣还能这么用??

一时两眼直冒精芒,抬起头看着师爷:“我现在进去,能直通地府阴曹么??”

薛贵一撇眉头:“想学?”

徐童脑袋和小鸡啄米一样,疯狂点头,即便他现实里已经得到了师爷留下那一口元神传授的拜山扣,那学会的终究只是皮毛。

威力和师爷的比起来,那是差了天上地下了。

“我先回去休息,你不是要去汤馆么,自己去吧,等你把手上的事情忙完了,再来找我,到时候你好好调教调教你。”

师爷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目光上下扫视了他一眼,嘴角微微扬起,眼角的法令纹都皱在一起。

徐童心里突然有种毛毛的感觉,总觉得师爷看自己的眼神怪怪的,赶忙点头称是。

随后喊了一辆人力车,送师爷回上清宫休息。

送走了师爷,徐童整理了下衣服,重新套上杰克面具,这才转身朝着东郊外的汤馆走。

等他到了汤馆,发现高卓和陈剑都在汤馆里等着自己。

看到陈剑一个健步就冲了出来:“哎呀,你跑哪儿去了,昨晚上这边都快吵翻了天了。”

陈剑把昨晚的事情说了一通,昨晚好几位老板赶过来要买古董,各个都是带着钱来的,不为别的,就冲那盏倒扣芒茬,昨晚这几个老板都快打起来了。

要不是陈剑长得犹如怒目金刚,估计他们怕是想要抢的心思都有了。

可徐童不在,陈剑又是认死理,说什么也不肯松口,导致这几位来收货的老板们,在这里愣是喝了一肚子的牛杂汤,等到早晨才骂骂咧咧地走了。

“那对母子来了么?”

“没,不过昨晚那个男人又鉴出了几件其他的宝贝,恐怕现在消息都传开了吧。”

陈剑嘴里说的那个男人,正是平日里坐在门口不说话,也不喝汤的‘客人’

徐童点了点头,跟着陈剑走进汤馆,然后走到高卓面前一拍桌子:“你昨晚是怎么回事??”

“啊!!”

高卓愣了下,仔细一瞧徐童这张脸,目光又闪电般地看了一眼他的袖口,看到他袖口的蓝色墨迹,才知道眼前的人正是自己心心念念的徐童后,心里顿时长长地吐出口气。

他今天坐在这里小半天的工夫,就是为了等徐童的消息,越等越着急,急得脖子里像是卡着一根鱼刺一样难受。

此时看到徐童,高卓不由自主地打了个长长的饱嗝,感觉像是把肚子里的闷气全都打出来一样。

“你可算是来了,昨晚闹得那么大,我……”

高卓拍着自己的胸口解释道,他根本不知道徐童被围攻的消息,原因正是因为丐帮虽大,可……人家楚曌爷他们就没打算带丐帮一起参与。

据说是因为你丐帮和薛贵有仇,担心徐童万一和薛贵有什么关系,丐帮加进来事情性质就变了,到时候有理说不清,索性就没通知丐帮的人。

等他们得到消息的时候才知道,徐童居然把事情闹翻了天。

“昨晚死你手上的异人少说两位数吧,亏你还带着面具,你不知道现在天下异人都恨不得把你抽筋扒皮,还给你起了个外号,叫……”

说到这高卓低下头,低声在他耳边道:“七门狂生。”

徐童嘴角一抽,心里忍不住吐槽起来:“这些人都是文盲么?还狂生?搞得我很能生一样??”

不理会高卓的吐槽,徐童先想起一件正事,赶忙拉着他到一旁道:“闲话少说,先借我点剧本分来,我穷了!”

大胖属于特殊召唤物,不惧怕死亡,而且死亡后能马上召唤出来,可以说是相当给力,但问题是,这家伙超级烧钱,一次死亡再召唤需要300剧本分,超过二十四小时没有召唤,消耗剧本分就要增加一倍,而且是隔一天就增加一倍。

自己当时为了保命,连续召唤大胖,导致自己现在手上的剧本分居然只剩下不到二百点,眼瞅着马上就要到翻倍的时间了,既然高卓来了,正好先把这件事解决了。

高卓倒也不小气,两人都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谁完蛋都不好使,于是很干脆把四百点剧本分

铅笔小说 23qb.com

<= 25目录+书签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