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无限之剧本杀> 第一百三十七章:血染峰,人断肠(中)

第一百三十七章:血染峰,人断肠(中)

梅花庄是什么地方??

这别人不清楚,高卓心里则是和明镜似的。

说起来梅花庄,就要提起一个人,梅花道人。

这个梅花道人不是写诗的那位,而是一个异人,生在明清之际具体不详,只知道从扎纸这行当开始有了苗头后,这位梅花道人就已经在异人圈里有了一些名气。

梅花庄,说难听点就是义庄。

梅花道人就是义庄的主人,说起来,皮匠、扎纸匠,都是从这位梅花道人手上传出去的。

说起来,皮匠虽然是缝尸的活,可也是有驱尸的手法,湘西赶尸这一脉往早前说,都是一家子。

扎纸匠也是如此。

梅花道人早就没了,但梅花庄还保留了下来,据说是在青城山里,有一处不起眼的梅花林,但一般人还找不到,传闻是有梅花道人留下的障眼法。

千手当年也是机缘巧合拜入了梅花庄,他想学的是扎纸术,可惜这一门早就分出去了,梅花庄里没有人会了。

千手只能学了不少控尸的本领,又在里面找到了一些扎纸匠残旧的典籍,学得似是而非,最后还是遇到了彩门高人,转学了傀儡术。

所以说起来,千手和他们也是师出同源。

“呵呵,学了这么多,也没见你有什么本事,给我爆!”

高卓一撇嘴,眼见尸体被控,立即一捏法印,两具尸体顿时开始扭曲膨胀,旋即突然炸开,泛着暗绿色的尸水溅开,沾染在地上立即腐蚀出一个个碗口大的窟窿。

然而诡异的是,千手人在当中,却没有受到丝毫影响,仿佛空气中有一层看不见的东西在保护着他。

“这是什么东西??”

高卓咧着嘴,仔细看,还以为千手也和李喜一样学了什么护体流光。

正当他准备再召出两具僵尸的时候,徐童一把拦住他。

“别费劲了,虚则实之,实则虚之,这老家伙半步宗师,你这样对付他没用。”

千手竖起大拇指:“好眼力,才跟着薛贵多久,就能明白这层道理,难怪李喜要亲自动手杀你。”

徐童跟着师爷这么久,倒是没有听师爷说过所谓的大宗师是什么。

但师爷没说他心里已经有了一个了解,特别是在李喜杀向自己时,师爷暗中借力给自己,让自己提前感受到了完整版拜山扣的力量,这让他对所谓的虚实之道有了更深一层的了解。

他想,所谓的大宗师应该就是真正了解了,掌握了这种能够以虚化实的力量,才能够称之为大宗师。

甚至他现在怀疑,古人口中所说的那些陆地神仙,会不会就是一些隐居山林的大宗师。

眼前的千手自然没有这种能够这样的力量,但他应该是在得到了身后五厄神加持后,勉强达到了半步大宗师的程度,也就是掌握了虚幻的力量,却没有掌握以虚化实的能力。

“不过你看出来了也无妨,半步宗师也足够杀了你们!”

他一路跑到这里,正是为了借五厄神的力量,再和薛贵放手一搏,但薛贵人没来,却来了两个小家伙,正好用他们的血,给众人报仇。

说话间,千手冷笑着朝着两人张开手,顿时黑雾涌动,将整个鹰云峰变成一片黑暗世界。

“掌教,上面!!”

大丫指着天空提醒道,徐童和高卓抬头一瞧,只见头顶蒙蒙一片灰暗中,一只大手张开,一根根犹如发丝般的线条从掌心垂落。

“彩戏·百鬼搭台!”

正所谓鬼搭台,人演戏,鬼看人,戏曲散,人命陨。

这不是给活人搭的戏台,是给将死之人搭的台子。

万千银丝垂落,一经触碰到活人,立即就像是千万条小蛇缠绕上去。

高卓脸色一沉,手中拿出墨斗,拉出一根暗红色的长绳,手指一捏编成一张大网,往头顶一投,大网像是金钟罩一样,将他牢牢护住。

“掌教小心!!”

大丫站在堂口急得跺脚,他自然看出来自家掌教和李喜拼了那么久,此时即便现在看起来生龙活虎,也依旧是强弩之末,这时候要对付一位半个大宗师,简直是自寻死路。

但徐童没有第一时间回应,而是张开手,挥出一团腐蚀之火朝着头顶洒上去。

可诡异的是,火焰一经沾染银线,居然诡异地消失不见了。

这时候他们耳边传来,千手懒洋洋的声音:“我虽然没有本事明白虚实之道,可虚则实之,实则虚之的道理却是懂的,薛贵让你们两个小子来,恐怕是他这辈子最大的错误。”

千手的声音不知道从什么方向传来,但紧随着,黑暗中一阵脚步声传来。

徐童和高卓定睛一瞧,只见来者身上穿着漆黑的牧师袍,一只手握着金灿灿的十字架,另一只手上则握着一本黑色的圣经。

再一瞧来者面容,皮肤漆黑,脸皮已经仅仅贴在了骨头上,却又是一头金发。

“洋人!!”

“银甲尸!”

徐童和高卓见状不禁同时惊讶道,徐童一想鬼市千手等人的手段,心里顿时就明白了。

“好嘛,感情当年教你洋人手段的怕就是这位吧,人家是教会徒弟饿死师傅,你倒好,教会徒弟宰了师父。”

徐童皮笑肉不笑地嘲讽起来。

“等等,难道说,下面那口棺材,是他的!!”

高卓这时候也突然想起,鹰云峰下的那口空棺材,心头一动,顿时就明白过来,朝着四周大喊道:“我艹,你居然还把他给炼成一具僵尸,你可真是个大孝子,明年的今天,我一定给你烧一把霜之哀伤。”

可惜千手只能听懂前面,后面那句就让他皱起眉头,不知道霜之哀伤又是什么东西,听名字似乎很厉害的样子,但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他也不和两人废话,一边指挥着这具僵尸杀向徐童和高卓,另一边一根根银丝垂落,让人难以分辨真假。

“你对付这玩意,这些银丝交给我!”

徐童朝着高卓说完,唤出发财握在手里,只见发财在他手上变化成一把大扫把,不断将的眼前那些银丝打碎掉。

高卓一咧嘴,拍着胸脯保证道:“放心,对付僵尸我在行!”

只见他说着又唤出三具僵尸,拿手一指:“上,给这洋鬼子瞧瞧啥才是根正苗红的正经僵尸!”

这些银丝并非真实,无论打碎多少,转眼间就会恢复。

但偶尔一根银丝落在徐童手背上时候,就是一阵针扎般的刺痛感,再一瞧,这根银丝居然要刺破自己皮肉往里面钻。

见状徐童赶忙激活魔之力,一把魔焰烧上去,才将银丝焚成灰烬。

“大丫、吉祥,你们有办法破么??”

眼看着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徐童只能向堂口这两位询问道,当然主要还是问大丫,毕竟吉祥这只白老鼠,此时此刻还真的只能当作吉祥物一样站在那里。

“这……我可以试着帮你冲出去,但我没办法帮你对付千手,他是半步宗师,别说你不懂我出马家的术法,就算是带我出山的那位出马亲自出手,也不是他的对手。”

大丫的话,无外乎是劝徐童尽快离开,再说现在阴阳道指不定已经要被打开,天下大乱已经成为定局,不是个人一人之力就能挽回的。

当然她也承认自己有些私心,毕竟堂口在掌教身上,万一徐童完蛋,她这百年修行就全都要毁了。

就在徐童问话的工夫,身后突然传来高卓的尖叫声:“快,躲开!!”

徐童本能地侧身一躲,一股腥风从身后飞过,回头一瞧,发现是那只洋僵尸,好家伙,高卓放出的三具僵尸,一转眼就被拆得七零八落。

见状徐童不禁朝着高卓投去幽怨的眼神,好像在说:“你还能靠点谱么?”

“你来,先让我从这里冲出去再说!”

徐童也是果断,听到大丫的话后立即同意大丫的提议。

大丫两眼泛着碧光喊:“掌教请点脚!”

徐童依他话,一点脚尖,顿时就觉得身后有一股力量扑上来,但诡异的是,自己身子微微往前倾斜后,却并没有失去重心,反而手脚一紧,感觉有人贴在自己后背上一样。

就这么一眨眼间,徐童脸上竟是生出白毛,身后浮出三条尾巴的虚影,身体弯曲,连指甲也变得尖锐细长起来。

一张嘴,声音尖锐刺耳:“掌教,我先带你出去!”

说完身体匍匐在地上飞快朝着前方冲上去,狂奔上几步,突然纵身一跃,口中念起一段不似人言的咒声。

这咒语别人听不懂,但此时徐童借着被大丫扑身的关头,却是能听得明白大概意思。

“腾格里大神降世,愿断百年修行恳祈神力……”

铅笔小说 23qb.com

<= 25目录+书签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