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无限之剧本杀> 第十三章 梅花易数

第十三章 梅花易数

手雷弹都在他手上攥着,能不给面子么??

任凭雕像少女如何愤怒也只能老老实实地忍着,给高卓顺利融合出一张新的称号卡。

虽然不是系列成套的称号,但也让高卓乐得合不拢嘴,不仅仅得到了一个强力的称号技能,还腾空出来好几个道具格,仅凭此一项来说,高卓觉得杨子轩口中所说3000剧本分的价值已经赚回本了。

“要不咱们也卖一票!”

高卓两眼放光地向徐童说道,自己合成了新称号,就开始琢磨着把这个好地方卖出去,典型的提上裤子不认人。

其实这个地方如果只有徐童和高卓两人知晓,高卓是绝对不会动这个念头,那就太短视了。

可眼下杨子轩为了应对未来十五天后的剧本认证任务,不知道把消息卖给了多少人,他们现在不动手卖,你敢保证别人不会卖么??

徐童回头看了一眼雕像,心里一琢磨觉得高卓说得也有道理,这个雕像贼得很,如果不是杨子轩把亲姐姐的命运都托付给了自己,他都怀疑这玩意是不是杨子轩故意搞出来的陷阱。

“要卖趁早,而且……”徐童说到这里犹豫了一下道:“别卖熟人。”

“好嘞!”

见徐童点头,高卓乐得合不拢嘴,屁颠颠地走在前面心里盘算着如何卖个好价钱,不过两人前脚刚走不久,身后就突然传来一声爆炸声。

徐童步伐一顿,和高卓相视一眼回头望去,满脸无奈。

“得了,这下没得卖了。”

很明显是后面那两位狗急跳墙,把雕像给毁了,这也不能怪他们太不理智,试想我所有称号都砸进去了,结果屁都没捞着,对方站你面前,要你给个面子,你居然真的给了,你给他们面子,你想过我的面子么??

既然我过得不好,我就让别人一起过得不好,索性毁了,一了百了,谁也别想好过。

也怪这尊石像太贪心,不然何必把人家气成这副模样。

亏是后面那两位无法知晓徐童和高卓称号卡是什么模样,否则要是看到徐童的称号卡,不知道会不会气到把雕像大卸八块丢进茅坑。

“哎,何必呢。”

高卓挺惋惜的,觉得这两人太过激了,运气不好嘛,也不至于这个样子,消息卖出去又能赚一笔,指不定下个剧本世界就能把损失补回来。

“哼!”

徐童站在一旁,看他还唉声叹气的模样,不禁低声把方才的情况说得一清二楚,顿时高卓的神情一下就不自然了:“啊,原来是这回事啊。”

这要不是徐童,估计现在他也要气得把雕像大卸八块不可。

所以说事情没发生在自己身上,永远都是故事。

两人一前一后地走出花园后,徐童这边就收到了一条消息,是海淘区那边留言,那个售卖【五禽擒拿手】的摊主回来后看到了他的留言,主动联系了他。

徐童带着高卓来到海淘区,交易很顺利,160点剧本分买下了这本【五禽擒拿手】后,自己基本上已经可以将近身格斗术给淘汰了。

拿到了道具卡后,两人也就没有再继续逗留的意思了。

但高卓还不想走,严格地说他现在还不想回家。

原因很简单,一想到回家,还有一位凤霞姑娘等着自己,高卓的胃里就一阵作疼。

“要不,你给我做个纸皮面具,面具给我做成那个张敏那模样就行,邱淑贞的也可以。”

高卓突然想起徐童的手艺了,要他来做一张纸皮面具,绝不是什么难事。

徐童没好气一脚踢在这家伙屁股上:“去你的吧,我给你做个如花还差不多,矫情什么呢,我看人家挺好的,你爹说得有道理,咱们能不能活过下个剧本都是个问题,你总是要给你爹留个希望吧,再说,关了灯不都一样,你费什么话啊。”

在这件事情上,徐童坚定地站在高天放的角度上,根本不给高卓废话的机会,拉着她就离开展会。

时间一天天过去。

徐童回到现实后,主要精力全放在了三件事上,刷奇门的熟练度,顺带地卖卖保险,第二件事就是琢磨拜山扣,剩下的时间,则全部用来研究《梅花易数》上。

自从祭献花园回来后,他就越发越感觉到,命眼奇门这项能力非同一般。

甚至可以称得上强大两字来形容都不过分。

如此强大的能力,自然要配合占卜系的能力,才能发挥出最佳效果。

但他在海淘区逛了一大圈,真正占卜系的道具卡太少见了,而且价格昂贵到让他都咋舌的地步。

所谓求人不如求己,既然买不到道具卡,索性就自己读书研究吧。

好在梅花易数对初学者还算是非常友善了。

上手简单,方法也很清楚明确,属于那种学会不难,学精不易,梅花起卦排盘,分三组。

上卦、下卦以及动爻,也可以简单理解为,初始、过程、结果。

最有意思的是,其他占卜都需要借助工具,如铜钱、蓍草、甲骨、罗盘等等,相比之下梅花易数就简单多了,随便占,讲究的就是一个随心所欲。

看树能占,看山能占,看时间也能占卜,总之万物可占,方式不重要,重要的是心诚。

正所谓心诚则灵,这点又有点类似心学了,所以梅花易数还有个名字叫做,梅花心易。

徐童这几天抱着书苦读研究,还处于小学生一般的状态,不过对于时间起卦已经有了一部分自己的心得了。(关于时间起卦公式,就不写了,发在彩蛋章上。)

看了看办公室的时间,徐童拿起镜子一瞧自己头上的乌云,最近自己的霉运已经消失得差不多了,这时候王主管推门进来。

见到徐童这个时间点了还坐在办公室里,心里一沉,生怕这孩子赚了钱就散漫起来,这样的例子他可见了不少。

正打算坐下和徐童谈心一翻,徐童却是看了一眼他手上的公文包,又皱着眉头看了一眼王主管头上的运气,待看到他头顶的运气似是一潭黑水池,而且水位随时都像是要迈过水池的样子。

“你打算出去见客户了??”

他来到保险公司这也是两个星期了,基本摸清了办公室的人员情况。

王主管今年已快四十有二岁了,可是绝顶聪明的脑袋,注定让他看起来长得有点急。

出门说是五十几岁也没有人会怀疑的,到了这个年纪,按说应该安心经营团队,拿着团队津贴过得轻松点。

可王主管还有个宝贝儿子呢,他儿子才二十三岁,还在外地上艺校,上过艺校的都知道,那地方就是个烧钱窟窿,每个月拿不到万把块钱,日子都要过不下去了。

况且儿子还没结婚、买房,买车,他怎么敢休息。

嘴里时常挂着一句,再拼几年,再拼几年,拼一拼就过去了,可这么多年过去,也没见他拼到了头啊。

听到徐童询问,王主管点了下头:“嗯,有个大客户,约好了今天上门拜访,正好给送点东西过去。”

说着王主管走到自己的衣柜前,翻出来一只银制的保温杯出来。

保险公司上门见客户,一般来说手上都不会空,特别是一些大客户,都是要提前买好礼物,这个礼物当然是需要自掏腰包,保险公司可不报销这笔钱。

徐童闻言,目光看了一眼时间,掐算着手指,开始算起来。

水泽节坎上兑下。

待他算出卦象后,翻看了后几页卦象解析表,再抬起头时就问道:“这个点了,你去了客户还要管饭吧。”

“嘿,那当然,还要一起喝酒呢,怎么样要不要一起去。”

王主管这个人看上去有些粗枝大叶,甚至往往给其他主管一种年迈体衰的形象,但对下属是真心地好,特别是这种有上进心的下属,从来不藏着掖着。

换作别人去见自己的大客户,哪里还会带一个外人去。

“喝酒!不会是女客户吧。”徐童继续调侃道。

王主管咧嘴一笑:“老熟人,老熟人啊,你们这些小年轻,心里想什么呢,别乱琢磨。”说着还不忘整理下自己的衣服。

徐童那眼睛多贼啊,见状,心里就知道,今天这位王主管恐怕是在劫难逃了,根据自己的卦象来解释。

此卦为节卦,寓意泽为池沼,坎水在上,喻蓄积及约束水份不使流失,但水位过高,则成泛滥。

简单地说,若是懂得适中节制则吉,反之则凶,而且忌讳酒色。

“一起去,我骑车带你,一起吃一顿好的。”

见徐童低着头没说话,王主管开口邀请道,真心实意地邀请,真的没有客套的意思,显然是没把徐童当作外人。

徐童站起身,走到王主管的面前,看着

铅笔小说 23qb.com

<= 25目录+书签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