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无限之剧本杀> 第十四章 奇门LV2天理共鸣

第十四章 奇门LV2天理共鸣

在这种奇妙的感触下,徐童能够清晰地感觉周围雨滴坠落时的轨迹,滴答、滴答、水珠声传入耳中,在面前形成一片奇特的波纹。

这些波纹回荡在空气里,相互交织,仿佛在空气中编成了一张大网。

奇门LV2,天理共鸣。

占卜,易学,本身就是一个揣摩天数,观察万物规律的能力。

从古至今,不知道多少能人,终其一生都难以窥见天理门径,只有少数易学大宗师才能感受到这份天理共鸣的感受。

而徐童此时竟然已经能够感受到了这份自然与人之间的微妙之处。

虽然在易学上他也就是个一个连门都没有摸索到的小学生,但命眼奇门却像是给他配备了一个易学大宗师的心理感受。

这份豪华配置,足以让天下不知道多少金点总领羡慕嫉妒恨,就凭这个能力,他先天起点就不知道比那些普通人甚至是金点世家的子孙高上多少倍。

这还只是奇门LV2级,若是能够再提升一级,不知道会有怎么样的效果。

不过想要再提升一级,显然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因为要提升到奇门LV3的熟练度,足足要1000点之多。

若是按照自己现在的速度,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刷上去。

等徐童从这种神奇的感悟中清醒过来后,外面天色居然已经开始蒙蒙发白,红姐可能是受了惊吓太刺激,此时也没能醒过来。

毕竟正搔首弄姿的时候,一回头是自家老公,还是死了好几年那种,换谁也受不了。

徐童可管不了她会不会着凉,趁着外面还没人赶紧走,不然让别人碰到误会了,自己可是黄泥掉裤裆,有理也说不清楚。

虽然坏了王主管的一场春风艳遇,但终究是救了老王一命,喝了酒又沾美色,一把年纪了身体还不好,加上还有一个催情佛牌的效果,自己就算是提前拨打120也未必能救得了他。

从红姐家出来后,街道上身穿反光衣的清洁大爷大妈们,已经开始了新一天的工作。

徐童目光望去,发现伴随着这些大爷大妈们扫荡起来的雨水,在空气中形成奇特的纹理,当中有少许纹理竟然和这些大爷大妈们身上的气运产生了微妙的共鸣。

似乎人的一举一动,对自身的命数都有着或多或少地影响,就连工作也不例外。

天都快要亮了,徐童索性直接回公司开个早会,也不知道是不是昨晚上老王回家的时间太晚,从不迟到早退的王主管,今天竟然破天荒的旷工了。

只待早会结束,徐童没在外面溜达,早早就回去休息。

一进门,就叫高卓父亲高天放,正好从外面回来,一瞧见徐童,高天放脸上满是欢喜的走上前:“徐师弟你怎么才回来啊,正好,我听我儿子说,你最近在烦心拜山扣的事情。”

徐童嘴角一抽,高卓还真是个父宝,怎么这件事都和他爹说呢。

不过高天放既然询问起来,徐童也没藏着掖着的意思,毕竟严格的说,师爷和高家的关系非同一般,而高天放曾得到师爷的点拨,甚至传授了拜山扣,哪怕只是皮毛,两人也算是同门师兄弟了。

况且高天放对自己也是真的好,自己来到高家这些日子,高天放一点都没把自己当作外人看,事无巨细面面俱到。

徐童心里虽然吐槽高卓这个父宝男,但看到高天放这样关切地看着自己,心里还是蛮感动的。

他点点头说道:“是啊,只是这拜山扣我已得要领,但还在想怎么尽快提升起来,这件事还没一个头绪。”

自己现在是空得真传,却不得其力,都说练武不练功,到老一场空。

自己现在的情况,刚好和这句话是反过来的。

拜山扣的威力上不去,一部分是和自己的积累有关,另一部分,还需要自己去刻苦修行。

“嘿嘿,这件事嘛,我有办法。”

高天放一脸得意地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说道,但徐童问他是什么办法,高天放却也不说,而是卖了个关子:“咱们先吃饭,等吃完午饭,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

“今天我在早市上买了两条鲜鱼,你们快趁热吃,千万别凉了。”李奶奶的声音好像永远都是这么热情慈祥。

两人一进门就见李奶奶已经早早地把饭菜准备好了。

高天放虽然不至于如高卓那样对李奶奶冷言恶语,但态度也非常生硬,脸上笑容一敛“嗯!”了一声,也不看李奶奶一眼,就坐在桌上。

徐童自是不好如此,笑着朝李奶奶点头道谢。

不过他当他目光审视在一眼李奶奶身上时,心里突然大吃一惊。

从前他还能看到李奶**顶的运气,普普通通,和常人无异。

但今天自己奇门升级后,反而看不见了李奶**顶的运气,奇门感应下,发现李奶奶身上竟然有一种很奇特的气场,这种气场像是一层墙壁,阻隔了自己的窥视。

这要么是李奶奶故意为之,要么就是之前自己看到的运气并非真实,总之这位李奶奶似乎远远不只是一位甘心在高家做牛做马的老太太那么简单。

不过再一想,心里也就释然了。

高家在湘西一带,世代做赶尸人,不仅仅是赶尸的行当,更是兼顾着丧葬嫁娶的主持,在民间和江湖上都有着很高的声望。

李奶奶和高家有着非同一般的关系,不是一般人也可以理解。

一念及此,徐童也就没有再多想。

“高卓呢?”

徐童没看到高卓的身影,不禁询问道。

“他在后院忙着,你们放心吃,我给他准备好了饭菜,待会就给他送过去。”

李奶奶把烧好的鱼送在桌上,笑着向徐童说道,说完就转身进了厨房又开始忙活起来。

高天放闻言却是把手上筷子放下,向厨房喊道:“不用了,你收拾收拾,早点回去吧,后院那地方也不是能进的,别自己自找没趣。”

听到这,李奶奶脸上笑得很慈祥,虽然话不好听,可也知道这是为自己好,于是收拾收拾,又笑着嘱咐了几句就转身离开了。

“扫兴!”

高天放一撇嘴,抬头看向神色有些尴尬的徐童叹了一口气:“别介意,其实李阿姨人并不坏,但……算了,都是些陈年往事,不提也罢,喝酒!”

高天放举起酒杯饮上一口,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话说两头,李奶奶提着小竹篮,刚走出高家不远,脸上笑意骤然就冷了下来,手指捏起一片树叶,反手往身后一抛。

“噗!”

看似软不经风的树叶,竟然犹如飞刃刺入身旁树丛。

“滚出来!”李奶奶话音刚落,一个贼头贼脑的侏儒从树丛里连爬带跪地跑出来,脸上还带着一道血痕。

“十万火急,飞云观传信来。”

侏儒拿出一封信递给李奶奶,都这个时代了,还有人用信封传讯,也是让人感觉很怪异。

李奶奶将信封拿起来也没看什么内容,随手就将信封往篮里一丢:“我说了,我不想在高家周围看到你们,这次就算了,下次就要你狗命,滚!”

“要得,要得。”

侏儒额头直冒冷汗,深知这李奶奶是金口玉言,说一不二,方才那一下明摆着没杀他的意思,不然自己现在早就是一具尸体,听到此话,顿时如临大赦,一转身就钻进草丛,身影消失得无影无踪。

等侏儒离开后,李奶奶才把信封拆开,打开一瞧,平日里慈祥的脸庞上竟是生出一股冷厉杀气,一抖手,信封立即裂开,两眼寒芒闪烁,咬牙切齿道:“好你个风来楼,要找死,可怪不得老身心狠手辣!”

吃过午饭,高天放开着车,沿着三中坡一路往山上走。

“以前这里都不通路,要去那个地方,少说要走一天,现在方便多了。”

高天放开着车一路感叹着现代科技发达,交通便利的好处。

徐童闻言,心里突然没由来地想到了师爷,心情复杂地感叹一句:“确实,太方便了!”

等车子进了深山,高天放又带着徐童沿着一条小路往深山里走,这一走足足走了一个多小时,等翻过了未开发区域,禁止入内的牌子后。

高天放拿手一指:“你看到那座山了么,翻过去就到地方了。”

徐童目光望去,发现周围群山环绕,五座山峰遥相呼应,高低有序,像是一只从地里探出的大手。

他虽然不懂得风水,但此刻借助命眼奇门望去,发现五座大山之间,隐隐的形成一股兜状气流,这股气流好像就是被握在掌心一样。

高天放带着他往前走,又走了半个小时,一边走一边和徐童解释道:“当年你家那位老爷子来这里,就是为了找到一处天然宝

铅笔小说 23qb.com

<= 25目录+书签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