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无限之剧本杀> 第二十七章 家父马奇

第二十七章 家父马奇

这可让女孩吓了一跳,身子不由自主地往后面躲开。

“砰!!”

“你小丫头养的玩应,瞎啊!”

一个长相尖瘦,头上贴着一片狗皮膏药的年轻男人,指了指自己地上碎成渣的瓷器,一把抓在女孩头发上,满嘴的片汤话就开始骂起来。

女孩脸色苍白,似乎被眼前男人给吓到了,纵然是哈罗德,虽然圈禁了她,但从来没骂过她,更不会这样粗暴地对待她。

第一次面对这样凶神恶煞的男人,女孩一时慌张地把目光投向徐童。

然而徐童却是淡定地喝着手上的豆汁,手拖着碗,也不需要筷子,沿着碗边轻抿上一口,嗯……没错,馊的。

喝上一口,配上一口焦圈,虽有一番滋味,但对自己来说实在无福消受。

更多的是摆个样子眯着眼看着。

徐童不管,街边的人更是乐得看热闹,有人想上前说句公道话,但被人一把拽了回来。

“别啊,和你什么关系,你惹他干嘛,犯不着。”

说完叽里咕噜地和众人一说才知道,原来这男的叫涛子,是附近老混子,仗着身后有武馆的人撑腰,天天走街串巷,吃拿卡要,谁也不敢招惹他。

前些年,看中了别人家的媳妇,调戏了两句,对方男人不乐意,就打了他一顿,结果半夜着涛子就带武馆的人找上门,把人打的半年没下床。

周围人一听,知道这是扎手的点子,看不下去也不敢说些什么。

“你打坏了老子的古董,把你娘卖了都不够赔,我打死你。”

涛子见半天没人出来认着孩子,心里也是气啊,咬着牙齿抡起手来就是一巴掌,啪的一声,女孩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肿了起来。

女孩疼得眼角泪珠打转,眼见男人还要打,也是急了张嘴照着涛子手腕咬上一口。

“哎呦!”

涛子吃疼下一松手,女孩一头就躲在徐童后面去,再一瞧自己手腕,发现手腕上被咬出了一排红印子来。

这下涛子的眼神都变得泛起冷光来,待看到女孩躲在了徐童身后,先是眉头皱起,强压着火气走到徐童面前:“这是您家的孩子?”

若是换作一人,涛子早就一巴掌抽上去了,可眼前这少年穿着打扮可不像是普通人家,涛子长了个心眼,先是问上一句。

徐童回头看着女孩一眼,见她楚楚可怜地看着自己,黑白分明的眸子里闪烁着希望的光芒,徐童却是站起身来,挥手打开女童的手。

“不认识,您继续。”

说着端起手上的碗,就坐在另一旁去。

这下女孩傻了,本以为这个男人会救自己一把,却不想居然就这样轻描淡写地躲开了,漠然的眼神,冷漠得让她心底一阵发寒。

“妈的,小丫头我打死你!”

见没人护着,涛子就更不客气了,左右一瞧,抓起一旁展板上的擀面杖,就冲过来。

女孩吓得脸色发白,不知所措地往后躲,眼看着已经无处可躲,冷不丁地就听身后说道:“别人都要杀你了,你跑有什么用。”

声音落下,就觉得手上被塞了什么东西,连来得及细看一眼都没有,背后先是被人踹了一脚,人低着头就朝着前方冲出去,正撞在涛子的怀里。

顿时涛子身子一僵,手上的擀面杖咣当一声落在地上,满脸震惊地看着撞在自己怀里的这女孩。

女孩似乎察觉到什么,睁开眼睛一瞧,顿时就被吓坐在地上。

只见她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一把匕首,正扎在涛子小腹上,鲜血一下将涛子的衣服染红起来。

周围的人也都傻了,杀人犯见过,菜市口每年秋天排着队地砍脑袋。

可一个孩子当着众人面杀人,这场面都是第一次见。

一旁几个吃早餐的坐在一旁一边看一边吃,相互挤眉弄眼:“值了,值了,今儿早餐……值了。”

正当女孩已经被吓得哇哇大哭的时候,一只手按在了她的肩膀上。

“哭什么,你不杀他,他就把你打得半死,街边一丢,过不了明儿你就臭了,到时候老鼠啊,虫子啊、野狗啊把你吃得骨头都不剩下,谁也不会为你申冤报仇。”

女孩一抬头,就见徐童站在自己身后,漠然的眼神凝视着他,没有丝毫情感,冷得不近人情。

别说她一个小女孩,就连周围的大人们也是吓了一跳,好歹是伤了人命的案子,怎么到了这位爷嘴里,感觉更像是畜生蚂蚁一般。

“你……你等着……我涛子今儿不死,我杀你全家。”

涛子捂着小腹,短短的一把匕首自然要不了他的命,他颤巍巍地站了起来,脸上怨毒的神情犹如实质。

徐童脸上带着轻松的笑容,把女孩拉到身后去。

不急不慢地迎着涛子走上去,涛子脸色大变,好歹他表哥是武馆的人,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自然能感受得到,面前青年脸上那份随意自然的神态不是故意装出来。

“你干什么,我……我表哥,是东城周家武馆的人,你……你……别乱来。”

周家武馆在京城里也是响当当的大武馆。

自打先帝开始,洋人屡次犯境,民间就刮起了一阵武馆风,本来私自传武乃是大忌,明令禁止的。

可此时彼一时,朝廷得知后,非但没有怪罪,还每年拿出一笔银子,叫做养武银,专门拨给这些武馆。

这下才几年光景,大统已然是遍地武馆。

涛子自以为自己报出自家靠山,眼前青年定然会顾虑到武馆的实力,知难而退。

哪知,话刚说完,徐童点了下头,一抬腿众人只觉得一股劲风平地卷起,涛子人就倒飞出去,不偏不倚正落在了炸油条的油锅里。

这炸油条的也是倒霉,炸了半辈子油条,没想到今儿居然还能炸一次活人。

后面的几个食客吃得更香了,就今儿这顿早饭,足够他们吹上好一阵了。

徐童也不管涛子死活,朝着女孩伸出手:“回家!”

这下女孩就变乖了,低着头就拉上徐童的手,再没半点要跑的念头。

“哎!!”

买早点的摊主见状,赶忙上前拦住徐童:“你不能走,你这是当街行凶,你……你……你不能走啊。”

那滚滚沸油,不说人救上来是不是外焦里嫩,这命肯定保不住了,自己一个卖早点的,摊上了人命官司,若是让人走了,自己可就更说不清楚了。

徐童闻言只觉得可笑,不理会摊主,而是拉着女孩的手,指了指周围这一众人:“你看,刚才打你的时候,他们没一个人站出来,现在却要跑出来主持公道,就因为你无权无势,背后半点依仗都没,死了就是路边的一坨烂肉,没人在乎。”

此话一出,一众大老爷们脸皮顿时臊得通红。

有人不服气道:“你这是妖言惑众,这孩子打碎了人家的东西,人家打一顿出口气怎么了,你却是把人给杀了,这不是一码事。”

“对啊,杀人偿命,你不能走。”

摊主见众人纷纷支持,底气也足了起来,同时打发人赶紧去给武馆报信。

不等武馆的人赶来,路过的官差已经有动静赶了过来,推开人群一瞧:“哎呦,这炸的,一看就没翻个。”

旋即目光一瞧徐童,脸色一板:“你是何人,胆敢当街行凶!”

徐童见状,一撇嘴笑了,拉着女孩的手道:“我若是无权无势,今天说不得就要给这家伙偿命,甚至是家破人亡!”

女孩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只见徐童抬起头,目光迎着两位官差,伸出手一副来拷的模样。

差役见状拿出铁铐就要把人锁上,但一旁上了点岁数的差役感觉到不对劲了,赶忙拦下来道,上前一步道:“敢问阁下是谁家的公子,是否需要给家里带个信。”

徐童呲牙一笑:“家父马奇!”

差役两眼一瞪,心里咯噔一下,大骂自己倒霉,怎么碰到这位祖宗来了,脸色一下就僵在那,像是施了定身术一样。

徐童随手丢下一袋子银子:“拿去就当赔偿了,多了的就当我给他的讼师费,随时来告,我随时在家。”

说完拉着女孩就走。

“官爷,人证物证都在,您就这么放他们走了??”

眼见徐童拉着女孩大步流星地往外走,摊主小声地凑上前问道。

结果两官差脸都黑了,特别是方才拿着铁铐那位,一看就是暴脾气,一巴掌抽在摊主的脸上,把人抽在地上骂道:“你个不长眼的玩意,耳朵也是被草堵了么,没听说嘛,马奇,当朝禁军参领,你算个什么东西,滚,以后别让我在这里看到你,不然抓你下大牢。”

要是换作几天前,这俩差役必

铅笔小说 23qb.com

<= 25目录+书签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