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无限之剧本杀> 第三十四章 老神仙

第三十四章 老神仙

第一天当值,基本上就是一个熟络的过程。

什么地方可以进,什么地方不能进。

例如钦天监前面的户部,一旁的刑部,那都是不能进的。

通俗点说,他们就相当于保安,这房子里的就是公司员工,公司老总就是皇帝,不,是慈圣皇太后。

三班倒,基本上一天四个时辰其实还是挺轻松的,每月两天假期,其实对徐童来说就是个虚设,他要是不想来,领班也不会管,毕竟禁军里这种例子太多了。

例如什么王公贵族的亲戚,就被安排进来,挂了个名头,转天就没影子了,每个月领上一笔银子,人什么模样,领班都没见过。

其实这样对这些领班们来说也挺好,毕竟那些都是来当大爷的,他们不来就不来吧,省得惹出了什么事端,他们也要受牵连。

不过徐童显然是个例外,接下来的几天每天按时到职,连迟到都没有过。

若不是知道他是马奇家的公子,谁能想到这年头还真有什么公子哥能来这里受罪。

这天徐童回到家的时候,天都快要黑了,结果刚刚进门,就被自己老娘盯着,上前一把拉住他胳膊就问玉镯子的事情,徐童连连摇头表示自己没看到。

大奶奶再三确定后,这才一脸郁闷地走了。

好不容易打发走了大奶奶,王铮就放下手上的石锁满脸期待地凑到徐童面前。

那小眼神分明就是在说,我的师父呢??说好的,怎么这几天还没动静?

“那是武状元,不是街上的阿猫阿狗,哪是那么容易找的。”

不等王铮开口,徐童撇他一记白眼抢先说道。

其实这两天他也打听了,可武国栋的消息是一丁点都没有。

别的武状元,现在最次大小也是个官,次点的也能开一家武馆,最不济的也能在宫里混一份差事。

可武国栋不同,这家伙得了武状元后,居然就神秘消失了,一丁点消息也没有。

“哦!”

虽然很失望,但王铮也没什么不满的,其实这地方住得比黑拳场舒服多了,好吃好喝,马奇虽然心里反对徐童找个保镖这件事,但看到王铮一口气随手把六十斤的石锁拿在手上玩,当即就对王铮刮目相看了。

表示王铮月钱升一倍,哪怕是白养了这么一个闲人也值得。

好吃好喝供着,王铮当然也就不着急了,反正他的支线任务已经失败了,据说现在黑拳场的人还在找他。

徐童回到房间刚想休息一下,刚把身上那身衣服脱下来,正要张嘴啃乐柔递来的饼子,结果还没来得及享受一下有钱人的快乐,下人就来通报了,说是项家的公子来了。

“项克定?”徐童一皱眉头,不知道这家伙来这里做什么,只能匆匆换上衣服迎出去。

“马兄,不是说好了,请我们喝酒么,怎么这几天都不见你的动静。”

项克定一进门,就开口调侃道。

来的不仅仅是项克定,上次那位李公子也来了,两人调侃过徐童后,项克定就拉着他往外走:“快,今天咱们去看一位奇人。”

“奇人?”

徐童不明所以,一旁李公子则解释道;“你不知道啊,听闻桃源观来了一位奇人,每天不仅精通占卜奇门,更是有一手出神入化的医术,都称呼为活神仙,这等热闹我们怎么能不去看看。”

听李公子这么吹嘘一通,徐童也不禁有了兴趣。

按说如今还远远没有到末法时代那么萧条,甚至对于许多旁门左道来说,这个大统这个时代无异于是如鱼得水,混乱腐败的朝政,搞得民不聊生,给了三教九流丰厚的发展土壤。

可自己来这里这么长时间,真正见到的异人,竟然是李喜这个祸害。

所以听到李公子这么一说,徐童心里顿时就来了兴趣。

三人直奔向桃源观。

四人乘坐上马车,等来到凤霞山下,已然看到不少前往桃源观上香的香客,除了不少富贵人家之外,徐童发现还有不少老百姓也在当中。

讽刺的是,这些老百姓自己身上的衣服都打着补丁,面黄肌瘦,营养不良的模样,却是不惜走这么远的路,拿出仅有的一些存款来这里上香。

“项兄,听说令尊大人已经准备回京了,这次朝廷调他回来,恐怕是又要委以重任啊。”

李公子轻晃着手上的扇子说道。

项克定面带红光,脸上满是得意之色,这次他父亲回京,人还没回来,圣旨就已经送家里了,军机大臣这个位置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徐童坐在一旁冷眼旁观着,目光不时看向车窗外,当看到一个老妇举着拐杖,一瘸一拐地带着一个孩子朝着山上走时,脑海中不由自主地就想起了白马寺那个老和尚的话。

三人的车马来到道观前,只见道观外已然是人山人海,不少人听闻了那位奇人的事情后,都扎堆地来这里拜访,想要目睹一下活神仙究竟是什么个模样。

不过看许多人从道观里走出来的神态看,应该是大失所望。

三人一打听才知道,原来人家不是谁见的,要抽签,抽到了才能进去见,抽不到的给多少银钱也进不去。

“装神弄鬼!”

徐童一撇嘴,大步流星地推开众人就往里面走。

这自然惹得许多人不满,一位富商怒视着徐童道:“你急什么啊,赶着投胎啊!”

徐童一撇嘴似笑非笑回头看向富商:“你来算命?”

富商冷哼一声,一脸不屑道:“与你何干!”

“哦。”徐童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走到富商面前:“你这个面相……不好,有血光之灾。”

富商先是一怔,心里咯噔一下,其实他前日已经拜访过这位老神仙,老神仙曾说他若继续留在京城,定然有血光之灾。

富商回去一阵琢磨,却不明白灾从哪来,今天又被人这么一说,心里难免泛起嘀咕,看着徐童道:“灾从哪来啊?”

“从我这来!”

徐童抡起拳头,砸在富商的脸上,这位富商平日养尊处优,又怎么躲得开这一拳,顿时被打得仰面朝天,身子咕噜咕噜地从楼梯摔下去。

李公子和项克定两人见状不禁满脸无奈地摇摇头,知道马鸿文就是这个性子,嚣张跋扈惯了。

但两人也不觉得这有什么大不了的,一个商人,打了就打了,以他们的身份,谁又敢怎么样。

众人见状无不脸色一变,心中惊讶这是谁家的公子这般霸道,富商身旁的家仆见状就要发难。

“住手!”

突然一人喊声传来,众人抬头一瞧,就见一个老道从道观里走出来。

“神仙啊!!”

众人一瞧活神仙出来了,无不纷纷高呼着神仙之名,甚至跪在地上给这位老道磕头。

“掌教小心!”

大眼三个本坐在堂口看戏呢,结果看到老道,撒腿就往堂口一躲,连大门都给重重关上。

徐童抬头一瞧,心里也不禁咯噔一下,脸上虽无表情,可心里却是惊涛骇浪:“居然真的是个活神仙??”

从道观里走出的老道白发童颜,面色如玉,纵然满头银霜,但整个人的精气神让人看起来,就有一种天然的亲和感。

再看老道头顶,竟然是一片莲池,莲池里竟然有一朵好像随时都会绽放的荷花,隐隐间有水雾弥漫,透着一股灵光。

“三花聚顶?”

徐童呆呆看着老道头顶,他平日里看过除了调神论外,还有不少其他杂学也一并偶尔随手翻看一下。

记得在一部内丹入门的书籍里,曾经见过这个说法,这三花聚顶是内丹学术语。

在古代,“花”与“华”通,“华”乃是“花”的本字。所以三花就是指三华,表示人体精气神之荣华。所谓“聚顶”就是精气神混一而聚于玄关一窍。

这一点在调神论中也有相关的印证。

当然眼前老道距离三花聚顶自然差了老鼻子远,可已然有了雏形,而且当中一朵莲花已经有了要绽放的样子。

说是半只脚踩进神仙大门里的人物,一点都不为过。

铅笔小说 23qb.com

<= 06目录+书签0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