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无限之剧本杀> 第三十七章 灾地

第三十七章 灾地

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能让钦天监动作这么迅速,仅是半个时辰所有随行人员都已经做好了出门的准备。

周领班心里也不清楚,也不想去搞清楚。

钦天监太神秘了,平日里看上去就是个闲差地方,可历史上但凡动用钦天监的时候,没有一件事是好事。

最重要的是,这差事还不讨好,万一知道了什么自己不该知道的事情,指不定回家的第二天,就因为上厕所没脱裤子掉在茅坑里溺死。

所以出发前领班把徐童他们全部喊过来,千叮万嘱,就一件事:“不打听,不多嘴,别乱瞅,总之从现在开始,他们就是木头人,叫干什么就干什么,多一个字都别问。”

可惜这话别人听得进去,徐童这位小祖宗可不管这些。

出发前还好,等出发后,发现李喜竟然也在随行的队伍里,那可就老高兴了,骑着马跟在李喜身旁,有说有笑的。

周领班脸色难看得要死,却是一点脾气都没有,一拍脑袋:“哎呦,我也是晕了头,怎么把这位小祖宗也给带上了。”

可队伍已经出发,即便是马奇家的公子,也不能这时候折回去。

领班心里后悔也没有用,心想得,这路上不仅仅要伺候扬大人,还要再伺候这样一位活祖宗,这俩谁出点事,都不是他担当得起的。

只能让人小心照顾着,尽可能别让这位马公子出什么差池就行。

李喜其实也挺意外,见这位马公子还满脸兴奋的模样,心里摇摇头,暗道也就是这种公子哥,不知道天高地厚才会这般表现,若是知道这一去,搞不好要把命都丢进去,不知道还会不会这么兴奋。

不过李喜转念一想,这也未必是一件坏事。

官道上,快马踏踏,跑起来如风般捉不着踪影,每一匹马上都挂着两卷黄符,这是神行符。

出了京城大门后,扬副监就拿出厚厚一叠分给他们。

【六畜神行符】(无法带离本次剧本世界)

主动技能1:神行

捆绑在坐骑身上,可令坐骑移动速度增加200%,且不知疲倦,但会大大缩短坐骑寿命。

本物品只能对六畜之内坐骑使用。

冷却时间:无

持续时间:十二小时

这是好东西啊,想必自然是钦天监的手笔,可惜没办法带走,不然说什么也要想办法搞上一波。

别看这位扬副监看上去一把年纪,两眼昏花,徐童借助命眼奇门观瞧,发现这老家伙虽然只是一个普通人,但身后却有一股才气,化作一只鹭鸶,护持在身后。

这是正六品官员身上的官运,加上杨副监本身的才气,一般阴邪鬼祟都不敢近身。

而且他这个六品官,官级不高,可钦天监的身份在,走到哪里都是身负皇命,就算是当地的知州、巡抚大臣也都不敢怠慢。

当然,也不会怠慢,毕竟人家来是办任务,又不是反贪局,一不考勤,二不审政,乖乖伺候着没人会愿意得罪他们。

疾行一天,这一路翻山越岭不少,虽然是官道,但地处偏僻周围绿林响马也不少,特别是这个年头,日子越来越不好过,强盗自然也越来越多。

若是换作一般寻常的商人,宁愿走水运,也绝不会这般跋山涉水。

万一要是遇到了什么绿林强盗,就算是保住了性命妥妥也要被剐一层肉。

好在他们这一行人速度飞快,路上偶有几个毛贼想要拦住,领班直接亮出家伙,明晃晃的大刀,一刀就将碗口粗的树干劈成两段,那些毛贼一瞧,知道点子硬扎手就又把脑袋缩了回去。

不过徐童看了一眼领班崩开的虎口,估计怕是这月都别想再玩刀了。

一行人紧赶慢赶了两天,才到了保定城。

扬大人婉拒了保定府知县的酒宴,在驿站换了马匹,就继续赶路。

这不免让周领班心里一阵叫苦连天,他们可不是大内高手,只是普通禁军,这一路疾驰慢赶的,大腿根都快要磨破皮了。

本以为能在保定休息一下,结果连一口水都没喝上,就要匆匆出发,心里说不痛快那是真的。

然而令周领班感到意外的是,本以为这一路上,那位马小爷早就要撑不住了,没想到回头一瞧,人家一点疲惫的神态都没有,比他们这几个都强多了。

“哎,到底是虎父无犬子,看起来这位马公子也不是那么不堪。”

这个发现让周领班对马鸿文的印象大大改观了许多,再一想,人家来上班,确实没有一天迟到的,看起来京城里都说这位马公子如何浮夸不堪,也未必全然是真,毕竟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可等出了保定赶到了石家庄时,他们也就不喊苦了。

不断有灾民出现在他们的视线中,不用问也知道河南闹水灾了,据说户部拨下了款子赈灾,但扬大人深知,这笔款子根本到不了灾民手上,甚至连粮食也不可能到灾民嘴里。

因为拨的款子太少了,区区20万两银子,连打个水花都不够。

更不要说治水,发粮,还要喂饱下面当官的嘴。

有点良心的官员,只能想尽办法去救人,例如把人的口粮换成麸糠,救济粥里掺土掺沙子,半碗棒子面和着半碗土和面蒸出来的观音窝窝头,那是但凡吃不死人就敢给人吃。

可还是不够啊,灾民太多了。

洪水一来,千里良田全都完蛋,大灾之后必有大疫,紧接着就是祸乱,那叫一个尸横遍野,四处都是乱坟岗。

“大人,天要黑了,咱们人困马乏,要不然先找个地方休息休息吧。”

周领班看了看天色,骑着马跟在车子旁,隔着车窗向扬恭静说道。

扬恭静本是不想耽搁,毕竟连山那边事关重大,耽搁一分,就多一分变数,可他也确实累了,即便是坐在马车里,沿途一路颠簸,这么大的年纪也真的有点受不了。

“看看前面有没有村子,咱们在村子里暂居一晚,就说是过路的商人,不要惊动那些村民。”

扬恭静此话一出,众人顿时都松了口气。

周领班带着人在前面找到一家村庄,找到村里的里长家,说明了情况,里长得知他们是商人,不禁眉头微扬,搓了搓手指。

周领班也不含糊,拿出一锭银子递过去,让里长给他们准备吃食。反正这个钱是属于工干,回去还是可以报销的。

里长掂量了掂量银子,咧嘴一笑:“好嘞,您几位这边请,这边是个大宅院,足够您们住下来的。”

周领班一瞧确实是一家大宅院,于是点了点头,就带着人回禀扬恭静。

“咦!”

车马刚刚进村,一旁李喜就一下皱起了眉头。

徐童斜眼一瞧周围,只见村子里几乎家家户户都挂着白灯笼,大门紧闭,可徐童敏锐地察觉到,在这一扇扇大门后面,似乎还有一双双眼睛睁打量在自己身上。

大家进了院子,扬恭静吩咐人把车马看好,现在难民太多了,千万别让这些难民把马给吃了。

没一会工夫里长就带着人送吃的来了,一个大铁锅,里面的肉炖得烂糊,锅盖掀开一股浓浓的肉香味就从锅里飘了出来。

这几天都没吃过什么油水的周领队等人一瞧见肉,眼珠子都直了,除了这一锅肉,还有几个大饼子,一壶老酒。

徐童见状没说话,只是看着李喜,正好李喜这家伙也在看自己,两人目光相对,谁也没说话,但仿佛什么话都说了。

扬恭静走出来看了一眼这锅肉,皱了下眉头,似要开口说什么,但想了想终究没开口,只是说道:“今晚轮班看守,灾乱之地,千万莫要懈怠。”

说完又向徐童招了招手,从袖子里丢给他半个干饼和一个布袋:“这布袋里是驱虫粉,洒在周围院子里去。”

说完不再二话,转身就进了房门,大门一关,不一会就听里面开始吟起诗来。

“夫妇年饥同饿死,不如妾向菜人市。得钱三千资夫归,一脔可以行一里。”

徐童和李喜听得一愣,再看向已经迫不及待开始大口吃肉的周领队等人,脸色一凛,胃部顿时就有些抽搐起来。

“马公子,小公公,快来啊。”

周领队见两人不动,还热情地唤两人来吃饭:“虽然卖相差了点,但在这地方能有这般美味已经是难得的佳肴了。”

李喜嘴角一抽,脸上不禁浮出冷笑,摇了摇头道:“咱家信佛吃素。”

徐童更是满脸不屑道:“既是荒郊野岭,又能有什么美味佳肴,不吃也罢。”

说完徐童就提着手上的袋子,走出院子来。

李喜紧随其后,两人走出大门一瞧,只见远处里正等人正和几个人围成一圈,站在不远处聊着什么。

铅笔小说 23qb.com

<= 25目录+书签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