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无限之剧本杀> 第四十七章 白莲圣子

第四十七章 白莲圣子

“这是元史·五行志,里的一首反歌!”

扬恭静作为钦天监副监,自然是认得这首歌谣。

顾锌白等人也不由得心神一震,这首歌和他们白莲教有着莫大的关系。

据传在大元朝时,元朝强征15万民工修筑黄河堤坝。

白莲教徒韩山童、刘福通等人在河道中埋设一石人,背刻“石人一只眼,挑动黄河天下反”。

待石人被挖出,人心果然浮动,韩山童便自称是赵宋后裔,为宋徽宗的八世孙,趁机组织起义。

这就是有名的红巾军起义。他很快被俘,随即被杀害,死后他的儿子韩林儿被立为领袖,继续反元兴宋,纵横十余年。

直至一个捧着碗的乞丐出现在这个世上,终结了那个混乱的时代,掀开了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的新时代。

眼下这首歌谣重现世间,莫非,那真的是白莲圣子!

伴随着歌谣,远处树林下,竟然走出两个光着脚的孩子,这两个孩子一男一女,长相清秀稚嫩,就像是两个陶瓷娃娃一样。

光着脚丫,踩在地上,出尘出世,淳朴无暇,让人很难将阴兵开道的事情与他们联想在一起。

“两个??”

站在赵徐森身后的红莲教堂主孟瑶,一把按住手上的刀柄,随时做好劫人的准备。

“等等,切莫要动手,那只是两个孩子。”

赵徐森站起来拦在孟瑶,走到两个孩子面前,从包里拿出两颗糖果送给这两个孩子。

男孩看了一眼,没有去接,而女孩则带着好奇,将糖果随手拿在手上。

孟瑶心里对赵徐森这个书呆子一点也不喜欢,甚至内心也非常反感这种新学的学生。

但他们这次借新学之名而来,自然是要有一个新学的人物做代表,赵徐森是王府管家推荐来的,她们自然不好拒绝。

可内心里,已然将赵徐森当做一枚弃子。

一旁徐童借助命眼奇门在这两个孩子身上打量,乍一看这俩娃娃看上去真的和正常人无异,可诡异的是,他们头顶并没有运气,身上也不和周围自然缠身共鸣,上次看到这样的情况,还是在文苑先生身上看到过。

“大丫,你看看他们是不是阴神?”

徐童向堂口上大丫喊道。

大丫摇摇头:“不是,他们身上没有神灵独有的气场,而且他们也不是活人。”

大丫双瞳碧光流转,越看越是糊涂,一时竟然无法判断这两个娃娃究竟是什么来历。

看起来这位白莲圣子,确实是有几分手段。

徐童看了一眼地上被震碎掉的那些小人,心底顿时警惕起来。

只见两个孩子站在众人面前,像极了观音菩萨身旁的发财童子。

“圣子降世,推翻大统暴政,重建大明风华,特请诸位有识之士入寺相见。”

众人目光相视。

扬恭静整理了下衣袖,大步流星的就走在前面,徐童嘴角一抽,只能无奈的跟上去。

紧随着自然是顾锌白等人,他们走的更急促,白莲圣子真的降世,那么他们白莲教复兴指日可待。

赵徐森一众人则尾随在后面。

众人跟着两个童子,左拐右绕,来到寺庙的大门前。

只见大门上悬挂着两盏白灯笼。

大门敞开,童子迈步走进去后,朝着众人做出请的手势。

寺庙很大,也不知道是何年所建,从风格上看,倒是有点明朝的意思。

只待走过了前院,面前两个童子突然停顿下脚步,一左一右的站在原地:“圣子就在前方,有缘者自能相见。”

众人抬头一瞧,只见面前是一片宫楼殿宇,只是看上去稍显破败。

正当众人想要再问清楚一点,白莲圣子究竟在何方时,一回头,众人顿时脸色一变,只见方才那对童子,居然变成了两尊石雕。

赵徐森见状,走到石雕前一瞧,发现那个女娃娃的石雕手上还握着他方才送给娃娃的糖果,连糖果也变成了石雕。

这下众人顿时傻眼了,若是提前准备好的障眼法,又怎么会连这颗糖果也变成石头??

“不对!这地方有诈,先走为上!”

徐茂见状,心里没由来的生出一股恶寒,转身就要走。

“站住!”

扬恭静见状急忙喊他,可徐茂可顾不得那么多,这地方给他一种很不详的感觉,从背包里拿出一张纸,手指抖,将一匹烈马凭空而出。

翻身骑在烈马上:“抱歉,钦天监日后如何惩罚,我徐某认了,恕我学艺不精,不堪当此大用。”

说完,只见扬恭静一夹马腿,烈马发出一声嘶鸣声,快速朝着身后冲出去。

“坏了!”

扬恭静摇了摇头,他并不是要怪罪徐茂的意思,只是眼下他们已经是在局中,对方又怎么,可能轻易让他们离开,徐茂现在想要逃走,恐怕反而是自寻死路。

“大人,咱们怎么办!”

李喜此刻也有些心慌,茅山宗虽然擅长术法,可也没大变活人的法子,眼前如此诡异的画面,李喜心里也难免开始打起了退堂鼓。

李喜一开口,众人无不将目光聚焦在了扬恭静身上。

别看扬恭静只是一个普通人,但能够成为钦天监的监正,哪怕是个副的,也足以说明扬恭静是有几分真才实学在的。

众人之所以能聚在一起,说到底,不还是因为知道圣子不好迎,还需要仰仗钦天监的能力嘛。

扬恭静没说话,目光左右打量四周,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罗盘出来。

只见他手拖罗盘,不断对比方向后,口中默念着一段口诀,李喜仔细一听,是二十四山口诀,专用于罗盘定位之术。

可惜他虽然知晓,可确实一知半解,当年在茅山只学了一部分,另一部分并未学会,此刻书到用时方恨少,心里暗暗发誓,若是这次活着回去,一定要刻苦研读风水学说。

“往左边走!”

罗盘定位了半天,扬恭静拿手一指,带着众人往左边小路上走。

小路尽头是一座佛堂,佛堂内的弥勒大佛已经碎成了一堆烂石头。

慧缘和尚见状,双手合十,默念一声阿弥陀佛。

当众人绕过佛像,发现眼前居然整整齐齐摆放着一口口棺材。

“咦??”

一名穿着衙役服装的白莲教,教徒走到棺材旁一瞧,发现棺材居然还是新的。

“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多棺材??”

顾锌白也很困惑,心想难道圣子把自己藏在某一口棺材里??

正是疑惑之际,顾锌白突然耳朵一动,隐约的听到自己手边棺材里,似乎有什么声音,声音听上去还很耳熟,可一时半会又想不起来,究竟在什么地方听过。

“你们快来!!圣子在这里!”

就在他疑惑的时候,远处不知道谁喊了一声,众人快步走过去一瞧。

只见佛堂后面,一片莲池,而池子正当中,居然坐着一个女娃。

徐童紧跟在扬恭静身后,生怕这老家伙出什么意外,所以走的慢了几步,等他歪着头往莲池里一瞧,顿时两眼瞪圆了起来:“嘶,这就活见鬼了!”

铅笔小说 23qb.com

<= 25目录+书签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