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无限之剧本杀> 第七十九章 众爱卿……平身

第七十九章 众爱卿……平身

连续两天,徐童没有出门,外面街道上的乱象也逐渐开始恢复平静,该抓的都抓了,菜市口的刽子手迎来了这个冷门行业的巅峰。

每天都有上百人被斩首,涉及到了造反这两个字,就注定整个家族都要一起倒霉。

当中甚至不乏有才五六岁的孩子,也被推上了刑场。

据说菜市口的馒头都卖脱销了,甚至一些刽子手腰包都给揣满了钱。

新学派也成为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当中王潭的悬赏被发布出来,抓到王潭的人,赏金三千两、赐黄马褂。

至于王五也自然被贴上了悬赏的告示,不过赏金可以忽略不计了。

显然朝廷自己也知道,抓到王五的可能性实在是小得可怜,就算王五这位大宗师还带着一点水分,可那也是货真价实的大宗师。

反正没有人愿意为了钱去和一个大宗师拼命。

直到第三天的时候。

马奇回来了。

拖着疲惫的身子,胸口上还被厚厚的纱布缠着,大夫确定马奇并没有大碍,只是皮外伤之后,这下大奶奶悬着的心才放下来,呵退了那些满脸哭腔的小妾们后,大奶奶才让徐童进房间。

马奇也只是看了一眼徐童,没有苛责,也没有关切地询问他是怎么出宫的。

只是挥挥手,就示意徐童可以出去了。

很冷漠地表现,但在徐童眼里却有着另一份难以表述的父爱。

这个躺在床上的男人,伤得很重,但直到看到自己儿子平安无事,才肯闭上眼睛休息。

或许在宫中的这段时间里,马奇心里最挂念的可能还是他这个不成器的儿子吧。

徐童走出房门,脑海中回闪过方才马奇看到自己时候,眼底流出的神采,心里居然对马鸿文有了丝丝的嫉妒。

虽然马鸿文这个人很牲口,但一出生就含着金汤勺,在这个乱世里,背后有一个实力足够强大的老爹,有一个溺爱他的老妈,长得还帅,手里有钱,抛开他糟糕的人品而言,这家伙简直是把投胎这项技术发挥到了极致。

讽刺的是,越是在这个时候,自家的香火反而越来越旺盛。

最开心的无异于是大丫他们三个。

这些香火,徐童几乎将一大半都给了他们三个份。

大丫这段时间,越发俏美,哪怕是保持着狐狸的形态,趴在堂口上也给人一种贵气与优雅。

吉祥这只土耗子,愣是肥了一圈,活生生就像是邋遢大王里的老鼠国王。

相比之下,发财就更黄了!

哦,这个黄是指他的颜色,金灿灿的像是一团黄金,虽然没有升级,但硬度比从前强了不知道多少倍。

说起黄金,徐童又不免想到了,自己上个剧本世界里遗失掉的小金人,心里一阵肉疼。

至于剩下的那一大半的香火功德,徐童没有动而是保存着。

按照大丫的说法,这东西就是万金油。

你能拿它来炼丹,能拿来疗伤,甚至可以拿来变成防御,抵消掉身上的种种厄运等等。

更重要的是,自己发现了这些香火功德的新用途。

奇门升级到LV4后,自己获得了一项新能力。

这项能力并没有名字,当自己激活命眼奇门之后,眼前的世界,不再是那般色彩斑斓,反而变成了暗灰色。

在经过仔细研究之后,徐童发现在这片暗灰色的世界里,还是有许多光点的存在。

例如文范先生,即便是白日,徐童也能看到他寄托在半空中的身影,闪烁着淡淡的蓝光。

同样闪烁着蓝光的,还有马奇夫妇。

这些人身上的光,像是在告诉自己,他们对自己很重要。

而那些不重要的人,例如说家里的下人丫鬟,身上都是微弱的白光,在灰色的世界里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除了蓝、白、之外,还有淡橘色的光,例如大丫他们身上就是,代表着和自己关系密切。

再就是暗红色的光芒,则代表着敌意。

徐童发现,只要自己通过点燃香火功德,居然可以通过这个方式,找到自己所想要找到的任何东西。

例如自己想要找到隐藏在京城里的那些大宗师,通过点燃香火,可以清晰地看到,京城内四处闪烁着光点。

数量超出自己预想的还要多,至少有不下十余个。

有一部分在宫内,就像大公主所说的那样,禁宫之内的大宗师绝不止一两个那么简单。

有的一部分在市井,徐童甚至还在鸡毛房的位置看到了点点光芒。

这些人身上的光,大多数都是绿色,但也有一部分是暗红色。

但他们都不是自己要找的东西。

徐童目光看向紫禁城的方向,在皇宫深处一个小巧的金属盒子正在时隐时现闪烁着淡金色的光芒,那就是自己想要的东西。

里面是什么东西,自己其实也不清楚,但这是他烧了三分之一香火后得到的一个答案,也可能是自己翻盘的关键。

当然奇门的妙用可能不止这些,有的东西还需要自己慢慢去摸索。

而且这还不是奇门满级的状态,如果达到满级,不知道效果会是怎样的惊天动地。

那么岂不是需要很多熟练度??

非也,奇门达到LV4级后,再往上只需要三十点熟练度就能升级。

没错,三十点。

但这两天时间过去,即便信徒暴增,大量的商人砸下真金白银,但奇门的熟练度压根一滴都没长。

很显然,这三十点熟练度已经不可能再通过这样简单粗暴的方式获取了。

好在香火功德还是有用的,要不然福仙这一套事情,自己可就懒得再往里面烧钱了。

不过现在福仙的信徒们已经形成了一定程度上的固定规模。

加上那些大富商个个捐钱捐物,自己即便是现在就把人全都撤回来,随便安排一些人就能管。

现在宫里依旧还乱着,自己想要进宫恐怕有点难度,难得清闲,但徐童心里清楚,这可能是暴风雨前最后的一丝丝宁静。

索性出门直奔郊外的庄子,去看看高卓这家伙炼尸,究竟炼到什么程度了。

与此同时,作为这次最大赢家的项家,此刻府里也依旧乱糟糟一片。

王五突围的时候,一刀砍向马奇,但马奇命大,被一名心腹给救了下来,心腹固然是变成了两半,但马奇终究捡回来了一条命。

项宫保也是险之又险地躲开了不知道何处射杀来的暗箭,但项克定就没那么幸运了。

得到父亲信号,带兵冲进皇宫救驾的时候,精神突然恍惚了一下,结果失足坠马,摔断了一条腿。

不巧的是,后面那匹马还在他的大腿上狠狠地踩了一脚。

正如在桃源观,寻龙道人所批下的卦一样,变成了一个瘸子。

听着儿子在房间里的哀号声,项宫保一时皱起了眉头来。

但还是强打起精神,走到后院的草舍,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后,推开房门,迈步走了进去。

草舍虽然简陋,但被打扫得很干净,寻龙道人正盘坐在床前打坐。

察觉到项宫保走进来,嘴角扬起一抹笑意。

“决定了!”

项宫保把房门关上,坐在椅子上像是思量了很久才点头道:“道长如何确定,我能成为皇帝?”

寻龙道人睁开眼皮:“因为你有这个命,别人没有,那位恭亲王也没有。”

命数之说虚无缥缈,项宫保从来不相信这一套。

但直到儿子失足坠马,自己也确实因为寻龙道人的提醒,早早穿上了一件金丝软甲,才没有被那支突如其来的暗箭给射杀。

这下他心里不得不相信,眼前这位寻龙道人有着非同一般的能力。

“那么我该怎样做?”

项宫保似乎下定了决心。

但寻龙道人这次没有给出答案:“贫道并非朝堂之人,不懂那些弯弯道道,项大人既然决定了,贫道就在这里提前恭祝一下,新皇万岁,万万岁。”

看着寻龙道人毕恭毕敬地朝着自己拜行大礼,项宫保脑子里嗡的一声,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涌上心头,仿佛刹那间他真的看到群臣跪拜在自己的面前的画面。

可还没等他细细地品味一翻坐拥天下权柄的滋味时,寻龙道人已然起身离开了草舍眨眼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这让项宫保神情尴尬地坐在椅子上,余光看着寻龙道人方才跪拜的位置上,神情逐渐变得暧昧起来,缓缓抬起手。

“众爱卿……平身!”

铅笔小说 23qb.com

<= 25目录+书签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