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无限之剧本杀> 第六十六章 渣女大公主

第六十六章 渣女大公主

“老爷,唐风那边已经问出来了,他说……”

“说什么??”

“说见鬼了!”

项宫保的亲随声音越说越小,似乎是察觉到自家老爷的脸色越发难看,赶忙道:“老爷,这件事太蹊跷,唐风也是咱们培养多年的杀手,这么多年也没出过岔子,佐井太郎的实力老爷您也是见过的,可死的是不明不白,姓马那小子恐怕也不是省油的灯……”

“啪!”

亲随话音刚落,就被项宫保一记大耳光子抽在脸上。

“这话还用你说。”

项宫保恼火地坐在椅子上,手上盘着两颗核桃,他现在最担心的事情,不是马鸿文,是马奇。

马鸿文是什么货色??

项宫保看着他长大怎么能不知道,和自己儿子比,无论是项克城,还是项克定,哪一个都甩他八条大街。

但偏偏自己派去两位得力杀手,居然一死一疯。

项宫保心里担心的是不是马奇暗中派了高手保护他儿子。

这个解释最合理不过,毕竟马奇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派出个高手暗中保护他省得这小子走在街上又被人给行刺了。

如果真的是这样,自己今天的举动是不是就让人家看清楚了,如果马奇猜测出来自己想要用他儿子做挑事的借口……

想到马奇现在手里掌握着八万禁军,项宫保心里瞬间就烦躁到了极点。

“去准备一些礼物,明天去马家看看。”

打定主意的项宫保,挥手示意亲随下去。

“老爷,唐风……”亲随小心试探道。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拖出去砍了,明日连带人头一并送到马家。”

亲随低下头,心里默默惋惜,毕竟培养多年的杀手,就这么给浪费了。

正当亲随要退下时,外面突然一阵骚乱声。

“砰砰砰砰……”

一颗子弹打穿门板,直接将项宫保手里的茶盏给打成碎片。

“项家老狗出来受死……”

次日一早,街上又是大量的官兵在四处搜捕。

马奇也拖着还未痊愈的伤,带着徐童一起前往项家。

项家的大门前,原本喜庆的红灯笼全部换上了白色。

昨晚,项家遭遇新学派的报复,项宫保没事,只是伤了一只手,但他儿子被贼子残忍杀害了。

项克定穿着一身白袍,在灵堂上扶着大哥项克城的棺材,哭得那个伤心。

看到徐童,项克定一瘸一拐地扑过来,哭得撕心裂肺,徐童老远地就嗅到这家伙手上浓浓的大蒜味。

马奇连连向项宫保告罪,毕竟九门提督负责的就是京城安全,出了这么大的事情,锅肯定是要落在他头上。

马奇来的路上就已经做好了被项宫保训斥的准备了,然而出人意料的是,项宫保也没有为这件事责怪他,只是要求一定要把那些新学派弟子斩草除根。

“项叔叔节哀啊。”

徐童端着茶水送上去,项宫保接过茶水目光深沉地看了一眼徐童,最终还是没说出话来。

很快宫里就来人了,无外乎是加封了项克城爵位官职,允许他破格以一等公的规模下葬。

对别人来说这些都是难得的殊荣,但对项宫保来说,人都死了,留下这些虚名又有什么用途。

不多久恭亲王也来了,亲自给项克城上香,拉着项宫保的手轻声安抚,说得那个情深意切。

一旁马奇也跟着在一旁宽慰着。

项宫保心里别提多难受了,按照他原本的计划,这一幕应该发生在马家,而棺材里躺着的人,应该是马鸿文。

但此时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人死不能复生,计划虽然有些出入,但大致方向没有改变。

于是乎一场早就准备好的闹剧开始上演了。

就在项家府邸里一片哀思的时候,一名下人匆匆跑了进来,在项宫保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后,项宫保当时的脸就瞬间黑了下来。

其他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见项宫保冷着脸端起手上的茶盏,向一旁恭亲王道:“恭亲王,微臣总揽朝廷兵马,一心只想保家卫国,新帝究竟是谁,微臣并不在意。”

突如其来的这番话,让恭亲王愣了一下,在场其他人也不由地愣了。

来此吊丧的人无不是朝中大臣,个个都是人精的人物,谁会把明面话放在明面上说??

正如前不久,户部大臣带着一伙老臣去找恭亲王,明面上是在抱怨新学派误国殃民,要让恭亲王主持公道。

可主持什么公道,用什么身份主持公道?

别忘了新学派背后的人是皇帝。

这些话须要恭亲王自己去理解,绝不能说出来啊。

我们支持你当皇帝,你把新学派搞死就行。

这话说出来,恭亲王第一个就要搞死户部大臣,不然传出去他麻烦就大了。

可眼下项宫保突然间把这话丢出来,恭亲王的脸上满脸的尴尬,这话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这时候,恭亲王的管家也匆匆跑了进来,管家一进门先是一瞧气氛不对,赶忙走到恭亲王身旁在耳边嘀咕了几句。

恭亲王本见管家这么不懂事就想发火,没见这么多人盯着我,你嚼什么耳朵根。

可听完管家的话后,恭亲王的脸色瞬间大变。

“项兄,这件事决然与我无关,定然是有人栽赃暗害,项兄一定要明鉴。”

其他人陆陆续续也开始得到了消息,就在一个时辰前,官府还真抓到了一名刺客。

刺客受了伤去药铺看大夫,大夫发现是刀伤后,联想起外面今天外面官府到处搜寻的事情。

于是就用麻药迷倒了对方后,反手就报官了。

刺客被抓后自然少不了严刑逼供,结果让所有人吃了个大瓜,这家伙居然把恭亲王给咬出来了。

现在官府也头皮发麻,无论怎么打对方都不肯改口,咬死了是恭亲王派他们去刺杀项宫保。

说是恭亲王已经做好了最后的打算,如果圣慈皇太后不让位,就强行夺权。

现在消息传过来,恭亲王也傻了,虽然他心里也是这么打算的。

此刻恭亲王简直比吃了苍蝇还难受,黄泥掉裤裆有理说不清了,只能极力撇清关系。

但项宫保只是冷冰冰的回复一句,身体有恙,回房休息去了。

这下恭亲王只能黑着脸灰溜溜地离开项家。

虽然大家都嘴上说那个刺客必然是有心人栽赃陷害,可谁都清楚,这件事不可能就这么过去。

圣慈皇太后也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徐童跟着马奇匆匆回家后,马奇就让人开始收拾东西,让家里老小都先出外面王庄那里躲着。

对于政治一向很不敏感的马奇,此时已然嗅到了危险的气味,这说明京城要变天了。

“爹,我不能走啊,我还要回宫里当差呢。”

徐童凑上前向马奇说道。

“滚,这时候你还添什么乱子??”

马奇黑着脸呵斥道,他心里最不放心的人,就是自己这个不成器的儿子。

出人意料的是,徐童今天可没像往常那样对马奇表现出畏惧,反而笑吟吟地给马奇端上一杯茶水。

“爹,别人都能走,唯有我不能走,我要是走了,谁都要看出来出问题,再说,都到了这个时候,您觉得我走得了么??您可就我这一个儿子。”

这话一说,马奇呆住了。

是啊,谁都能走,唯独这个小王八羔子走不了。

他要是敢出城,说不得隔天就要被人给抓了当人质。

“爹,我要是走了,家里谁都别想好过,在外面可没人保护我,倒不如在家里舒舒服服的,您多派点人保着我不就行了。”

马奇皱着眉头,虽然作为父亲很想回绝掉儿子的提议,但不得不说,这个平日里不着调的臭小子,今天这话说得让他无法反驳。

“这……老爷,让鸿文一个人留下来?那我也不走了。”

大奶奶见鸿文不肯走,自己这个当妈的怎么肯离开。

“娘,您几位还必须要走,我一个人还好,真有什么麻烦,我自己一躲,京城这么大,我哪都能藏,您几位留在这,我可跑都跑不了。”

“儿子说得没错,你一个妇道人家在这里添什么乱啊,赶紧收拾行李准备走。”

马奇不耐烦地挥挥手,铁了心今天就要把家人送出京城,大奶奶就算是一哭二闹三上吊也不好使。

好在大奶奶琢磨了一番徐童的话,觉得也是个道理,加上马奇的态度,半推半就地就坐上了马车。

临行前还不忘嘱咐徐

铅笔小说 23qb.com

<= 25目录+书签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