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无限之剧本杀> 第六十九章 对不起,我只想活着

第六十九章 对不起,我只想活着

“少爷,天太冷了,你多穿一件衣服,大奶奶出京前可是亲自交代了让我照顾好你。”

天还没亮,徐童就早早爬起来准备上班。

乐柔亲自给徐童穿换上衣服,招呼着下人打来热水、漱口茶。

自打大奶奶带着一些家仆离京之后,乐柔已经开始学着管理起家里的事务。

虽然磕磕绊绊,但总的来说没人敢给乐柔使绊子,毕竟这是少爷房里的通房丫头。

少爷是什么性子谁不知道,若是吹上几下耳边风……

想想都是一场灾难。

“我出门后,你们可要当心点,不是熟人别开门,最近外面的老鼠有点多。”

徐童口中的老鼠,自然不是吉祥控制的那些老鼠。

虽然最近这段时间朝堂上气氛缓和,可自己家附近已经多出了不知道第几波探子。

这些人的存在似乎是要时时刻刻监视着自己,生怕自己从他们眼皮子底下溜走了一样。

根据吉祥那些小弟们的报告,这些探子有的是项家的,有的是恭王府的,甚至连宫里的都有。

还有一些稀里糊涂不知道哪里来的江湖人士。

总之自己现在就是一个香饽饽,谁都想要啃上一口那种。

嘱咐好了乐柔,徐童早早就出门了。

一只脚踏出大门,周围若隐若无的十多双眼睛齐刷刷地凝视在自己身上。

徐童一撇嘴,走到门口的小摊前,随手拿过一个煎饼,一边啃一边往宫里方向走。

“走了!”

见徐童离开,早餐摊上几位戴着草帽的男人抬起头。

“人已经走了,咱们先回去禀告教主。”

说着几人站起来就要走。

“哎!你们还没给钱呢。”

卖早餐的小贩见这些人要走,赶忙拦住他们。

“钱??他不是也没给么??”

一人指着徐童的背影问道。

“他!”

小贩一撇嘴:“他是俺们的财神爷,不是他,我还不在这儿伺候你们呢。”

小贩这话一出,周围所有吃饭的人,瞬间齐刷刷地停下了手上的筷子。

几个人更是涨红了脸,赶紧丢下一串铜钱灰溜溜地离开。

几人前脚走,后脚这些人黑呀呀的丢下钱就走。

不走还留在这里做什么,就连小贩都知道他们是探子,还何必装腔作势。

话说另一边,徐童进了宫之后,探出头一瞧,发现大公主今儿难得地不在,一思索就迈步上了二楼。

拿出钥匙将房间门给打开。

只见一盏油灯下,福安宁正光着身子坐在那里奋笔疾书地写着什么,听到了动静,就放下手上的笔,回头向徐童道:“不是说了么,没事的时候,不要来找我。”

徐童把门关上,走到福安宁面前,搬了个椅子坐下来,随后从背后拿出一个食盒。

打开里面都是准备好的酒菜。

看到这些酒菜福安宁眼神这才放缓下来。

“大人,您精通阴阳八卦,占卜风水,有一件事我想请教您。”

徐童说着给福安宁递上一杯酒。

“哼,说说看。”

福安宁冷笑着接过来,但没有喝,直到看着徐童举起酒杯,表示先干为敬之后,才小口抿上一口,确定没有异常这才一口饮下去。

“我最近也在学梅花易数,本来有了点小小的成就,觉得练得差不多了直到昨天遇到了一个乞丐……”

徐童简单地把事情说上一通,不过隐去了自己命眼奇门的事情。

“您说,我明明是要做好事,可为什么最后乞丐反而疯了??”

听到这,福安宁咧开嘴,没有了脸皮,福安宁笑起来的时候,嘴巴特别地大,看上去让人有点瘆得慌。

“天可骗不可欺这个道理你都不懂?”

你出于善意或者恶意地改变一个人的命数,老天可以睁只眼闭只眼,但你要是铁了心和天较劲,那就绝对没有什么好结果。

福安宁转身从书架上取出一本【马前课】翻开几页后,拿给徐童看。

只见上面写着四个字。

十传绝统。

“天下易学大师何其多,我今只算万年终,你看,大统朝十位皇帝,定数早已经被人算到了,但为什么没有易学大师出来改变这个结果?因为天不可欺。

自古以来,那些妄想逆天改命的人,没有一个得以善终,没有一个人能做到逆天改命。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这就是欺天。”

福安宁人品虽然不怎样,但要说专业领域上,绝对是当今一流的大宗师。

简单的一席话,就让徐童大概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会失败的原因。

“你小子学易术,劝你小心着点,道理谁都明白,可总是有些人不自量力地去逆天,是因为他们自己有的时候也被迷到了,就和佛门里的见知障一样,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要这样做,铁了心往死路上走。”

这也算是福安宁一点点小小的忠告吧。

“多谢大人解惑。”

徐童问明原因,心里那道坎也就释然了,没再多留起身就下楼去了。

走下楼,大公主还未回来。

徐童就坐在椅子上等着,结果刚刚坐下来,就见李喜低着头走进来。

“咦??你怎么了??”

看到李喜脸上的瘀青,徐童眉头微挑,压下嘴角上扬的笑意,故作关心地问道。

“没、没事,和别人拌了几句嘴,打了一架,不碍事,不碍事。”

李喜没敢抬头。

徐童神情一板,一拍桌子站起来走到李喜身旁:“谁敢打你,是不是宫里那个大太监,走,我带你打回去。”

说着伸出手拉起李喜的胳膊往外走。

“不至于,不至于。”

李喜连连摆手,心里想要把徐童的手给甩开,但又不敢,只是徐童的手不偏不倚地落在他的伤口上,疼得他嘴唇发颤,连说话都不利索。

“真的不需要我帮忙么?兄弟!”

徐童放开了李喜的胳膊,让李喜松了口气,可紧接着在他后背上一拍。

这一下差点让李喜背过气去,昨晚高卓那一拳正打在他后背上,现在整个后背还肿着。

“不用,真的不用!”

李喜身子晃了几下,赶忙站稳身形,回头看向徐童道:“马哥,后天晚上您有空么。”

“后天晚上啊……”

徐童想了想,摇头道:“没空。”

“呃……大后天呢??”

“也没有,我约了人去逛窑子。”

“那……”

李喜张了张嘴,徐童直接道:“大大后天也没空啊,我想在家里读书,学习使我快乐。”

李喜:“……”

“好吧,后天其实我也没什么事情,你要做什么?”

看着李喜的脸色越发苍白,徐童不再逗他了,询问起李喜要做什么事情。

呼~~

听到这李喜的脸色终于好看了不少,赶忙道:“我打算请咱们几个兄弟一起聚聚。”

“聚聚?”

“对,我……我想离开京城了,所以临走前打算聚一下。”

“你要离开京城!!”

徐童十分意外地看着李喜,眼神里带着困惑和不舍。

李喜看着徐童目光中流露出来的神采,心里不禁狠狠被戳了一下。

不由自主地低下了头,不敢去看徐童的眼睛。

“马哥,京城太乱了,我想出去走走,听说天津那边洋人很多,我打算找个机会去天津看一看。”

李喜随意编了一个借口,不过也不能说全是假的,至少离开京城这一点是真的。

“哦!”

徐童叹了口气,在口袋里摸索了一通,拿出了五六张银票。

“不知道你有这个想法,出门身上没带那么多钱,这点你先拿着吧,想要外调天津少不了上下打点,你先用着,不够了我再给你拿。”

说着将银票塞进李喜手里。

“马哥!”

看着落在手上的银票,李喜鼻腔一热。

“别矫情了,咱们是好兄弟,过命的交情难道还不值着点银子么??”

徐童脸一板,不由李喜拒绝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道:“答应我,做个好人!”

说罢,徐童挥挥手就往门外走。

直至走出大门,徐童脸上才抑制不住地露出笑意:“完美的表演啊!”

李喜看着他的背影不时轻微抖动着,脑海中却是不由

铅笔小说 23qb.com

<= 06目录+书签0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