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无限之剧本杀> 第一百二十四章 双煞起

第一百二十四章 双煞起

“煞解?”

徐童听说过兵解,尸解,煞解还是第一次听说。

不过没听说过没关系,这不是有大公主在么,徐童直接问就是了。

大公主虽然很焦急,希望徐童马上放她出来,可眼见徐童始终不肯松口也只能耐着性子给他解释一通。

超脱飞升,对于绝大多数修行者来说,太难了,所以有人就想到了取巧的法子。

所以就有了兵解、尸解的方式,但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很多偏门的办法。

当中也有人选择放弃,既然向上走不通那就干脆往下走。

所以就有些修行者想办法做了冥神。

但冥神也不是那么好做的,毕竟位置就那么几个,哪来的位置给你。

最惨的就只能想办法混神道。

往往十个里面九个最后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据传闻还有一种存在的方式,但具体大公主也不清楚。

总之真正想要成仙得道,很难,严格意义上说,历史上成仙的人只有极少数的几个人而已。

大公主说了一大堆,徐童此刻还是没办法动起来,只觉得稍微一使劲,心口就一阵闷疼,空有一身神力,却是无法调动。

想起寻龙道人在自己身上点了那么几下,心想难道这就是传闻中的点穴?

大公主本想岔开这个话题,但徐童还是耐着性子道:“没事,你继续说。”

大公主沉默了片刻,心想都大祸临头了,这家伙哪来得这么大的耐心。

只能继续和徐童解释道:

“寻常兵解和尸解都是借一个缘法,唯独煞解不同,需要借天力,而且煞气越强,成道的概率就越强,唯一的缺点,就是需要积累自身的命数。”

寻龙道人费尽心思,从很久之前就开始谋划,就是为了这一天。

前朝亡人见新朝,仅仅是召唤出前朝的亡灵还是不够的,所以寻龙道人还要用今朝来做祭品。

这样,前朝、今朝、新朝三代相遇,就能组成过去、现在、未来,成三才之定数。

加上龙气来增强他的命格,届时两代皇帝为他加封,他就能完成煞解。

这就是所谓的煞解之法。

只是一般人决然做不到寻龙道人这样极端。

大公主一口气说完,才急匆匆地询问道:“该说的我都说了,你若是还想活命就快放我出来。”

徐童似懂非懂的点了下头,追问道:“寻龙这个老贼为什么一定要把元神依附在乐柔身上??如果仅仅只是为了夺走龙脉,他亲自去不是更直接么??”

“因为他怕死!”

大公主直言道:“仪式开始,这是逆天的做法,谁也不敢帮他,所以这件事不可能交给别人,只能自己亲手来主持,你看看那个二傻子,不就穿着礼袍么。”

大公主看问题很通透,解释得也很详细,徐童这时候就彻底明白了,既然整个过程,需要寻龙道人亲自操控,他就必须用一个旁观者的身份来主持整个过程,直至仪式完成的最后一刻才能元神归位。

如果仪式过程中出现了意外,那么他就可以果断放弃自己的肉身,用乐柔的身份继续活下去。

等同是双保险。

“你问完了没有,听着!你必须放了我,你根本不可能是寻龙道人的对手,放了我,我们还有机会逃出去。”

大公主依旧在耐心地劝导徐童,并且保证她只是暂时借用徐童的肉身,只要逃出皇宫,她马上就把肉身归还。

嗯……对此徐童内心表示:“我信,但我不赌。”

随即他目光一转,看向了一旁寻龙道人的肉身。

发财似乎也从徐童的眼神里明白了什么,变化作一把利刃就朝着寻龙道人肉身劈过去。

结果刀刃劈在寻龙道人的身上,一道金光给弹开。

只见寻龙道人的身上闪动起金色的符咒,金光灿灿像是一篇经文。

直接把发财给震飞出去。

一旁福安宁见状眼底甚至露出几分讥笑的神情。

“寻龙道人敢把肉身放在这,你以为他是给你看的??”

可惜大公主此时还在仙炉里,否则都要捂着额头用鼻孔去鄙视徐童一翻。

徐童很理解大公主此刻的心情,正如王者大师看到青铜白银的操作一样。

只是……

这并没有结束。

徐童让发财继续去试探,似乎只要发财靠近他的肉身,就会被一层金光所阻隔,金光牢不可破,却并没有伤害。

见状,徐童眼皮微挑,若是高卓在这里,此刻一定会从徐童的眼神里读出熟悉的味道,这家伙又要疯了。

果然,很快大公主和一旁福安宁都瞪大了眼睛……

……

呜~~~

沉长的号角声响彻天空,徐童甚至能够听到大殿外整齐划一的步伐。

大片大片犹如鹅毛般的纸钱洒下来。

将整个太和殿外的广场铺成一片白霜。

“咚~咚~咚~”

太和殿外,两面硕大的烫金龙纹鼓阵阵作响,四个大汉不知疲倦地敲打着大鼓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隆声。

“小子,你这样太冒险了,再考虑一下吧,和我联手至少能保全性命,等出了皇宫,我发誓再不与你作对,你说什么就是什么行吗?”

大公主听到外面的动静,知道仪式已经开始了,放缓口吻继续想要劝徐童改变主意。

在她看来,这并不是一个好主意,至少对她来说成功与否都充满了未知数,最大的问题是,不管是否成功,徐童都恐怕不会有好下场。

甚至他心里不禁升起一道怪异的念头,仿佛眼前这个男人如果真的死亡,自己似乎也会跟着一起消失在时间长河里去。

正是这种对未来未知的恐惧,令她不得不低声下气地来求徐童。

“咦?做什么都行??”

徐童听到这似乎才终于有了回应。

大公主听到这,心里顿时就有种很奇怪的感觉,勉为其难地答应道:“对,做什么都行。”

“那你能不能闭嘴!烦死了。”

徐童此话一出,大公主果然闭上了嘴巴。

只是她的闭嘴,并不是因为真的听话,而是因为顺龙道人已经从门外走了进来。

迈过大门,寻龙道人目光先是看向自己的肉身一眼,随后余光瞄在徐童的身上。

确定没什么问题后,这才放松下来,走到徐童面前蹲下身子。

这时候徐童注意到,乐柔身上的龙鳞比之前又多出了许多,甚至连脸上都一并生出了淡金色的鳞片。

“可惜,若是你早些年认得贫道,贫道或许看重你的资质,收下你做个徒弟,如今真是造化弄人。”

“别,给您当徒弟风险太高,划不来,再说我也有师门,别到时候我家长辈来找你算账的时候,你别哭鼻子就行。”

“哦!!”

寻龙道人抿嘴轻笑道:“那以后我可要登门拜访,看看究竟是哪位菩提老祖教出了你这个孙猴子。”

徐童瞬间黑下了脸皮:“就怕到时候吓破你的狗胆!”

话不投机半句多,寻龙道人见状也懒得再和这小子说下去。

斜眼看向他身后堂口里的仙炉,眼神越发期待起来。

这时候门外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放眼望去,那些身穿白衣的阴魂,竟然和殿外那些文武大臣们站在一起。

只是大臣们面朝太和殿,那些阴魂却是背朝太和殿,黑色的官服和白色的官服相互交叉,竟然形成一种诡异的美感。

“开始吧!!”

寻龙道人缓缓抬起手掌,无形中仿佛有一只遮天大手笼罩在众人头顶,四个赤膊壮汉走进大殿,将寻龙道人的肉身抬起来往外走。

一切都像是已经编排好的剧本一样,坐在龙椅上的项宫保缓缓提起了毛笔,一旁太监小心为其研磨,当金灿灿的圣旨铺平在桌案上时,项宫保手里的笔也开始在上面龙飞凤舞。

更诡异的是,福安宁这时候居然戴上了面具,围绕着寻龙道人的肉身旁开始跳起了诡异的舞蹈。

夸张的舞风,配合上此刻福安宁身上像是野鸡一般的礼服,每每跳动手身上就发出叮叮当当的碰撞声。

这似乎是大统朝所保留下来的一种传统萨满舞。

“咚~咚~咚~呜~~”

大鼓和号角声完美地融合在福安宁的舞步中,那滚滚声浪震得地面微微发颤。

顺龙道人此刻通过乐柔的目光审视着眼前的画面,那种感觉……就像是一个死人在指挥着自己的葬礼。

每一处的细节都成为了他关注的焦点,从而为自

铅笔小说 23qb.com

<= 25目录+书签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