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无限之剧本杀> 第五章 阴曹督查使

第五章 阴曹督查使

师爷一怔,差点被这句话给噎死。

身影从龙椅上飞下,一抬手,一记脑瓜嘣弹在徐童额头上。

徐童本能地想要躲闪,哪知道师爷的手敲下来,却像是有着什么特殊的魔力一样,好像自己无论怎么躲都躲不开一样,最后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师爷的手轻轻落在自己额头上。

“臭小子,学会拿我开玩笑了!”

徐童捂着头忙说不敢。

这时师爷话音一转:“老婆就算了吧,不过倒是缺个端茶送水的丫头。”

“嘿嘿,这不是给您送来了么。”

徐童说着,伸手从头顶堂口一抓,将大公主的魂珠从仙炉里抓出来,随手往前一抛。

顿时魂珠碎裂开,一团黑雾从里面飞起,随后竟然笔直的朝着徐童扑上来。

面前阴风阵阵,但徐童丝毫不慌。

一旁师爷轻飘飘抬起手:“跪下!”

“噗通!”

顿时黑雾瞬间爬在了地上,凝出大公主的身形,满脸错楞的跪在地上动弹不得。

“是你!!”

楞然了几秒,大公主心底又惊又怒,猛然抬起头怒视着面前这个老家伙,尖叫道:“是你偷了我的道果!!”

“哦,原来这东西是你的啊。”

师爷眯起眼皮,从袖子里拿出一朵黑色莲花。

看到自己道果就在眼前,大公主内心已经无法抑制地想要扑上去将道果夺回来。

可她跪在地上,任凭她如何张牙舞爪,双腿就是跪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师爷见状把玩了下手上这颗莲花,突然抛手一丢:“还你!”

看着飞来的道果,大公主两眼瞪圆,伸手就要去接,可就在她双手抓向莲花的刹那,师爷脸色突然一冷,身影如电般闪烁在大公主面前。

两者四目相对刹那,大公主心底猛地生出一阵恶寒,想要招架已然来不及了,就在电光火石之间,师爷手指探出在大公主额头上用力一戳。

“啪!!”

类似是玻璃一样的碎裂声响起,大公主额头裂开蛛网般的裂痕,隐约地感觉到自己有什么东西被这个老贼给夺走。

不过这时候大公主已然双手握住了那朵黑莲,黑莲一经触碰在双手上,立即溶解成黑水重新融入大公主的身体。

道果归位,熟悉的力量再次流入身体。

霎时间滚滚黑雾围绕着大公主身体周围涌动。

“回来了!!!”

大公主深吸口气,从未有过一刻对力量有这样渴望的追求,然而只等大公主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才发现……

自己还是跪着。

“咦???”

试探着用力站起来,可结果却超出她的预料,自己双腿无论如何用力都没办法从地上站起来。

疑惑间,就听身后传来一声冷哼声。

“犯女坤仪,你颠倒阴阳,拘禁生魂,潜于宫中百年作乱无数,你可知罪!”

大公主回头一瞧,就看到那个老贼已经重新坐在了龙椅上,两眼冷冰冰地凝视在自己身上,更令大公主震惊的是,这家伙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名字。

看到大公主震惊的神情,师爷手指捏起,一枚晶莹剔透的黑色晶体出现在师爷指尖上。

黑色的晶体,正是大公主的灵魂碎片。

看到这片碎片,大公主心底瞬间慌了:“你究竟是谁!!”

“奉南方鬼帝敕令,本官为阴曹特派督查使,督查阴阳鬼差,清剿诸鬼恶灵。”

师爷薛贵伸手拿出一张黄纸,只见上面写满阴文,左下角还盖着一枚鲜红的大印,此物一出,徐童和高卓两人竟然也不受控制地跪倒在地上。

徐童眯着眼看向师爷手上那份敕令,只觉得上面的大印鲜红刺眼,散发着一种天然的压迫感,看上一阵竟然有种头晕眼花,想要呕吐的感觉。

师爷似乎也察觉到了这点,迅速将这份敕令收起。

这下徐童和高卓才感觉放松下来。

两人站起身,只见大公主已然目瞪口呆,似乎没想到这种事情自己都能碰到。

但她终究是曾经一代王朝的公主,加上其祖父嘉靖皇帝本身就是修行的大能,传下很多机密,所以很快大公主就镇定下来。

只是口吻不再似方才那般强硬,低声道:“原来是阴曹之神,只是阁下就此断我罪证恐怕还不够,就算压我下阴曹地府,十殿阎罗也不会仅凭您一人之言,断我罪名,况且……”

说到这里大公主突然冷笑起来:“我终究是大明公主,我曾祖明世宗五祭泰山,您就算是送我下去,恐怕也讨不了好处。”

明世宗五次开坛祭告泰山,虽然没有亲自登上泰山,但每次祭告都是有海量的贡品奉上。

泰山神以下神灵,各有一份孝敬也是少不了的。

这么多礼物堆砌出来的因果,大公主不信,就算大明亡了,自己成了亡国公主难道就能随便被一个小小的鬼神欺负。

眼见大公主说话硬气起来,师爷眯起眼皮似笑非笑地看了徐童一眼。

徐童果然心领神会,走到大公主身旁。

“喂!”

大公主回过头,突然徐童一记耳巴子抽在大公主脸上。

响亮的巴掌声令大公主瞬间眼睛都红了,虽然模样变了,可她依旧能认出来,眼前这个人就是害得她沦落这般田地的那个臭小子。

然而还不等他动手,徐童就已经自己躺在地上了,捂着手臂浑身抽搐,浮夸的演技,简直就是在敷衍了事。

“她打的,我看到了,我作证!”高卓指着大公主说道。

“公堂之上,谋害生魂,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本官就算是拼上这顶珠冠不带了,也要为天地阴阳而正名。”

师爷点点头,神色威严,义正词严地说道。

大公主傻了,她是一国公主,就算是死后,那也是逆炼生死,高高在上。

论心狠手辣,诡计多端的她也见过不少。

唯独没见过这么无赖的。

这不是明晃晃地碰瓷么??

“你们……”

大公主急眼了,手指颤抖地指着薛贵:“你这是徇私枉法,我……绝不会放过你们!”

大公主指着薛贵,又指了指高卓,结果高卓嘴角一抽:“哎呦,吓死我,薛老爷子这算是恐吓证人嘛。”

“恐吓证人,咆哮公堂罪加一等!”

师爷面无表情地再添上两条罪状,指尖那颗灵魂碎片轻轻一抖,顿时令大公主如遭雷击,竟有种要魂飞魄散的感觉。

“念在曾经明世宗的情分,本官从轻发落,从此就在这里做个侍奉吧,再敢放肆,定要你魂飞魄散。”

说完不理会大公主震惊的目光,轻轻一抛,只见那颗灵魂碎片,就化作一杆令旗,落在了桌案上的旗篓里去。

徐童留意到那旗篓里除了大公主的令旗之外,还有一个,想来应该是寻龙道人这个老家伙的。

“你们……你们这是欺人太甚!”

大公主简直欲哭无泪,躲过了大统朝的奴役,却没想到到头来居然……还是难逃侍女的命运。

“下去吧,你的好朋友就在后面等着你,规矩就让他来教教你吧。”

师爷不耐烦地挥了挥手,大公主就不得不化作一股阴风消失在大殿上。

收下一个不错的手下,师爷心情似乎很不错,走下来踢了一脚地上徐童的屁股:“起来吧,你不是一肚子话要问么,咱们去后面聊吧。”

徐童拍拍屁股站起来,与高卓一起跟着师爷走出大殿。

一出大殿,正看到眼前是一栋小宅。

看到眼前破旧的宅院,徐童顿时就愣住了,这不就是在L市被自己一把火烧掉的旧房么?

熟悉的宅院,让徐童心情激荡起来,目光立即看向了正屋的房门。

薛贵见徐童神色变幻,拍了拍他的胳膊:“去吧,你师父等着你呢。”

听到这,徐童身子一震,脚下步伐一时轻快起来。

颤抖的手掌轻轻向前一推,伴随着房门被推开的刹那,正如眼前的还是那间陈旧的老宅。

甚至连桌椅板凳一切都崭亮如新。

坐在椅子上的老人笑眯眯地抬起头,脸上露出慈爱的笑容。

“师父!”

看到宋老爷子,徐童的眼睛一下湿润起来。

师爷对他的恩情很重,但较真地说,那是一份传承之情,是师门长辈对后辈的提携。

但宋老却是完全不同,真正意义上把徐童带入门的人,生活在一起,给予亲人一般的关爱。

师父,师父,为师为父。

直到宋老离世

铅笔小说 23qb.com

<= 25目录+书签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