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无限之剧本杀> 第十七章 二十年约定

第十七章 二十年约定

“呲溜,呲溜……”

孙绍虎还在抱怨苍天不公,徐童已经开始端着满满一大碗的捞面条开始大吃特吃起来。

味道其实很一般,浇头也是简单的炒菜。

但胜在面条是用手擀出来的,口感扎实劲道。

这不禁令徐童有点想念李奶奶的手擀面了。

除了面条,扬老还特意让厨房负责做饭的厨娘,给徐童切上卤好的牛肉,还把最好的酒都给拿了出来。

好酒好菜地招待,但神情却是没有了之前那般的随意。

说到底,还不是徐童的表现太惊人了。

扬老从未想象过有一天,一位大宗师能出现在自己面前,更可怕的是就在十分钟前,孙绍虎居然还妄想留下人家的命。

一想到这里,扬老就已经浑身冒起了冷汗,坐在徐童身旁是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生怕徐童放下碗筷,来上一句,吃饱喝足,送你们上路。

若是真的如此,他们孙家响器班便是大祸临头,神仙难救。

毕竟放眼三教九流,现在可找不出一位大宗师啊。

扬老紧张的神情,徐童当然是看在眼里,其实他心里没打算对孙家响器班出手,屠戮一群弱者还不是他的性格。

再说这件事的起因,本身也是一场早早注定下的因果。

从自己拜师的那一天开始,师爷薛贵留下的那些因果自然而然地就该是自己承担。

只是一码归一码,自己不打算杀人,但看到扬老如坐针毡的模样,心里好笑之余,也不点破,让他们先紧张着吧。

自顾自地大口吃面,大口喝酒,直至酒足饭饱。

徐童才一脸诧异地看向扬老:“咦,扬老您怎么不吃啊。”

“客气了,客气了,我年纪大了,吃得不多。”

扬老连连摆手说道。

徐童点点头,拿出水烟筒子和烟丝,捏起一撮烟丝在手指间慢慢揉搓。

“咱们聊咱们的,您说说,那个红棺材到底是怎么个会是?”

说到这里,扬老这次是不敢有丝毫隐瞒了。

琢磨片刻后才道:“您知道有这么一句话么,百年的王朝,千年的土司,十万大山万年国。”

徐童摇了摇头,前面两句话还好理解,后面那句他就不明白了。

“什么叫万年国?”

“万年,是夸张的说法,但一两千年肯定是有的。”

扬老解释道,这个说法其实流传得很广,在他们还是放牛娃的时候,曾经就听家里的长辈说过这段话。

意思是,世间王朝百年间,山里的土司却是代代相传千年不动,但在十万大山里还有一个更神秘的地方,存在了不知道多久远,历史上没有它片刻记载,文献上找不到任何出处,可它就是存在。

现如今知道这句话的人已经不多了。

其实后面还有几句话,但扬老自己也记不清楚了。

所谓的红棺材,据说是通往这个神秘之地的门票,那里有一座阴阳山,山上有两个恶鬼,只要不是葬在红棺材里的人,都会被恶鬼吃掉。

而通过了阴阳山,就能来到万年国。

听到扬老的解释后,徐童眉头微挑,上下打量扬老一眼后道:“那您怎么看?”

“不知道或许真的有,但也绝非是什么正统之地,我小时候确实也听闻过,曾经的土司们,每隔几年都要祭祀大山,将真金白银,金玉珠宝,甚至还有童男童女送进大山里,每次祭祀后,无不是有求必应。”

扬老能说的基本上全都交代了。

但他知道的终究是有限,甚至红棺材上无形中笼罩着一股特殊的力量,这件事扬老也不清楚。

所以徐童也就不打算再深究下去这个问题,慢慢地把水烟筒子放在嘴里,一只手则把那根唢呐拿在手上把玩着。

这支唢呐已经有了一些年头,上面可以看到一层厚厚剔透的包浆。

拿在手上把玩一会,只觉得这东西还挺沉,斜眼看向扬老:“我给你变个魔术。”

说完把唢呐往扬老面前一伸,紧随着手指打了个转花,唢呐竟然凭空就消失了。

扬老见状愣了一下,但并没有表现得很惊讶,大宗师已经绝迹的时代里,一个大宗师你说他是神仙扬老也相信。

徐童笑了笑看了一眼道具册的词条描述。

发现这东西居然还需要鉴定,不过可以推测出来这东西应该是响器班的传承物品。

思索片刻后,徐童还是把唢呐拿了出来。

这时候孙绍虎三人,以及方才那些年轻人都走了进来。

孙绍虎二话不说,扑通就跪在了徐童面前,梅九姑和罗鹰见状跟着也要跪,后面的几个青年不知道怎么回事,但看到孙绍虎都跪了,也跟着跪下来。

“是我一个人的错,您高抬贵手,别牵连到我家的孩子。”

扬老见状脸色微变,但也没有阻止,只是将目光看向徐童希望看在自己这张老脸的份上,能饶了他们。

他们不是没想过逃跑,可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地方真的要杀人,凭着鬼神莫测的手段有的是办法,把他们杀得干干净净且不会留下任何痕迹。

就算是再一流的警探也不可能找到丝毫证据。

徐童没说话,继续慢悠悠地抽着烟,看着面前再没有丝毫威严的孙绍虎,眼皮逐渐迷成一条缝隙,反问道:“若是今天跪在地上的人是我,你会不会放过我。”

孙绍虎闻言顿时握紧了拳头,眼神也一时迷茫起来。

“会,一定会。”

扬老见他不说话,赶忙开口保证道:“他只是想要为老太公出口气,绝没有要杀人的念头。”

如果是扬老,徐童肯定相信他,但孙绍虎却不一样,为了对付自己甚至不惜代价地把山鬼都给招来。

自己若不是有拜山扣,实力差一些的话,要对付起来还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孙绍虎似乎也知道自己理亏,已经一把年纪的他想要再给自己找找理由,也一时红着脸不知道该如何狡辩。

“嘿嘿,我可以不杀你,但我们立个约定吧!”

徐童见孙绍虎涨红的脸皮,一时脸上笑意渐浓,随后目光看了一眼他们身后的那些年轻人。

目光左右一扫,突然将视线注意到一个最不起眼的小胖子身上。

小胖子长得很憨厚,看上去似是有十一二岁的模样,圆嘟嘟的脸庞,还被留着一个大平头,看上去简直是傻子他爸给傻子开门傻到家了。

徐童朝着小胖子挥挥手。

小胖子不知道什么事情,但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了这个小胖子的身上。

孙绍虎更是不知道徐童要做什么,紧张得额头直冒冷汗。

徐童将小胖子靠近一些,上下端量片刻,露出很满意的表情,将那根唢呐递在小胖子面前。

“叫什么名字啊。”

“族安!”

小胖子两眼紧张地看着徐童。

“送你了!”

众人一怔不知道徐童这是要做什么,小胖子也不知道该不该拿,只能将目光看向孙绍虎。

徐童见状不由分说将唢呐塞进小胖子的手里。

随后向一旁孙绍虎道:“你就把你那一身本领都传给这个小胖子,我给你们二十年时间吧,二十年后,如果这个小胖子不能成为宗师,嘿嘿……都别想活。”

徐童脸上笑容越发灿烂,但任谁都能感受到那股凌厉的杀气。

孙绍虎等人闻言,瞬间就傻眼了。

别说孙绍虎,就连性格开朗的扬老都直皱眉头。

这个小胖子不是别人,是他们家的长孙,但孙绍虎打心眼里不喜欢这个又懒又笨的孩子,而且这孩子的听力也有问题。

或许正是因为听力很差的原因,这孩子从小就显得很笨拙,加上又爱吃,导致从小就胖乎乎的,所以孙绍虎就没想过让这个长孙继承衣钵。

相反,他倒是很看重另外一个孩子,是族安的堂哥,那孩子一看就灵光,继承衣钵显然是最好不过。

哪知道现在徐童就把这件事给定了,而且还要立下二十年的约定。

你要让一个耳朵有听力障碍的人,去成为一名乐器高手,这本身的难度就不亚于你让一个瞎子去获得射击金牌,更何况徐童口中说的还是一个宗师??

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呢?

孙绍虎甚至都有些怀疑,这是不是徐童故意要灭他们家而找的一个借口??

二十年时间,他们可不敢奢望眼前正值青年的徐童,能比他们先进棺材,何况大宗师的寿命本身就非同一般地长寿。

“嘿嘿,就这么定了。”

徐童一拍大

铅笔小说 23qb.com

<= 06目录+书签0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