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无限之剧本杀> 第二十章 财神爷来了

第二十章 财神爷来了

只见后面几个苗人女人,正有说有笑地跟在后面走,别人徐童不认识,可唯独走在当中那位,穿着苗人的服饰,头上带着银环,笑起来一缕碎发从额前飘过的那份婀娜多姿的倩影,徐童一眼就认出来了。

这不是自家走丢的师娘,又能是谁呢。

说起来这位师娘,也是自己师父宋老造的孽。

想要搞个纸人,把师娘给复活,结果师娘没复活,复活了个不知道什么来历的妖怪。

好在这个妖怪还算讲信用,守了宋老很久一段时间,不然不等自己拜师,宋老早就被阴差强行勾走了。

况且,说起来自己还要谢谢她。

若不是她拿着师父留下的空盒子,引走了风来楼的那些异人,自己指不定还要被风来楼的人给缠着呢。

只是这个老娘们怎么就跑到这个地方来了??

见人都走了,高卓才冒出头见徐童看着那些小娘们出神,不禁贼兮兮地笑起来:“怎么,春心荡漾了?”

徐童也不解释,只是把手拍在高卓的屁股上,眼皮微挑,色眯眯地上下打量一眼高卓:“要不咱俩凑合凑合??我不嫌吃亏。”

“滚!!!”

高卓浑身直冒鸡皮疙瘩,就差把身后睡着的老汉当作兵器给砸出去。

徐童见高卓畏惧的模样,不禁叹了口气道:“哎,你啊不禁逗。”

说完就站起身,眸光看着那一行人远去的背影,心里不禁思索着,若是这位师娘都来了,难保风来楼的人不会来。

说起风来楼,徐童心里顿时泛起一股冷意。

无论是现实中还是剧本世界,风来楼都让他感到很讨厌。

几次出卖消息,每次都搞得他很被动,偏偏这样的敌人,他不会明面上和你争斗,只会躲在暗地里给你使绊子。

若是风来楼的人真的来了,自己也该考虑考虑,抽个空闲回一趟洛阳城,学着剧本世界里的师爷一样,把这个鬼地方给平了。

等人走远了,徐童他们也不在这里继续扎营了,重新换了个地方。

期间,老汉还睡得香呢,等醒来只会发现地方变了,才询问起徐童。

“那地方人多,不安全,所以换了个地方。”

“人多?”

老汉明显抓到了徐童话中的关键词。

“对,您老睡着的时候,刚刚过去了一拨人,数量还不少,和您一样都带一口大红棺材。”

徐童没有隐瞒这件事,实话实说,同时也在观察老汉脸上的神情变化。

“哼,不用管他们,没有我,那些人永远是没办法找到圣地的秘密。”

老汉胸有成竹地说道。

徐童留意到老汉说话的时候,手会不经意地擦拭起腰间那支银质号角。

“老爷子,咱们都到了这个份上了,您就别噎着藏着了,那个圣地究竟是什么啊,我们要找的阴阳洞,可不是您的圣地。”

高卓还试图给老汉解释清楚他们的目的,甚至把【零陵阴阳风水图】都拿了出来。

但老汉看了一眼风水图上的位置,反而冷笑道:“你们准备倒是挺足的。”

言下之意,还是没有相信他们。

“行吧,那您就说说,为什么来这么多人,他们都是谁啊??”

徐童眼见解释不通,索性就不再让高卓继续白费口舌,只是询问起自己昨天看到的那些人的来历。

“哼,都是一群小偷,算不上什么人物。”

提及那些前往圣地的人时,老汉满脸鄙视,只是在徐童的注视下,才松口解释道:“都是那些家族的族长,和你们一样,想要进入圣地。”

说完他不禁冷笑一声:“可他们又怎么知道,圣地岂是他们能进入的。”

徐童听到这话,心里不禁琢磨起来。

莫非自家那位便宜师娘,也是在打圣地的注意??

正琢磨着呢,老汉疑惑地看了一眼四周,却是没有看到常无拘的身影,担心这家伙会不会摸丢了方向,但徐童却是一脸无所谓道:“放心吧,我这个兄弟天生就是狗鼻子,会找过来的。”

老汉对此将信将疑,大山深处不比其他地方,你就算是拿着地图,进了山也是一抹黑,若是没有熟人带路,很多人一辈子都会被困在这个山里。

然而等到夜色降临的时候,常无拘就从树林子里钻了出来,只见这家伙扛着两头野猪,丝毫没有嫌累的样子。

走到篝火前把野猪往地上一丢,就把身子靠在一旁一棵树上,只是时不时地将眼神瞄向了徐童,像是一条毒蛇,随时都可能冲上来咬你一口的眼神,让高卓都觉得浑身不自在。

老汉走到野猪尸体前仔细一瞧,上下翻动了一下尸体,不禁大吃一惊。

这两头野猪身上竟然没有找到一处伤痕,但仔细看会发现,这俩野猪的眼睛上都有一个窟窿。

说明常无拘猎杀这些野猪,全都是一招刺破野猪的眼睛,直接将野猪击毙。

虽然不知道常无拘究竟是怎么做到的,但在自己认识的人里面,恐怕没有人能做到这一步。

老汉拖着烟筒,看了看常无拘,又看了一眼徐童,不知道心里在琢磨着什么。

这时候徐童已经开始拿着刀,把猪肉架在篝火上烤起来。

老汉本以为两只野猪怎么也不可能吃完,结果自己手上的猪蹄都没来及啃完,烤架上的烤猪肉就已然被徐同三人分抢一空,连一根猪尾巴都没给老汉剩下来。

吃饱喝足,四人就早早在草棚里休息了一晚。

这一夜徐童睡得很香,但高卓睡得却不是那么舒服,一方面是老汉的呼噜声,不知道老汉是不是年纪大的缘故,还是有什么呼吸道方面的疾病。

打呼噜声音特别地大,你要说他打呼噜声音大就算了,可打着打着,突然一下就没声了,像是突然卡壳了一样,吓得高卓一哆嗦,瞬间被惊醒过来。

好在这样的卡壳仅仅持续几秒钟后,就重新恢复了震耳欲聋的呼噜声。

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老汉的原因,自己突然被惊醒后,更让他毛骨悚然的是,自己不经意间发现,常无拘这个家伙,居然没有睡觉,就躺在他们后面的草垛上。

冒着血光的眼珠子,一动都不带动地盯在徐童的后背上,那股幽怨阴狠的眼神,在黑夜中更像是一条伺机而动毒蛇。

这换谁,谁能受得了。

所以这一晚上高卓注定睡得不踏实,以至于早晨赶路的时候,精神都显得有些恍惚,走起路来也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

“头,你要是和这小子有仇,咱们不妨就现在干掉他!”

高卓枕着胳膊小声和徐童说道。

想起昨夜里,这家伙的眼神,整个人都觉得不舒服了。

“放心,他不敢和我们动手。”

徐童面带微笑地拍拍高卓肩膀,这家伙虽然疯起来就是个野兽,可野兽也是有脑子的,不然又怎么会丢下螺丝刀来提醒自己。

眼下自己是唯一能制衡老汉的人,如果没有了自己这个威胁,老汉就实实在在地掌握了他的生杀大权。

所以眼下常无拘就算是要把自己碎尸万段,也必须等到老汉把他体内的蛊虫解除之后才行。

高卓一琢磨倒是这个理。

可当他询问起徐童,他和常无拘之间到底是什么深仇大恨的时候,徐童只是面带神秘地微微一笑道:“一个小手术!”

说完就不给高卓再问的机会,加快步伐往前走。

四个人沿着路线翻过一座小山头后,周围的空气也开始变得阴冷起来。

路上可以看到一些破败的雕像,以及在石头上凿出来的台阶,似乎一切都说明这里曾经有人类生活的痕迹。

这时徐童注意到,一些石像上居然还有弹孔。

“那是当年剿匪留下来的。”

老汉见徐童盯着弹孔看,走上前向他解释道。

当年进山剿匪,死了不知道多少人。

据说那些匪徒是五步一寨,三步一岗,加上这里复杂的环境,易守难攻,大炮也很难搬运进来,每次攻占一处,都会带来巨大的伤亡。

直至那些匪徒退居在了黑风山退无可退,才被全部歼灭。

说话间,四人面前已然出现了一片废墟,哪怕废墟仅仅只剩下残墙断壁,但依旧能看出来,这里曾经有多么辉煌。

高卓随手捡起一块木头,放在鼻梁下轻轻嗅起来,片刻惊讶道:“我去,这是上等楠木!!”

因为对于棺材的收藏喜好,高卓对木头也非常敏感。

看看地上散落的木料碎片可以说到处都是,不禁有些惊讶:“难道这个寨子当年是全都是用楠木做的?这也太奢侈了吧。”

铅笔小说 23qb.com

<= 25目录+书签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