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无限之剧本杀> 第三十七章 第九苦

第三十七章 第九苦

女子的声音清脆如铃,听在耳朵里都觉得一阵阵酥酥麻麻的。

更何况女子长得虽然没有给人那种第一眼就惊艳到的感觉,但她属于那种越看越耐看,越看越让人喜欢的那种。

只是徐童借助命眼奇门却是看到了另外一番景象,女人的脸庞早已经腐烂不堪,身上的衣服已经看不出原本的颜色,到处都是沾染了尸水的污渍,令人作呕。

那些生苗族长以及大祭司,闻言纷纷抬起棺材沿着山间小路往上走。

这时,徐童突然察觉到了什么,回头一瞧,就见自家那位师娘正笑盈盈地看着自己,两双大眼睛瞄了一眼一旁的那颗枯树,就随着那些生苗一起上山去。

“这个老娘们究竟来这里做什么?”

看着师娘扭着小蛮腰,活脱脱就是电影青蛇传里蛇精模样,徐童心里又不禁开始琢磨起来。

“老娘们??”

梅渡一脸困惑地看向他,又循着目光望过去一瞧,不禁撇着嘴小声调侃道:“大师兄,这还没到女儿国呢,再说您也不是唐三藏啊。”

“呵,你懂个锤子!”

徐童白他一眼,打了个眼神,堂口上的吉祥一抖身子,悄摸摸地就钻了出来朝着方才师娘目光看去的那颗枯树跑过去,没一会功夫吉祥就叼着一个纸条跑了回来。

纸条打开,上面就写了六个字:“此地危险,速走!”

看到纸条上的字,徐童叹了口气,随后就塞进了口袋里去,自己倒是想走,可走得了么?

且不说能不能救回高家老太爷的命,常无拘和高卓这俩人还没个消息呢,自己想走也走不了啊。

不过这倒是给他提了个醒。

“前面不安全,你尽快离开!”

徐童低声在梅渡耳边说道,这家伙没什么牵制,实力也不错,想要离开绝对没有什么问题,况且也没必要跟着他上山冒险。

“大师兄,师父有难,我老沙怎么能不管。”

梅渡一摊双手,老气纵横的说道。

其实他也清楚这件事和自己没什么干系,自己现在要走,也算是全身而退,可徐童刚刚把自家的宝贝还给了自己,一路上对自己照顾有加,这遇到点困难自己就要跑,以后还怎么做朋友??

况且,能找到这样一处地方,他也很想见识见识,那位九厄冥鬼大王究竟是什么模样。

见梅渡竟然不走,徐童忍不住地大笑起来,捏着喉咙压下嗓门:“好好好,沙师弟,咱们就一起进去瞧瞧这位九厄冥鬼大王是什么个模样。”

“大师兄请!”

“沙师弟请!”

两人倒是玩得入木三分,让在场众人浑身冒起鸡皮疙瘩,尴尬得无地自容,可徐童和梅渡才不在乎这个。

最开心的事情,就是有人陪你一起玩,至于是玩什么,别人怎么看那并不重要,开心才是最好的。

待徐童和梅渡两人上山去后,其他人一时却是为难起来,用脚指头想也知道上山容易下山难,但要他们就此打道回府却是心有不甘。

“喂,为什么要拘走我的一魂一魄!”

有人上前直接询问女子。

女子闻言拦起长袖遮掩着半边面庞,发出咯咯咯的笑声,随后才道:“坊市交易,本就是有来有往,汝等拿得这么多宝物在身上,哪里还需要问小女子。”

“可没人说过,这些东西是要我们一魂一魄来换的,你们也没有提前声明,这就是欺诈!”

面对女子的解释,众人哪里肯接受,甚至人群里也不知道是哪个二百五开始胡搅蛮缠,恨不得把外面的消费法都给搬过来,就差喊上一声,七天无理由退货了。

女子脸色逐渐冷淡下来:“一得一失,本就是天理循环,天底下哪里有白占的便宜,汝等得了宝贝时难道就没想过么,再敢无理取闹,休怪我翻脸无情!”

女子声音一落,就见周围泉水沸腾,方才消失的异鬼竟然纷纷从水下探出头来。

这下众人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生怕惹恼女子,只是还有人不甘心,小心翼翼地走上前:“那个小姐姐啊……您看……我们现在把东西还回来,能把我们的魂魄还给我们么?”

“可以,上山去找我家大王啊,我家大王最是公平公正,只要你们能拿出相对应的代价,他就绝不会欺负你们。”

众人听到女子这番话,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上山!”

有人纠结了一会,终于还是咬咬牙选择上山去看看,究竟是什么人拘走了他们的一魂一魄,若是有机会,或许还能把魂魄换回来。

有人带头往山上走,除了少数个别人选择离去外,其他人纷纷跟着一起走上山去。

沿着崎岖小路往上走,能看到许多奇形怪状的温泉池,若是换作别的地方,这倒是个旅游胜地,至少建个温泉度假村是没得跑了。

沿途梅渡还不忘和徐童提议,等这件事了了,可以去峨眉山下的度假村泡温泉。

到时候还可以喊上两个妹子一起陪着,白天喝酒,晚上温泉桑拿,好好放松一下。

徐童对于所谓的妹子,其实兴趣不大。

在他心里,美丽的皮囊千千万万,可有趣的灵魂实在太少了。

不过喝酒桑拿倒也是一个不错的好主意。

两人说话的工夫,眼前那座寺庙逐渐清晰起来,此刻庙门大开,两个乖巧可爱的童男女正一左一右地站在门口,见到徐童和梅渡后,这对童男童女还愣了一下,心中惊讶道:“竟然还有一位大宗师?”

但很快两童子神色就恢复正常,道:“欢迎贵客,我家大王已经设下酒宴,两位里面请。”

徐童目光上下打量一眼,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找出高卓的照片送上去:“这是我朋友,他们应该来得比我们早一些,不知道现在在什么地方?”

说着,徐童不忘将两枚引路钱塞进她们手上。

然而两人一瞧照片,却是纷纷摇头道:“没见过。”

“没见过?他们明明走在我们前面,你们怎么会没见过?”

梅渡上前追问道。

但两个童子依旧摇头表示确实没有见过。

这下就有些奇怪了,按说高卓和常无拘两人带着一口棺材一个老头,速度也绝不会慢,没道理被他们甩在身后去才对。

“大师兄,咱们还要不要进去。”

梅渡回头看向徐童。

徐童回头看着身后的山间小道,思索了片刻道:“进!咱们不去找,他们也会找过来,进去看看再说。”

虽然不知道高卓他们究竟是怎么回事,但一切问题的源头都在这里,他们无论如何都绕不过去这一关。

当即两人迈入寺门后,在一名小童的带领下穿过走廊,迎面就见一面巨大的石壁。

偌大的石壁上有八个人形雕像,每个人的神态都极其痛苦。

雕像的神态惟妙惟肖,虽然没有声音,但那种痛苦的视觉感依旧扑面而来,让人不自觉地生出一种感同身受的异样感。

“九苦墙。”

徐童看到石壁旁的碑上写着九苦墙三字,心里猜想,九厄冥鬼大王的名字和这九苦有什么关联。

“老人、病人、离别、仇恨……”

梅渡观望着这八个人的神情,细细感受,却是只能说出四种痛苦。

徐童见状便开口替他说道:“贪不得、寡无依、爱不能、守不住、无。”

“无??”

梅渡一怔抬头疑惑地看向徐童。

不明白,最后一个无是什么意思。

“一无所有??”

梅渡试探着说道。

“不,那是一种……

不能说的苦!”

徐童神色严肃,这种苦难以去诉说,只能默默去承受。

从前他不会一下就想明白,可当他看着空出来那块地方时,脑海中不由自主地想到了师爷。

接天命,兴杀劫。

以一人身为旧时代拉下落幕,却是要独自一人去承受因果。

遭受到全天下异人的排斥和仇恨,注定要在痛苦的折磨中死去,死后连一个棺材都没有,甚至没有一家响器班为其送葬。

若不是国家推行了火葬制度,新建立起来的火葬场并非旧时代的阴行管控,恐怕师父宋老就是想要给师爷火葬都不行。

这份苦师爷只能受着,连去找人诉说的对象都没有,这就是最后一苦。

“咦,你居然能猜出来!!”

一个女孩抱着一只黑猫从石壁后面走出来,瞪大了眼睛盯着徐童:“大王曾说,前面八苦尚有解脱,唯独第九苦不得其解,受此苦者,要有菩萨心肠金刚手段,虽不是佛陀,

铅笔小说 23qb.com

<= 25目录+书签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