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无限之剧本杀> 第四十一章 三次

第四十一章 三次

给师爷道了一声告退,老老实实地低着头退到门口,才一转身一溜烟地跑去找师父去了。

结果人还没进凉亭呢,远远就听到师父宋老的喊声:“乖徒儿啊,快些来,茶都快凉了。”

看自己师父宋老和颜悦色,徐童心里就知道,准没好事。

虽然师父和师爷都是打心眼里对自己好。

可两个人扮演的角色完全不一样。

就像是家里的家长,父母在教育孩子的路上,总是一个扮红脸,一个扮黑脸。

很显然,做坏人的事情,当然就落在了师父的头上了。

徐童走到师父面前,先老老实实地给师父请安后,这才小心翼翼地坐下来。。

“好徒儿啊,你师爷给你的东西拿到了吧。”

宋老眯着眼睛,给徐童斟上半杯茶水。

徐童拿起来轻抿一口,味道还很不错,喝下去后有种浑身轻灵的感觉。

不过徐童这次可不能被动挨打了,主动道:“师父,我师爷说您给我找了个媳妇?不会是也给扎了个纸人吧?”

宋老一愣,旋即摆了摆手道:“你听你师爷瞎说,我哪有那个闲工夫。”

“师爷,师父说您……呜呜呜”

“好小子,我是你亲师父啊,有你这么坑自己师父的么。”

宋老捂住徐童的嘴,眼睛不忘朝着里面看一眼,这才压低声音道:“还不是大公主,她这次得了老歪脖子树,成道不过就在这一段时间,到时候你要帮她一把。”

“帮她?以身相许?还是让她咬我??”

徐童脑袋和拨浪鼓一样连连摇头。

这娘们一口下去闷狠,上次剧本被她咬了几次,要不是有灵胭活血丹,自己早就死翘翘了。

还有那颗老歪脖子树又有什么门道,自己可是一点都没看出来。

师父见状,又给徐童续上一杯茶水,随后才开口解释起来。

当年崇祯这棵树上吊死,满清皇帝入关后,为了安抚人心,就给这棵树赐了封, 叫做罪槐。

这棵树一定程度上地继承了朱家残留的国运, 又见证了时代交替, 本身就已然是有了一股运气。

只是这股运气在时代辗转之下,却非是正运,而是败亡之运。

正是因此, 这棵树在满清结束后,就被人给砍了。

这股败亡之运, 就辗转来到了罗浮山下的乱草林子里, 化作了一棵老树。

也就是大公主赶上了, 这棵树就是她最后一颗道果。

这大公主逆转生死,窃国运, 盗龙气,说白了就是寄生在了大明朝的一只蛀虫,当然大明亡了, 也不是因为她这一只蛀虫, 毕竟自她出生, 这个王朝就已经是百孔千疮, 无数蛀虫了。

大公主只是将这艘烂船最后的余热利用在了自己身上而已。

所以因果循环,她最后成道的关键也应在了这棵树上。

“哦, 难怪我看她气质变化那么大。”

徐童恍然大悟,随后皱眉道:“可她成道关我什么事?”

“这就是关键地方了。”宋老喝了一杯茶水:“她是逆天而行,由死而生, 缺的就是一口纯阳真气。”

极阴生阳,但那是理论上, 哪有那么容易的事情。

所以需要外力来辅助,纯阳气倒是不难找, 全真龙门一脉主修金丹道,修的就是一股纯阳真气。

只要突破大宗师, 体内结出金丹,纯阳气就有了。

可问题是大公主也没法上门去要啊。

试想一下,青天万里,突然间阴风滚滚,纯阳宫外。

大公主指着门口的小道士:“嗨,把你家师父、师爷,请出来, 我借他们贞操用一下。”

人家答不答应徐童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纯阳宫里的老家伙们,能让大公主明白明白全真大宝剑的厉害。

所以这件事吧,就只能找徐童了。

毕竟方便, 省事,快捷。

“老爷子,您这不是把我往火坑里推么?”

徐童连连摇头。

“放心,不是让你和她行夫妻之实,只需要你将一股纯阳气打在她身上就行。”

“那我岂不是更亏?”

“那你想怎么样?”

“帮她没问题,可她要给我打工,至少五次。”

徐童伸出手指。

“太多了,两次!”

宋老眯着眼,摇头道。

“您是我亲师父,不是我亲闺女,怎么胳膊肘往外拐呢??”

“嗯!!”宋老一瞪眼,抬手就要打,没好气道:“回去把弟子规给我抄三遍去,就两次,你同意就同意,不同意……还钱!”

说着宋老把一张借据拍在桌上,徐童拿起来一瞧,这字迹一看就是师爷的手笔,可内容是以自己的名义,借了崔判官三万冥钞。

好家伙,感情在这等着自己来着。

“三次,不能再少了。”

徐童满脸无奈地败下阵来。

“嗯,那就三次吧。”

宋老点了下头,算是把这件事敲定了下来。

两人又喝了几口茶水,师父宋老就把一个牌子递给徐童。

这枚令箭正是大公主的一缕魂魄所化,持此令箭,不仅仅是让徐童呼唤大公主,更是代表着徐童召唤大公主所作所为,都是师爷授意,即便造成什么不好的因果,这份因果也落不到他的身上。

徐童把东西收好了,这才起身给师父行礼退安。

临走之际,宋老还不忘嘱咐道:“记得下次来把弟子规给我送来!”

“这个臭小子!”

看着徐童走出门,宋老才满脸幽怨的小眼神看向身后,只见师爷正笑眯眯走进了凉亭,端起茶水品上一口。

“坏人都要我来,我都担心这孩子以后会不会恨我。”

宋老一脸不爽地坐下来。

“总不能我来吧?”

薛贵翘起二郎腿笑道。

这话让宋老不知道该怎么接,只能话题一转:“上次九厄冥鬼大王的事情,就这么过去了?上面没有再让人刁难你吧。”

薛贵端着茶杯沉默了片刻后道:“这笔账,有杜老鬼顶着,落不到我头上,但杜老鬼让我给他抓三百恶神。”

“嘶~~”

宋老闻言,顿时两眼一瞪:“三百??他当那是三百大白菜呢。”

薛贵瞥了他一眼,冷声道:“急什么,一把岁数还沉不住气,他不说,我们就不抓了?三百是虚数,可用质量顶,时间没限制,慢慢抓就是了。”

宋老被薛贵这么一通训斥,也就放松了下来,思索片刻:“可哪来的那么多恶神给你抓啊。”

薛贵饮了一口茶水,余光看向了门外,答非所问道:“小家伙下一步也该入道了吧。”

“入道?”

宋老脸上神情微变:“是不是太急了。”

从徐童拜师,到他成为大宗师,这前后才多久时间?

现在就要让他入道,这个速度未免也太快了,宋老担心徐童心境不稳,到时候别是走火入魔了。

对此薛贵只是一撇嘴:“咱们本就是旁门左道,要是速度不够快,还叫什么旁门左道?要不是当初,我不得时运,三十岁时候就该入道了。”

提起这件事,薛贵也不免有些遗憾,哪怕是已成阴官,却总是断了仙路。

只能说,命数如此,也怪不得谁。

两人正说话间,老道推门走了进来。

“老爷,北阴司来人了,说是要见见老爷。”

薛贵和宋老两人面面相视一眼。

北阴司隶属罗酆六天,说起来九厄冥鬼大王,就是罗酆六天的人。

想到这,两人心间顿时有种不妙的预感。

“请入正堂吧。”

“是!”

老道点点头,转身走去请人进正堂。

“师父,来者不善,要不要通知杜老鬼!”

宋老低声说道。

“怕什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北阴司虽大,却也管不到咱们头上,且去看看再说。”

说罢薛贵便是换上了一身正装,迈步走进大殿去……

次日一早,徐童早早就从床上爬了起来,喝上一杯咖啡后,就乘坐着甘道夫的马车前往集市。

路上,徐童看了一眼昨晚上的团队频道记录。

发现昨夜,大木竟然发来了求救信号。

仔细阅读看过去后,才发现,昨天斗牛场竟然出了这么大的事情。

“少爷,可能是昨天输钱的人太多了,昨天夜里有人一把火把斗牛场给烧了,据

铅笔小说 23qb.com

<= 25目录+书签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