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无限之剧本杀> 第二十五章 师娘威武

第二十五章 师娘威武

(注:前面两章,我不小心把魃写成了魁,额……晕头了,已经修改)

——

石碑重重立回了原位后,顿时乌沉沉的石碑上,透出鲜红的光芒。

红光沿着石碑上已经模糊的雕纹闪烁,钩织出上面的纹理。

一尊鬼脸巨人,双手张开,托举轮回。

霎时间,本该从虚无中穿梭而来的魃女一只脚才刚刚落在鞋子上,石碑上便是红光大作,一股排山倒海的巨力,径直的拍向魃女。

“臭小子,你真以为我不敢杀你!”

魃女脸色骤变,怒喝一声,双手指尖生出尖锐的指甲,朝着面前虚无中抓上去。

“咔咔咔……”

一时空气中发出一阵尖酸的摩擦声,甚至肉眼可见的裂痕犹如蛛网般在空气中蔓延。

“吼!!”

烟囱上的石碑颤动,红光猛地大作,竟然化作一尊红发鬼神,挥举起拳头,朝着师娘魃女砸下去。

硕大的拳影磅礴不可抵抗,万钧神威,一拳砸下,令原本立足不稳的师娘更是节节败退,几乎要被砸回虚无中去。

与此同时,徐童敏锐地察觉到,整个火葬场内许多镇物都被惊动,生出连锁反应一样。。

只听墙头上的风铃作响,徐童竟然看到院角的那颗榕树,像是活了一样树皮裂开,露出一个树洞。

树洞里竟然还供奉着一座寺庙。

这座寺庙里面可不是三清佛祖天帝四御,而是一只全身赤红,头生双角,手持狼牙棒的恶鬼。

恶鬼被惊醒,嘴里发出尖锐的怪笑声, 挥出手上狼牙棒, 照着师娘后脑勺砸过去。

这狼牙棒并非是普通伤害, 一棍砸下来,上面竟然还有六字箴言。

见状,师娘一声轻喝, 脚尖一挑,那只绣花鞋飞起来, 迅速在空中化作山岳般巨大, 压得虚空似塌陷了, 隆隆作响。

随之鞋子一脚踩下来,踹在狼牙棒上, 将狼牙棒踹飞出去。

“师娘威武!!”

徐童看着只拍手,心里琢磨着自己这位便宜师娘的实力,果然是深不可测, 不愧是古老的神灵。

这般实力, 自己对上再不动用拜山扣的情况下, 恐怕胜算也不会很大。

魃女听到徐童的呐喊助威声, 气的火冒三丈,眼神像是毒蛇般阴冷, 恶狠狠地瞪向徐童:“待会我扒了你的皮!”

“您还是先顾好您自己吧。”

眼看着石碑上鲜红的光芒越来越强,徐童也不敢多待,立刻跳下烟囱, 他从一开始就不相信这位师娘。

即便她相伴师父身边三十多年,但那是师父和她订下了契, 有师父压着,她才不敢乱来。

如今没有了师父, 这娘们指不定是打什么鬼主意。

为虎作伥的事情,徐童可不想干。

说罢, 徐童转身就走。

倒不是他不想送师娘去和师父团圆,而是感觉到周围梅家布置的那些镇物都已经被激活,自己贸然出手,指不定会卷起来,索性还是让师娘自己来承受吧。

不理会师娘在外面对付那些镇物,徐童直奔向停尸间。

一进门,周围的温度瞬间下降了十几度。

只见偌大的房间, 立着巨大的冷柜,冷柜的门是一格一格,拉开后里面的空间刚好够一個人躺进去。

所有的尸体,都是被单独存放在冷柜里。

空气里一股说不上来的味道, 若是正常人在这里,嗅到这股气味恐怕第一时间就会有种呕吐的冲动。

那是死人身上才会有的味道,即便尸体都被封存在了冷柜里这种味道也一样会散发出来。

不过这股臭味对徐童来说根本不算事,在经历过丧尸剧本后,这种味道都是小场面。

自己来到这里,正是要借助这里的冰柜,顺道地把师爷给自己的螭珠给吃下去,好觉醒螭龙之力和螭龙之魂。

随手拉开一个冰柜的门。

“哗啦!”

只见冰柜打开,里面是被裹尸袋和黄布包裹的尸体,上面覆盖一层厚厚的冰霜。

但仔细看,不难发现,黄布沾满了血污,也不知道这具尸体在送进来前是什么模样。

关上,重新打开一格。

嗯……看起来梅家的生意还是挺好的。

再换一格,咦,是个美女呀, 怎么只有上半身??下半身呢?

再换……

徐童翻了五六个格子,才总算在最下面一层找到了一个空着的冰库。

从道具册里拿出师爷给自己的那颗螭珠, 看着这圆滚滚犹如婴儿拳头大的珠子,徐童砸吧砸吧嘴,心想早知道应该带点猪油之类的东西, 这么大的玩意,硬吞进去不好受啊。

不过现在可没工夫给他做那些准备,张开嘴,把珠子往里面一丢。

只见珠子入口竟然犹如融化的冰泉一样,化作一股冰流沿着喉咙毫不费力的就吞咽了进去。

非但不觉得热,反而有种冰冰凉凉的感觉,像是小时候吃的碎碎冰。

正当他还在疑惑,这东西吃下去的口感非但不热,反而冰凉润喉的时候,腹部突然开始发烫起来。

徐童脸上神情痛苦,腹部像是被人给猛击了一拳一样,紧随着就觉得那股热气开始从肚子里往四肢蔓延,当即他也不敢大意,赶忙往冰柜里一趟,双手扣着冰柜一拉,将自己拉进冰柜里去。

而与此同时,火葬场后面的小路上,一辆面包车正停在那里等着。

里面坐着两个人,正是梅渡和高卓。

按照他们之前商量好的计划,他们两个在外面接应着,等徐童出来后就去吃火锅。

“小渡,你们梅家的炼尸法怎么这么复杂啊??”

后座上,高卓抱着梅渡给他的那本【百炼无僵】的手抄本仔细阅读起来。

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本以为自家炼尸的技术,已经算是行业里的翘楚了。

除了茅山之外,应该没有别家比他们高家更强了吧,可一瞧书里的内容,高卓才发现自己真的是坐井观天了。

这本书里,没有具体炼尸的方法,而是将炼尸从头到尾做了一个详细的细分规划。

书中,将僵尸细分了十二种流派,对应了十二天时,十二种流派,又细分了二十四大纲要,对应二十四节气。

再混入命格、地穴组合。

好家伙,光是这一本书就够自己学一辈子了。

高卓看得脑袋都快大了。

“高大哥,炼尸本就是逆天而行,每一个细节都要学习到位,本公子三岁就会背了,只有对应尸体的命格,以地气、天时,重塑尸气,才能令僵尸有足够强大的实力和潜力。”

梅渡掏出自己的扇子,一副过来人的口吻开始指点起来。

看到高卓满脸苦楚的模样,心里一阵暗爽:“叫你白天给本少爷装!”

正想着呢,梅渡的目光不经意间往车窗外一瞧。

“咦??”

外面的面包车上,梅渡猛地从地上坐起身子,两眼瞪着火葬场里时隐时现的红光:“不好!”

“怎么了?”

高卓被吓了个激灵,从椅子上坐起来。

只见梅渡神情严肃,两眼目不转睛地看着前方:“有人动了我家的镇物,这下事情闹大了,你看!”

高卓顺着梅渡的手指一瞧,只见周围梅花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花瓣逐渐变成了乌黑。

原本微风清爽的树林子转眼间就是阴风大作,煞气逼人。

“快走,咱们进去瞧瞧。”

梅渡不知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担心是徐童不小心触动了机关,梅家虽然衰败,但那些镇物都是祖上一代代传下来的东西。

有些东西甚至他们梅家自己也说不清来历。

就算是大宗师,若是不小心触碰,不死也要脱层皮。

当即两人下了车,也不从大门方向走,而是直接爬墙进去。

有梅渡带路,高卓也不担心触发什么阵法。

只是两人没有命眼奇门,一进火葬场,只觉得四周阴气冲天,却是无法如徐童一般,能够具体地看清楚发生了什么。

“那上面怎么冒着红光啊?”

高卓抬起头看着大烟囱上微微闪动的红光,开始还以为是灯,可仔细一瞧,好像又不是。

“是托天轮回图!”

梅渡闻言心里大呼不妙,没想到这东西竟然也被惊动了。

“啥图??”高卓还不明白是什么。

梅渡一把拉住他的胳膊:“别问,快跑!这东西都被惊动了,肯定是闹出大乱子了。”

铅笔小说 23qb.com

<= 06目录+书签0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