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无限之剧本杀> 第七章 本官李正

第七章 本官李正

“砰!!”

哪怕徐童收着力气,等众人回过神的时候,就发现大胡子人已经飞出十米外,脑袋撞在了石头上,脑瓜子当场就裂开了。

这下不仅仅是河神司这些小混混们傻眼了,就连郭毅也不禁瞳孔猛地一跳。

那大胡子膘肥体壮,少说二百斤,这一巴掌抽出十米外,换做自己也做不到啊。

一时再看向面前这位世子,眼里满是陌生,这还是自己认识的那位一心只想做官的世子爷么??

但郭毅已经没时间去思考了,眼看着世子都动了手,当即一声大吼:“给我打!”

说罢,郭毅已经身先士卒冲上去,郭毅这一声大吼,其他随从也惊醒过来,拔出手上的刀剑一拥而上。

河神司是什么货色,说白了,就是一群临时工,还属于外包的那种。

既没有正经的官职,也没有什么专业训练,招揽的都是渔阳城里那些游手好闲的地痞混混,目的就是为了欺负老百姓,让他们拿钱。

这些人平时欺负欺负老百姓还行,可面对郭毅这等训练有素的随从,那就是鸡蛋碰石头,片刻间的功夫,就被打在地上嗷嗷的惨叫。

“你们……我们是河神司……啊嗷……”

之前引徐童他们来旳那名汉子被郭毅作为重点照顾对象,眼见打不过立即开始报出自己的身份。

这些人平日里横行霸道惯了,猛不丁的遇到了硬茬脑子里还没明白过来,徐童连人都敢杀,哪里会在乎他们身上那层狗皮。

“你个龟儿子的,拿着鸡毛当令箭,我鈤你个仙人板板!”

郭毅操着一口蜀地经典问候,抡圆了胳膊,两个大嘴巴子下去,抽得啪啪作响,转眼汉子的脸已经肿得和猪头一样,嘴巴上满是鲜血,门牙都被抽飞了出去。

“留着吧,找一根绳子捆起来,你们几个去把河道边上那几个也抓过来,别让他们跑喽。”

“诺!”

几位随从转身就走,他们实力虽然不高,可若是放在晚清哪会在江湖上也能算个三流的高手,对付这些地痞自然是手到擒来,不一会就把河堤上的一伙人给五花大绑地抓过来。

一起过来的还有那些在河堤上挖河道的劳工。

这些人也是觉得奇怪,这可是河神司的人,怎么有人敢动他们!!

心里与其说是好奇,不如说是带着几分的希望。

不一会,周围已经站满了人,一双双木然的眼睛盯着徐童等人,显然是对徐童一行人的身份还带着怀疑。

“世子,咱们这是要……”

郭毅走到徐童身边,说话的声音比从前小了不少,看着徐童的目光,也少了几分担忧,多了几分敬畏。

那一个巴掌给他的印象太深刻了,自己这样的实力,一拳将一个普通人打出十米远,不是问题。

可决然做不到如世子那般轻描淡写。

徐童没有回答郭毅,走到面前被捆结实的这几个人面前,蹲下来,仔细审视着这些人的脸孔。

“我问你们,马六子是怎么死的。”

几个人闻言一时面面相视,随后纷纷低下头。

眼见这些人还不肯说,徐童也不废话,一個眼神递给郭毅。

郭毅立即心领神会,作为恭王府的护卫,刑讯逼供这种事他们也不擅长。

不过对付这些地痞流氓,郭毅还不信,他们多能抗,走上前,抓起当中一人的手,随后用力一扭。

“啊!!!”

惨叫声响起,几人看得眼珠子瞪圆了,但始终没一个人开口。

“嘿,你们这帮瓜娃子,嘴皮子怎么这么硬啊!”

郭毅见状瞬间有些恼火了,世子就在后面看着,自己怎么能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

正所谓十指连心,自己一根一根手指头地往下掰,不信他们不开口。

当即继续往下扭,一时惨叫声不断,但这些人嘴巴像是被缝起来了一样,一个字都不肯说。

“你们这样是没用的。”

一名老人走过来,向郭毅说道。

郭毅等人回头一瞧,这不就是方才在河道边上,被他们抽鞭子的那位老人么。

“土地公!”

徐童瞄了一眼,不需要开命眼奇门,就知道老人这是被土地附身了。

只见土地走到徐童面前,弯下身朝着徐童作恭,这才继续说道:“渔阳人好斗狠,他们都是滚过刀子的人,不怕这个!”

这些地痞能在渔阳吃得香,混得开,不是他们能打而是靠着一股狠劲。

以前没有河神司的时候,这些混账东西,到酒楼饭店从来都是吃饱了就走,没有人敢问他们要钱。

为啥呢?

因为掌柜的要钱,他们拔出刀子把自己耳朵切下来,就当作是银子。

还美曰其名,这件金元宝,抵你十年饭钱。

什么??不够,那就继续来,刀给你,你只管切,他要是中途喊一声疼,他就不在这里混了。

可要是你动了刀,就是持刀伤人,他还是要讹你一辈子。

你要是,杀了他,你就惹上了人命官司。

众目睽睽杀人偿命,哪朝哪代都改不了的铁案。

你要不敢,那以后他来这里吃饭,你都不能要钱。

你想人家开饭店小本生意,哪里经得起他们这样折腾,多是当作破财消灾了。

真把人给弄死了,饭店还做不做了?就算是不偿命,牢狱之灾也逃不了啊。

做生意,和气生财,于是见到了他们,也都选择息事宁人了。

啥子?真碰见横的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一条命递给你呗。

所以别看这些河神司的人都是地痞流氓出身,可也不是一般人都能做得了的。

断胳膊断手,他们都不怕,更何况是几根手指头。

土地公这么一说,地上河神司的人,哪怕是被打得鼻青脸肿也不免仰起头来,眼底里还带着一股神气劲,老子打不过你们,但老子也不怂,要是让老子活过今天,改天弄死你们。

这下郭毅有些犯难了,这些人显然都是滚刀肉,再怎么折腾也不怕。

徐童见他们不说,转身看向土地公:“马六子怎么死的?”

“老梆子!!你可别瞎说!!”

看着突然站出来的老头,几个人心底顿时有些慌了。

虽然这件事他们做得很隐蔽,可保不齐有人知道点什么。

一个个吹胡子瞪眼,一副你敢乱说,我们杀你全家的态度。

但面前这老头可不是他们方才打的那位,而是渔阳城的土地公呢。

土地公才不在乎这些人的报复,反正也报复不到自己身上,听徐童一问,不禁一跺脚,满脸怨气的看着后面宽敞的大河:“还不是被这些人绑上了船,送进了江里喂那个王八精去了。”

原来姜真他们为了捞钱,建立了河神司,要渔民缴纳供银就能保护平安。

若是没钱缴纳供银出去打鱼,任由河神吃了他们也不管。

时间一长,那些没钱的渔农也不敢再出去打鱼了,这下河神饿了吃不饱怎么办?

于是河神司就借着他们不缴纳供银为借口抓来修河道,其实就是变了法的把人骗过来,趁着夜色打昏了,丢进了江水中去喂河神。

听到这,众人都怒了,往日里这帮混蛋,鱼肉百姓也就算了,毕竟有官府撑腰,可连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都敢做,简直是丧心病狂。

“畜生!你们居然拿自己的同乡去喂王八!!”

“狗食的玩应,艹你大爷!”

眼看众人已经彻底怒了,河神司这几人心里也开始怂了,这件事若是被传出去,怕是把他们挫骨扬灰都不为过。

于是有人赶忙辩解道:“胡说,都是胡说,我们没有!”

说完两眼瞪着土地公:“你个老梆子,你没钱交供银,干活又偷懒,这时候分明是在妖言惑众,你们等着,等知府大人知道你们敢以下犯上,少不得要判你们个充军!!”

“哼!”

眼见他们还敢抵赖,土地公也不和他们争论,只是意味深长的说道:“你们坏事做尽,殊不知,举头三尺有神明啊。”

哪知道此话一出,反而像是给了他们什么提醒一样,精神一振:“对啊,我们是河神的人,你们这样,是要遭到河神爷的报应的!!”

“你们真是泼天的胆,我们背靠着河神爷,上面是知府大人,你们究竟是什么人,敢和我们斗!!”

此话一出,原本还满脸怒气的众人一下就没了声音。

河神司,这是背靠着神仙,还有官府。

一个管生,一个管死。

铅笔小说 23qb.com

<= 25目录+书签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