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无限之剧本杀> 第十五章 【玄元归化丹】

第十五章 【玄元归化丹】

只见仓口里,静静躺着一枚丹丸,能有龙眼那么大,晶莹透亮,像是黄金铸成的。

仔细看,丹丸上布满了翡翠般纹理,与黄金色的丹丸两者交相辉映,看起来非常炫目,芳香四溢,让人不禁沉醉。

浓郁的丹香钻入他元神,顿时让他感觉神清气爽,元神一振。

“丹生道纹,这是传说中的顶级丹药啊!!”

大丫激动得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什么狐仙魅相,天生魅骨,这一刻全都丢到了九霄云外去,盯着丹药直流口水。

传闻,只有丹药最极品顶级的时候,就会与天地共鸣,生出奇特的道纹,一经食用,就能感悟到天地间的一缕神韵,极其珍贵,可遇而不可求的宝物。

大丫也只有在狐家老祖给她的修炼法中看到了片角记载。

没想到这么神奇的东西,自己竟然都能见到。

“这么珍贵!”

徐童听大丫一说,也有些吃惊问道:“与碧落丹相比又如何?”

“不一样,碧落丹之所以珍贵,是因为材料只有冥土才会有,凡人如何能轻易踏足冥土,就算是天上神灵,也不是想进冥土就能进得去的。

至于丹生道纹就不同,不仅仅要求炼丹的材料极好,更是要独特旳手法才能有极小的概率将这颗丹药炼至极致,从而和天地共鸣,所以两者没有可比性,因为碧落丹若是有材料,也有概率炼出道纹来。”

“原来如此。”

听大丫这样解释,徐童也就明白了。

转念一想,自己可没有什么神奇的炼丹手法,甚至对炼丹是一窍不通,之所以能炼出这样神奇的丹药,恐怕除了自己这口仙炉之外,更重要的就是自己方才激活了【穹天之佑】的缘故吧。

他想起方才自己手掌上闪烁的红光。

穹天之手可以对任何事物,提升百分之三百的成功率,以及百分之二百的超常发挥,但只有百分之五十的概率,成功激活穹天之手。

自己刚才应该是没有成功激活穹天之手,红光可能是超常发挥。

相通其中关键,徐童心里大呼超值,这项能力不愧是金手指,简直是小母牛倒立牛13冲天了,对比起来【玄芲神目】虽然强大,但远不及【穹天之手】

穹天……苍天之意,这项能力如此强大,难怪敢以天为名。

不过要说比这项能力更强大的,毫无疑问,就是那张道具卡【源】

无论是命眼奇门,还是穹天之手。

这两项能力都像是开挂一样的变态,但统统都是来自这张道具卡。

怪不得当初臺先生不惜冒犯规则,也想要弄死自己,夺走这张道具卡。

徐童伸手将这枚丹丸拿出来,丢入道具册中一瞧究竟。

只见丹丸一入道具册,立即化作一张道具卡。

淡金色的滚边,就见海浪滚滚,一粒金丹悬浮在浪潮之上。

动态背景,要知道自己手上也只有【源】【纯阳剑】这样传说级的道具卡才有动态背景,这颗丹药竟然有动态背景,让徐童心底一时更加期待起来。

目光看向词条。

【玄元归化丹】

水利万物而不争,玄元归化万物生。

食用者,获得一道水之道痕,功力提升一倍,有30%概率领悟《玄元盾》

天珍奇物,仅限一次,多次食用无效。

(注:若是食用时,在水元素充沛的地方,领悟《玄元盾》概率提升至60%)

词条的内容非常简洁。

但越是简洁,隐藏的内容越是耐人寻味。

水之道痕是什么,徐童也不清楚,但功力提升一倍,这就意味着,自己吃下这颗丹药,极有可能迈入道之境。

至于玄元盾,这个能力是什么,听名字,似乎是某种防御的技能。

徐童随后将这颗丹药的效果告知给大丫他们。

大丫本来还挺兴奋,不过一听是水之道痕后,就露出一副索然无味的神态。

“本小姐最讨厌的就是水了,打湿了我的尾巴怎么办,没兴趣。”

说着,大丫就一脸懒散地躺在了自己的太妃椅上,抱着狐家老祖给她的修行功法研究起来。

吉祥在一旁傻笑摇头。

发财更是在地上一滚,早就滚得远远的去。

狐狸怕不怕水,徐童不知道。

但吉祥和发财绝对不怕,但他们三个果断表示对此毫无兴趣,明显就是想要徐童自己一个人吃掉这颗丹药。

毕竟他们依附在徐童的堂口上。

徐童是他们的掌教,只有掌教越强,它们才越是安全。

徐童知道他们的意思,心里不禁流过一股暖流。

想了想,伸手拿出了三份香火功德给三个小家伙分过去。

“等下次有机会,我再想办法帮你们提升实力。”

“哼,就会画大饼,不过有香火吃就行。”大丫晃着手上的香火朝着徐童俏皮地吐了吐舌头说道。

徐童一捏拈花指,两眼含光朝着大丫一指:“调皮!”

大丫先是一呆,旋即回过神后,徐童人就已经离开堂口了,回想起方才那妩媚的眼神,手指不自觉地模仿其拈花指的姿态,片刻猛的一个机灵自己都觉得肉麻,心道:“掌教是不是偷学我家的魅功了??”

元神归位,徐童睁开眼皮,看了一眼道具册里那颗【玄元归化丹】却也不着急马上吃下去。

注解上已经特别提醒,要在水元素充沛的地方吃下去,领悟玄元盾的概率才会更高。

反正渔阳有的是河水,等今晚没人的时候,自己找个干净的河水里一钻,到时候再吃下去试试看。

……

“大师兄,你确定师父已经到了渔阳了么?”

渔阳的城门外,赵鹏三人坐在路边的茶棚里,轻抿上一口茶水,目光则是四下张望着。

听到聂海棠的询问,赵鹏很确定的点了点头:“没错,师父离开神都的消息已经传过来了,算起来已经离开了十余天,以师父的脚力,这时候差不多就该到了。”

“那可真是太好了,有师父老人家坐镇,咱们对付摩陀教的就更有把握了。”

提及到了师父,聂海棠满脸窃喜。

一旁三师兄李心良反而略有担忧的说道:“可是,咱们现在找到的线索看,摩陀教虽然就潜伏在渔阳,可眼下反而销声匿迹了,咱们找了这么久,一点消息都没有。”

“哼!”

提及此事,赵鹏不禁从鼻腔里发出一声冷哼,神情不悦起来:“还不是都是那个臭小子搞的鬼!”

他没提及此人是谁,但聂海棠和李心良都清楚,大师兄所指之人,正是当下渔阳正是红火的河道督察使李正。

赵鹏之所以会这样说,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他们原本在渔阳已经追踪到了一些线索。

可徐童立城隍、诛河妖、把霍霍乡民的宋亲朋与河神司全部搞垮后,所有功劳都推给了城隍爷。

这下城隍庙的香火与日俱增,无形中镇压了渔阳城的运气。

原本那些已经露出苗头的摩陀教众,居然一夜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也难怪赵鹏会对这位李大人有如此怨念。

“可是,师兄,我倒是觉得这位李正,做事倒是有趣。

渔阳官场复杂,河道督察使都死了三位,但他不动百姓一厘一毫,也不去和那些贪官纠缠。

反而凭着立下一块石碑,竟然筹集十万两白银。

这些天我还特意看了他们贴出来的账簿,一笔笔花销事无巨细地记在上面。

我虽然很讨厌他,但也觉得他确实是一个干事的好官。”

聂海棠这几日,也在默默观察着这位李正大人,从开始对他本能的厌烦,到现在反而有些佩服。

有雷霆之手腕,又有点石成金的能力,最重要的是,老百姓真正得了实惠,而他自己现在还居住在驿馆那种破旧的地方,心里对他的那份厌烦,也渐渐有了几分改观,觉得也许是自己误会了人家也说不定。

“师妹!”

聂海棠正想着呢,冷不丁就被赵鹏的声音打断了思绪。

抬头一瞧,心里顿时咯噔一下,只见大师兄赵鹏神色阴沉,眼神也变得冷厉起来:“师妹,此乃惩小恶而放大过,摩陀教的牵扯重大,甚至会动摇国本,威胁到当今圣人,与之相比,区区河妖又算得了什么呢。”

“这……”

聂海棠一时不知如何作答。

赵鹏见状知道自己话说重了,语气立即放缓下来:“唉,可能是我太急了吧,毕竟圣人给师父的时间可不多了,不然师父多年不曾出关,又怎么会贸然离开

铅笔小说 23qb.com

<= 25目录+书签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