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无限之剧本杀> 第二十六章 刮地三尺

第二十六章 刮地三尺

香儿!!

徐童站在原地,这是一个女人的名字,像是闺名,难道说,这个叫做香儿的女人就是自己的母亲么??

可为什么自己这段记忆是被某种力量给抹去??

是玩家?异人?

这些问题无法得到答桉,不免让徐童心上留下一层阴影,看起来自己解决了罗天大蘸后,确实是要回去一趟了。

只是这次可不仅仅只是为了抓自己的好兄弟入队,他也想对自己的身世有一个交代。

这时候徐童转身一瞧,看到一旁顾曦白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像是溺水的人一样,双手紧紧捂着脑袋,不断左右摇摆,他越是挣扎,那些痛苦的记忆就源源不断地涌现出来,这些记忆相互纠缠,就要化作一只大手,将他彻底拉进深渊。

见状,徐童眉头一紧,迅速来到顾曦白的身旁,一只手挽住顾曦白的脖子,另一只手抡圆的胳膊,两巴掌狠狠抽在这家伙的脸上。

“蠢材,无论你以前是怎么个模样,现在的你,已经强大到了像是一个超人,醒过来!!!”

两记恶狠狠的巴掌,令顾曦白涣散的目光逐渐开始聚焦,听到徐童的话时,心底才勐地惊醒过来,脸色一变,胸口一股怒气不可遏制地涌上头顶。

双手张开,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咆孝声。

“轰隆隆隆!!”

顿时水面炸开,蓬勃的武道意志犹如无坚不摧的利刃,顷刻间便是将周围缠绕的那些记忆全部打碎。

不过顾曦白得到喘息的机会后,人就不受控制地浮出水面,像是被什么奇特的力量给推出去一样。

反倒是自己一点异样都没有。

这时候水面下开始泛起蓝色的强光,徐童低下头,只见一面硕大的镜子从水底涌出来。

伴随着镜面缓缓竖起,一个和徐童一模一样的身影被映射在了镜子中,只是面前这道身影却并非是自己的影子,因为他竟然当着自己的面,笔直的坐了下来,双膝盘坐,一只手托着下巴,目光上下打量徐童。

“你通过了考验,但你似乎并不是龙虎山的传人,我看不到你身上有龙虎山独特的印记。”

镜子中的徐童率先开口,声音犹如一位八十岁的老人一样沧桑。

徐童从道具册里拿出灵虚道人给他的羊皮卷,将羊皮卷张开,露出背面的印记。

“原来如此,既是持有信物,那此物便予你方便吧。”

只见镜中之人伸出手掌,用力抓向自己的心窝“卡!!”地一声作响,随后在里面摸索了好一阵后,便是从心窝里掏出了一颗活生生的心脏。

随后将这颗心脏递给徐童:“此物便是你成道的契机,什么时候这颗心脏若是能跳动起来,什么时候,就是你成道之日。”

徐童伸出手,将心脏接在手上,只见心脏落在手中,迅速化作一枚翡翠般的石头。

他试着将其丢入道具册内看个明白。

结果道具册却是给出了三个问号,并且特别标注了“非正常物品,无法鉴定。”

见状徐童嘴角一抽,本想要问个明白,结果镜子中的身影却是逐渐碎裂,直至消失不见,只留下一句:“天机不可泄露!”

“呸,让你装到了。”

徐童把心脏收好,骂咧咧的转身游出水潭。

只等爬上了水潭,才看到顾曦白正满脸郁闷地坐在石头上,垂头叹气的模样,看起来心情十分不舒服的模样。

毕竟每个人童年都有过一些让人很不舒服的记忆,人们会下意识地将这些记忆丢进垃圾桶,选择性遗忘掉。

只是偶然间想起来,哪怕时隔多年,也一样会恨得咬牙切齿。

顾曦白那些记忆片段,多是家庭暴力。

可见这位白白净净的小伙砸的童年,还不如自己在医院里过得愉快。

徐童从不过问别人的家事,更没兴趣充当别人感情的垃圾桶,只道:“别傻愣着,赶紧过来帮忙!高卓把容器送来了。”

原来就在方才他们潜入水潭之中的工夫,高卓还真找来了许多容器丢进了团队仓库内。

六个大水缸,徐童看着眼熟,一瞧,不就是梅家储酒的容器么,一口足够半人高,一米宽。

仔细一嗅,直觉里面酒香四溢,显然之前是有储酒在里面。

不知道高卓这个憨憨,是不是把这六口大缸的酒给糟蹋了,这么快就腾出了空缸,但徐童也顾不得那么多,提出一个水缸就丢进水里。

“咕噜噜”水面冒起脸盆大的水泡,没一会就被装得满满的一大缸,随后用力一提,将水缸提出来,直接扣上盖子,丢进团队仓库去。

顾曦白见徐童忙活,也不好意思再坐在那里生闷气,屁颠颠的跑过来盛水。

“哎幼我的无量天尊在上,这两位真的是龙虎山后人么??我怎么觉得这像是谁家招来的土匪呢??”

这一幕让一旁青雀看得目瞪口呆。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自己都只是偷偷喝上几口,已经是小心翼翼,生怕被人发现。

可和面前这两位一比,自己简直是善良淳朴的象征。

这一缸水,要喝多久啊?

他们难道打算回去开水店么??

“嗯??有什么问题么??”

徐童察觉到身后青鸟投来怪异的眼神,不禁斜眼回头望去。

“呃……”青鸟摇了摇脑袋,赶忙表示没有。

毕竟人家持手令进来,不就是为了得机缘么,这种事情虽然让人不爽,可还在规则之内,任谁也不好说什么。

只是心里最终还是忍不住地吐槽道:“难怪财神爷常说,发财都是狠心人啊。”

青鸟这话也不知道是褒还是贬,也亏是徐童没听到,不然指不定连这只鸟也给想办法忽悠走。

两人忙活完了,徐童左右一瞧,看着周围出了瀑布,似乎也没别的东西后,犹豫了一下,还是拿出纯阳剑当作铲子,愣是让青鸟再次见识到了什么叫刮地三尺。

原本好好的院子,愣是被徐童生生挖得惨不忍睹。

甚至连湖水旁边的石头都没放过,能装的全都装进团队仓库去。

徐童算过了,团队仓库一共是二十八个格位,如果不够,可以花费剧本分和徽章进行购买,不过不仅仅价格不菲,一个格位至少需要一枚黄金级徽章才能够兑换。

二十八个格位,足够自己装下很多东西,然后交给高卓,让他慢慢地往自己的虚实之间去搬。

这样自己便是蝗虫过境,寸草不生的往家里搬东西,也不怕装不下。

若不是这座大殿似乎还有某种力量保护,徐童怕是连这座殿也能给拆下来一起搬走。

“咱们走!”

确定这里没有其他可以带走的东西之后,徐童就不再留恋了,拉着顾曦白爬上青鸟就要开熘。

不然等那些金甲神将回来,一瞧这里被他俩霍霍成这般模样,指不定要找他们算账。

这一点青鸟比徐童更清楚,故而一听到两人说走,当即扇动起了翅膀就迅速飞出玉虚台。

出了玉虚台,不需要青鸟开口,徐童便是说道:“去穹皇玉顶!”

“好嘞,两位坐稳喽!”

青鸟对此选择并不意外,穹皇玉顶位于二十二天,最顶端,这一路上无数珍藏宝藏,是最佳的行经路线。

最重要的是,穹皇玉顶,便是离开仙界天门的必经之路,所以除非是如徐童这样要求,否则其他人也会在天界灵兽的建议下走这条路线。

“什么??天门在穹皇玉顶之上!”

青鸟将这条路线详细介绍给徐童后,徐童顿时有些吃惊,顿时有了一种不大好的预感。

“头,放心,到时候咱们俩联手,那些玩家未必是咱们的对手!”

顾曦白以为徐童担心的是会遭遇其他玩家的围追堵截,故而赶忙拍着胸脯给徐童打气,一方面是要向徐童表现作为一名合格队友的担当,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挽回方才丢掉了的脸面。

徐童闻言只是苦笑,他又怎么会担心这个,只是心里有种很不舒服的预感。

自己与张海生这个人相处的时间很短。

但从他落在了古裴元手上,明明有机会逃走,却还要选择忍受古裴元的各种刁难,甚至接受挑战,被丢进了青楼里也不多做反抗,可见这家伙绝不是没有头脑的傻瓜。

所以他这次招来这么多玩家来参加罗天大蘸,真的只是为了给自己找点麻烦么??

对此,徐童始终抱有怀疑的心思。

不过这些他没必要告诉顾曦白,不然就打压了老白雄起的斗志了。

眼下只能走一步看一步,留点心眼,免得被张海生当了枪使唤。

铅笔小说 23qb.com

<= 06目录+书签0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