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无限之剧本杀> 第三十章 梧台购宝

第三十章 梧台购宝

白羽长老脸上还洋溢着笑容,心里已经快要乐疯了,好多好多的香火功德啊,结果美梦还未来及在他的大脑中温存少许,徐童却是一把将钱给收了回来,转身跳上青雀的背上:“咱们走!”

“嘶!!”

这下白羽长老傻了,难受!窝心的难受。

看着手上这两张巴掌换来的冥钞,瞬间也不觉得香了。

这就好比,你的小姨子突然跑到你房间,开始宽衣解带,你十动然拒,直到看到她修长的大腿,完美的曲线,裤子都脱了,结果小姨子突然穿上衣服就走,临了还不忘给你一记鄙视的眼神:“姐夫,不行啊。”

你难受不难受,反正我挺难受。

白羽长老现在就如此这般的心情,到嘴上的鸭子就这么飞了??他能忍??

“等等!!”

当即赶忙追上前拦在徐童他们面前。

“怎么,你还要抢啊??”

徐童一脸故作惊讶的神情,让白羽长老嘴角一抽,赶忙换上一副讨好的神情,低眉顺眼的朝着徐童道:“来者是客,阁下是千百年第一次来到此地的贵客,如此离去实属我等不周,还请到里面,饮上一杯我们青雀一族独酿的仙酒吧。”

这态度,真是让人感到舒服。

顾曦白都忍不住调侃道:“刚才可是你不让我们进来着。”

“今天醒来得早,屎糊了眼,没看清三位贵客真容,冲撞了几位贵客,实属羞愧。”白羽长老说罢,朝着徐童三人坐下的青雀打了个眼神道:“还不赶紧带贵客们到梧桐台去。”

青雀难得看到白羽长老今儿吃瘪的模样,本还想再坚持一下,不过看到这位长老笑容中不时朝着自己露出杀气腾腾的眼神,青雀就不敢再玩了。

毕竟他可没有徐童那般的心性定力,更没有徐童的钞能力,当即便是赶忙带着徐童三人飞进乌巢。

这次白羽长老亲自飞到前面带路,一些飞得慢点的青雀,直接被白羽长老一翅膀抽飞出去。

“好家伙,这老东西都快成你的恶犬了!”

常无拘在团队频道里吐槽起来,同时心里又忍不住琢磨起来,冥钞什么时候也这么值钱了??看起来自己回去后也要买一些带在身上,万一遇到这样的情况,说不定还能派上大用场。

常无拘不知道的是,正是因为今天的一念之差,在不久的将来,挨上了一顿惨烈的毒打,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穿过乌巢庞大的隧道,眼前随之一亮,一座庞大的山岳迎面而来。

山岳高耸入云,他们站在青雀的背上,目光往下看,可以看到这座山岳被九条犹如巨龙般的山脉围绕,盘绕集结,姿态壮阔,非常慑人。

徐童以命眼奇门去看,只觉得面前山脉暗藏无数玄机奥妙,每一条山脉仿佛都有真龙长眠,以他现在的能力根本看不透彻。

这时青鸟开始下降,露出地面上无数奇花异草。

“那是什么??”

这时候顾曦白目光看到远处有一片金色的草原,仔细一看,竟是一片一望无际的稻田,但当中稻米却是与他所认知的水稻截然不同。

这些稻子,一根根犹如利剑一般的笔直,一株只有一粒稻果,稻仁从壳中涨裂,露出晶莹剔透的果肉,每一颗都犹如钻石一般剔透耀目。

“那是龙稻,是供奉给上清天的御龙食用。”

青雀开口解释道,只是说完心里就难免咯噔一下,为啥呢,它可是见识过徐童刮地三尺的性子。

心里暗暗祈祷,徐童三人可千万别打这龙稻的主意。

只是怕什么来什么,都不用徐童开口,常无拘就忍不住问道:“也就是说,这是龙吃的粮食??”

“龙还吃这个??什么味啊??看起来挺好吃的样子。”

顾曦白盯着那龙稻已经忍不住开始馋了。

青雀闻言,心里暗暗叫苦:“得了,被这三个盯上,怕是今年龙稻的产量是别想上去了。”

只是青雀哪知道,徐童盯上的何止是这些龙稻。

只待青雀一路飞往梧桐台,这里是青雀一族招待客人的地方,乃是用一颗万年火桐的树桩而建。

赤红如玉,徐童三人踩在上面,整个元神都一并暖和了起来,像是泡在温泉里一样舒服让人想要去伸了懒腰,躺在这里美滋滋地睡上一觉。

“快快,把春怡天盏拿出来。”

白羽长老还未落地,就马上开始吩咐下去。

随后邀请徐童三人坐下,搓了搓自己的双翼,热情地向徐童三人介绍起他们酿的仙酒:“此酒乃是用三十三天独有的仙果,与玉清天道井中的井水酿成,饮用者可消五厄之灾,增进寿元,福德加身。”

白羽长老把这酒吹得是天花乱坠,同时余光则是悄悄地打量在徐童的脸上,想要从这位财神爷神情看到一星半角的头绪来。

可惜,徐童从始至终都是一个表情,面对白羽长老的吹嘘,更是只打瞌睡。

但徐童随手就拿起一叠厚厚的冥钞,随手放在桌子上,那个厚度,少说有一尺来厚,厚厚的一叠落在那里,简直让白羽长老的心都像是猫挠似的。

更让白羽长老感到心碎的,是徐童从道具册里拿出一根雪茄,随手捏起一张冥钞,手指一撮,便是将冥钞点燃,借着冥钞来慢慢地烘烤雪茄。

这一幕,让白羽长老深刻地感受到了,什么叫财大气粗。

“嘶~噗~”

伴随着青烟缭绕,白羽长老不禁眯起了双眼,显然是对雪茄的味道很不习惯。

“我们来此,是为了寻找机缘,时间有限,本不想来的,亏是青雀再三邀请才来这里,时间有限,咱们长话短说。”

“是是是……”

白羽长老一时头如捣蒜,连连点头。

徐童见他这般奉承,顿时就有点食之无味了,其实他还是比较喜欢白羽长老之前的模样。

不过现在怕他是恢复不过来了,索性也不绕圈子:“钱我有的是,就放在这里,看你怎么拿了。”

白羽长老看了看桌上的厚厚的一叠冥钞,眼珠子都快红了。

听到这,思索片刻便是道:“我有一宝……”

“我们这三个人,三个人,你一宝,你糊弄鬼呢??扣钱!”

不等白羽长老说完,徐童便是伸手抓起桌上一把冥钞,丢进了道具册里。

“别!!”

一听到扣钱,白羽长老就像是火烧屁股一样,从椅子上跳起来。

这钱还没进口袋呢,可听到扣钱俩字,就像是真的从他身上扣走了一大笔钱一样,可把白羽长老给心疼坏了。

别看白羽长老修行千年,可和徐童的手腕比起来,差得远了呢。

不对,应该说,这位白羽长老在讨价还价的本领上,还不如街头大妈的十分之一。

毕竟这里是天界,他们这种小角色,还没那么多勾心斗角的歪门道道,也不需要他们与谁人讨价还价,安心做好自己的本分才是真的。

故而从始至终,讨论的过程里,全程都是被徐童牵着鼻子走。

为了这些冥钞,白羽长老一口气拿出三件宝物。

一件是他珍藏的青鸾仙衣,穿上后,有隐身的能力。

另一件乌青阴阳勾,乃是族中一位前辈,遗留下的神兵利器。

还有一件,便是白羽长老的压箱重宝,流光梭。

此宝物与元神相连,藏于元神之中,祭出后可迅速突破桎梏,令元神远遁千里,在天界不敢说,可在凡间,怕是没有人能困住此宝。

三件至宝放在桌上,徐童却是神情为难:“我还有一个好兄弟……”

“这个……”

白羽长老有些为难,可转眼就看到徐童的手又要去扣钱,脸色顿时大变,赶忙道:“有、有、有、请稍后。”

说着白羽长老便是起身而去,不知道是去取什么东西来。

“头,这酒真好喝,待会带上点。”

顾曦白在团队频道里说道。

“还有那个龙稻,一看就是宝贝,也给捎带上。”

常无拘开口提醒道。

徐童白了这两人一眼,觉得下次谈判,还是别带着这倆货,坐下来就闷头吃。

不一会工夫,就见白羽长老,抓着一个木箱从远方飞来,一边飞一边嘴里喃喃自语地嘀咕道:“好兄长,对不住了,不是我故意偷你的宝贝,实在是他给得太多了!”

白羽长老说罢,便是将木箱放在徐童三人面前,只见木箱上贴着两层金黄色的黄符,像是在镇着什么东西。

“此物来历甚大,乃是将臣昔日神兵……”

“吓!!”

饶是徐童三个听到这也吓了一跳,将臣可是僵

铅笔小说 23qb.com

<= 06目录+书签0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