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无限之剧本杀> 第三十六章 傻子行踪(第三更)

第三十六章 傻子行踪(第三更)

“是亡神!!”

看到这一幕,一些富商的脸都绿了。

亡神之名可不是吹出来的。

在很久前,曾经有七位亡神复生,五方鬼帝都拿不住他们,好在最后是府君与酆都大帝出手,将其中两人斩杀,但剩下的五名亡神重伤逃离出了阴曹。

至此之后就没有了消息。

连府君和酆都大帝都要亲自动手镇压的亡神,可想而知有多恐怖。

“轰隆隆隆!!”

这时候阵法之中突然雷光爆闪,密密麻麻的雷电坠落,下一刻便是将面前的黑雾彻底打碎。

徐童透过雷光,看到棺材里坐起来了一道身影,模糊的身躯看不出是男是女,双手在雷电中痛苦挣扎挣扎,发出低沉的嘶吼声。

然而一切都是徒劳,很快便是在雷光中灰飞烟灭,消失的无影无踪。

与之一起的,包括了那位富商以及两位撬棺材的鬼怪。

只待雷光熄灭,棺材里已然是空空一片,只有那把闪烁着凶光的短剑,在游离的电芒中依旧闪烁着凶冷的寒光。

“咳咳!”

一阵轻咳声令众人缓过神来,只见灵火大王走进阵法中,伸手捏起那把短剑。

“诸位放心,亡神刚刚复苏的时候,弱小到阳间一个普通人都能杀死他们的地步,这五斗天雷阵,乃是天下至刚至阳的雷阵,什么亡神也要灰飞烟灭。”

说完灵火大王挥手唤来侍从,只见侍从托着一个盘子上来,灵火大王将短剑放在盘中:

“至于这把短剑,已是有了买家,即便买家遭遇不幸,我也会将此物送与家中,交还给对方的家人,我们做买卖的,诚信是为命根,绝不会私贪珍宝。”

灵火大王说的轻巧,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就是避重就轻。

合着要是开出亡神,开棺的人,也要跟着陪葬啊。

这盲盒可一点都不好开,至少决不能自己亲自去开,这不是在赌宝,这分明就是在玩命。

一时众人心思开始犹豫起来。

灵火大王见状,赶忙示意侍从,端着短剑在众人面前游走一圈。

侍从走的很慢,每一步都好像是再三斟酌一样,在众人面前不时停顿片刻,让众人看的更仔细一些。

只待短剑停顿在徐童和莉莉丝面前时,那股凶厉的杀气依旧令人心惊肉跳,毫无疑问这绝对是一把凶兵。

徐童甚至感觉,这把剑的威力,恐怕不输给自己手上的那对【黑水龙牙】匕首。

不,甚至可与自己的纯阳剑一较高下也说不定。

侍从走到孟老太太的面前,周牧等人立即围了上去。

对于这种绝世神兵,任何男人都不愿意轻易错过,周牧更是不管这里的规矩了,直接伸手将盘中的短剑拿起来,试着挥舞几下。

只见剑锋发出破风声,竟是在空气中切除一道细微如发丝般的裂痕,久久不愈。

“果然是一把神兵利器。”

周牧见状,脸上神情大喜,心想,若是幽山下自己手持此剑,怕是早就把那个姓徐的王八蛋给宰了。

想到这,周牧目光看着手中短剑,一时竟然久久不肯放下,一旁的侍从见状,脸上也不禁有些为难起来,张了张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周公子,这把剑已经有主了,若是公子喜欢,接下来的棺材可决不能错过机会啊。”

灵火大王笑盈盈的开口说道。

这本是一句委婉的提醒,却不想令周牧脸色大变,手中剑锋一指灵火大王,开口就骂道:

“滚蛋,你算什么东西,敬你是神荼的人给你三分薄面,你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陪你玩玩,你还当真了,信不信我夺了你的脑袋,做鱼头羹!”

这下场面瞬间冷了下来,灵火大王那双小眼睛一眨一眨,两颗鱼眼都快瞪圆了起来,细长的鱼须狂抖直冒火星子。

众人神色尴尬,一时间劝也不是,说也不是。

毕竟周牧这个混世魔头的凶名在外,他们也惹不起啊。

不过有人对此报以冷笑,觉得周牧这小子怕是今天要倒霉了。

这里可是桃城,不是酆都。

后面就是桃止山,神荼郁垒两位大帝的大本营。

平日里你们为非作歹也就算了,可真在这里闹起来,恐怕神荼、郁垒两位大帝也定然不会轻饶了他们。

到时候只怕酆都大也没办法保他们,即便是看在北阴酆都六天的份上,不要他们的性命,但也绝对没有什么好果子吃。

众人以为这是周牧平日太狂妄,今天狂过了头。

可一旁徐童却借着命眼奇门,看到这一缕缕红色的丝线正从短剑中渗出,沿着周牧的手臂蔓延,无形中就像是有一根红线,在控制周牧的情绪。

好霸道,好邪气的短剑。

徐童心里大吃一惊,周牧再怎么样也是成道级别的高手。

幽山下,大公主打的那么凶,也没伤他元气,可见周牧的实力也绝对不是吹出来的。

可这短剑竟然无声无息,这么快就控制了周牧的情绪。

这若是握的时间再久一些,只怕要不了多久,这家伙非要失心疯了不可。

好在这时,一只手伸出来,从周牧的手上轻轻一把摘下短剑。

短剑离手,周牧整个人也愣了一下,回头一瞧,发现是孟老太太。

孟老太太只是看了一眼,就让周牧一阵失神,旋即眸光清明起来,回想到方才自己的话,心头也是一阵茫然,自己刚才怎么会说出那样的话来。

“这剑是好剑,只是凶气太强,非是常人可以驾驭,心性不坚之人,反而会被迷失了心性。”

说完孟老太太还语重心长的向着周牧道;“你们这些孩子,就知道瞎胡闹,忽略了修行,心性不定,握不得此剑。”

此话既是点拨周牧,也是给灵火大王一个台阶下。

只可惜周牧虽然从短剑的影响下恢复了理智,可当众抱歉这种事,实在是折煞了自己的脸皮,岂不是向所有人承认自己不行?

一脸颇为不服的撇了撇嘴。

灵火鬼王见状心里一下就记恨上了周牧,可还是发出一阵干笑。

没办法这是孟婆递给自己的台阶,自己不下也要下。

“原来是此剑作恶,果然是亡神遗宝,神奇无比啊。”

孟老太太手指在剑脊上一抹,便是给此剑加上了一层封印,便是将其放回盘中。

侍从看着回到盘中的短剑,也是松了口,赶忙端着短剑就走。

“诸位,咱们继续,这口棺材那来历可就大了……”

灵火鬼王见状,继续若无其事的开始拍卖棺材。

有了方才短剑的展览,这次众人的热情顿时高涨了起来……

而与此同时,在商会的大门外,高卓和常无拘两人也已经到了地方。

“这地方还真热闹,我要说这是个鬼城,怕是真没人信。”

高卓左右观瞧,看着周围人来人往,不禁有些感叹,没想到死后的生活也是如此繁华。

“哼,没钱死了也是穷鬼!”

一旁常无拘带着一个面具,遮掩下脸上的伤痕,显然是在幽山后面被打惨了。

若不是高卓及时赶到,拿出了两张冥钞,恐怕此刻他都要被千刀万剐了不可。

经此一事,常无拘悟了,死亡并不可怕,没钱才是噩梦。

高卓听到常无拘的牢骚,也是一脸无语。

心想这倒霉孩子,怕不是脑袋被打出了什么毛病。

“咦,等等!”

这时候常无拘突然目光一凝,一把拉住高卓的胳膊,抬手一指前方:“你看那是谁!”

高卓顺着常无拘的手一瞧,就见人群中一个熟悉的身影一晃而过。

但只是背影,却没看的真切。

“谁啊??”

“傻子!”

“你才傻子!”高卓没好气的骂道。

“你才是傻子,我说,刚才我看见傻子了。”

常无拘满脸无语的解释道。

高卓嘴角一抽,总算明白了常无拘的意思,顿时就来了精神,傻子和老道等人走散了,至今下落不明,也不知道这家伙到底跑到哪里了。

不成想,傻子竟然也进了桃城。

“快走,跟上去!”

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先把傻子给找到也是一件好事。

两人挤开人群,跟着那道身影往后面的小巷走。

沿着小巷走到头,却没看到傻子的踪影,正当两人疑惑之际,突然听到傻子的憨笑声。

两人相视一眼,寻找声音往前面走了几步,就见到一扇敞开的大门。

原来这里是商展会馆的后院,停留着来此参加商展的马车和坐骑。

两人见没人看守,便是走进去,循这傻子的欢笑声,走到一侧的马棚里,等两人定睛一瞧。

铅笔小说 23qb.com

<= 25目录+书签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