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无限之剧本杀> 第四十六章 谁让他是我兄弟(二合一)

第四十六章 谁让他是我兄弟(二合一)

令人感到窒息的黑色气息从孟婆的身上弥漫开。

周围血红色的树林,在触碰到这股气息刹那,竟然迅速枯萎,一颗颗苍天古树,竟是在转瞬间被夺走了生机。

“跑!”

徐童童孔一紧,抓起莉莉丝的胳膊往后跑,常无拘和高卓两人更是一左一右地分开朝着另一个方向冲。

面对孟婆这种冥府正神,差距之大,已经到了无法再用任何其他元素改变的程度,能逃走一个是一个,根本不用想反击的事情。

“嘿,想跑,哪那么容易的事啊,今儿你们谁都跑不了。”

周牧左右一瞧,知道自己不是徐童和莉莉丝的对手,况且孟奶奶似乎也不打算让他们插手,索性拍了拍兄弟夏言的肩膀:“兄弟们狩猎开始了!”

说罢五个兄弟一分两路,周牧带着一名兄弟,追向了高卓。

夏言则是带着另外两名兄弟追杀向常无拘。

“沙沙沙……”

树丛里两道身影一前一后地往前狂奔,徐童不时将目光看向身后。

看不到孟婆的身影,似乎她并未追来。

可一颗接着一颗的血树正在随着两人的步伐快速枯萎。

“孩子,你跑什么,在桃城时,我还是很喜欢你在桃城的意气风发的时候。”

孟婆的声音不时会出现在徐童耳边,彷佛她就在自己身旁一样。

“呸,我哪知道你这么不要脸。”

徐童啐上一口吐沫骂道。

面对徐童的咒骂,孟婆反而一点都不生气,乘骑在大青牛的背上,慢悠悠地跟在徐童身后。

孟婆来时路上想得清楚,这种原生灵魂几乎不可能再出现,除非这小子的父母就是原生灵魂,那就更不可思议。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这小子的父母,要么是古老的神祇,要么还有一个可能,这小子的父母或是亡神!

但若是古老的神祇,那么这小子身上必然是有神灵的印记才对。

可自己并无察觉。

所以更大的可能,就是这小子的父母,有可能是亡神。

联想到多年前,从冥土逃走的那几个亡神中,似乎就有一个亡神好像怀有身孕,孟婆越发越觉得,后者的可能性更大。

若真的是亡神的子嗣,那么可就更有意思了,说不得这小子就是能揭开亡神之谜的钥匙也说不定。

这才是孟婆真正想要得到的东西。

不过她不着急动手,因为徐童的运气还未到谷底,不过也差不了多少,就等他继续往前走,越走运气坏得越快。

乘坐在大青牛上,孟婆的目光像是看破未来,浑浊的双眸中,浮现出一颗颗枯萎的血树,大片大片的树木彻底枯萎,一片片鲜红的叶子洒落下来,徐童则是倒在了那一片血红的叶子中,胸膛被刨开,再没有了生机……

……

“哈哈哈哈,跑啊,继续跑!”

另一边张狂的笑声回荡在林中,只见两道似如星火的光影在林中急速穿梭。

周牧挥动着手上马鞭,对准施展土遁术的高卓就是一鞭子抽下去。

长鞭似如游龙“啪!”的一声炸响,竟是将面前地面抽裂,一股阴柔的力量传入大地,令高卓感觉浑身被一通老拳砸中一样,饶是有夜叉之体,也是疼得龇牙咧嘴。

“还不出来!”

眼见高卓还不肯出来,周牧手中长鞭不断挥动,一鞭接着一鞭地抽下去,每一次抽打,马鞭的柔力传入大地,令面前泥土崩裂。

“狗娘养的!”

高卓强忍着剧疼,暗骂一声后,突然发觉前方泥土中密密麻麻的树茎,顿时心头一动,朝着这些树茎密集的地方冲过去。

身子往里面一钻,就觉得马鞭抽在地面下的力量一旦碰触到这些树茎时,力量顿时被吸收走了大半。

这个发现不禁令高卓一阵窃喜,索性继续朝着里面冲进去。

“咦??”

乘骑在班豹驹上的周牧见状,眼见高卓的气息似乎在面前消失,顿时大为恼火起来:“想跑,你跑得了么!”

说着周牧拍了拍腰间的锦囊,只见锦囊里飞出六根小旗,这六根小旗,每一面的色彩都不一样,上面分别有、纣、周、夏、邵、吴、孙、六个大字。

这六个字分别对应了酆都六天宫,六位宫主的名讳。

周牧手指掐诀,顿时间六面小旗无风招展,化作六道奇光一跃冲上天际,随后在周牧的操控下,六旗挥动,一时电闪雷鸣,天雷地火,一股诡异的阴风袭来,顷刻间便是将面前这片树林吹成灰尽。

“我要你躲??今儿我就把你给炼成渣!”

周牧脸上露出狞笑,一旁的吴珏见状脸上露出几分忧虑,低声提醒道:“大哥,这样不好吧,这毕竟是桃止山。”

“怕个屁,我又不是放火烧山,就毁了这一片林子,神荼还能给咱们兄弟定罪?最不济就是到老爷子那儿告咱们一状。”

周牧口中的老爷子,自然是北阴酆都大帝。

他们有恃无恐,也正是有这位老爷子的关照,就算是惹出了什么麻烦,老爷子一句话,他们就能继续消散。

听周牧此话,吴珏也觉得没错。

当即便是加入其中,与周牧一起,操控六面小旗,伴随着六面小旗扭动下,一道接着一道的天火坠落,砸在面前大地上。

这下躲在土里的高卓就惨了,周围飙升的高温,让他像是置身在熔炉里。

“完了完了!”

就在高卓觉得自己这次必死无疑之时,突然有一根树茎从泥土中探出,抓住高卓的脚脖子,用力一扯,硬生生将高卓给拉入土壤深处去。

等高卓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竟是被拉进一片巨大的溶洞里。

周围是密密麻麻的树藤,这些树藤沿着溶洞的缝隙,四通八达,不知道通往何处。

但这些根茎的源头,全然是汇聚在面前这棵古怪的大树上。

高卓凑上前仔细一瞧,只见这颗大树上,竟是密密麻麻的全是男男女女的人脸。

“千面老怪?”

高卓想起来之前黑水大王的话,心头一动,顿时警觉起来。

“喀喀喀……”

只见树体微微晃动,树皮上的脸庞逐年扭动,变成了一张硕大的脸庞。

脸庞没有眼睛,空洞的眼窝凝视着高卓,嘴巴扭动下发出刺耳的声音:“帮帮我,我不想死!”

听到这,高卓一怔,伸手挠了挠头:“我帮你??”

“我不想死!”

千面老怪再次低吼道。

他也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自己待在这里招谁惹谁了?结果来的主一个比一个的可怕。

他被黑水大王称之为千面怪,正是因为有这些血木作为自己的分身,自己可以随意感知到任意一处角落。

即便被毁掉一两颗血木也不用担心。

可现在,被毁掉的可不是一两颗那么简单。

周牧等人且不提,最可怕的是孟婆,一路所过腐蚀万物,大片大片的血木枯萎,这几乎是要了他的命了。

再让他们继续折腾下去,怕是徐童等人还没完蛋,自己就先要撑不住了。

“我怎么帮你??我现在自身难保啊??”

高卓摊开了手掌,一副爱莫能助的模样。

此话刚落,突然感觉脚腕一紧,低头望去,就见一根根树根突然缠绕在自己的身上。

“帮帮我!”

千面老怪口中发出低语,越来越多的树藤开始缠绕上来。

“草,你让我怎么帮你!”

高卓想要挣扎却是来不及了,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些树藤要把他包成粽子。

“带我走,用你的肉身给我做土壤!”

千面老怪说着,便是将高卓拉近到面前,粗大的树干开始扭动撕裂,一根根鲜红的嫩芽从树中钻出。

他已经没有多久时间了,孟婆根本不会考虑他的生死,甚至自己在孟婆的面前,连蚂蚁都不如。

想要活下来,就必须逃走,可它只是终究只是一棵树,本体根本无法移动,更不能如梅仙一般,可以随意移动自己的本体。

所以千面老怪想到了一个办法,用高卓的肉身作为土壤,自己寄生在他身体上,将其变成自己的傀儡带着自己离开这里,这就好比是把自己从土中拔出来,插在一个移动的花盆中一样。

这个办法,并不是千面怪临时起意,而是很久前就想到的办法。

可奈何这里是冥土,虽然他扎根在距离鬼门关不远的地方,可鬼门关里进来的都是阴魂,哪来的血肉之躯能作为他的花盆。

铅笔小说 23qb.com

<= 06目录+书签0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