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无限之剧本杀> 第十九章 渡轮

第十九章 渡轮

“嘟~~~哧~~~嘟~~”

夹杂着鱼腥味的海风吹打在脸颊上,一双黑白分明的双眼缓缓睁开。

仰起头就看到渡轮的大烟囱上,冒着滚烫的白烟。

“叮!本次剧本世界为猎杀剧本,请务必小心!”

“叮!猎杀敌盟玩家,可额外抽取一张道具卡!”

“提示!在完成身份任务前,团队频道系统暂时无法使用!”

“主线任务1:知行堂

任务要求:找到知行堂接头人,并且在接头人的指引下获得知行堂上下认可!

任务时间:三天

任务失败:随机给予一项负面特权(无法净化,无法更改,直至本次剧本世界结束!)”

伴随着提示声,徐童脑海中也生出了一些基础的信息,走到身后的船窗,借着玻璃的反光,可以依稀看到一个男人的模样。

三十岁出头的年纪,满脸的胡茬,头上还扎着长长的辫子,看上去面带凶相,一副不好相处的模样。

嗯,有点老!

徐童审视了一下自己的模样,对比了一下自己脑海中的信息。

杜楠安,天津拳师,愤恨官员无能,杀了几个贪官后,就被迫逃亡,后来在上海得到知行堂大老板的照顾,所以给他买了一张船票,逃亡香港。

不是什么好身份啊。

徐童思索着自己的背景,这个身份显然是个苦角,正当徐童想的入神时。

“咣咣咣!!”

突然面前一阵粗暴的砸玻璃声,打断了他的思路,抬头一瞧,一名黄毛大鼻子的洋人正瞪大眼睛怒视着他,嘴里用英文骂道:“滚滚滚,你这个该死的黄皮鬼!再看就把你们丢进海里喂鱼!”

徐童瞳孔一跳,一向不会轻易动怒的他,心头突然涌出一股邪火。

那洋人更是被徐童的一个眼神盯得浑身发毛,一时僵在原地。

“杜小哥!”

就在徐童已经要出手之际,一声呼喊声传来,紧随着一个年纪比他大上十几岁的中年男人赶忙冲过来,拦在徐童面前。

“杜小哥,别和这些洋人计较,咱们那边说!”

徐童上下审视了一眼此人,记忆也随之涌出,这个叫张桔是一家戏班子的老板。

原本凭借着戏班里捧红的名角花旦白牡丹,在上海日进斗金,在上海也算是小有名气的老板了,可谁知道花旦见了多上海滩的花花世界,就动了心思,就跟上了一位黑道大哥,仗着这位大哥的势力,把他给踢出了戏班,心灰意冷下,就买了一张船票,准备到香港闯荡。

有意思的是,就在张桔上船的前一天晚上,这位黑道大哥和花旦,竟然双双毙命在床上,据说人们发现的时候,花旦和黑道大哥两人死相极惨,花旦的肠子缠在黑道大哥的喉咙上,像是花旦把自己肠子掏出来,生生把这位大哥勒死一样。

是不是张桔动的手,徐童不知道,可他能看得出来,这个张桔虽然没什么道行,可额头上缠一股邪气,显然也不是什么善茬。

两人走到甲板的另一端,张桔才从怀里拿出一根哈德门递给徐童。

徐童对这种没有过滤的老烟没有兴趣,摆了摆手没抽。

“杜小哥,我在上海时听说过您的威名,可过江龙不压地头蛇,更何况是洋人。”

张桔开口奉劝道。

徐童没说话,目光看向甲板一侧那些蹲在地上的那些身影,一个个面黄肌瘦,身上还散发着一股酸臭刺鼻的味道。

见徐童不说话,张桔把烟放在嘴边,深深抽上一口:

“您年轻气盛,可也别不服气,咱大清都亡了,那项宫保才当了多久的皇帝就暴毙身亡了,现在听说到处都是军阀混战,民不聊生,这国啊,亡了,咱们到了租界香港,还能守上一份太平全靠这些洋大人啊。”

徐童本以为张桔还能有什么高言大论,哪知道竟是这般屁话,可转念一想也怪不得人家,实在是满清太拉跨。

道理虽然是这个道理,可这番话徐童可不敢苟同,正要说什么。

冷不丁就听身后传来呵斥声:“放屁,这些洋鬼子卖大烟,卖人口,烧杀掠夺,他们也没少做,就是一帮活生生的强盗,国破山河在,我等中华男儿,七尺之躯,早晚要把这些洋鬼子打出国门去!”

两人回头一瞧,就见一名学生模样的青年跑过来,向着张桔呵斥道

“呵!”

张桔闻言一撇嘴,对青年的说辞完全不当回事,抽了两口烟,反问道:“说得比唱得容易,你真要是有本事,就去真刀真枪地干啊,在这里卖弄什么嘴皮子,最烦的就是你们这些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学生。”

青年闻言,双眼圆瞪,正是要和张桔好好理论理论时,独轮上一声急促嗡鸣声响起,紧随着就听到甲板上有人喊:“到了,到了,前面就是码头!!”

听到这话,甲板上不少人站起来纷纷仰起头望过去。

徐童定睛一瞧,远远地就看到一排整整齐齐房子立在海岸边上,白色的墙壁,房屋也都是三层小楼的模样,甚至比现实中那些三线城市的民房看上去都大气得多。

沿海的街道旁,一辆公交车缓缓驶过。

不时能看到有私家车从一旁穿行。

这一幕让众人都看得瞪大眼睛。

给人们的第一印象就是繁华,干净,甚至让人心底生出一种深深的自卑感。

相比起国内,哪怕是繁华的京城,也见不到如此繁华的景象吧。

不过这繁华之下,更多的可并非表面上看上去那么干净,至少徐童一眼就看到,码头上一个个光着膀子的汉子,瘦得皮包骨头,还要光着脚,扛着比自己都重的货物艰难往前走。

而所谓的那些洋大人,一个个西装革履,正高高在上地欣赏着这一幕。

若是看到有劳工慢一些,还会有专人拿着鞭子抽上去,催促他们干活。

“快,咱们收拾行礼赶紧走!”

张桔见状也顾不上和那青年掰扯,拉着徐童,提上自己的箱子,便是匆匆往前面走,想要尽快第一个下船。

“咣咣!”

当船工将绳子套在码头上,两块大木板架上后,顿时间甲板上那些人纷纷开始踩着木板下船。

张桔拉着徐童就要下船,却被徐童一把拉住。

目光一瞧,就见这个码头下面,完全是一片四四方方的空地,周围挂着铁网,还有堆砌的货运箱,怎么看都不像是正常的码头。

再回头一瞧,那些洋人们已经站在上层的甲板上,一个个凑在一起,有说有笑的模样,像是在等着看什么好戏一样。

“等等,先别下去!”

徐童拉着张桔往后撤,张桔到底也是聪明人,见徐童的神态,心里也开始察觉到有些不对劲。

这时候甲板上已经有人开始催促众人开始下船。

一些男女老少见来者气势汹汹手上还拿着棍子,即便感觉有些不对劲,也只能硬着头皮往船下走。

“下船,快快快!”

一名五大三粗的汉子,穿着黑色的大褂,手上提着一根短棍,连骂带踹催促着人下船。

走到徐童和张桔面前时,目光先是在两人身上审视了一番,当看到徐童那张阴森狠辣的脸庞,以及那双眼睛时,顿时下意识地躲闪开,从两人身旁一绕,便是无视两人继续催促别人下船。

“这里不是码头,不要下!”

这时一阵呼喊声在人群里响起,一瞧正是方才的那名学生,学生拼命拉着身边的人,让他们不要下船。

可紧随着就有人一棍子砸在他身上,将他砸在了地上。

“妈的,什么玩意,也敢坏你爷爷的好事!”

催促着下船的那伙人将他提起来,连拉带踹地赶下船去。

等这些人下了船,就见周围一些穿着黑衣服的壮汉走出来,开始骂骂咧咧地让这些人站好,把手上的钱和行礼都交出来。

方才那名学生,更是被几个黑衣的汉子提着棍子按在地上打,似乎就是要让众人看看反抗的下场。

看到这,张桔的脸色一下都变了,一只手紧紧攥住自己手上的行李,哪怕此刻他就站在船上,也被吓出了一身冷汗。

“他们是当地的黑帮,就趁着这些人初来乍到,把人赶下船去……”

张桔颤巍巍地说道。

他来时还听说过,这种当地的地头蛇,与渡轮有交易,专门把人骗下船,然后抢夺了财物后,除非家里肯交钱赎人,不然男的还要抓走当壮丁,女子就要拉去做j女。

他当时还觉得这事太夸张,可没想到此刻竟然亲眼所见,甚至还差点就要被带下船去,一想到这他心里不免向身旁的徐童投去一记感激的目光:“杜小哥,这次可……咦??人呢??”

结果张桔一抬头,就发现徐童人已经不见了。

“杜小哥,杜……”

左右一瞧,突然张

铅笔小说 23qb.com

<= 06目录+书签0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