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无限之剧本杀> 第二十四章 同盟任务(两章合一)

第二十四章 同盟任务(两章合一)

“咯咯咯~”

次日一早,天还没亮的时候,就已经有人陆续走上了街头,一些商铺早早就开始打水把自家门前的泥尘洗干净。

“掌柜,昨晚上动静哪么大,今早怎么看着挺安静的啊。”

知行堂的伙计把门打开,左右在街道上观望了一圈,见没什么动静,便转身走到柜台上和掌柜悄声说道。

“去去去,就你不嫌事大!合着闹出点乱子你能看个热闹?”

掌柜的没好气地瞪伙计一眼。

伙计挠了挠头,笑道:“那不是他们打得越厉害,咱们生意越好嘛。”

掌柜闻言,抬手就给伙计一记脑瓜瓢,骂道:“嘿,你个王八羔子,咱家的是药房,不是棺材铺,赚的是良心钱,不是靠死人发财。”

“是是是!”

伙计被掌柜训斥得抬不起头,赶忙点头认错。

掌柜训斥完了伙计,拨动了几下算盘后,一时皱起眉头,上月的亏空还没补上,这月恐怕的亏空就更大了,关键是每个月的驼地太贵了。

想到这,掌柜只能唤来伙计:“昨天不是说要采购一匹犀牛角么,去把订单退了,换成黄牛角。”

伙计闻言倒是没多问,显然这种事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随后掌柜又拨动了几下算盘,苦着脸开始在心里算计起来。

上次大老板发电报说,会送来个拳脚好的人来看场,可这都两天过去,也没见有个人影,怕是这一路山高水远,指不定是出了什么意外。

想到这掌柜在算盘珠上拨动了两下,取下了十块银元,心想也好,省了一笔开销。

正想着呢,门外突然有人闯了进来,掌柜一瞧,心里咯噔一下赶忙迎上去:“沙皮哥,您怎么亲自来了,有什么需要您让下面兄弟吱一声就好啦。”

进门的人叫濑沙皮,是青帮的草鞋。

这一片的租子都是他负责收,所以掌柜一瞧见这位主,心里就开始打哆嗦。

“少啰嗦,那点创伤药来啊,昨晚那么大的动静你不知道嘛,痴线!”

濑沙皮骂咧咧地说完,随意往凳子上一坐,随意翘着二郎腿。

掌柜的赶忙拿出一包香烟送上去,濑沙皮接过来点上一根,这才继续说道:“老板,你家这月的租子快到时间了,尽快点,一起交了吧!”

“额……可不是还有半个月的嘛。”

掌柜的神色为难,上次交钱到现在才半月,这钱交出去,难保等半月后又要来收钱。

赖沙皮两眼一瞪,歪着头看向掌柜:“顶你个肺啊,我说现在交,你是聋子啊,吊你老母信不信我弄死你!”

“不不不,我这就去,我这就去!”

掌柜被赖沙皮一吼,顿时就不敢再说下去,生怕把这位爷给激恼了,走到柜台取出一叠银元,连带着伙计送来的金疮药一并送赖沙皮的手上。

赖沙皮收了钱,提上药,这才心满意足地站起来,指了指掌柜:“算你识相啊,以后别这么拽,白痴!”

掌柜的交了钱送了药,没得到好反而挨了一顿骂,但此刻也只能陪着脸皮点头哈腰地笑着。

这若是在上海滩,谁敢这般放肆,可这里是新界,知行堂的金字招牌,非但没有人买他的面子,反而在这些地头蛇的眼里,这就是一只大肥羊。

不仅每个月的租钱比其他人多,更是把这里当做了免费诊所。

掌柜的陪着笑把人送走,随后黑着脸走到柜台上,拨动了几下算盘后,猛的一拍桌子;“那个叫什么安的废物,现在也没个影子,他奶奶的这不是耽误事么,老板还指望他给后面那批保驾护航呢,我看是白忙活,这种人我见到一个打一个!”

伙计在一旁低着头扫地,听到掌柜的骂街,愣是装作没听见,知道掌柜这是受了气没得撒呢。

掌柜这边才骂了两句,突然就听门外传来一声呵斥声:“给我进去!”

“啊呀!!”

只见一人连滚带爬地滚了进来,掌柜定睛一瞧,正是方才刚离开的赖沙皮。

不等掌柜明白怎么回事,门外一行人就走了进来,这些人身上穿戴着整齐的黑衣,腰间别着斧头,这行装一瞧,就是义兴帮的人。

“掌柜的出来!”

听带头的那人一声吼,吓得掌柜浑身一个激灵,赶忙从柜台后面走出来。

“拿着,以后你们知行堂你的生意,我们义兴帮罩着,谁敢来收租,打断他的腿!”

只见来人把方才赖沙皮抢的钱拿出来放在桌上,拍了拍不知所措的掌柜肩膀:“你运气好啊,我家阿公很看重你。”

掌柜看着手上的钱,心里一阵受宠若惊,可来人不等他询问,就带着赖沙皮就走了。

这下掌柜心里开始有点捉摸不透了。

直到中午,更让掌柜琢磨不透的来了,青帮又来人了,不过不是找事,而是退钱,把之前收他的租子全都退给了他,并表示以前不知道他们和杜爷有关系,以后保证不会再来骚扰。

“杜爷,那位杜爷啊??”

掌柜闻言更糊涂了,赶忙开口追问。

结果这一问才知道,这杜爷就是义兴帮的新阿公,而且以后这新界的规矩,杜爷说的算。

这番话把掌柜给惊到了,等人走了之后,赶忙让伙计出门打听去。

一打听才知道就在昨天晚上,整个新界都变了天。

义兴帮的杜爷的威名已经传遍新界了。

孤身一人入茶阵,在洪泰楼硬逼着洪胜会、和胜和、青帮三家低头,这以后新界的地头上,杜爷的规矩,那就是规矩。

伙计一听只觉得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义兴帮虽然强,也没强到这个份上。

茶楼里那些伙计消息灵通,看他不信,不禁鄙视一眼:“人家是手眼通天,那些高高在上的洋大人都要看杜爷的脸色,昨天洋枪队都动了,砰砰的一通扫射,没人敢不服。”

听茶楼的伙计这么一说,众人也都想起来昨天听到的枪声。

药铺伙计回来给掌柜一说,掌柜心底也是一阵惊涛骇浪,没想到这新界还有这般人物。

“唉,这位杜爷什么来历知道么?”

伙计点了点头:“我问了,听人说,这位杜爷前两天才来新界,好像叫……杜……杜楠安。”

“杜楠安……”

掌柜的嘀咕这个人的名字自己听得耳熟,可一时半会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何时见过这等人物。

脑瓜子仔细想了半天,低着头走到柜上目光看了一眼算盘,“啪!”掌柜猛地一拍脑瓜子:“哎呀,原来是他啊。”

掌柜的终于想起来这位本该来知行堂镇场子的人物,没想到人家一来竟是把整个新界搅的天翻地覆。

想到这,掌柜赶忙放下手上的钱,喊着伙计道:“别收拾了,赶紧备上大礼,跟我走!”

“唉,掌柜的咱们去哪啊??”

“去拜见杜爷啊,我就说了嘛,老板请来的人,又怎么会是凡夫俗子。”

掌柜心血澎湃,知道自家以后能不能在新界站稳脚跟,就全要看这位杜爷的心情了。

“阿公喝茶!”

阿彬端着茶盏送到徐童面前,虽然是义兴帮的坐堂人,可阿彬知道,这一切都是面前这位杜爷给的,杜爷能给,自然也能收回来。

所以在杜爷面前,阿彬时刻得提醒自己,别忘了虎爷的下场。

“以前你们该怎么做就怎么做,我不管,但最近你给我留一点新界的动静,特别是倭国人那边,找几个招子好使的盯着。”

“倭国人……”

阿彬点了点头:“新界的倭国人也不少,但他们都在尖沙咀那边比较集中,这事好办。”

尖沙咀那边聚集着大多数倭国人的商会,这些商会都很老实,平日里上租什么都非常豪爽。

所以要盯着他们一点也不困难。

徐童嘱咐好后,正要说些什么,这时候就有人走进来道:“阿公,知行堂的掌柜,蔡福来了。”

“哦,这么快就来了。”

徐童点了点头示意阿彬带他们进来。

“哎呀,杜爷,您可让我一通好找,上次我在码头没见到您,我这两天饭都吃不下了。”

蔡福一进门看到坐在沙发上的徐童,立即抱着手,神色激动地走上前。

“哦,我走错了路,提前下了船!”

徐童站起身点了点头,虽然话说得很真切,但那张满是横肉的脸上,笑容也显得格外凶狠。

一时间饶是蔡福有心理准备,也不免有些心虚了。

只待两人落座,徐童就很豪爽地直言道:“我受了你们知行堂老板的照顾,这份人情我心里记得,以后有什么问题都可以来找我,能照顾的我一定照顾!”

“是是是,多谢杜爷,您这句话在我可就放心了。”

蔡福连连点头,还特地拿出了一件准备好礼物,一根百年

铅笔小说 23qb.com

<= 25目录+书签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