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8、梦与求证

过了半晌以后。

加藤悠介挪开视线,回应道:「……抱歉,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沙优的内心咯噔一下,眉宇间隐然带着失落,有些拘谨地垂低眼眸,就那么沉思冥想了一会儿。

「那……你知道岩波同学这个名字吗?」

「你有什么话不妨直说。」加藤悠介直截了当地说道,目光漫无目的地望着店内。

咕都……

沙优咽了口口水,双手攥紧大腿上的裙摆,小心翼翼地抬起头。

「……我突然这么说可能有些冒昧,不过……」

她浅浅地吸一口气,轻声说:「我好像,在梦里见过你……」

随着话一说出口,她感觉自己仿佛突然变得透明,就像羽毛一样轻。

少年不发一语,看着像是有些漫不经心。

沙优难以从那张侧脸上判断出什么,只好继续讲述。

「我下面要讲的话你也许不相信,说不定也会给你带来困扰,甚至就连我自己也不太明白其中的理由……可是,我的脑袋里突然多出许多奇怪的事情。」

「在我的梦境里面,一名叫做岩波的男生陪我度过了高中二年级的夏天……」

「他留着一头黑色的短发,个子很高,有着和你一样的出色外表,很受大家欢迎。」

「然后,他改变了我的人生……」

女孩子如此做出开场白,眸子里涌动着回忆的色彩。

停顿了数秒钟,她缓缓往下说。

「……最开始的时候,我并不认识他。虽然是班里的同学,但我们平时连一句话都没讲过。」

「我没有注意过他,想必他也没有注意过我这个人才对。话虽如此,因为他的长相俊俏,应该也有很多人关注他。」

「当时的班上有几个小团体,我没有在任何一个里面。不如说,我那时完全就是一个边缘人物。」

「既不干涉别人,也不受人干涉。每天都过着平稳的日子,就像空气一样。」

「因为家庭的关系,我始终无法融入校园生活,不过这种事也没什么影响,我也能接受。」

「事情在以前一直都很顺利……

可就是这样的我,却因为有一次拒绝了属于班上红人男生的告白,而被喜欢那个男生的女生给盯上,从而遭到孤立。

不仅如此,我的朋友结子还因为我的关系受到欺负……」

像是想起不好的事情,少女的眸子里蒙上一层阴影。

这时,服务员恰好走来。

「打扰了,这是两位点的美式咖啡和抹茶拿铁,请慢用~」

对方一边这么说着,一边优雅地将热饮置于两人面前,而后转身离开。

「……」

被打断情绪的沙优双手捧起马克杯,喝了一口,神情稍稍放松下来,不自觉低语一句:「好甜好好喝……」

加藤悠介的眸光晃动一下,也低下头喝起咖啡。

谈话仍在继续。

「……就在那时,岩波同学他向我们搭话了。」

少女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怅然。

一半是怀念,一半是古怪。

「那个人真的很莫名其妙。不仅不顾全班异样的眼神跑来接触我和结子,还装得自己好像无所不知,让我心烦意乱。」

「明明他和我们完全不是一类人。

他不需要顾虑别人,可以尽情欢笑、胡闹,就算偶尔和人发生争执,也很快就能和好。

他那种人根本不可能理解,我们想过普通生活的心情。」

语气里带着一股郁闷

和恼怒。

「特别是那个人根本不懂得跟人保持距离,就这么擅自踏入别人的警戒地带,是个没礼貌的讨厌鬼。」

「我每次只要跟他讲话就会怒火中烧,而且他还总是做些冲动又乱来的事情,一点也不顾及别人的感受。」

「就算我明确表示了要划清界限,结果他还是会以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有事没事地跑来找我讲话。」

沙优如此说道。

……

比如说,有一天。

「其实我想跟荻原同学成为朋友,可以吗?」

「为什么?接触我们对你应该没有好处才对。」

「这话不对。

对我来说这里没有再比你更重要的事情了,所以你愿意答应我的请求吗?」

「变态!」

明明他们连朋友都不是,他实在太没礼貌了,而且还无礼地吃了自己的便当。

面对他轻浮的态度,她就是克制不住尖酸的语气,变得相当固执。

自那一天之后,她维持着自己的冷澹态度,对那个人敬而远之。

比如说,有一天。

「二年3班的荻原同学,我喜欢你!请问你愿意以交往为前提,跟我成为朋友吗?」

即使想要彻底断绝关系,对方依旧不折不挠地靠近,甚至还当着全校师生的面公然向她告白。

她不太明白对方为什么要执着于她,明明那个人能够选择的对象实在太多。

不过,她也不打算答应就是了。

比如说,有一天。

「你被悠月盯上了吗?」

「别这么紧张,已经没事了。」

「是……这样吗?」

「我说你啊,又在露出这种表情了,就不能对我有点信心吗?我说没事就一定会没事的。」

真搞不懂那个人。

明明已经被麻烦的人物盯上了,却仍然那么吊儿郎当。

因为不懂,她才会这么烦躁。

以前从未有人用那种态度对待过她。

像是试图撕下她强撑出来的坚强,并自以为是地让她去依赖他。

……他根本不懂她一直以来,究竟是抱着怎样的心情在保护朋友。

气死人了,气死人了。

她果然最讨厌他这种人了。

本以为早就舍弃的对他人的激动情感,促使她的心脏扑通扑通直跳。

比如说,有一天。

「是你让足球社的那些人去接触结子的吗?」

「算是吧,毕竟想要被一个圈子接受,由那些地位较高的人来优先做出引导和表率,会更利于结子被其他人承认。」

「……你从一开始,就已经这样想了吗?」

「与其一直靠你独自保护她,不觉得像这样帮她建立起信心,改善环境才是正途吗?」

「我又没有否认这种事情……但是……」

「但这是以你们的角度没办法做到的事,所以只能选择战斗……你想说的是这样吗?」

只用一句话,那个人就踏进她内心柔软的地方。

尤其对方还每件事都说中了,就更让她气愤。

她觉得自己过往的人生遭到了全盘否定。

可同样的,她的内心某处也不禁为此而雀跃。

原来有人注意到了。

是对方让她发现,其实她并不喜欢这样的自己。

因为父亲的花心被母亲恨屋及乌的无力感,想要改变却无计可施的痛苦,永远被当作透明人的孤独。

暗澹无光

的日子里。

那个男孩子总会坚定不移地选择她,站在她这一边。

因为她的戒心过强,不想依赖别人,不想让人知道。

可是,那个人像是从一开始就看出了她的苦闷。

所以她才会那么焦躁,试图和他保持距离,又忍不住在意他。

就算她对他的态度那么冷漠,而且还凶巴巴的根本不在乎他的想法。

可那个自以为是的男生真的实现了自己的承诺。

不仅向一直孤军奋战的她伸出了手,还始终不离不弃地陪伴在她身边,甚至比她自己还要在意自己的事。

就像是吹进冷气房的熏风,害她的胸口滚烫得不得了。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她对他的称呼变了。

从「岩波同学」到「悠介」。

尽管是在对方要求下的无奈配合。

然而——

不过是稍微改变称呼方式,就让她擅自产生了亲近感。

明明她为了不被卷入不必要的麻烦,一直以来对任何人和事都漠不关心,过着独来独往的日子。

——却第一次有了想要信赖的对象。

她也想要有关系亲密的朋友。

每天大家一起玩乐,打打闹闹,偶尔吵架然后和好。

和好朋友兴高采烈地大聊喜欢的男生的话题,或是与他们商量自己喜欢上的男生的事。

这是她在遇到眼前的人后,首度注意到的情感。

她根本不想要原本的人生。

她只是被囚禁在那里。

其实她也想像他一样勇往直前,想开心大笑。

不知不觉中,她开始期待起和他

〔请不要转码阅读(类似百度)会丢失内容〕

铅笔小说 23qb.com

<=09目录+书签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