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轻井泽> 第516章 顺口溜

第516章 顺口溜

石原纱希跪坐在了沙发上面,带着崇拜的小眼神是看向了石原正雄,想到什么就说什么道:“哥,你收购的那两家中国白酒厂,是不是用不了太多时间就能够为我们石原家赚钱了呢?”

石原正雄会心一笑道:“那有你说的那么的容易。在我个人看来,当下的中国白酒市场还需要经过新一轮的重新洗牌才能够安定下来。

中国白酒不同于中国黄酒。前者的市场是在中国,而后者的市场是在日本。我自是不能够运作状元郎黄酒厂的方法来运作文君酒厂和全兴大曲酒厂。

我对文君酒厂的最低期望值就是守住能够和五粮春同在一个档次, 也就是中档白酒的门槛内。

至于最高的期望值,则是让文君酒能够和剑南春一样成为最能打的中高档白酒。若是它不行,也就只能够让水井坊上了。

虽然我也非常希望水井坊能够成为中国名副其实的高端白酒,但一蹴而就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内,中国的高端白酒还是会由茅台,五粮液,国窖1573把持着市场的大头。”

他绝非在说笑, 而是在心里面比谁都明白, 重新包装和打造一个酒品牌是非常的不容易。

中国大陆有这么一句话, 一茅二五三泸四汾五洋河。还有就是座次这么排,茅,五,洋,泸,汾,剑。

再有就是茅五剑,或者茅五泸。总之,中国白酒的老大老二是铁定了,公认了, 唯有流水的老三,以及后面的排位。

在石原的正雄的记忆当中,茅台整出过巴拿马世博会故意摔酒的故事,在特殊时期, 周为了保住茅台酒厂特批几万斤粮食的故事。

再有就是未来的评选院士,酱香科技等等, 无一不是茅台有意整出来的活儿。无论是夸, 还是骂, 反正是达到了其直接广告宣传都没有能够达成的好效果。

特别是让他记忆犹新的就是巴拿马世博会故意摔酒的故事,怎么就写进了教科书里面去?

不得不说茅台太有一手,果真是高瞻远瞩的从娃娃开始就抓起了自身品牌的树立和洗脑。

中国白酒的顺口溜就是,茅台带个镇,买时需谨慎。泸州没老窖,马上往回绕。汾酒加集团,基本要玩完。

西凤不带酒,必须躲着走。五粮春醇液,其余都是孽。洋河海天梦,其他不要碰。古井不带贡,喝了浑身痛。

剑南没有春,别问真不真。酒鬼变湘泉,绝对不值钱。习酒写简体,直接瞧不起。长毛非老酒,瓶子刷酱油。大厂买嫡系,口诀要牢记。

就算是最会整活儿的茅台,前前后后地花了好几十年才有后来的辉煌,一骑绝尘的成为了中国白酒的老大。

石原纱希完全不懂中国白酒, 却也爱听石原正雄给自己讲解。她一面慢慢地消化,另一面是充满好奇的问道:“中国白酒市场的竞争比我们日本清酒市场的竞争还要内卷和残酷?”

石原正雄有一说一道:“有过之而无不及。就拿中国第一届评选出来的四大名酒来说。我可以这么说,没有任何一家酒厂是一帆风顺过来的。

贵州茅台还不是一路跌跌撞撞地各种猥琐发育。泸州老窖在没有推出国窖1573这一个高端的定制酒之前,仍旧是被一些大酒厂压着打。

加之,它内部又出现内斗。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它不但丢失了大量的市场,而且销量也在锐减。酒厂方面还出现了亏损。

那个时候,没人会认为泸州老窖会有什么高端白酒。这充其量就是位于白酒市场的中低端。

山西汾酒就是一个盲目扩张下的悲剧。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它曾经一度风光无两。可是,后来就负面新闻不断,断送了大好前途。

陕西的西凤酒一直以来就犹如小透明一样。除了中国名酒的目录当中有它代表的凤香型白酒之外,好些中国大陆人甚至连它的名字都没有听说过。

即便看到了,也误以为是什么杂牌酒。这就如同全兴大曲的尴尬地位是如出一辙。它贵为八大名酒之一,却仍会有不少人视作杂牌酒。”

石原纱希越发的兴趣盎然道:“哥哥你这一次是捡漏成功了。”

石原正雄如实道:“没有的事情。真要是捡漏成功,也不会被帝亚吉欧集团给盯上了。即便是文君酒,也没有捡漏成功一说。

在我个人看来,它的失败就在于自身定位不清晰,盲目的想要去开拓和争夺中高端市场,甚至还想要打造一个高端的白酒品牌。

像我们这种做酒生意的人都懂,低端酒市场不但利润空间小,而且还竞争大。想法是好的,无非都想要竖立起一个好的品牌形象,从而去赚取更多的溢价。

不过,这需要一个相当漫长的过程。再有就是需要和本国的经济发展还得同步。唯有广大普通国民们的钱包鼓了,那才会有更多的消费者出现。

否则,盲目的升级,只会陷入进退两难的被动局面。高端酒市场就那么大,能够消费的起的人就那么多。

哪怕有增长,也不会是像发射火箭一样蹭蹭蹭的直接上升。所以,面对的困难是很大的。

这一方面是打不过那些传统的高端酒品牌,毕竟别人有一大批忠实的消费群,有高度的品牌认可和知名度,有历史,有故事等等。

另一个方面就是自身想要再回到过去,也回不去了。被拖累,放不下身段儿,最主要的是为了升级所投入进去的大量资源就白费了。”

石原纱希似懂非懂道:“听你这么亲口一说,我怎么感觉哥哥你像是做了一个费力不讨好的事情呢?”

石原正雄轻笑道:“我要是告诉你,我这一次是为情怀花钱,你信吗?”

石原纱希直摇头道:“不相信。哥哥你说过,商人的第一要务就是为了利润,为了赚钱。

如果没有好好遵守第一要务的商人,早早晚晚地都会被市场给教育,从而付出惨痛的教训。”

石原正雄点头道:“说的没错。”

铅笔小说 23qb.com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