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小小少年> 第5章

第5章

小舟没有勇气去向什么人证实这件事,更何况从看了儿童剧的那天晚上开始,夏末就出去跟朋友们玩了,几天都没有回家。

小舟平复下来的担心和忧虑又卷土重来,他想到自己这个样子很多大人都会说他不开朗,人们都喜欢那些故事书里说的自强不息又知道感恩的孤儿。可是除非在夏末身边,大多数时候他都不敢随便笑,他总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该笑,所以只好不笑,不知道大人什么时候嫌他说话太吵,所以他只好等他们问他的时候再说话。

但是夏末不在,不总是在。他总是很忙,有很多好朋友,有时候他们找他去打网球,有时候找他去某个同学家聚会过夜。小舟能想象出来那么好的夏末一定很受欢迎。即便有时候夏末也会为什么事生气了,可是转眼之间又会哈哈大笑,仿佛没有什么事是他不能解决的,他会跟小舟说不管什么事情都有好的一面。他能快手快脚地帮他爸妈做家务,照管小舟,整理小舟的东西,一面又吩咐小舟好好地做一个八岁小孩,只要做个胡闹的小孩,他就很喜欢他。天下还有比这个更不可思议的事吗?

但是……当小舟被叫到家里餐桌边去的时候,他又一次预感到了那种熟悉的身不由己又要开始了。

餐厅的时钟指向晚上七点,夏爸很忙,这个时候很少回家,夏末也还没从聚会中回来。家里只有小舟和夏妈。她让小舟坐在厨房的高凳上,在他面前放了一碟子冰淇凌。

就像他来的那天一样。

这一次小舟的喉咙里仿佛梗着一根胡萝卜,他吃不下冰淇淋,可是冰淇淋会融化,如果不吃大人可能会生气,会察觉到他在不懂事地闹脾气。

他用小勺挖了一块冰淇淋放在嘴里,吃不出冰淇淋的味道,只有冰冷的雪在他的嘴里融化,慢慢麻痹了他的喉咙。

“小舟,这两周在阿姨家过的好不好?”

小舟点点头,他在阿姨的脸上看到了酷似夏末的眼睛,非常大而有神的漂亮眼睛,他们母子直视着人的目光都是快乐而温和的,眼睛里温暖的色泽能感染最冰冷无趣的心。

“喜欢哥哥吗?”阿姨似乎没什么说的,或者有什么不好开口的话。

“喜欢。”小舟立刻肯定地回答。但是没有像单独跟夏末待在一起时那样放松,他看起来不像个活泼的孩子,倒像个成熟自制的大人。

对一个孩子而言,这样的表现就显得有些冷冰冰的了。夏妈笑了笑,“哥哥也很喜欢你,但是他也还是小孩子,不能一直照顾你。他……九月就要离开家去上大学了。”

“我知道。”小舟郑重地点点头。他开始希望这场谈话能快点结束了,阿姨已经表示了她的意思,所以她把话题拖得越长,他就越有可能哭出来。但他不能求别人养活他,也不能在这个时候哭,给她添麻烦,让她左右为难。

夏妈不自在地笑了一下,把孩子带回来的时候容易,送回去的时候不知为什么就是很难开口,好像她是在把孩子赶出门一样。可她还是得跟孩子交代一下,她不是孩子的养母,虽然儿子一直提议收养小舟,但她跟丈夫商量过,觉得儿子刚刚高考结束,他们想松一口气休息休息,这个时候他们没有信心能尽到教育第二个孩子的全责。养孩子是个艰巨的良心活,没有承担责任的决心,就不该接手这件事。

她知道面前的孩子早熟而敏感,生怕让他走的话说的不好会刺伤他的自尊心,所以说得很慎重,“小舟,你看,哥哥刚刚高考完,我们原来就答应哥哥,考完试带他去国外度假,最近你叔叔终于安排好了休假时间,可以出发了。我们打算要去国外住一个月,这样就没办法继续照顾你,想提前把你送回奶奶家。你说好吗?”

“好的。”小舟点头答应。

夏妈愣了一下,他准备好的许多安慰和劝哄的话一下子被截住了,她惊讶地看着小舟,感到一丝失望。她以为孩子会对他们有些感情,会舍不得走。毕竟这段时间他们都很喜欢这个孩子,看他跟在夏末身边的时候也很快乐,要把他送回去她还挺难受的,可是没想到孩子就是孩子,没个长性,转念之间就抛过去了。

不过她立刻又觉得自己挺好笑的,孩子就是孩子么,她竟然对孩子有过多要求,真是太苛刻了。“你可真懂事啊,小舟。”她笑着摸了摸孩子的头发,“以后阿姨有空还接你过来玩好不好?”

“好。”小舟又点点头。他对这种承诺不做任何指望,大人都是这样的,说过就忘记了,没有谁会记着一个小孩子。他不想有希望,因为他不想再失望了,他要紧紧绷着脸,才不至于像个很小的小孩那样哭出来。

夏妈没有想到小舟会这样冷淡而面无表情地答应,好像急不可待想要摆脱她。她自觉对孩子很好,没有亏待的地方,一下子觉得有些心寒。

“那你明天上完课,晚上就是奶奶家的司机去接你了。”她试探的又说了一句,指望小舟能有一些惜别的表示,更像一个单纯善良的孩子。

“好。”小舟又往嘴里塞了一大口冰淇淋,总算碗里再不剩什么了,他也完成任务了。“阿姨我去写作业了,明天就是期末考试。”

夏妈下意识地点点头,看着小舟转身去夏末的卧室。隔了好一阵子,她送了一杯水过去,看那孩子果真安安静静地做着数学题,她放了水杯默默地退了出去,只能解释为没有父母的孩子总是有一些奇怪。她妹妹就劝她不要收养小舟。她说,孩子都八岁了,什么都明白,性子也独,不会对你好的,你抚养一场就算不图孩子将来回报你,可是恐怕到时候还是要伤心;真要想做善事抚养个孩子,也该去找个小一点不懂事的,能养出好性格,对彼此都好。

小舟又重做了一遍数学题,他关上卧室的门,从书架上拿下他的故事书和百科大全书,慢慢地翻看里面所有的插图,想象自己就在那些图片中。

四周一片安静。 “哥哥。”他轻声叫了一声,叫给自己听,心里好受一些。

哥哥确实是小孩子,他明白。如果哥哥现在是大人的话,肯定不会把他赶走的。哥哥说过,不管他是好小孩还是坏小孩,他都很喜欢他。小舟心里明白,除了他,再不会有人肯这样没有任何原因地接纳他了。

夜已经很深了,他终于把书放回书架。他不能带走它们,哥哥说送给他了,但那时小舟还在这个家里。现在他要走了,其他大人们没有说他可以带走,他最好就不要惹出偷东西的嫌疑来。

他在卧室里看了一圈,房间不算特别大,凌乱而拥挤地堆放着一个大男孩的各种东西,如今他已经很熟悉了。他走回书架边,视线落在被他无意中毁掉的舰船模型上,拿走了一只折断的炮筒,藏进书包里。

最后他躺在哥哥的大床上,钻进被窝,可是最后一夜哥哥竟然不在这里,他都不能道别。不过最好也不要道别,不然他可能会做出抱着哥哥的大腿哭着求他收养自己的事,那种没有自尊的事如果做了,事后他一定会后悔。

那一晚上他很久才睡着,想起奇奇和童童,对他们万分羡慕,想起以后自己的命运,想起另外一个夏家那些讨厌的总喜欢欺负他的孩子。想着自己一直都被带到这里带到那里,为什么只有这一次这么伤心?因为他得到了最好的东西,却又被收走了。如果一辈子注定吃不上好吃的东西,为什么还要让他尝上一口世上最珍稀的美味。

他以前仔细观察过别人的妈妈,以此为依据想象妈妈的抚摸和拥抱,想象他跟妈妈的悄悄话,可是妈妈的一切对他来说终究是虚构的,夏末却如此真实。眼下要分离了,要被夺走,他的悲伤也变得真实起来,跟这一刻的难受比起来,从前那些难过又算得了什么呢。

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第二天早上起来上学他已经不去想这些事了。他必须要考试,而且这一天所有的休息时间陶可和衣然都陪在他身边,跟他讲笑话,还有陶可和衣然的那些小尾巴女生和喜欢跟她们打闹的男生。他们已经彼此熟悉了,他不知不觉待在了一群人的中间。他发现和别人待在一起,非常有助于打发掉自己心中的痛苦。

晚上放学之前老师公布了一部分人的成绩,其中包括他的成绩。他的所有科目都是满分,数学的附加题也做对了,老师跟他说,让他回去告诉家长,建议他参加课后奥数班。

他觉得这有点可笑,他去告诉谁呢?他既可以说自己没有家长,也可以说自己有十几个家长,不知道该找谁说事更好。再说还要额外跟他们要钱,他不想跟任何人说要钱的事,所以他也不会告诉他们。

然后,终于,放学的时间还是到了。陶可给了他一只小蛋糕,他不想要,他告诉陶可,可能他以后都没有办法请她们吃东西了。但是陶可不在乎,她妈妈让她必须给的。衣然说考试满分的孩子应该得到礼物,这是普天之下人人都该遵守的规则,于是就给了他一只小蘑菇发卡,幸好她没有霸道地硬把发卡别在他脑袋上。

陶可和衣然很快

〔请不要转码阅读(类似百度)会丢失内容〕

铅笔小说 23qb.com

<=07目录+书签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