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小小少年> 第19章

第19章

五天以来第一次踏实睡着,小舟几乎觉得自己刚合了一下眼,就脑袋剧痛地醒了过来。他张开眼迷惑地坐起来,不知身在何处,霞光蒙上窗棂,窗外有一株老杏树,树根靠着一块上部平坦的大石头,摆着一只茶盘,旁边一只小木凳上丢着一只蒲扇。院子的另一半是只葡萄架,茂密的葡萄藤遮出了半个院子的阴凉,半紫半绿的葡萄串静静地垂下来。

一切陌生而宁谧,他张开嘴,试探地想叫一声。他的脑子在本能的控制下,选了最有安全感的词,“哥。”

外头立刻有人应了他一声,他本来是叫给自己听的,这下吃了一惊。他猛地转头盯着门口,想看到是谁要走进来。走廊里传来急促的脚步声,眨眼间夏末走了进来,就像夏日的梦境。

夏末走过来,弯下腰借着窗外夕阳的余晖仔细瞧他, “睡好了吗?没有中暑吧?”他没吭声,夏末的手上都是水,带了一点淡淡的鱼腥味,大概本来正在收拾鱼,急匆匆冲了一下水就过来了。他凑过来额头轻轻贴在他的额头上,照顾小孩子一样的温柔,“有点热,是睡热的吗?”

“睡的。”他点点头。“睡糊涂了,忘记在哪。”他不太好意思地解释,换来夏末一笑。

“要不要起来?白天睡多了不舒服,等吃了晚饭再睡。你的那身脏衣服被姥姥拿去洗了,你穿我的吧。”

小舟“啊”了一声,夏末把衣服勾过来给他,“没事,反正老人家闲不住。我在后面厨房里,你换了衣服出来凉快凉快。”

小舟独自松了口气,穿上夏末给他的短裤和t恤,从夏末给他铺的一大堆厚褥子上爬下去,走出门就听见说话声。夕阳在走廊里投进长长的影子,他顺着声音向走廊后头走去,厨房里夏末正蹲在地上摘菜,他姥姥坐在小凳子上絮絮叨叨地跟他讲着陈年杂谷子的事,声音却出奇地温暖,“后来那两只狼就一直跟着我,我舅舅就说啊,不要回头看它,就慢慢地走自己的,它不会跟来。我跟小姐妹们背着书包,谁都不敢回头看,心里想着舅舅说的慢慢走慢慢走,可是脚底下越倒扯越快,最后看到小学门口的时候大家都飞跑起来了。”

夏末笑了起来,“狼有大黄这么大吗?”

大黄一定是指夏末脚边的那只大狗,大狗紧紧贴着他,尾巴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地面。一老一少,加上一只懒散的大狗,小舟能想象到的乡村生活,也就是这样了。

大黄突然抖了抖毛站起来,夏末回了一下头看见小舟,吃了一惊。

“小舟你进来了!哦天呐,姥姥你看到了吗,大黄没咬他。”

外婆抬起头来也有些惊讶,不过絮絮叨叨说得慈祥缓慢,“连一声都没叫,小舟身上有咱们家人的味呢。大黄什么都分的出来。”

小舟不好意思的走近了一步,大黄从地上懒洋洋地站起来,端着大型犬的范儿,踱到小舟身边,身高到了小舟的胯。小舟多少有点忌惮它,它凑近小舟仔细闻了闻,突然没羞没臊地用嘴掀开小舟的t恤,脸埋在他的衣服里细闻。

一股热气喷上了小舟的后腰,他顿时身子就僵住了,狗毛痒痒地扎人。小舟没养过狗,见着大狗多少有点害怕,只不过身为男人不想表现的太胆怯。

“它认你,真奇怪。它能分辨出自己家人的味道,它第一回见我表弟的时候也没叫过,我还以为只有血缘相近的人在狗闻起来才差不多呢。现在它是在记住你,以后你再来它都认得你。”夏末兴致勃勃地给他解释,跟所有养狗爱狗的人一样,压根没发现人家在害怕。

小舟点点头,突然间后腰上刷地凉了一下,小舟“啊”地一声大叫出来,跳起来窜到夏末的另一边去,“它舔我!”

夏末哈哈大笑,伸手挡住饶有兴致尾随着小舟的大狗,“行了行了大黄你别欺负小孩了。小舟你也摸摸它,摸摸头,在大狗面前你不能露出害怕的样子,要摆出主人的气势,否则它就会认为它地位比你高,没事就会欺负你。”

“是吗?”小舟战战兢兢地说,伸手在大黄的脑袋上抚摸。大狗果然舒服地眯了眯眼睛,但是小舟也发现了,它仍旧在观察他。果然,大狗的喉咙里发出一声似乎是咆哮的怪声,以人类无法反应过来的速度猛地抬头,张开巨大的嘴,一口就咬住了小舟的整只手。

“啊——”小舟尖叫一声,心道这手要废。

夏末扔下手里正在摘的芹菜,一巴掌打在狗脑袋上,“快吐出来,欺负他上瘾了是吧?”

大狗被夏末吆喝一下立刻神情变得讨好,松开小舟的手,凑过去往夏末身上蹭。小舟刚才是吓了一跳,反应过来才想到手其实一点都不疼,举起手看了一眼,除了有狗的口水之外,手上连个狗牙留下的划痕都没有。

外婆笑得手里的菜都拿不住,“这狗最好讨孩子厌。莫怕,莫怕,它没咬过人,就是性子讨厌。”说完教训大黄,“再不听话就不让你进屋了,坏东西。”大狗嗓子眼呜咽了几声,趴在地上甩尾巴。

外婆给小舟解释,“养了十年的老狗了,人说话它都能听得懂,什么都明白,就差不会说人话了,没事就故意使坏。”

“没关系,没关系。”小舟赶紧说,讨好地伸手又摸了摸狗,那狗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摇起尾巴暗抽他的小腿,被夏末给踹了一脚。

小舟忍不住笑,厨房的锅里散发出红烧鱼的香味,夏末站起身去切菜,小舟在板凳上坐着没动。外婆就拉着他唠叨些闲话,说大黄平日里打鸡追鸟的趣事,问小舟这一路是怎么进山的,在那边的苦村子里住了几天是不是委屈了,又问小舟小时候的事。

小舟都认真回答了,夏末的外婆说话慢悠悠的,疼小孩的老人家,眼角有孩子气的顽皮。在老人身上,能看到那种熟悉的夏末式的乐天态度,小舟在她身边待得很自在。

夏末在一旁快手快脚地准备晚餐,小舟知道他在听着他们说话,时不时地他就会转过头来看自己一眼。跟夏末的视线相对,他就忍不住微笑。

“晚上在院子里笼堆火,烤玉米怎么样?”夏末笑了一下就又想起新玩法。

外婆起身去房后的园子里要摘点香菜准备放进鱼锅里,小舟也跟着起来站到夏末旁边看他炒菜。

“有趣么?”夏末问他。

小舟靠在他胳膊上,“肚子饿。”

“是吧,乖小孩要听哥哥的话,吃不饱睡不好难受吧?”夏末哗啦哗啦地翻着锅,说小孩似的,“哥哥说你受不了,你就肯定受不了。怎么样?一出家门钱就丢了吧!”

小舟的脸腾地红了,意识到自己干了件蠢事。如果早想到夏末会知道的话,就不该急急忙忙让陶陶把钱转回去。花了就花了,夏末不会在乎,他应该有这个自信才是。要不是他还钱火上浇油,恐怕夏末也不会在见了他以后不咸不淡地损他。

“小舟,我跟你商量个事。”夏末调小了火,夕阳的最后一抹光亮从厨房的西窗户照进来,在乡村傍晚的宁谧里,夏末的神情很柔和。小舟跟夏末对视着,从前身高不够,到现在小舟也总觉得自己没他高,总忘记去看他的眼睛。现在仔细看进去,看着夏末在认真地看着自己,他早该知道夏末不是心血来潮地发善心,不是随便示好转眼翻脸的人。他连这个都怀疑,就是连八岁那年都不如的蠢孩子了。

“以后你遇到麻烦的时候,就比如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把钱给弄丢了这样的事吧,能不能马上给你哥打个电话?”夏末说,倍感挫败。“你还是小舟吧?”

小舟转开头,后退了半步,夏末闷闷地转头看火,他的脸贴在了夏末的肩后。“瞎说。”他把手插进了裤子口袋,裤子还是夏末给他的。“我没有丢钱!”

“哈哈,你就嘴硬是吧?”夏末往菜里撒了盐,“是不是坐夜车被人把钱摸光了?贞操没被摸去吧?”

小舟莫名红了脸,拿他哥没法子。

晚饭摆在堂屋里,一桌子鱼肉俱全,外婆盛满了三碗饭,小舟灰溜溜地坐在夏末身边,自己都听见自己肚子里咕咕叫的声音,可夏末攥着两双筷子看小舟——就是不给他筷子。

“我做饭的手艺不错吧?”他洋洋得意地看着小舟。

小舟点点头。

“锅碗瓢盆连菜板都是我亲自刷的,饭菜也都干净,放心吃吧。我对你够不够好?”

小舟不自在地在椅子上微微动了动,尴尬得耳根发烧。

“说啊,我对你好不好?不说就不给你饭吃,饿死你。”夏末无赖地犯混,小舟看了他一眼,夏末也不顾他的窘迫。

还是外婆看不下去眼了,“夏末,他又不是小孩子,你怎么还像逗小孩子一样欺负他。”

“瞎说,他是小孩的时候我才没欺负过他,他那时候乖乖可爱,不像现在这么混蛋。”夏末说,就是不肯放过小舟,半真半假地看着小舟,“快说啊。”

“快把筷子给他,别闹他了。”外婆笑呵呵地

〔请不要转码阅读(类似百度)会丢失内容〕

铅笔小说 23qb.com

<=07目录+书签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