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小小少年> 第54章

第54章

三点钟一过小舟就开始左立不安,看了一遍又一遍的实时天气预报,窗外越来越厚的雾霾让他担心到了极点,担心飞机又不能落地,又担心飞机真的在这样的雾霾天气里不安全地降落。一直到夏末的电话终于在将近五点的时候打过来,报告他已经落地准备回家,他才松了一口气。

只不过隔不了一会焦躁又开始生出来,近乡情怯,谁知道近人也情怯。小舟烦躁地从夏末的书架上拿了一本书,坐在餐桌边想读一会,强迫自己安静下来。可是坐下又开始发呆,看着门边不断地想起何唯站在门口说那些话的情景。他无从辩解,因为他也不知道何唯说的对不对,指责的对不对,预言的对不对。他什么都不知道。他以为自己已经能够掌握命运了?其实或许比八岁的时候并没有太多的改变,仍然是被生活的洪流裹挟着,身不由己的一只小舟。

没有出息!

但那有时候也不重要,只要夏末很平安,也很顺遂……想着别人的时候,总要比想着自己的时候更容易平静。

钥匙插进锁孔,小舟的心脏抽搐了一下。他的手压紧了餐桌上摊开的书,但是没有站起来迎接夏末。他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这么多的傲慢,不过他怀疑自己根本就不知道怎么表现激动。

门被推开,夏末的大长腿迈了进来,头发被风吹的有些乱,面色也有些憔悴的影子,他进屋来的第一眼就望向了小舟。不像小舟预料的所有情形,他只是向他露出一个矜持的微笑,在小舟设想的开朗和冷淡之间,这是一个非常折中的表现。他的态度很谨慎,打量着自己的视线也很微妙,小舟觉得似曾相识。

那就像……就像何唯昨天刚来时的神态。

小舟醒悟过来,他们都以为自己会很糟糕。夏末也许以为他会吃不下饭睡不着觉,面容憔悴。但是拜幼年生活的煎熬所赐,他有一套理性的生活方式,以一个偏执狂和强迫症的执著来管理自己。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他可能早就垮了。但是以正常人的视角来看待他,他的自制或许看起来相当冷漠,不会是一般人期待的。他放在书页上的手拘谨地蜷缩了一下,突然怀疑夏末会不会以为自己骗了他,害他急急忙忙地跑回来,回家才发现根本他根本没什么大事。

夏末的神色的确有一丝狐疑,真是太糟糕了,夏末终于回家的这个时刻他们两个人之间竟然这样冷冰冰的。他劝自己站起来,向夏末走近两步,至少像平常人一样问问他累不累有没有吃晚饭。

但是他坐着没动,像个自闭症患者。

夏末又笑了,无奈地有些像苦笑。“小舟。”他主动唤了他一声。

阻挡着他的那块门栓活动了,小舟站了起来。他渴望地看着夏末,又本能地压抑下任何起伏的情绪。

他站起来几乎就快要有夏末高了。夏末平视着他,仿佛在解读他,他不知道夏末能得出什么结论。突然,夏末的肩头放松了,他发出一声自嘲似的笑声,身体舒展开,向他张开了双臂,“过来。”

小舟站在原地,望着他。

“来。”夏末命令道。

小舟走过去,贴近了夏末的怀抱,双手抱住夏末的腰,头靠在他的肩上。夏末轻轻地搂住了他的后背。夏末的外套上带着寒气,他立刻不满足地寻着热源将额头贴在他的脖颈,然后再也抑制不住,他的胳膊猛地加了力气,紧紧搂着夏末,下巴反复地在他的肩头上蹭,用面颊去贴夏末温暖的脖子,闻着夏末身上他熟悉的味道,恨不得咬上一口,恨不得扯开夏末的衣服,他激动的差一点就哭起来了。怎么都不满足,怎么都不得痛快,快要憋死了,再也受不了了。

他后知后觉地在半天之后才感觉到夏末也顺着他的力道同样地用力搂他,而且夏末侧过头来也用面颊贴着他的额头,低声喃喃地哄着他什么,甚至在他呼吸急促情绪失控的时候,含糊地在他额头上落了几个几乎不成型的吻。

他疲惫地趴在夏末怀里,模糊地想着他可怎么办啊。夏末一直搂着他,抚摸他的头发,轻轻抚他的背,他就像是得到了抚慰的孩子,渐渐平静下来,只是仍旧很难过。

小舟彻底平静下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出了家门,他都不清楚自己是怎么跟着夏末来到粥店吃晚餐。夏末说他刚下了飞机,肠胃不是很舒服,而且估计小舟的肠胃也不会怎么舒服,所以喝粥比较合适。小舟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得出自己的肠胃也会不舒服的结论的,他在桌边坐着,不自在地顺了顺自己的毛,他想问问夏末他的头发是不是略有点长。

夏末点了粥,他要了包子,还点了小土豆咸菜,夏末拿过去菜单又点了几个简单的小菜和点心。

服务员离开,夏末就又开始盯着他看。他们挨着坐在一张圆桌的两边,夏末的手放在他的勺子旁边。他盯了一会,仔细辨别着夏末衬衫料子的斜纹质地,尽量不往那只形状姣好的手上看。那只手只靠目测就觉得在散发着怡人的温度,骨节很好看,他或许可以用手指点一下夏末的骨节……

“昨天你老师给我打电话了。”夏末突然说。

“嗯?”小舟从发呆中转回点神来。

“他非常非常喜欢你。”夏末笑了,又是那种魅力十足的笑容。

“哦。”小舟没有在意。

“你这是什么反应啊?”夏末哈哈大笑,“你知不知道他多有名望啊,他说他——中——意你哦。你多少师兄都得不到他一句好,在他眼里一大半人类的智力水平都跟泰迪狗没有显著差别。可你才这么小啊,小宝贝,你还在本科他就说他中意你,你一定在他面前表现了相当高的智力水平。他说起你的时候就好像我……好像我看见一块烧烤的滋滋响的猪排骨,咬一口,滴下香浓的汁水……”

“那明天晚上可以去吃。”小舟说,眼睛盯着服务员端上来的粥,那服务员是个小姑娘,偷偷地看夏末。白痴,吃口猪肉还能说的声音暧昧。

“你能抓住重点吗,弟弟。你老师打电话问我,你为什么放寒假之后就再也没去学校,找你都找不到。越洋电话,浪费了我好多好多钱啊,因为你老师说起来就不停嘴。”

小舟低头喝粥,这粥味道好香啊,他很久没吃饭了,干巴巴的肚肠被暖暖的粥滋润起来真是好舒服。要是能在粥里加一个白煮蛋,搅一搅,就更好了。但是这么贫贱,饭店一定不会给他做。

“但是哥哥不是想让你做学问,那其实很累。”夏末说道,“其实我给你联系个老师,本意是想让你少出去打工,少挨点累。没想到你老师认真了,他肯定会给你许多任务,我又有点……”

小舟突然抬起头望着他,眼睛黑亮亮的,夏末不自觉地闭了嘴。

小舟很会抓重点,他已经抓到了一个重点,“如果不是我老师给你打电话,你也不会想到给我打个电话的。是吗?”

夏末的神色未变,或许就是已经不再像以前一样在乎他了,他对待他成熟自然地就像对待一个不再挂心的人。他低下了头,用勺子轻轻搅和粥,让粥快点变凉。他觉得自己真是别扭,他到底要什么,他到底想跟夏末要什么啊,说不明白夏末都不会懂的。

夏末凑近了他一点,他没抬头,听见夏末低声跟他继续唠,“你知道数学几乎是人类最艰难的学问吗?数学是一门靠努力根本没用的学科。唯有天才,才有资格涉足这一领域。而什么航空飞行器设计啊,那都是对基础学科的应用,培养的是工程师。知道工程师是什么意思吗?跟数学天才比起来,就是一工人。”

“你的意思是,你就是一个工人,就是傻。”小舟抬起头,看着他哥,“智力跟泰迪一个水平线,我跟你较真特别没劲,是吗?”

“嗯。”夏末看着他的眼睛点头,“这是愚兄这两天的一点体会。”

“道歉用说的这么隐晦吗?再说,也没有什么可道歉的。”小舟忍了一下,还是笑了出来。

夏末也看着他笑了,“这不是道歉。不是说不需要道歉,道歉在电话里都说过了。这只是对我最近行为的一个理性总结,属于报告性质的。我已经在飞机上反省了十个小时,所以,你会说什么我都已经想过了,也想好了这些话来回答你。你就别再生气了。当然你生气也有道理,考虑到我已经这个年龄,你叫我一声叔叔都不为过了,我竟然还会犯那种LOW逼错误,望风扑影,乱发脾气,的确很不长进。希望你将来不要学我。”

他一边说,小舟一边咬着嘴唇笑,低着头乱看,从粥看到包子,从包子看到小土豆。

“你知道泰迪这种小狗有什么特征吗?”小舟问他。

“特别谄媚。”夏末说,认真地点了点头。

小舟笑出了声,脸都笑得发热,扭头不想看夏末。夏末按摩着他的肩膀,“原谅我了?我知道你不会怪我,乖小孩总是受委屈。”

“但是,叔叔,我没太听明白。你没发脾气。”

“我给你脸色看了,我知道。”夏末说,

〔请不要转码阅读(类似百度)会丢失内容〕

铅笔小说 23qb.com

<=07目录+书签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