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小小少年> 第60章

第60章

春节倒计时第六天,所以是不是忘记了过小年?

夏末刚从律师朋友那里回来,合同在正常走流程。回家的路上他想起来如果他要认真做下去的话,他首先会给自己弄个像样的法务。如果小舟放弃学术之路的话,或许可以让他从应用数学转到财会。不过会计哪里都找得到,不值当为这个。再说小舟闷头搞论文的话,外边那些色狼也就没多大几率跟他邂逅,身边的人都是那些实验室的书呆子,他们知道什么好歹,一多半连社交都成问题,完全不足为虑。天呐想想就很棒,当初劝小舟读硕士读博士他真是太天才了!

“你一个人在家门口高兴什么?”

他呆了一下,大惊。小舟是什么时候走到他面前的?正蹙眉怀疑地瞪着他。一定是搭走廊另一边的电梯上来的,已经跟他相会在门口了,他还沉浸在私心里偷乐。一本正经板着脸的小孩子,好像撑到满的气球,他抬起手指,在小舟的脸上戳了一下。

小舟刷地转过脸去,出人意料地没有搭理他,一鼓作气打开门锁,甩开鞋子,一路直奔洗手间。

夏末吃了一惊,惴惴不安地换了鞋子,仔细回顾了一遍从昨天吵架到今天的整个历程,怎么想昨天都应该是他吵赢了。那个怪兽包事件肯定是翻过去了,然后今天……今天他绝对没有任何不良举动。他仔细想了两遍,昨晚他把下水道口都清理了,早上出门的时候把垃圾都倒了,保证没可能惹恼那个洁癖小孩,他没有抽烟没有喝酒,身上肯定没有味道,再后来……今天见的人不是老头就是丑鬼,就算被小舟碰见了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差错。

如此这般自信都上来了,卫生间的门又砰地一声打开了。

这可不得了了,胆小鬼竟然在摔他的门。

“小舟。”他在沙发前叫了他一声。

小舟低着头经过他的面前,装模作样地去冰箱里找了一圈,他都不知道小舟这个架势能从冰箱里找到什么出气。果然小舟也没找到什么,本来吃的也不多,接着小舟就一头扎进了大门口旁边的衣帽间。

夏末被低气压定在沙发上,衣帽间的门又被推开了,小舟穿着睡衣出来,低着头,只能勉强隐藏住好像哭过的脸色。

“怎……”夏末愣住了。

“怎么了?”小舟语调活泼地结果他的话,实际效果就叫欲盖弥彰。随后他就一头扎进床上,架势大的好像投进游泳池,还迅速扯上了被子,“我特别困,先睡了。”

夏末怔在沙发上,好半天反应过来--这特么是骗鬼呢?

小舟埋在两只枕头中间,蜷成一团,但没什么用,头顶的被子就像被台风卷开了一样。他还不死心地想埋着脸,但是夏末就是不能让他如愿,他竟然被夏末扯着肩膀直接从他在床上做的窝里给拎了起来,硬是逼着他把脸露出来。

妈的!隐私都不让他有么?

小舟只敢在心里骂。

“是不是骂我呢?”谁知道夏末竟然问他。

他一怔。

“哎我……还真骂我呢,你就这么好猜么?”夏末气得给了他一巴掌。

“我……”小舟的脸涨红了,眼睛又潮湿起来,窘迫的恨不得钻到床底下去。

“别哭。哎哎哎,骂就骂呗,我又没说你什么。别哭,不许哭!啧,你别让我着急,快跟我说怎么了。你觉得我会让你瞒过去吗?”

“我也是可以有隐私的。”小舟躲不过,铤而走险,哭唧唧地说。

“你有个屁隐私,我什么时候说过咱们家是民主社会?我就是说了算的,你顶多只能钻钻空子,隐私那东西不许有!”

“那你还能怎么样?”小舟的眼泪又下来了,“你要打我吗?”

夏末吃了个瘪。

“那你打我好了!”小舟捂着眼睛得寸进尺。

夏末吐了口气,感觉像是呛了口游泳池的水,气得随口说到,“干你。”

“那你就快来!”小舟气恼地嚷嚷道。

夏末一怔,转过头来不好意思地看了小舟一眼,小舟的视线跟他碰了一下也立刻低下去。夏末挠了挠脑袋,气氛突然向着奇怪的地方转过去了。

“你还吃得挺准嘛。”他含糊地嘀咕,“臭小孩。不可爱。”

小舟撇了撇嘴。

“又在心里骂我!”

“人老多疑。”

“小王八蛋!”夏末揪小舟的耳朵,“我要把你拉到山沟里丢掉!”

小舟丧着一张脸,突然伸出手臂去搂他的脖子,投进他怀里。

夏末立刻搂住他,心里一动,只觉得还离的远。他托着小舟把他放在自己的大腿上,毫无缝隙地搂抱着,轻轻地拍着后背沉默地安慰着他。

“我还以为我已经长大了……”小舟喃喃地低语,“你再也不会用这个姿势抱着我。”

“哈哈,你还是很纤细呢。”夏末笑着,嘴唇轻碰他的耳朵,“你的尺寸相对我来说,还是很小,很小,还可以抱在怀里。”

小舟捂住自己的眼睛,“可是,男人老是想做个小孩这很变态啊。再说你又不需要小孩。”

“你想太多了。”夏末轻轻地说,抬起眼睛望见小舟身后整面墙的书架,橙黄灯光下一排排的书脊。有一瞬间他有些恍神,回过神来笑了笑,扶过小孩的头,“告诉哥哥,你到底怎么了?”

“我跟陶陶吵架了。”小舟说,不可抑制地他抽泣了一声,连忙捂住嘴。

“哦。”夏末轻叹了一声。“为什么跟她还能吵起来呢?”

小舟摇了摇头,那个原因他是不会说的。

他终于后知后觉地明白夏末那些天在气什么,夏末一定以为自己拒绝他是为了跟何唯搞在一起。如果他能做出那种事来……他在夏末的眼里该是龌龊成什么样啊?亏他自己还一直自认坦坦荡荡,理直气壮。

他气急败坏之下口不择言地打电话去给陶可兴师问罪。可是归根结底陶陶也不是故意的,她并不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她全是出自好意。他该知道那全部都是他自己的错,结果他还是把事情演变成了一场大吵,好没意思。他不想跟陶可吵架的,她是那么重要的人,说起来好像理智的不近人情,可是做起来总是宽厚,对自己的要求又是那么的少。可是他就像个点着的炮仗一样控制不住自己,像个神经病一样说个不停,却没明白自己就是在迁怒。结果他把陶可在电话里气哭了,陶可让他滚蛋再也不要找她的时候他才醒悟过来自己做了什么。

他实在太糟糕了。

他已经太糟糕了,他必须控制自己,不要产生连锁反应继续把事情弄的更糟糕。他要理清思路:在普通人看起来,朋友之间的吵架一定不是什么大事,不该让一个男孩子哭哭啼啼;夏末是个正常的普通人,不可能理解他这种样子,所以他必须赶紧恢复正常,不要慌,不要乱,不要心烦--心烦可以等到下半夜再说。

他的手指揪住了夏末的衬衣,强压下的情绪化作手脚的麻痹,好在身体周遭的温度提醒他,夏末还容许他在身边,还会分给他宠爱和温情。想要这些,他就需要表现的像个正常人一样,不要被夏末发现他是个麻烦,嫌弃他。

他数了五秒钟,没有信心现在抬头的话,能够恢复平静克制的情绪,但是夏末并没说话,再拖下去本身可能也显得不正常。

他挂上个微笑抬起头来,“我……”

掩饰的话没说完,因为夏末在看着他,神情怜惜又烦恼。

“要不然哥哥替你去找找她?”

“什么?”小舟震惊地说。

夏末看着他的眼睛,“陶可是个好孩子,跟她吵架要分个对错是没意义的,所以你才这么难受。是吧?但是真正的朋友是吵不散的,你不要难过。实在不行哥哥去替你找她好不好?哥哥帮你想办法。”

小舟怔怔地看着夏末,慢慢地抬起手抚摸夏末的脸,拇指在他颧骨上轻轻地蹭,指尖是夏末皮肤的温暖。

“怎么了?”夏末抬起手覆在他的手背上,“手抖得像个老头子。”

〔请不要转码阅读(类似百度)会丢失内容〕

铅笔小说 23qb.com

<=07目录+书签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