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小小少年> 第63章

第63章

夏末按了门铃,没人搭理他。他只好掏出钥匙来自己开了门,屋里漆黑一团,门口扔着小舟的双肩背包,差点把他绊了个跟头,顿了一下,有一点从虚幻回到现实的感触。

他打开门灯,“小舟你回来了?干嘛呢?这么早就睡觉了吗?”

小舟没有回答他,但应该是在床上睡觉。

他放轻了声音,开了厨房这边的小灯,把买回来的点心糖果都放进冰箱。磨蹭着,他去门口的衣帽间里换了衣服,看见衣帽间的上格团着一团小舟的衣服。看起来应该是被愤怒地扔进去的,不知道小舟又在哪里生了什么大气,要不然应该也不会这个时间就窝进被窝里去。

走出衣帽间,他到餐桌边给自己倒了杯水,没有去烦小舟,或许他应该尊重小舟的意思,稍微留些空间给他。但或者,这只是大人的借口,原因其实是他今晚心里也很烦。

他一个人坐了一会,不用急着去解决小舟那些小孩子的问题,竟然有种松一口气的感觉。谁知越是安静地坐着心越是乱,有些事情或许一辈子都不知道会更好。那些过期的愿望实现了又能如何?

他突然站起身,绕过饭桌,蹲在酒柜面前,想要选一瓶酒。他迫切地想找点什么堵住心口的洞。那一瓶瓶的红酒在昏暗的灯光下闪着幽深的色泽,他蹲在那里从第一瓶看到最后一瓶,始终也没有伸手去碰。难不成他还真要在小舟面前把自己喝得醉醺醺的吗?搞出那种无聊男人的模样……

可是心里还是烦,烦得找不到发泄口,寻不到一点慰籍。他没有去拿酒,也没有站起来,只是蹲在原地,疲惫颓唐地低着头。他知道他不曾被这个世界亏待过,可是到底有没有被善待过,他也说不上。

忽然就很寂寞,深深地呼吸,空气抽进去肺部都跟着疼。

他烦的要死,腿还蹲麻了,站起身往小舟那边挪,一直挪到床前,打开了床边的读书灯。

“小宝贝。”他厚着脸皮叫,倒在床上,搂住了人形的被卷,“理理哥哥嘛。真的,理人家一下呗。”

被子动了动,伸出一只胳膊来搂住他。

他笑了出来,把被子往下扒拉了一些,小舟窝在被子里睡的小脸热乎乎的,他凑上去贴了几下小孩的面颊。

小舟张开眼睛,似乎打量了他几下,他嘻嘻地笑着,躲开了小舟的眼睛。

“怎么了?”小舟哑着嗓子问他,仔细地看着他的脸。他故意没回答,有点享受小孩子的关心,他的脸突然被抚摸起来,掌心很温暖,慢慢地抚摸着他的面颊,手指抚过他的眉骨,“是不是累到了?”

他闭着眼睛发笑,“你爱不爱哥哥?”

“我当然爱你。”

小舟毫不犹豫的回答让他又笑了出来,搂紧了被卷,头也凑在小舟的脖颈旁边,“最喜欢你这样的小朋友了,你可不要再长大了。”

“嗯。”小舟答得很乖,他闭上眼睛躺着,感觉到小舟的手轻轻地理顺着他脑后的头发。

夏末享受了一会,小孩一直在捋顺着他的头发,他好像被孩子当成了一只大猫来稀罕,他也好像真的越被顺毛越宽心,自己都没想到自己还有猫属性。小孩摸了他一会,另一只手也拿上来抚摸他的颧骨,隔了一会温软的嘴唇贴在他的额头亲了几口。

他再也忍不住笑出声来,自己竟然这样被喜欢着,他一把拉住小朋友的手,翻过手掌在他的手掌心上连连亲吻,“这么喜欢我么?”他有点抽风地一路吻着小舟的手心手腕,顺手扯下睡衣的袖口,要亲吻小朋友的胳膊。袖子一推上去他就突然愣住了,“这是什么?在哪磕的,我天,这是青了?”

小舟好似突然反应过来,要抽走手臂,扯下睡衣袖子。夏末撑着肩膀从床上支起身体,迷惑地去看小舟,猛然之间就像被鞭子狠狠抽在脊背上,他惊呼一声从床上跳了起来。

小舟从床上坐了起来,下意识地摸了摸领口,睡衣也无法完全遮住他脖颈的瘀青。夏末的脑子炸了一下,他呆呆地站在床边惊惧地看着小舟,想分清现实。小孩子身上出现瘀青,格外的狰狞恐怖。

“和人打了一架。”小舟低着眼睛,嗓音沙哑地说。

夏末屏住了呼吸,伸手将小舟的领口扯大了一点。

屋子里静悄悄的,仿佛连空气都凝固住了。小舟一动不动,没有遮掩,也没有任何突兀的身体动作。两个人突然像是在对峙,夏末的眼神跳了一下,小舟吓得一哆嗦,紧紧抓着身下的床单,拼命控制住身体。但是这么乖乖地接受检查本来就不对,夏末就像只老虎,根本没有什么被欺骗的余地。

他突然冲上来扯住他的睡衣,他急忙护住衣扣,但是他忘了夏末从来都更坚决更直接,他的衣服被一把扯高,在他能够反应过来之前,身上的睡衣就像脱毛衣一样被人从头上整个给扯了下去。

小舟赤着上身呆坐在床上,身上只有双臂有瘀青。“就是……起了冲突,以后我会……注意……”

夏末什么都没说,只是目光深沉地看着他,视线来回地在他的伤处巡逻。他越来越发毛,越来越害怕。他心虚地担心夏末会看出什么,逻辑上又知道自己只是习惯性地把夏末神化了,他怎么可能看出什么。

谁知夏末阴沉地开口, “是谁碰你了?”

小舟受了一大惊,胃开始抽筋,他紧张的差点吐出来。惊慌失措,弄不清夏末为什么这么问,什么是“碰”,打架不该用“碰”这个字不是吗?男生不能用“碰”来描述的不是吗?到底怎么回事……

“到底怎么回事?”夏末吼着,他吓得一颤。

“什么……是什么?”他含糊着,目光惊慌闪烁。

“你赶紧告诉我,还有哪里有伤?”夏末暴躁得像一头凶兽,“说!是谁掐了你的脖子?谁抓过你的胳膊?不对,我们现在就去医院,你给我起来!”

小舟几乎被他的愤怒碾成了碎片,他话里的暗示也异常的明显,他是怎么猜出来的?“你怎么……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还撒谎?”夏末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他坐在床上已经抖得那么厉害了。“你还跟我撒谎?打架?你打架的伤在哪里?那不是平常打架会弄出来的伤吧?你别想瞒着我,胳膊上那么严重的瘀青只有你拼命挣扎才能搞出来。是谁?谁压着你的胳膊?哪个混蛋强迫你了?我要弄死他!”

小舟退缩了一下,他咬住舌头,强迫自己暂时闭嘴。他在床边来回走了两步,拼命地呼吸空气,强迫自己不要像个发狂的动物。他压住脑子里疯狂的愤怒,找回一点智商来,看着那个吓呆了的好孩子。“好宝贝,我们不说了,我们以后再说。现在咱们去医院,我不问你了,但是你让医生给你检查一下。好不好?”

小舟颤抖着,眨了眨眼睛,“我没有……”他说不下去,“我不去。”

“没事的,我在医院有熟人,我保证很方便。我抱你起来好吗?”

小舟突然醒悟过来,推开他要来抓他的手,“我不去!”

“必须去医院。”夏末过来搂他,被他挣扎着踹开。

“你放开我。”小舟拼命挣扎着,使出九牛二虎之力。夏末下不了狠手,他很快就挣了出去,跑到床的那一边跳下了床,“我没有被怎么样。”

他喘息着,看着夏末,浑身发抖,满脑子混乱。突然他开始解裤子,夏末呆住了。

小舟继续把睡裤整个地脱了下去,只穿了一条内裤站着。“你是混蛋,”他哆嗦着说。

夏末不知所措,心痛地看着他。

“王八蛋。你就是什么都不让被人藏着,什么秘密你都看得出来。你还要不要让人活了!”他突然开始哭,夏末茫然地站着。

他不敢走过去,小舟自己绕着床走了过来,忍住了哭,脸上还是哭痕。“你那么聪明,看一眼伤就什么都知道,那你就自己看好了!我的腿上什么伤都没有。”

那是两条白皙,均匀的长腿,没有任何伤痕。

充斥了整个身体几乎快要炸裂的愤怒消退了热度,夏末垂头不语。

“你要是……不相信,我可以全都脱掉。我可以全部都让你检查。”小舟抽泣了一声,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

“对不起。”夏末说。

小舟摇了摇头,“我确实很倒霉……”他突然又抽泣出声,自己强行忍住,“但是……我到底是个男人,就算没你那么爱健身,我怎么可能连打架都不会?一个男人怎么可能轻易就被人制住。干什么那么……”

夏末轻轻地“哦”了一声,醒悟过来,“那……对不起。我以为……”

“你为什么就不能让人留点隐私!”小舟捂住眼睛。“就你聪明是吗?烦死你了。”

夏末张皇失措,“我……我错了。我错了,哥哥错了,行吗?别别哭了。我……唉!”

他呆呆地站着,回过神来才发觉自

〔请不要转码阅读(类似百度)会丢失内容〕

铅笔小说 23qb.com

<=07目录+书签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