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小小少年> 第81章

第81章

他们没有调头重新进入高速公路往回走,夏末直接把车驶离了高速公路,进入了市区。这是个不大不小的城市,小舟从来没来过这里,他们距离本来的目的地还有一半的路程。

在市区里走了一会,小舟才鼓足勇气问夏末,“我们为什么要来这里?”

“不为什么。”夏末烦躁地说,“心烦,天黑,不适合开车。”

答案在意料之外,仔细想想这就是夏末的作风。小舟又看了夏末一眼,想从他身上找到一点能讨厌得起来的地方,结果还是一无所获,索性还是承认自己确实很喜欢他。很爱他——小舟转头去看窗外的时候在心里纠正自己。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变的很爱他,也许从再次看见他的那个时候起,一切就都不太对了。反过来问问自己的心,也没有因为他现在翻脸就变的不爱他,可能自己真的在爱着他这个人,而不是因为他对自己很好,他对自己很重要,所以才产生好感。这么想一想他反倒平静了,望着窗外城市的灯光,街边的广告牌,对这里并不觉得陌生。说真的,中国的城市都是同一张面孔,本来也没有哪个陌生的城市会真正让人觉得陌生。

“他对你很好,是吗?”小舟突然问道。

夏末握着方向盘看了他一眼,没有回答。

“他也挺聪明的是吗?我觉得你喜欢聪明人。”小舟说得笑了一下,“我也挺聪明的。我跟他有点像。”

“不像。”夏末生硬地说。

小舟畏缩了一下,犹豫着又开口,“你那么爱他,吓了我一跳。”

“我那么爱他……”夏末喃喃地重复了一遍,“怎么看出来的?”

“跟你对梁澜比较出来的。”小舟小心地说,尽量显得自己不存在,他不想再让夏末生气了,以免他再说出什么自己承受不了的话。

夏末没说什么。

“你不要再跟我生气了,如果是现在发生那种情况我肯定不会那么做,我那时候实在不懂事。而且他也很爱你,你也不要再跟他生气了。”小舟觉得自己有点说不下去了,虽然觉得说的也都是实话,可是话虽然是自己说出来的,自己却承受不了。他想起杜文鹏,觉得引用他的话会轻松一些。“杜大夫跟我说的话也是这个意思,希望你原谅他。他说他……一直都在后悔,没有遇到像你一样的人,也没法跟哪个女人结婚,总之还是很爱你的意思吧。我觉得他也确实是……确实很爱你,你不理他……他好像很难受……眼睛都红了。如果你原谅他了,可能你们两个都会比较高兴。”

“杜文鹏跟你说得这么细,他喝多了吧。”夏末说。

小舟心里一阵不自在,觉得自己也许又说多了。

“你现在肯定也不好受吧?”夏末突然说。

小舟紧张了起来,觉得夏末终于要安慰自己一下了,可是又觉得这话不对味,所以就没有接这句话,免得自取其辱。

“我的意思是说,”夏末看了他一眼,自己解释道,“咱们两个毕竟也是恋爱关系,虽然没开始几天。”

没开始几天……小舟突然想笑了,但是仔细想想,又没什么不对的地方。只不过如果这句话是结束语的话,结束的太潦草了。他好歹,是想要一点安慰和劝哄的。大概是夏末真的很生气,跟付遥之间不是完全的和好,对他小时候干的好事又耿耿于怀,所以两下里心烦意乱,不能像平时那么周到。又或者平时那么周到是因为没有遇到付遥这么让他心烦意乱的人,那自己就真不够分量了。

“你确实……对我不太好。”小舟勉强自己说道,把事实又降低了一点重量,但是概括的也很准确。接着又给自己加了点希望,“等你心情好点以后,你会对我好一点的。”

他看着窗外偷偷地调整着呼吸,期望着夏末不要再说下去了。

“你接受了?”

“我能理解生活总是会有想象不到的变化。我能接受。”他说。

从那以后夏末不再说话,他们的车开进了酒店的停车场,很有名的一家酒店,楼很漂亮,大厅也气派。夏末跟他要了身份证,他靠在柜台上看着夏末神态自若地只订了一个房间,丝毫也不在乎服务生会怎么看待两个在大年初二出来住酒店的年轻男人。既不额外张扬又毫不避讳同性恋情,能被夏末看作情人的人应该很幸福,付遥真的是被宠坏了。接着他就想起在面馆的饭桌边夏末对人家说他是男朋友时的那阵短暂的幸福。他打消了自己的回忆图景,分析到也许因为夏末是这样的人,反而会给付遥很大的压力。人家……毕竟是有家人亲戚的,不像他这种无根无源的人这样顾虑少。

他跟在夏末身后走过一楼的楼廊,走进电梯,在电梯里也站在夏末的身后。他们从电梯的雕花镜面门上对视了一眼,他的视线掠过夏末看着他的眼睛,掠过夏末的白色衬衫,掠过夏末那两条长腿,脚上的布洛克皮鞋,一直落到地毯上。

他跟着夏末走出电梯,跟着夏末进了房门,看着夏末放下手里拎着的旅行袋,平常的就像回到了家,他需要拼命克制自己才能保证自己不要扑到夏末的背上紧紧地抱着他哀求他。

求你爱我吧,求求你要我吧——这种话怎么能说出口?

夏末走过门厅走到屋里去了,他跟上去,“我只想知道一件事。”

他脱口而出,看见夏末转过身来看他,那神态是允许他发问的。

“我……”他赶紧说,结果一张嘴就咬住了舌头,只得平静了一会重新恢复语言能力,这个时候他也就只能问出一句话来了,“他比我更爱你吗?”

不知道怎么回事,夏末好像被他的问题惊呆了,他看着夏末张了张嘴却没发出声音,他于是就又催促着问了一遍。

夏末的眼睛里有一丝哀伤,他就知道答案不会好听。“我是觉得他更爱我。”

愤怒化为火焰烧空了他的胸口,他从来也没有觉得这么受伤过,眼泪夺眶而出,他禁不住朝夏末大喊,“偏心!是因为你更爱他,你才觉得他更爱你!”

他崩溃了,夏末怎么能这样想,在眼泪造成的模糊视线里他看见夏末向他的脸伸出手来,他把夏末的手打开,“还有什么可说的?我和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夏末还是扯住了他的手腕,他被搂过去,想到这意味着那些旧日的温情还是带着余温的,一切都是真实存在过的,接着他又想到生活就要再一次发生改变了,那股看不见的洪流又一次奔腾而下,而他也只能接受。他安静了下来,接受了夏末把他紧紧抱在怀里,手掌捂在他的脸上给他抹眼泪,只是夏末搂他搂得太紧了,一直不停地拍着他安慰,不像这一整个下午对待他的态度,他搂着夏末的腰,暗暗地拽着夏末的衬衫,他真的不想撒手。

夏末搂着他往后退,最后带着他往后一倾,夏末是要坐在床上,他没料到这个变化,重心不稳差点摔在夏末的身上,夏末又搂住了他。“你说什么?”他听不清夏末嘟囔的一句话。

“我说小朋友被逗急了。”夏末亲在他的脸上。

他猛地推开夏末,一时之间还不能作出任何其他的反应。

夏末并不是在嘲笑他,也不是恶作剧之后的轻松,他看着他,并不比他轻松。夏末眼里的东西太多了,他也不能够明白。更不能明白夏末到底想要怎么样?

夏末好像能看懂他,但是有些窘迫,好想是在降低自尊心。“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这句话是夏末说的,一时之间他怒火中烧还以为夏末在故意模仿他说话的语气就为了耍弄他,但是听下去发现这句话是夏末自己的话。“为什么只要出点事情你就可以离开我?以前那些事情也就算了,每件事都是有原因的。可是今天这件事……你为什么要疏远我?因为我以前的男朋友来找我?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你觉得我会怎么想?” “你在说什么以前的男朋友,那是你……”小舟反驳道,惊骇地听见夏末这么说起付遥。

“我什么?”夏末打断了他的话,平静地望着他,“快要十一年还是十二年前的我的男朋友,你听见定语有多长了吗?快有时间那么长了。我现在跟你是一家人的,以前的情人找上来,你好歹就算是生个气也好啊?结果你是怎么对我的?只要我给你做哥哥对你来说就够了,我跟谁在一起对你来说都无所谓是吗?”

小舟惊呆了。

没有回答,夏末又摇了摇头,“结果你看起来不但一点都不在乎,而且还坐在湖边无所谓地吃了一堆水果。”

我天呐,小舟咬住了嘴唇,瞪着夏末。

“你觉得你今天看到的我的同学,会不会有哪怕一个人觉察到我们是恋人关系?”夏末说着说着突然诡异地笑了,“还有人要给你介绍女朋友呢,你去看看吧。”

他们互相望了一眼,都沉默了下去,过了好一阵子小舟才说话,带着深深的不服气。

“他知道是我。”小舟不情愿地低声说。

“他能猜出来是

〔请不要转码阅读(类似百度)会丢失内容〕

铅笔小说 23qb.com

<=07目录+书签01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