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历史军事>穿越初唐从上吊开始> 第一千章 撤兵

第一千章 撤兵

李善有些惋惜,同时也记起来了,当日大掠左云县,搜出了好些珍宝,不少都被自己送给十一娘,回京后张氏曾提过几句,其中好些都是中原之物,应该就是那些前隋宗室压箱底的。豚

可惜了,可惜了。

「那就再说吧。」李善想了想轻声道:「如能压得住阿史那·社尔,找个由头把襄邑王、平原郡公送回来,而且这边也俘了梁军大将贺遂,可以换人嘛。」

突利可汗默默的点头,抬头看了眼天色,已经入夜了……这是在提醒李善呢。

李善握住突利可汗的双手,情真意切道:「兄长此去多加小心,但可一可二不可三,切记切记。」

突利可汗脸色微变,知道这是对方的警告,攻打雁门关、顾集镇是第一次,这一战是第二次,第三次就没那么好说话了。

送走突利可汗,李善站在原地久久凝望,这位历史上帮助李世民覆灭东突厥的年轻可汗究竟会做什么选择呢……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他对阿史那·社尔的恨意是情真意切,绝非作伪。

「突厥必然撤兵。」李善看着踱来的窦轨、温彦博,笑道:「之前来袭的应该是突利的麾下。」豚

窦轨点头赞同,温彦博笑道:「此战令都布可汗丧胆,如何敢复来。」

李善沉默了会儿,话题一转,「今日孤为私送归敌酋,陛下当有责罚……」

「怀仁此言差矣……」温彦博呆了呆,话才刚刚出口,李善已经疾步走开了。

「咳咳,咳咳。」窦轨咳嗽两声,正准备追上去的温彦博才止住脚步,迟疑的回头看来。

「彦博当具表弹劾。」窦轨面无表情的说:「就算要送归,那也应该是陛下才能决断的。」

温彦博压低声音,厉声道:「士则兄此言何意?」

「都布可汗元气大伤,若不送突利可汗回返,突厥必被社尔一统,到时候……」豚

「哎,彦博啊!」窦轨叹了口气,打断道:「无非是个由头而已。」

温彦博呆了呆,犹豫了会儿低声道:「如去岁洗劫左云?」

窦轨点点头,去年李善率军三破突厥,回军途中纵兵洗劫左云县,回朝后遭多位朝臣弹劾……这次更加夸张,一举击败两位可汗,杀人盈野,军功赫赫,即使再如何忠心,只怕也要遭嫉,更别说如此年轻。

看了眼李善的背影,温彦博反应过来了,走的那么快,本身就是个提醒,但随即温彦博面色一整,「士则兄当一同具表……士则兄,别走啊!」

正如李善猜测的那样,突利可汗从东侧离去,沿着红水河与阿史那·结社率汇合后,突厥的攻击很快就停了下来……之前来袭的不是阿史那·社尔,应该是结社率。

「走,回草原。」突利可汗恨声道:「连夜启程。」

阿史那·结社率迟疑道:「夜间难行,万一唐军来袭。」豚

「不会来袭。」突利可汗顿了顿,加重语气道:「绝不会来袭。」

一方面突利可汗虽然不像阿史那·社尔那样看穿了一切,但也明白这个道理,李善在手握胜局,并且在收复原州已经握有主动权的情况下,不会在突厥尚未返回草原之前随意进军。

另一方面,李善在送行的时候,信誓旦旦的保证不会追击……还盼着你回了五原郡与阿史那·社尔斗生斗死呢,怎么舍得杀你?

突利可汗心烦意乱握着马鞭随手抽在一颗小树上,的确,正如李善预测的那样,这位可汗如今不再指望通过砍下李善的头颅来笼络族人了,这种希望太渺茫了……这次别说自己,就连阿史那·社尔都险些被堵住,更别说那么多战士埋骨山路。

突利可汗现在的目标转到了阿史那·社

尔身上,一方面是局势所迫,另一方面是从内心深处滋生难以忍受的怨愤。

阿史那·社尔是带着几千王帐兵踩踏族人尸骨逃生的,而我却不得不托庇于唐军才得以生还,要不是留了个心眼,必然死在了山谷中。

当然,最重要的是,突利可汗不再信任阿史那·社尔,而他也知道,对方不会再信任自己……如果没猜错,现在阿史那·社尔八成已经知道了,李怀仁那厮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豚

呃,在这点上,突利可汗猜的很准,百泉县北侧二十里外,已经开始撤退的大军中,阿史那·社尔脸色阴沉,手里捏着一封信。

八日前的那封信,今日送来的这封信……阿史那·社尔很清楚李怀仁在做什么,无非是挑拨离间而已,但问题是就算知道对方是在挑拨离间,自己和突利可汗也不可能再恢复如初了。

如果此战能胜,说不定同盟关系还能持续一段时间,但此战大败,而且自己元气大伤,偏偏自己杀出了重围,突利可汗被擒……本就因为前一封信而摇摇欲坠的关系已经被戳破。

这一次是真的元气大伤,阿史那·社尔与康预设汇合之后,不停的派遣人手收拢残卒,到黄昏时候查验,自己携带六万大军南下,其中有四万都是本族兵,结果现在手上只有不到三万的兵力。

「李怀仁,李怀仁……」阿史那·社尔喃喃念着这个名字,眼中颇有迷茫之色,去年十余万大军围攻顾集镇,这一次又是十余万大军,那人就是不死,偏偏不死,相反每一次都能败敌,每一次都能大捷。

「李怀仁册封郡王,真的不是李唐皇室族人?」阿史那·社尔看向很是狼狈的阿史那·思摩,后者这次也是死中逃生。

「应该不是。」阿史那·思摩迟疑道:「听闻早年山东一战后封爵馆陶县公,与平阳公主亲厚,唐皇视作子侄。」豚

「其父祖何人?」

「不知姓名。」

「祖籍何处?」

「陇西成纪。」

阿史那·社尔眼睛一亮,「记得唐皇祖籍亦是陇西成纪?」

「是。」

「若是长安流传邯郸王手握兵权欲反……」阿史那·社尔咽了口唾沫,「你挑选人手试一试……」豚

话还没说完,康预设脚步匆匆的赶来,「大汗,红水河那边撤兵了。」

「现在撤兵?」阿史那·思摩瞪大了眼睛。

阿史那·社尔脸色微变,舔了舔发干的嘴唇,「我们也撤,立即启程!」

自己出兵之前是向义成公主保证过的,必擒杀大唐邯郸王李怀仁,其实这种保证没什么意义,阿史那·社尔自己都知道可能性不大,但只要自己能大败唐军,掳掠丰厚,自己的地位就能得到保证。

之前一直都很顺利,但这一战大败,元气大伤……如果让突利可汗先回五原郡,鬼知道会出什么幺蛾子。

对其最为不利的可能是,如果突利可汗与义成公主搅和到一块,那就糟糕了……虽然这种可能性不大,毕竟突利可汗与李怀仁是义结金兰的好兄弟嘛。

,

铅笔小说 23qb.com

<=19目录+书签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