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历史军事>家父汉高祖> 第662章 钞能力

第662章 钞能力

“给我滚开!!”

“大汉燕王在此,谁敢放肆?!”

刘濞高高举起了手里的佩剑,那些列阵以待的甲士们总算是后退了几步。

燕王刘濞,光是从身形上来看,就没有多少人敢招惹他,燕王身材高大,双肩很宽,身姿略微有些驼背,这让他看起来像是一个随时做好扑杀准备的豺狼,他留着高皇帝般的胡须,眼神凌厉,在他的注释下,那些身经百战的甲士们都觉得有些不自在。

刘濞跟其余诸侯王们是不同的,虽然当上诸侯王有血脉加成,但不完全是,他在年少时就曾担任将领,立下军功,在刘长这一代宗族里,除却刘长,他大概是最能打的,刘濞也常常对外说,自己和陛下两个人就可以打的宗族诸多兄弟抱头鼠窜刘濞性格暴躁,不好说话,好武好战,很容易上头。

这次刘安借用了一下他的威望来打压群臣,随后群臣就上书,说燕王招募了很多的士卒,意图不轨。

刘濞一听,顿时就气炸了。

也不管国内大臣的反对,直接上书庙堂,要求亲自与这些大臣们对峙,他带上了自己的亲兵,日夜赶路,火速来到了长安。

燕王这么横冲直撞,刚刚来到了潼关,就被驻守在这里的甲士们给包围住了,甚至他们还准备动手拿人。

刘濞自然是忍不了的,即刻拔剑相向。

就在双方对峙的时候,有战车冲到了这里,一人从战车上跳了下来,推开了面前的甲士,走到了刘濞的面前,那人抬起头来,看着面前暴怒的燕王,急忙笑着说道:“原来是大王啊.我麾下的人不懂事,您莫要怪罪还不收了强弩?怎么敢对燕王无礼?!”

来人这么一番话,甲士们放下了手里的强弩。

刘濞打量着面前的这个人,刘濞虽然为人暴躁,可并不愚笨,他其实是一个很细腻的男人,细腻的心思埋藏在那暴虐的脾气下,要知道,他可是最先看出刘长的潜力,第一个主动投效刘长的诸侯王.在这些年里,他与刘长亲密无间,俨然是诸多外王里的张不疑,完全遵从刘长的任何诏令,对他深信不疑他打量着面前的人,缓缓思索,终于想起了他的身份来。

“是洨侯?”

“听闻洨侯被封为城门校尉,怎么在这里守起了关卡?”

面对姓吕的家伙,刘濞也收起了长剑,勉强算是露出了些笑容来,刘濞知道,整个长安最不能招惹的人不姓刘,姓吕。

吕产听到他的话,脸色一黑。

他想要说些什么,迟疑了许久,只是落寞的感慨道:“世事无常啊”

谁能想到,自家那位傻缺犹子会推平长安的城墙呢?

自己是当场失业啊。

从长安的守护者变成了潼关的守关人这落差,让吕产都有些难以接受。

不过,长安周围的几个关卡依旧是吕产来负责,驻扎在这里的甲士也只听从他的命令,职权实际上是没有什么变化的,就是看着怪怪的。

但是往好的方向想想,自己可以连着半个月不回家,倒也不错。

刘濞谨慎的看着吕产,再次说道:“我这次前来,可是跟庙堂上过书的”

刘濞看似莽撞,却不会做出私自出国到长安的事情,这种事情只有如意才能做的出来.这是把头伸到对方的铡刀下,然后往上跳的行为。

吕产连忙说道:“我知道您要前来的事情,只是没有想到您会来的如此之快陛下已经回来了,您这次来,正好也能拜见陛下.”

吕产很是干脆的让开了道路,又安排了甲士护送刘濞。

刘濞也笑呵呵的为他献了一份礼物,并不贵重,只是燕国的小特产而已。

主要是太贵重的东西他也不敢送。

燕王缓缓抬起头来,眺望着远处。

没办法.这长安里头,有脏东西啊。

“我还有大事要操办!!怎敢误我大事?!”

晁错愤怒的叫着。

此刻,他坐在床榻上,四边都是甲士,甲士们也很无奈,陛下特意吩咐让晁错休息,不许他起身办公,可晁错也是一根筋,根本闲不住,不愿意休息,甲士们就想不明白了,能得到陛下这般的厚爱,能躺着领俸禄多好啊,何必跟自己过不去呢??

难怪人家能当上三公呢,让他去休息都不休息,非要去办事,这人不当三公都没天理了。

甲士们心里想着,却根本不敢让晁错起身。

陛下可不好糊弄啊。

晁错脸色漆黑,眉头紧皱。

有甲士开口劝道:“晁公.陛下对您这般照顾,特意让您休息,就是不想让您太劳累,您又何必如此呢?身为人臣,岂能使君王不安啊?”

晁错没搭理他,这些蠢物懂什么。

陛下让自己休息,只是因为觉得自己疲乏吗?这是在软禁自己,是不想让自己继续参合诸侯王与群臣的事情啊,要知道,所有针对外王的事情,都是晁错一个人带头冲锋,群臣摇旗助威,如今晁错在家休息,群臣还有人敢继续对外王下手吗?晁错原先的诸多想法怕是要全部白费,晁错却有些不情愿,好不容易让群臣联合起来对付外王,在这种时候怎么能在家里休息呢??

他如今在家,甚至失去了与外界的联系,他的下属也联系不到他。

这一次的削藩行动怕是又要失败了。

晁错长叹了一声,直接躺在了床榻上。

可晁错并非是一个轻言放弃的人,他再次眯起了双眼,开始思索着对策。

晁错铁了心的与诸侯们作对,这是因为他坚信,如此强大的大汉,唯一的忧虑就是那些蛮横的诸侯王,没有什么敌人可以再击败大汉,能击败大汉的只有他自己,而诸侯王在其中的优先级是最高的,为了这样的事情,他就是赴死也没有关系,总有一天,天下人都会知道自己的苦衷,后来人也一定会知道,自己才是对的!

晁错缓缓闭上了双眼,还是先熬过这几天再说吧。

燕王刘濞很高兴,直到见到陛下为止,他都没有再遇到脏东西.诸侯王们前来长安的时候,都最怕遇到那个脏东西了,那玩意看着就恶心,又死缠烂打的甩不开,若是被他盯上了,实在惊悚。

“哈哈哈,兄长!!”

“陛下!!”

大汉的两大猛男见面,当即就给了对方一个热情的熊抱,还激动的互相锤了几下彼此的后背,发出咚咚的响声。

刘长拉着刘濞的手,他与燕王也是有很长时日不曾相见,今日再次相遇,心里格外的激动。

两人走进了厚德殿内,面向而坐。

“来的正是时候啊,我们俩可是有很多年不曾相见了.这些年,兄长可是大发神威啊,破扶余,灭朝鲜,为大汉开千里之土,我老早就想要前往燕国,可是找不出时日来。”

刘濞被刘长这么一夸,脸色顿时通红,笑容愈发的灿烂。

虽然他身边不缺乏奉承之人,整日听到的也都是这样的话,可是这些话从陛下嘴里说出来那可就不同了,刘长很少会夸赞别人,一般都是夸赞自己。

况且,刘濞对刘长也是极为信服的,刘濞一直都不太看得上那些宗室的兄弟们,觉得他们没有军功,没有胆魄,只是因为生了个好的家庭,若不是宗室,那是给自己提鞋都不配!可对刘长,刘濞是很佩服的,早在当初他亲自率领骑兵去讨伐匈奴的时候,就已经是心服口服,属于外王里的第一长吹,此刻,得到了偶像的认可,刘濞只觉得飘飘然。

刘长这番话,说的也是真情实意。

刘长其实很欣赏自己的这位堂哥。

他们的性格很像,连爱好上都保持了惊人的一致。

两人都喜欢狩猎,吃肉,喝酒,入美人什么的。

而且,在诸多诸侯王里,除却吴王这个大变态,还有南越王那个老而不死的,燕王可以说是独一档的存在了,虽然有些刚愎自用,但是无论是打仗还是治政,他都很有一套,先是平定了外敌,又大规模的整顿国内的事物,各项工作都完成的极为出色,难怪他能成为诸侯王呢,这能力确实是顶尖的。

刘长在梦里同样看到了他,在梦里,他因为嫡长子被启那个竖子杀死,从而暴怒,再也不来朝见,做好准备后就谋反了。

周亚夫只用了几个月就平定了这场规模甚大的叛乱,那时的刘濞已经六十九岁,无法亲自出征,而战败的刘濞最后死在了东越人的手里,头颅被割下来送到了长安。

看着面前笑得胡须乱颤的刘濞,刘长也轻笑了起来。

好在自己挡住了这一切。

嗯,启那个竖子还是欠收拾的。

刘长又问起了他家里人的情况,说起自己的儿子刘贤,刘濞脸上更是得意,“自从陛下让他服徭役后,臣就知道该如何去教育孩子了,我先是派他前往地方上修建驰道,后来派到了扶余那边修城墙,又让他当了士卒去戍边.如今他还在扶余郡那边戍边呢!陛下的办法果然很有用,经过我的用心磨砺,

〔请不要转码阅读(类似百度)会丢失内容〕

铅笔小说 23qb.com

<=07目录+书签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