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言情女生>和影帝营业cp后又被送上热搜了> 第77章 那个诡异的老者怎么会在

第77章 那个诡异的老者怎么会在

第77章那个诡异的老者怎么会在

还好,坐在她面前的时泠否定了她的想法:“不需要单纯的佩戴在身上,而是要让它融入到你的身体中。”

这么一说,倒是更让司意感觉到了疑惑。

“你未自幼生活在族中,定是不知族中的人数已经凋敝,新生儿极少出生不说,甚至渡劫飞升都要比往些年难上许多,若是一个不小心,便会折损于此。”

时泠说起这些的时候,淡雅的面容上都染上了几分肃穆之色。

“所以族群改善了命牌石,将命牌石的材料进行了优化,让命牌石中都蕴涵了九尾猫族第一任族长留存下来的力量,届时若是遇到了致命的攻击,可以借用里面的力量对自己进行保护,而且,不需要佩戴,滴血的化水便可融入到身体之中。”

时泠语气不急不缓的说道,明明很长的一句话,却硬是让人感觉不到繁琐,反而还有种意犹未尽之感。

其实不只是九尾一族,其余的几族也是同样有着类似的存在,本来族群中人就不算是很多,每年出生的新生儿都很少不谈,就只是飞升渡劫就已经让不少人折损了,族群只能够只能想尽办法,去保护更多现有的族人。

至于为什么新生儿较少,这不难理解,上天对特殊族群的天然制衡。

就像是自然界中,有些动物繁衍极快,有些动物就繁衍极慢,甚至还会面临着灭绝的危险。

所以,命牌石是极其重要的存在,甚至已经对命牌石的材料进行了优化,而司意手中拿着的这枚便是已经优化了的存在。

“那还要滴血啊?”司意不仅又想起来上一次滴血时的场景。

“嗯,是的。”

时泠轻应着,手上却早就准备了一把锋利的小匕首。

司意嘴角抽搐了一下,身子不自觉的就往后挪动了一下,声音中带着淡淡的抗拒:“不是吧,小舅舅,这次用针都不行了,直接升级到用小匕首的地步了?”

“放心吧,不会疼的。”时泠淡淡说道。

司意:……

小舅舅你觉得我傻吗?

“小舅舅,这件事情……我妈妈那边?”

司意并没有向上次一样伸出手,那双清澈明亮的眸子看着时泠,反而是说出了这样一句有点晦暗不明的话。

时泠那双低垂的眸子抬起,带着一抹赞赏看着司意。

“不如今日,你就带着舅舅去拜访一下阿姐?”

时泠这个请求说的让司意措不及防。

不仅是司意措不及防,屋子里面的时杨也是措不及防。

司意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就听到距离自己不远处的房间门忽然打开,一道人影猛然从房间里面跌落了出来。

二楼本就是很安静的,所以就算是这门打开的声音放在平日里并不算大,但是在此时此刻,却是异常的大,异常的引人注目。

司意顿时就被吓得瞪大了双眸,咽了下口水压制住了自己的恐惧,试图让自己平静一下,本就是平静下来了,可是在看清楚那推门而出的老者时,又陷入了自我怀疑中。

这不就是上一次大晚上对着自己露出诡异笑容的老者吗?

他为什么会在这里!

时杨和司意的目光对上,就清楚的从小姑娘的眸子中看到了惊恐和紧张之色。

更奇葩的时,可能受到了司意的影响,时杨的面上也浮现了同样的紧张之色。

两个人都是紧张害怕,反而形成了一种恶意的循环,让两人越来越不知所错。

时泠坐在一旁,修长白皙的手指娴熟的把玩儿着手中的匕首,一双本该布满淡然的眸子,此时却染上了轻松的揶揄之色,薄唇难得掀起了一个浅浅的弧度,看着破门出的老者。

老者尴尬的转移了目光,就看到了时泠那一副深藏名与利,默默看戏的模样。

瞬间就怒了,瞪了时泠一眼,自己则是尴尬的默默的退回到了门中。

好像在假装自己刚才根本就没有出现过,单纯笨拙的可爱。

时杨看着关上的门,感受了一下门上的力量,果然,刚才是被时泠那个熊孩子给撤掉了,若不是这样,自己刚才怎么会破门而出呢!

这门是向内开的,时泠就是故意的,故意在说出那句话的时候,将桎梏撤去,然后顺便还推了门和自己一把!

就是因为这样,自己才会跌落出去!

时泠!你个熊孩子!真熊!

“小舅舅……这是?”司意看着已经重新关上的门,忍不住出声儿问着。

时泠并没有立刻出声解释,而是对着司意打了个手势,让她稍微等上片刻。

司意乖乖的坐好,可是视线却停留在时泠的身上,紧紧的追随着,逐渐染上了好奇之色。

银色的长发被一根暗蓝色的丝绸带子简单的绑着,时泠的步态轻盈,每一步之间都像是被丈量过的,姿态端正,最后停留在了门口,敲了两下门。

在司意看不到的位置,时泠唇角浮现的那一抹笑容,似乎就没有落下来过,声音淡薄就如春分拂过湖水,平淡中却能勾动人的心弦:“父亲,开门了,您不是想要见绵绵吗?还有,我们若真的要去看阿姐,您也要一起吗?”

前两个词说出来的时候,司意就愣在了原地,捏着命牌石的手微微收紧,几乎要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刚才小舅舅敲门的时候,叫的应该是父亲这两个字吧?

也就是说……

那个笑容诡异却带着点点可爱和憨厚的老者是……是自己的外祖父?

也就是和妈妈闹掰的那个人?

司意还没有多想,就见到小舅舅面前的门忽然被打开了,老者带着满满的怒气,吹胡子瞪眼气鼓鼓的模样,倒是有点可爱。

“我……你……”

老者看起来生气,一副想要骂时泠的模样,可偏偏一句话也骂不出来,最后彻底选择闭口不谈,气的想要重新将门关上,把自己锁在房间中。

时泠都已经让他把门打开了,怎么还会让这扇门再重新关上呢?

骨节分明的手指拉住了门框,嘴角含着淡淡的笑意,看上去轻松,实则力气很大。

“你干嘛!”老者忍不住出声怒喝。

时泠依旧是风轻云淡的模样:“父亲既然都出来了,就去见见绵绵吧,省的一直偷偷摸摸的挂念着。”

? ?哈哈哈!不行,每一次写到外祖父的时候,我就很开心,真的超级可爱!

?

????

(本章完)

〔请不要转码阅读(类似百度)会丢失内容〕

铅笔小说 23qb.com

<=26目录+书签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