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言情女生>和影帝营业cp后又被送上热搜了> 第122章 小舅舅吃醋,化身移动大冰块

第122章 小舅舅吃醋,化身移动大冰块

第122章小舅舅吃醋,化身移动大冰块!

司意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渐暗了,华灯初上,月色如银。

“小舅舅?”

司意茫然的看着守在床边的时泠,眸中满是不解之色。

目光微转又看到了慵懒的坐在一旁的时影,“妈妈?我怎么在这里?”

她不是在那个地方偏僻的农村里吗?怎么会出现在古茗书吧?

小舅舅和妈妈都在,那……习崇白呢?

时泠面色往日柔和平淡的面色骤然变冷,“怎么?见到我和你妈妈,有点失望?”

就在刚才,阿姐还和他打赌来着,说小姑娘醒来,第一件事情一定会问她在哪儿。

甚至还会问,习崇白,司野等人在哪儿。

司意茫然的看着面色骤冷的小舅舅,不知道为什么小舅舅忽然就心情不好了。

在时泠周身气温想要再一度下降的时候,时影及时的出声儿了:“你小舅舅在小习他们赶过去之前,把你带回来了。”

末了还不忘补充道:“据说当时小习都担心死了。”

只是,在补充这一句的时候,面上多少带了些揶揄,目光含笑的看着时泠,显然是故意的。

刚醒过来的司意,根本就没有察觉到妈妈和小舅舅之间的异样,直接顺了时影的意愿,微微收紧了捏着被角的手,语气微急:“那小白知道我没事儿了吗?”

此话一出,时影笑了,时泠……周身更冷了。

“你小舅舅原本还不想告诉小习,我让他打了个电话,已经告诉了小习了。”

时影说这句话的时候,着重将语气放在了“原本不想告诉小习”这句话上,司意就算是想不重视都难。

司意略显茫然的看向了时泠,“为什么不想告诉……”

话还没说完,就见到小舅舅利落的起身,一双眸子冷冷的看了妈妈一眼,然后……然后转身走出去了???

“还看不出来啊!你小舅舅吃醋了!”时影算是看戏看了全套,面上带着笑意:“也是,为了救遇到危险的小外甥女,不惜动用了法力,可惜了……”

时影微叹了一口气,略带惋惜的摇了摇头接着说道:“可惜了,这小姑娘醒过来,第一件事情就是问别人,还是没有什么血缘关系的男孩子,这小舅舅心理肯定不好受了。”

司意目瞪口呆,完全被她妈妈这一系列,堪称“骚操作”的言语给震惊了。

她刚醒脑子确实不太好使,可若她没有记错的话,从她刚醒来,妈妈就开始给她下套了吧?

一步步引领着什么都不知道的自己,陷入她的设计中,最后……成功把小舅舅气走。

“妈妈你……”

眼见着小姑娘要生气了,时影赶紧恢复正色,走到了司意的身边,倒了一杯水递给了司意,“好了,妈妈不说了,喝口水。”

怎么说也是妈妈,司意接过了水杯,乖乖的双手捧着,小口喝着。

猝不及防中就听到妈妈八卦的声音传来:“绵绵,这都叫上小白了啊?你们两个的关系怎么样了?”

“咳咳咳……”

司意一口水没有喝下去,直接给呛到了。

“绵绵啊,妈妈就说,你这个反应有些大了啊!”

对上妈妈揶揄的眸子,司意总算是知道为什么小舅舅要赶紧走了。

这要是不走,真的就要被妈妈给气死了。

“妈,我们能有什么关系啊!”

时影美眸带着晦涩不明的神色,语调慵懒:“唔……也没有什么关系,就是订婚了而已。”

“好了。”趁小姑娘还没有真的生气,时影赶紧收敛了面上的神色:“订婚嘛……我家绵绵不喜欢,咱们就撤掉。”

“现在感觉身子怎么样?”

话题回到正轨上,毕竟小姑娘才刚融合了命牌石。

“还好,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就是满身是汗,想要去洗个澡。”

司意眉头微皱,身上黏黏的很不舒服。

“行,那你先去洗个澡,我去看看你小舅舅,这么长时间了,还没有上来,不会是真的生气了吧?”

——

古铭书吧一楼。

习崇白风尘仆仆的赶来,却依旧不掩贵气,反而是多了一种凌乱破碎感。

不得不说,老天爷就是偏心,有些人穿再好看的衣服,也就那样。

可有的人,就算是随便套上一件破麻袋,也依旧不掩风姿。

“先生,请问绵绵呢?”

习崇白不知晓时泠的姓名,就保守的称呼时泠为先生,就算是焦急,态度也是恭敬的。

时泠目光含着无尽的冷意,自上而下的打量了习崇白一眼,薄唇罕见的勾起了一抹冷笑,“想见绵绵?”

习崇白感受到了眼前人身上的敌意,眸光微微收敛,颔首应道:“是!”

丝毫没有掩饰他的想法。

“呵……”

时泠就近坐了下来,木桌上原本是空无一物的,可就见到他如玉般无暇的手轻挥,木桌上就出现了一副棋盘。

淡漠无痕的眸子抬起看向习崇白,似乎一点都不觉得他这宛如魔术般的动作,是多么的引人注目,薄唇微启,声音平静无波:“坐。”

习崇白亲眼见证了棋盘出现这一幕,很像是魔术,但他还不至于傻的以为,这棋盘的出现是什么魔术。

习崇白早就知道眼前的人,不一般。

事发当地的农村,距离这古铭书吧至少有八九百公里,就连他也是匆忙赶飞机回来,就算是这样,也是耽误了不少时间。

而眼前这一袭优雅朴素唐装的男人,却能带着绵绵那般早的赶来。

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两人对弈,化棋局为战场,手中各执一色棋子,无声的厮杀着。

棋局如人生,各执一色棋子,每一步都要深思熟虑,走一步看三步,心思不能急躁,心态要平稳,稍有一处疏漏,就可能被对方杀的片甲不留,满盘皆输。

习崇白的眉头紧皱了起来,全神贯注的看着棋盘上的局势。

习崇白本以为时泠这样古香古色的人,下棋的风格应该是如涓涓细泉,可万万没有想到眼前的人,就像是吃了枪药一样,每一步都是带着凌冽的杀气。

就仿佛……在哪出受了气,没有地方发泄,只能发泄在他身上了。

? ?来晚了~宿舍太热了,去洗了个澡。

?

谢谢“薄荷,微凉”小可爱的打赏哦!

?

晚安呀!

?

——小剧场——

?

习崇白幽怨的看着时泠:“你说,你在岳母那里受了气,干嘛撒在我身上啊……”

?

时·浑身冒冷气·理不直但气壮·泠:“怎么?有问题?”

?

习崇白:……没问题,没问题!

?

您是小舅舅,您说的都对!

?

????

(本章完)

铅笔小说 23qb.com

<=19目录+书签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