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怪人的沙拉碗> 第一卷 (来自异世界的)麒麟来了

第一卷 (来自异世界的)麒麟来了

10月4日 19点43分

信长入城时,乃本市有史以来,最辉煌时期──

岐阜县岐阜市就是属于这种连当地的毒舌民众都会即兴创作川柳(译注:川柳是日本定型诗的一种,一共十七个音节,以5、7、5的顺序排列。)自我挖苦,虽然不是乡下,却也不够格称作大都市,存在于日本全国各地的平凡无奇型地方都市之一。

战国时代的织田信长曾经以此作为根据地,并且将地名从原本的井口更改成「岐阜」,后来当地历经了一段蓬勃的发展,可是从历史的角度来说,这个阶段就是岐阜最鼎盛的时期了。

自从信长把据点转移到安土城之后,岐阜市再也没有发生过重大的历史性事件。

论存在感,岐阜市不如现今县厅的所在地,同时也是当年底定天下大势的知名战场关原,甚至也不如世界文化遗产的白川乡、日本三大名汤之一的下吕、日本三大盆踊之一的郡上、创下日本最高温纪录的多治见、受惠刀剑神域风潮而知名度暴增的关市、成为知名动画故事舞台的飞驒高山、大垣、美浓加茂等地,只能作为大都会名古屋市的附庸苟延残喘。

在这座一点都不起眼的城市,存在着某个同样一点都不起眼的侦探。

镝矢惣助,二十九岁,单身未婚,没有女朋友。

属于不胖不瘦也不高不矮的中等体格。细看的话,他的五官其实长得还算端正,不过整体而言堪称是其貌不扬,一点都不引人注目──话虽如此,这绝非缺点,甚至说是优点也不为过。毕竟对侦探这个职业来说,「如何保持低调不引人注目」是最重要的事。实际上,以前在大型侦探事务所工作过的惣助也曾经是里面的王牌新秀。

身穿一般市售的夹克和长裤,肩膀上挂着商务包一手滑手机,这样的惣助摆在日本大部分的地方,都会融为背景的一部分,不会有人想要多看一眼吧。

夜晚的冷清巷弄。惣助手拿智慧型手机站在电线杆后面。

不过,惣助的眼睛并非盯着手机萤幕,而是走在他前方约莫二十公尺处的一名男子。

他就是惣助现在跟踪的目标。

男子名叫竹本幸司,四十二岁,公司职员。家中有妻子和两个小孩。

本次的委托者正是他的妻子。

她希望惣助帮忙调查丈夫是否有婚外情,假如有,则必须获得足以证明丈夫外遇的决定性证据──换句话说,也就是必须拍到她的丈夫和外遇对象接吻或进入宾馆的照片或影片。

根据委托人的说法,丈夫在最近这几个月以加班或应酬为由晚归的次数突然变得频繁,即使待在家里也手机不离身,有人打电话来则会移动到家人听不见的地方接听,诸如此类的反常举动也变多了。两个礼拜前,委托人曾向她认识的丈夫的同事打听,对方也说最近工作上并没有突然变得比较忙──

按照惣助的经验,怀疑丈夫搞外遇的委托人,直觉很有可能是正确的。

很晚才回家和手机不离身,是人们在搞外遇时经常出现的典型行动模式。

所以惣助在接下这份委托后,开始跟踪下班离开公司的竹本,今天是第四天了。

以往总是搭公车直接回家的竹本,今天在与平时不同的车站下车。他先是在附近银行的ATM提领现金,接着泡在吃茶店打发了约莫一个钟头时间,然后跳进了一班不是回家也不是上班路线的公车,一路搭乘了约莫十五分钟才抵达目的地。下车后,他一如在避人耳目般走在光线昏暗的街道上。

他现在十之八九是要去找外遇对象幽会吧。

(终于让我等到了……希望今晚就可以抓到把柄……)

惣助压抑亢奋的情绪,一路保持不远亦不近的安全距离,小心翼翼地跟踪竹本。这一带岔路很多,一个不留心很容易就跟丢目标。话虽如此,也不能离目标太近,一旦被发现,那就弄巧成拙了。

走在前面的竹本拐进了旁边的小路。

就在惣助身体微微向前倾,准备不声不响地加快脚步追上前的那个瞬间。

咚──他的背部突然受到一股冲击,惣助随着一声惨叫,身体被压倒在柏油路面上。

虽然他第一时间用手撑在地上,避免整张脸撞得鼻青脸肿,可是这一摔仍让他痛得要命。

(到、到底是怎么了……?)

惣助趴在地上试图让一团混乱的脑袋恢复秩序。有某个很重的物体依然压在他的背上。

有某个不明物体突然从天而降,砸到自己的背了?是陨石吗?不对,如果是陨石的话,自己早就被砸死了吧。而且这个触感很柔软,不像岩石那么坚硬。

「唔呣……这里就是异世界啊。」

惣助左思右想时,背上响起说话声。那是女性的──而且应该是十几岁少女的声音。

……突然有女孩子从天而降?

「这是天空之城的情节吗……」

惣助忍不住开口吐槽这个违反常理的展开,这时──

「哎呀,真不好意思。」

从天而降的神秘人物用一副听不出抱有什么歉意的轻浮口吻搭腔后,直接在惣助的背上站了起来。她全身的体重都集中在双脚上,踩痛了惣助的脊髓,让他忍不住痛得唉了一声。

神秘人物从惣助的背部跳下来后,惣助忍痛赶紧从地上爬起来,回头查看对方的真面目。

映入他眼中的,是一个符合他听过声音后所产生的印象人类女孩子。

年龄应该还不满十五岁吧。

精致的脸蛋令他直觉想到了天使两个字。

珍珠般的白润肌肤和黄金色的眼眸。

一头金色的长发有多处被挑染成粉红色,使用了两根华丽的发簪帮助定型。

不仅发饰,衣着同样十分华丽,乍看之下感觉像是结合了日式振袖和服和萝莉塔时尚两种风格。

「……这是在Cosplay什么角色吗?」

惣助经常看动漫画来打发时间,却想不起来有哪个角色符合她的装扮。

「抠死扑雷?」

惣助的说法勾起了少女的好奇心,她一脸纳闷地反问。

「就是你那身打扮啊。那是动画之类的角色吗?现在离万圣节还很久吧。」

「奴家不明白何谓动画,单纯只是奴家向来喜欢做这样的装扮罢了。」

不只服装,还有那个听起来像古代人的说话方式,愈看愈像是在Cosplay了。

「什么『奴家』啊……算了。」

惣助叹了口气,接着说:

「所以呢?你是怎么搞的?爬到电线杆上面后掉下来了吗?」

刚才因为一阵鸡飞狗跳,所以惣助以为少女是从天而降,事后仔细想想,她比较有可能是从电线杆上面或者附近民房的窗户跳下来的吧。即使如此,这种举动还是十分令人匪夷所思。然而少女的回答却是:

「因为《门》的出口就是在半空中。幸好有你在下面垫背哪。」

如是说后少女抬头注视上空,露出沉思般的眼神喃喃说道:

「《门》不见了吗……果然是单行道的样子哪。」

「我说你啊……」

惣助开始感到不耐烦时,少女把视线投回惣助的脸上说:

「奴家名叫莎拉•达•奥丁。来自另一个世界。对于这个世界的事物一无所知,你来为奴家说明一下吧。」

「什么另一个世界……我才没空陪小孩子玩──啊啊!」

想到自己有跟踪任务在身,惣助匆忙跑到竹本拐进去的转角往尽头一看,竹本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可恶!我跟丢目标了……」

竹本下一次幽会要等三天后,甚至更久吧……

惣助深深地叹了口气,身体靠在附近的墙壁上。

这时自称莎拉的少女凑上前来。

「看样子你现在似乎有空了?」

「对啦对啦。也不想想是谁害的──好痛……」

惣助没好气地想要怒呛莎拉的瞬间,整张脸皱成一团。刚才被猛力压倒在地上的关系,他全身隐隐作痛。

「你还是快点治疗一下比较妥当吧?血流如注哪。」

「呜啊,真的耶……」

惣助检查了感觉特别痛的右手后,发现右手可能被地上锐利的石头划伤,流了相当可观的血量。

「伤口还满大的……不知道这附近有没有超商或药局……」

惣助想要拿起手机查询,这才发现手机不翼而飞了。大概是被莎拉撞上时遗落了吧。

看到惣助想要跑回刚才的地点捡手机,却「呜喔」一声跌了个踉跄的模样,莎拉傻眼地说道:

「唉,遍体鳞伤就别乱跑了。连奴家看了都觉得痛。」

「你以为是谁害我受伤的啊……」

「多说无益,你还是快点疗伤吧。」

「所以我才想捡手机查询药局或超商的位置啊……!」

「嗯……?」

莎拉不知何故向语带火气的惣助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

「你该不会伤痛到连治愈魔术也无法使

〔请不要转码阅读(类似百度)会丢失内容〕

铅笔小说 23qb.com

<=07目录+书签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