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28 绝望

二楼的走廊在那里就到头了。

在其尽头,能看到一扇与这仓库极不符的左右开的木质门。

“这玩意,就是最后的房间吗……”

飞鸟接近了施有豪华装饰的门扉。

其中令人感觉不到有会动的物体。

“好嘞”

就在飞鸟一鼓作气要将手伸到门把手时——。

传来了这声音。

一开始飞鸟还怀疑自己的耳朵。

但毫无疑问,那是从眼前的门中传出的。

流丽的钢琴旋律——。

曲目连不熟悉音乐的飞鸟都知道。

“开什么玩笑……”

飞鸟鼓足势头打开门,一口气闯进了传出《送葬进行曲》的房间。

突然出现的是红色。

室内的墙壁,都被涂成了血一般的单一红色。

在中央,如同落了一点黑,有架黑色的大钢琴。

还有——,

那里还有一个女人。

“你就是……狼的真面目吗”

面对飞鸟的提问,女人中断了演奏,抬起其无表情的脸。

“我在等着你呢”

在垂挂的枝形吊灯的光中,星野美也子冷酷地微笑着。

“你说在等我……?”

“因为我有件事一定要问你”

美也子对架着枪的飞鸟说。

“飞鸟·信队员。不——,奥特曼戴拿”

里中傻站着盯着翔。

“我是……做了噩梦了吗?”

“是啊,爸爸”

另一个翔极其普通地回答道。

那声音和问“那是明天的作业吗?”的时候简直没什么差别。

里中又感到失去了现实感。

——现在自己所处的状况全都是梦。

马上闹钟就会响起,像平时那样向学校出动。

毫无变化的极其理所当然的日常肯定要开始了——。

“这就是梦啊。所以跟我一起回去吧。到现实世界”

——翔说得对。

得快点回去。不然的话上学就要迟到了。

记得今天从早上开始应该有个职员会议。

要是迟了又被教务主任唠唠叨叨烦一整天那可受不了——。

“那就再融洽地生活在一起吧。永远地”

——融洽地生活……。

到底,是和谁……?这是说我今后要与谁一起生活?——

里中的心中突然裂出了什么东西。

然后凝视着在眼前微笑的翔,用大到意外的声音喊道:

“这不是什么梦!在那里的人是翔!被放到那个奇怪的胶囊里的才是我真正的儿子!你、你是谁!?你到底是谁!?”

他一口气都讲了出来。但是并没有后悔。

——再这样就回不去了。

不可能再像之前那样平凡地住在那家里了。

要是做了那种事,自己肯定会发狂吧——。

“你是……谁……?”

里中用嘶哑的声音询问,而翔就像上次那样摆出耸肩的姿势,说:

“我就是真正的翔啊。在某种意义上”

“某种……意义上?”

——这个少年是想说什么?

难道是想说胶囊里的是假货吗?——

然而翔接下来的话语,变身里中自身在无意识中否定的“现实”。

“因为,爸爸不就是这么期望的吗?希望我成为个好孩子。所以不良的翔消失而我出现。我是爸爸的理想所诞生出来的。因为爸爸希望所以我在这里。都这样了你还有什么不满的?不良的时候要变成好孩子。成了好孩子又要回到不良?这样简直就是天邪鬼嘛”

——自己,的确在心中希望翔重新做人。

祈愿着要是能变回善良又老实的孩子,那无论怎样都好。

这是事实。那么——,

“来。一起回去吧。回去了我再在洗澡的时候给你冲背。妈妈肯定也会高兴的”

找不到可以回答的词汇了。

——大概自己应该跟这个少年一起生活吧。自己所希望的事成为了现实。这肯定是令人高兴的事。

没有地方能找到什么材料来否定它。

不……。真是这样吗?

要是自己之外的人已经发现了这不可思议的事实了呢?

这也是十分可能的吧。

那两人,叫弓村和飞鸟的超级 GUTS 队员肯定会在近期之内搜查到这恐怖的真相的。

那样的话——,

“不用担心”

“——诶?”

“我是在说爸爸不用做多余的担心”

唧……。

门突然打开,进来了两个人影。

“不会吧,难道……”

他全身游走着激烈的恶寒。

——这个少年能读我的内心吗?——

面对茫然地站立着的里中,后脑勺被顶着枪的良喊道:

“里中先生!?”

“不行。你要是再动我就真的要射了”

是由香。

就在今天午后还刚到访过他家的娇小少女的纤细手臂,现在完全地封锁着良的行动。

一切的力气都逐渐消失。

——已经不行了。自己只能按这少年所说的样子活下去了。

不过那也是自己能从这里出去才得以谈起的了——。

铅笔小说 23qb.com

<=28目录+书签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