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戴拿奥特曼 和平之星·The Other> 第一卷 29 侵略者的逻辑

第一卷 29 侵略者的逻辑

红色的房间静谧,充满了雨声。

飞鸟在此与星野美也子对峙着。

“就是你把那些孩子们换掉的吗?”

美也子无耻地微笑,点了头。

“没错。我换成了连亲父母也分不出的替身”

“你要是觉得用这种雕虫小技就能侵略地球,那就大错特错了!”

“侵略?”

美也子愉快地笑出了声。

“请不要误会。我是为了互相的和平而来这颗星球的”

“为了和平……”

“对。作为这颗行星唯一的智慧生命种,人类实在是太过不完全了。或许说是太过下等比较正确”

“你说啥!”

“你看。这一下子就被愤怒给支配了。人类真是好战又危险的生物啊。要是放着不管,这颗星球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要毁灭了”

“人类会毁灭地球?话不要乱讲!”

“要是冷静地思考的话应该就能判断的”

美也子盯着愤怒的飞鸟,淡淡地继续说。

“人类的历史已经证明了这点。同样是人类却因肤色和宗教的不同而生出了多少的纷争?人类是通过战争与侵略,还有蹂躏与支配来君临于地球的。灭绝其他生物,连环境也要破坏,而现在还愚蠢地想要向宇宙前进”

“那是——”

“你不觉得人类所做的事就是对其他星球的侵略吗?胡乱地猎取这颗星球的资源,却连对宇宙生态系的负面影响都不自觉。实在是愚蠢又自私的生物。我对这样的人类很恐惧。所以我对人类进行根本性的改造,作为正当防卫”

“要,改造人类?”

“不这样做,人类是没有未来的”

“屁话连篇。什么正当防卫!一个个地夺走父母亲生的孩子们,你所做的不就是拐骗吗!”

“觉得还是不亲生的孩子更好的父母数不胜数。我是把理想的孩子送给那些人类作礼物。应该要感谢我才对,没理由向我抱怨的吧?”

“你把没掉的孩子们怎么了!?难道——”美也子微笑着打断了他的话。

“我不会杀他们的。我们还需要他们。那份强大的愤怒与憎恶,也就是他们的‘心灵的负能量(Minus Energy)’”

里中与翔一同走出巨大的地下空间。

“不行啊里中先生!不能和那家伙一起走!”

“安静一点”

良拼命喊道,由香的怪力又勒紧了她。

“咕!”

良不禁发出苦闷的声音,里中停下脚步,低声说:

“已经够了……已经……够了”

——这是真心话。

自己原本就是这样的。对什么事都只是被动地活过来的。

尤其是,他连野心也没有,只是抱着平凡地活下去的想法走过来的。

所以翔才会跑吧。

他肯定是否定、憎恨这个可耻的父亲。

而现在——,新的翔出现了。

又老实,又善良,还不是个可怕的人。

但这根本不成问题。自己在今后大概也会害怕着谁,没有热情地,一直在别人脚下活着吧。这现实只是形式与以前不同了,本质没有任何改变——。

“不能去啊!”

又传来了良的喊声。

——为什么这位女性要如此拼命阻止自己?

她喊叫只会给自己增加痛苦,不是吗?

已经够了。别管我这种人就行了。

因为我没有任何价值,就是个废柴——

“里中先生!再一次想起来吧!谁对你来说才是真正重要的,再一次好好想想!”

“你真烦啊。就不能安静一会吗?”

连翔都烦起来了,瞪了她一眼。

然而良一点不怕,仍继续:

“我也是想一直和爸爸妈妈生活在一起的!可是做不到!因为他们死了……因为他们两人都留下我死去了!”

“喂”

翔暗示了下由香,她加大了力气。

良因剧痛跪倒下来。

但她还是拼命抬起头——,

“我被接到亲戚家,不安于是否会得到爱。我越是想被大家爱,反而越让叔父叔母难做……等我发现的时候已经堕落到无可挽回了!自己把自己闭上绝路,一直想着要是没有我会更好!可我终于能够变得坦率了。虽然花了很长时间……,后来我终于能够像对我父母那样向叔父叔母撒娇了!”

“闭嘴……”

“就算没有血缘,人只要努力也可以成为家人的。原谅对方就能一起走下去!可是……可是里中先生,你还是要由你自己来决定的!你不是还有与自己真正的孩子重新来过的机会吗!”

“闭嘴啊……”

“不要就这么随便地丢弃了!不要轻易丢弃!”

“我说了叫你闭嘴!由香,让这个女人闭嘴!”

翔说完,由香举起枪,猛打了良的后脑勺。

“住手……”里中不禁嘟囔。

可是,由香仍在踢着与钝音共同倒下的良。

“拜托了!就住手吧!”

里中终于大喊了。

翔给由香送去了个住手的眼神。

良滚在地板上,痛苦地咳嗽着。

在茫然地目睹这一切的里中的心中,产生了迷茫。

他并没有将良所喊的意义全都理解。

可是那流泪倾诉的话语——,令他清楚地感到了自己一直以来丢失的重要的东西。

就在这时——。

里中的脑中传来了微弱的声音。

——爸……爸……——

里中不禁环视四周。

——幻听………?但是——

里中脑中又响起了那声音。这次里中听得很清楚。

那是,翔的声音。

——救……救,我——爸……爸——

——对了。这孩子在小时候,对我这么说过……。记得那是——里中脑内交错起了某个情景。

在搬到现在的房子之前,翔因为感冒而没有参加小学的入学式。

枕边放着闪闪发亮的双肩背包。

——他在昨天晚上还那么得意地背着它——

翔被热缠身,嘟囔:

——救救我……爸爸——

——没事的。爸爸在这里。一直都在你身边——

——啊……我……会好起来吗……?能去小学吗……?——

——会好起来的。然后在校门前一起拍照吧。

再跟妈妈一起,三个人去公园散步吧。樱花肯定很漂亮——。

翔微笑了,安心地进入了梦乡。

他还紧紧握着我的手。

——我的……儿子是………那个孩子。

我是一直跟那个孩子生活过来的……一直在一起——。

里中的眼睛不知不觉渗出了泪水,坐在了地上。

“做不到……。把翔丢下不管………这种事我做不出来!”

另一个翔叹了口气。

“真是不明道理的人啊。你要是说了这种话,可就真的无法从这里走回去了哦”

里中挥掉接近而来的强行要将其拉起的手,跑了起来。

向着真正的翔沉睡着的,那胶囊——。

莲见在黑暗中睁着眼睛。

自己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潜入那巨大的地下室,目击到了孩子们被捕进的胶囊。

拍了照片。自己就忘我地按着快门。

追踪至今找到的事件的核心。

自己亲眼见到了那无可撼动的证据。

然而——,记忆就在这里断了。

突然,他朦胧地感到背后有股强大力量的触感。

——这么说起来,那个叫里中的教师怎么样了啊?没事吧他?那个男人可是怂得不行——。

他实在不认为那是个遇到什么障碍能一人闯过去的人。

——得赶紧从这里出去……。

相机……。我的相机在哪——里中在黑暗中摸索的手摸到了什么东西。

手的触感微妙地光滑,还很凉。

眼睛终于习惯了黑暗。

莲见从怀中摸出手电筒,照向自己所摸的物体。

——这是……什么!?——

手电筒不禁落在了地上。

那里——,躺着好几个人类形状的银色物体。

铅笔小说 23qb.com

<=28目录+书签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