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有你没有我的世界> 第一卷 楔子

第一卷 楔子

台版 转自 轻书架

图源:梦落琼华

录入:梦落琼华

我一心一意地祈祷,祈祷能过上普通的日子。

平凡无奇、一成不变,可是很稳定,岁月静好。

小学六年级的冬天,我心心念念地只想过上这样的日子。

中学入学考试却迫在眉睫。

◇◇◇◇◇

「我回来了。」

我乒乒乓乓地踩着屋龄五十年、长满红色铁锈的外梯上楼,轻轻推开位于二楼的家门,小小声地说。

「嗯,阿城,你回来啦。」

这间屋子的格局只有两个房间,推开门就能将整间屋子一览无遗。睡在后面房间里的惠理扭头望向这边,撑开眼皮回答。

「抱歉,吵醒你了吗?」

「不要紧,我还没睡。别忘了便当喔。还有,吃完早上的猪肉汤再出门,虽然汤里没有肉。」

「知道啦,早上吃过了。晚安,惠理。」

「那就好。」

惠理的全名叫作添槙惠理子,二十九岁。大家都以为她是我姐姐,但她其实是我妈,我的亲生母亲。

惠理手脚并用地抱紧棉被,再次进入梦乡。念念有词的嘴唇丰盈饱满、红茶色的鬈发充满光泽,在头上形成柔柔亮亮的天使光环;睡姿仍然跟学生没两样,怎么看都称不上优雅。虽然是我自己的母亲,但我也觉得她年龄看起来实在不像二十有九。

我放下补习班规定的书包,吃着惠理子为我做的无肉版猪肉汤。

「呸!」

早上已经吃过一次了,所以心里已有准备,但还是忍不住差点吐出来。这种事虽然常发生,但我还是难以习惯。

惠理天快亮时才脚步虚浮地回到家,靠着意志力为我做了猪肉汤和便当,然后只冲个澡就倒在床上昏睡过去。猪肉汤不晓得搞错什么调味料,大概是加了砂糖吧。倒也不是不能下咽,只是需要一点毅力才能吞下去。

喝完猪肉汤,我把放在矮桌上的便当塞进补习班规定的书包里,站了起来。我直到刚才都还在图书馆的自修室里读书,先回来家里吃过简单的晚饭,接下来就要去补习班了。

学校还在放寒假,全日本都处于过年的气氛当中,我上的荣明补习班却已经开始正月特训了,所有人都必须参加。

「我出门了,惠理。」

我以气音小声说着,但惠理还是听见了,从睡梦中回答:

「阿城,加油。」

「包在我身上。」

我背上书包,尽可能不发出任何声音地开门走出去。今天是正月特训的最后一天,而在那之后,有一场略与平常不同的活动正等着我。

夜色已然笼罩大地。我站在破公寓的红褐色铁走廊上,双手握拳,夹紧腋下,手肘弯曲九十度,用力地往后拉,摆出一个小小的胜利姿势。

「好!上吧!」

我心情莫名地亢奋,三步并成两步地跳着下楼梯。

「添槙同学这次数学考得好吗?」

花辻绪都偷看我手里的考卷,目不转睛地盯着歪七扭八地写着「添槙城太郎」几个字旁边的分数。

「进步了!可以说是我有史以来最好的成绩。」

八个小学生,有男有女,正鱼贯地从教室走向电梯。我们这群人是为了考国中,一起去有名的荣明补习班小深川教室上课的战友。

以A班的四个男生为主,而绰号泡菜的同学再约上花辻绪都和感情很好的远藤绫乃。绪都的双胞胎妹妹花辻瑚都和她的朋友也来了。瑚都她们是C班的学生。

瑚都和绪都是一对「长得一样可爱的双胞胎」,是男生圈里的风云人物。

「你会解这个问题啊,添槙同学好厉害。」

「我自己也吓一跳。」

绪都貌似尚未完全脱离学习模式,正专心核对我的答案,但我的注意力已逐渐被走在绪都身边的瑚都吸引走。

不知为什么,我在意的是隔着两个教室、在隔壁班的隔壁班上课的瑚都,而非同班的绪都。

瑚都和绪都是一对感情很好的姐妹花,一模一样的齐肩发型,便服的品味也差不多,有时甚至还会穿相同的衣服,而且两人都是左撇子。绝大部分的男生都会一脸茫然地分不清谁是谁。

但我一眼就能分出来,说是特技也不为过。

通常当我们A班一下课,妹妹瑚都就会同时挥着手走进教室说:「绪都,回家了!」她当时的笑脸和蹦蹦跳跳的模样好可爱……我总是不小心看得入神,而且每每不经意对视时,心脏仿佛都快要跳出来。

瑚都偶尔会请假不去补习班,而她不来班上找绪都时,绪都就会跟远藤绫乃她们一起回家。每次绪都在瑚都来找她前喊远藤一起回家时,我的心脏都会明显地感到枯萎凋零。

同样的长相、同样的发型,服装也大同小异。而我和花辻绪都甚至连在补习班都是同一班,而且我们是全补习班唯二的特待生note。

注1 意指针对入学考试或在学成绩优异者,得以免除部分或全部学费,或给予奖学金等特别待遇的学生。

我们当然会特别注意对方,事实上,绪都就像现在这样,会很在意我的答案。尽管如此,撩动我心的却是绪都的双胞胎妹妹瑚都。尽管我和瑚都在小学、补习班都不同班,甚至连话也没说上过几句。

然而她们的差别在我眼中一目了然,无庸置疑。两人细微的小动作、高低差略显不同的音调、说话时的动作手势……全都不一样。唯有瑚都具有微微一笑,就能让周围的气氛幡然改变的魔力。

我反而很疑惑,姐妹俩明明差异这么大,身边的朋友们为什么分不出来。

今天大家约好要去新年参拜,顺便祈求顺利考上第一志愿的学校。

距离补习班走路五分钟的路程上,有一座很大的神社,也有人会从外地来此参拜,我们决定去那里祈愿。

补习班就在车站附近,而一走出去后,前方就是河流。这一带到处都有河流经过,据说在江户时代是以木材发迹的地区,为了运送来自各地的木材,运河十分发达。这里离海边也很近,可以说是运河水乡。

正因为如此,这里的桥也很多。从用好几条钢索自高耸主塔吊起来的现代化巨大吊桥,到横跨在小溪上、围栏低矮的桥,镇上充斥着各式各样的桥梁。

光是前往走路只要五分钟的神社途中,我们就经过了两座桥。造型古色古香的路灯在摇曳的水面上筛落柿子色的璀璨光芒,看起来美极了。

现在已经过了晚上八点,太阳早就下山了,但参道上仍为前来新年参拜的客人点亮灯笼,照亮前方道路。两侧是满满并排的摊贩,从食物到钓水球等游戏一应俱全,自塑胶棚垂吊下的灯泡散发出温暖的光线。

参道上人山人海,而比起参拜,八个饥肠辘辘的小六生首先冲向了章鱼烧和大阪烧的摊贩。

「喂!别走散了。现在是关键时期,走丢的人请自己回家,没有人会去找你喔。」

古道热肠、具有领袖风范的泡菜在一旁挥舞双手,提醒着大家。

「大家都住在附近,就算走散也能自己回家,对吧?城。」

「没错。」

我回答友人石仓的问题。顺带一提,他口中的「城」是添槙城太郎的「城」字,也是我从小就有的外号。

参道上的人潮挤到摩肩接踵,如果各自在不同的摊贩买东西吃,一不小心就很容易走散。

大家不约而同地确认彼此都吃完买来的章鱼烧或大阪烧后,开始鱼贯地移动到参拜的神殿。

我的视线习惯性地追着瑚都移动。瑚都走在最后面,不晓得被什么摊贩吸引了注意力,独自小跑步地跑向另一边。

我大吃一惊,连忙跟在瑚都后面。除了我以外,其他人好像都没留意到瑚都跑离队伍。

「花辻!」

「啊,添槙同学。」

瑚都反射性地转过身来,喊着我的名字。这搞不好是她第一次喊我的名字也说不定。她知道我的名字啊……内心深处一阵炽热。

「你要去哪里?离太远会迷路喔。」

「嗯,谢谢你的关心。」

语声未落,瑚都已经又转过身去,往沙威玛和钓水球的摊贩间隙探头探脑,回答得心不在焉。

「你在看什么?」

「那里有一只鸽子。就是那种会在婚礼现场放飞的雪白鸽子。它脚一跛一跛的。」

「真的吗?」

「真的。它刚刚从这边的空隙摇摇晃晃地走到那边。看起来很干净,大概不是野生的,我猜一定是迷路的鸽子。」

瑚都一脸心不在焉的模样,微微蹲低身子,在草丛里到处寻找。不知不觉间,我们已经离朋友们很远了。

「花辻,我们和大家走散了。」

「木村同学不是说走散的人就自己回家吗?这里离我家只有十分钟的路程。」

没想到她的个性还挺大胆的呢,真是崭新的发现,我觉得自己仿佛赚到了。

「这倒是。」

「我晚一点会传LINE报平安。」

〔请不要转码阅读(类似百度)会丢失内容〕

铅笔小说 23qb.com

返回目录27目录+书签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