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有你没有我的世界> 第一卷 第三章

第一卷 第三章

我回到离自己家最近的车站,走进车站前的网咖。既然手机不能用,如果想上网搜寻,就只能用别人的电脑。为了知道这个世界发生什么事,关键还是在惠理身上。惠理到底有没有生下我……

网咖比我想像中便宜,但我现在连一块钱都不能浪费。幸好钱包里还有健保卡可以扣押,仅仅是这样,我就觉得自己跨越了一道难关。

我坐在电脑前,开始用力地敲打键盘。因为有时间限制。

总之,惠理存在于这个世界。那先找祭财爱好了。我在搜寻引擎输入「高桥祭财爱」的关键字,屏息以待。

搜寻不到「高桥祭财爱」,幸好这个闪亮亮的名字实在太罕见了,最终被我成功搜寻到「祭财爱」。但不是姓高桥,而是洼濑祭财爱。这是祭财爱现在的本名。

我敲打键盘的手指顿时停在半空中。看到祭财爱的报导时,我的双手无力地落在键盘上,逐渐握紧。

洼濑是超大型科技公司董事长的姓氏,这个人真的是祭财爱吗?我屈身向前,目不转睛地瞪着萤幕里的照片,几乎要把萤幕瞪出一个洞来。

我敢肯定那是祭财爱。服装、发型和气质完全不一样,但确实是他没错。

照片是某个宴会的场景,祭财爱西装革履地站在姓洼濑的大老板旁边,笑得一脸文质彬彬。照片拍到五个人,只有祭财爱一个孩子。看样子,祭财爱是洼濑社长的孙子。

据说是因为社长的儿子生不出小孩,所以收养了祭财爱。

如果惠理透过我在日记里看到的试镜成为女明星,就不会去夜总会上班,也不会认识祭财爱的母亲。如果这个世界的祭财爱,身边没有在我的世界对他伸出援手的惠理,大概也找不到别人收养他。

所以祭财爱会暂时被送到孤儿院,在那里遇见洼濑社长正想收养小孩的儿子。以上是我的推测,就算没猜中,但肯定也与事实相差不远。

萤幕中的祭财爱穿的不是褪色的T恤,而是剪裁得十分合身的西装,头发也梳理得整整齐齐,更重要的是,他笑得好幸福。

「太好了,祭财爱。」

我脱口而出,感觉全身的体力都倾泄流出。

相较于住在我和惠理的破公寓,现在的祭财爱幸福多了。我好想高举双手为他大声欢呼,可是摸着良心说,我一点也不开心。而我对这样的自己感到火冒三丈。

当意识到这一点时,我大大地叹了一口气,把注意力切换到惠理身上。

惠理现在是名闻遐迩的女演员,搜寻起来毫不费力。惠理的艺名是月森琶子,《玻璃森林》果然是她踏上演员之路的起点。原着本来就很好看,电影顺势创下空前的卖座纪录,而惠理的演技也大受好评,一路顺风顺水地爬到了现在的地位。

我果然没有被生下来吗?《玻璃森林》是正统的悬疑片,饰演高中生的惠理在剧中被绑架,有几幕必须全力奔跑的场景。挺着大肚子不可能胜任那个角色。

尽管如此,我仍抱着一线希望,找到惠理的个人资料。五年前,惠理嫁给小她五岁、我也认得的帅哥演员驹田航大。在我的世界里,驹田航大应该还没结婚。我今年十八岁,驹田航大三十岁,生下我的可能性几乎是零……不是几乎,完全就是零。

在对外公开的个人简介上,这个世界的惠理没有小孩。

我没有被生下来吗?还是作为私生子被藏在某处?然而任凭我在网路上找了又找,都找不到惠理——月森琶子——的私生子传闻。

既然如此,就只能问惠理本人了。我还以为既然是大明星,大概很难找到惠理住的地方吧,没想到一下就找到了。虽不至于详细到几号几楼,但网路上确实写出什么区的哪一条路上,连外观的照片都有,是一栋车库里停了两辆车的豪宅。

我试着用手机拍下那栋豪宅的照片。没问题,还可以拍照。看样子虽然连不上网也无法通话,但除了通讯以外的功能都还能用。

确认手机可以拍照后,我也拍下从车站走过去的路线。

从惠理和她老公驹田航大的社群网站上浏览,不难推测他们现在人在哪里。幸运的是,驹田航大去外地拍电影,人不在东京。虽不清楚惠理目前的所在位置,但很可能是在东京。

问题是,就算见到惠理,她生下我的可能性也微乎其微。

我从位于住商混合大楼里的网咖走下狭窄的楼梯,心情沉重晦暗得不得了。我到底想做什么?我到底想得到什么答案?

当时脑子里充满「要是我没有被生下来就好了」的想法,点进名为「Another World」的网站,自暴自弃地认为自己就算死掉也无所谓。如今那个念头并没有太大的改变。

我想起瑚都,想起她轻易地说出这句有如凶器般锐利的话:

或许我没有被生下来比较好吧。

瑚都会在这个世界做什么呢?没有我的搅局,她应该能顺利地参加中学考试,去她第一志愿的学校就读吧。

我茫然地走在宽敞的步道上,突然有个东西撞上我的腰。

回头一看,眼前是个手里拿着英雄模型、看起来才念幼稚园的小男孩。

男孩朝我点点头,继续摇摇晃晃地往前走。男孩的年纪很小,这么小的孩子怎么会没有母亲或其他人跟在身边,任由他独自在路上走?产生这个疑问的瞬间,马路对面貌似有什么东西吸引住男孩的注意力,只见小男孩摇头晃脑地往右边走出去。

「危险!」

再往前走就会被迎面而来的脚踏车撞飞了!我连忙想抓住男孩的手,可惜还差几公分——我的手扑了个空,什么也没抓到。

幸好,有另一只手从反方向即时伸过来,抓住了男孩,总算免除一场脚踏车意外。

「吓死人了!小心点啊!」

骑脚踏车的年轻男子丢下这句话,扬长而去。

抓住小男孩的手、救了他一命,不知是高中生还是大学生的女孩子,与刚才的小男孩双双在路边跌成一团。

这女孩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我内心满是问号,在似乎还惊魂未定、站不起身的两人身边蹲下来。

「没事吧?」

女孩还很年轻,大概不会有事,顶多也只是轻伤。问题是小孩,他说不定撞到头了。听说幼儿的头很沉。

「吓死我了。」

女孩自言自语地说道,眼珠子慢慢转动,捕捉到我的身影。我的心脏漏跳了一拍。

瑚都!不会错的,她就是直到刚才还浮现在我脑海中的少女,花辻瑚都本人。而且用少女形容并不准确,她已经是成熟的女性了。

长发染成低调奢华的棕色,烫成大波浪。眼皮涂着橘色的眼影,还画了黑色眼线,眼睫毛呈放射状向上卷翘,微微张开的唇瓣是水润透亮的粉红色。瑚都脸上有着很精致的妆容。

我只看过她一板一眼地穿着私立高中老气横秋的制服,头发在两侧编成双马尾的模样,女大十八变的她令我跌破眼镜。

因为我们两家住得很近,国、高中时我无意间见过瑚都几次。最近发现她经常独自一人坐在车站前综合医院旁的公园里,内心还曾为此感到窃喜。

原来女孩子只要化个妆、头发换个颜色,气质就会差这么多啊,真是惊人。瑚都算是长相比较稚气的类型,可一旦换上便服,看起来一下就大了好几岁,相当成熟,简直无法想像我们是同龄人。

一考完试,决定好人生方向的学生们全都不约而同开始地染发、穿耳洞。尤其女生还会化妆,有些人甚至因此形象脱胎换骨,判若两人。

不久前,我在路上巧遇高中时代的女性友人,原本文文静静的女孩子如今都顶着全妆,再加上烫鬈又染色的发型,还戴了耳环,猛一看几乎认不出谁是谁。

「我决定打扮到自己满意为止,在大学重新出道。」

稍微聊了一下,对方眉飞色舞地笑着说。

瑚都也考上自己满意的大学,沉浸在无拘无束的气氛里吗?

瑚都,我是添槙城大郎,你还记得我吗?

这句话手舞足蹈般地浮现在脑海里,我却说不出口。

瑚都不可能认识我,我大概不存在于这个世界里。

眼下瑚都确实连看都不看我一眼,只关心倒在地上的小男孩,一个劲地不知在对他说些什么。

我的注意力被瑚都夺走的同时,时间仍一分一秒地往前走。

「请问……」

瑚都对我说。

「抱歉,我在发呆。小朋友要不要紧?你呢?没受伤吧?」

「嗯,我没事。这孩子好像不知道自己住在哪里,家长好像也不在这附近,可能是迷路了。我认为应该送他去警察局比较好。」

我的视线移到男孩身上,他正把玩着手中的模型,脸上挂着不安的表情。

「小朋友,你要去哪里?」

「小智家。」

「小智家在哪里?你妈妈呢?」

「妈妈的动作太慢,所以我先走了。」

「……」

瑚都替不禁无言以对的我问他:

「你家在哪边?」

「不

铅笔小说 23qb.com

<=27目录+书签07->